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十三章,筑城安平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礼是立身的根本所在。愿汝等留意其间!”这句话看起来像是普普通通的勉励,但是因为家中早就和郑森通过气,郑森也知道家中在为他的考试奔走,所以如今听到杨县令的这句话,心中就留了意。

    “杨县尊专门问我治的是哪一经,然后连续从礼记中出了两道题。他的意思大概是说这次考试,他会在考经的时候,重点考礼记吧。而且,他连续给我出了两个礼记里的题目,又说‘留意其间’他的意思难道是会在这两句之间出题?不对,这样太明显了,这两句相隔不远,中间不过十多句,‘留意其间’难道是指在这两句之间的地方可能是考试的重点?依照规矩,八股文是要从四书中出的,不过后面的东西多半是礼记了。”郑森这样想着,却并没有和别人说起这些。

    考试的时间在第二年的二月,所以这段时间做针对性的准备倒也足够了。此后郑森就又过上当年高三冲刺一样的日子。王先生给郑森安排下了这样的一份时间表:

    每日卯时也就是现在的早上五点起床,先洗漱,活动身体,吃早饭,到卯时五刻,也就是现在的六点十五分,开始早读,诵读各种经书约一个时辰,然后活动一刻钟,就到了辰时六刻,也就是现在的上午八点半。接着就是听王先生用一刻钟简单点评上一天的家庭作业,接着就是上午的主要工作——写一篇八股文,然后是午饭,午饭后活动一刻钟,嗯,没有午睡,这是和当初高三最大的区别之一了,(孔子的学生宰我大白天睡觉,被孔子看到了,孔子骂他:“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所以中国古代的读书人一般来说,都是不敢睡午觉的,尤其是在还在读书的时候,更是如此。现在学校里安排午睡的习惯是在近代随着西方教育进入中国一起从西方传进来的。)然后就是各种经义,试帖诗,一直持续到大约申时五刻,也就是现在的下午四点十五分左右,这时候王先生也已经将上午的八股文批改好了,接着就是王先生针对八股文中的问题进行单独指导,时间大概是半个时辰,然后郑森散学回家,回去吃完晚饭,将王先生批阅过的八股文重写一遍,连夜送给王先生批阅。总之,虽然说起来不像上辈子高考的时候,要对付好几门功课,但是辛苦程度却有过之无不及。所以一时间郑森就连给家里写信的时间都快没有了。至于整理兵法什么的,更是只能推后了。

    时间就在这样的忙碌中慢慢的流逝了。就在即使是郑森都觉得疲劳之极,难以支撑的时候,新年终于要来了。即使明年要参加县试府试,这年总还是要过的,就象后世说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更何况这一年对于郑家来说,更是一个大丰收年,自从和荷兰人达成了协议之后,荷兰人通过郑家大量购入丝绸、瓷器、茶叶。这些货物每一样都能给郑家带来巨大的收益,通过和荷兰人的贸易,郑家甚至获得了高达十余倍的超额利润。手里有了钱,这个年自然要喜庆一下了。十二月中旬,学堂里也放了假,郑森终于获得了暂时的解放,坐上船,回到了安平。

    家里这个时候正忙着准备过年,杀鸡,宰鹅,买猪肉,用心细细的洗,女仆们的臂膊都在水里浸得通红,有的还带着绞丝银镯子。当然男人们是不用管这些事情的,但是他们也没什么空闲。他们要忙着安排各种事情,什么送礼呀,什么回礼呀,以及新祠堂的启用什么的。再加上那些荷兰人可不过大年,他们照样要来和郑家做买卖。人家上门来送钱,郑家自然也不可能不要,所以还要照常做买卖。所以整个郑家,只有孩子们才是有空闲,可以好好休息好好玩的。然而遗憾的是,郑森虽然也是个孩子,偏偏全家包括他老爹在内,都没把他当孩子。所以,又有一件事情找上了他。

    这件事情在郑家其实是一件幸福的烦恼,那就是突然多了这么些钱,该怎么花。

    暴发户之所以很多时候让人鄙视,并不在于突然有了钱,而在于有了钱之后,不会合理的花。郑家通过海贸获得了超额利润,但是海贸的规模并不可能迅速的扩大,荷兰人的运输能力也是有限的,消费能力也是有限的。所以郑家手中很多的利润即使想要用于扩大再生产,也没处用。要是依着郑芝龙原本的性子,当然是尽可能的奢侈一下,把钱花掉一些。所以在原本的历史上,郑芝龙大修豪宅,然后还在自己家里囤积了好几百万两的黄金(注意,不是白银,是黄金哟!)。然后黄金都被满洲人抢跑了,豪宅则被郑成功一把火烧光了。

    在这个时空里,因为郑森的劝谏,郑芝龙并没有和历史上那样建造豪宅,于是手里的闲钱就更多了。

    “要不军中的兄弟每人加发点过年费?”郑芝虎道。

    “已经加了,不过这钱不能给多了,给多了反而能有一大堆麻烦。”郑芝龙摇摇头说。

    “那么麻烦干啥,要我说,挖个大洞,把金子银子装箱子放里面不就得了?”郑芝豹说道。

    “阿森,你怎么想?”郑芝龙问道。

    “父亲,既然我们手上有闲钱,不如就拿着在安平筑城吧。”郑森突然说。

    “这也是个事情。”郑芝龙说,“我家既然在安平定居,在这里筑城也是件可策万全的事情。毕竟我家如今钱多,一大堆天杀的家伙眼睛都红着呢。”

    “爹爹打算如何建这座城?”郑森问道。

    “不需要太大,太大太惹眼不好。”在郑森一直的努力下,郑芝龙如今也很有低调做人的自觉了。

    “我前一段时间看那些荷兰俘虏写的东西,其中有些俘虏交代的荷兰人建筑的热兰遮城很有意思。”郑森说。

    “对了,大哥,阿森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刘香手下最后被他甩了然后投降了我们的的那帮子人也讲起过,刘香在热兰遮城下吃了大亏。”郑芝凤也插嘴说。

    “刘香的人跳跳船还行,这攻城什么的,他根本就没玩过,不吃亏才怪。”郑芝龙对于刘香在攻城中吃了亏并不太在乎,他觉得这并不能说明热兰遮城的设计有个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爹爹,我看了那些荷兰人画出来的热兰遮城的样式,倒是觉得热兰遮城的设计真的是非常合理。”郑森道,“爹爹可愿意略等一下,孩儿这就去书房里把那些图找出来给爹爹看看。”

    郑芝龙点了点头,郑森就转身离开了。

    本来这类事情应该是让下人们干的。只是如今郑森的书房里,乱七八糟的秘密多了点,所以下人什么的是不能进去的,里面的那些东西自然更是不能让下人去翻动的,所以如今只能郑森自己去跑一趟了。

    郑森既然走了,郑芝龙和他的几个兄弟就继续说些话儿。

    “阿凤,刘香当初是怎么攻城的?”郑芝龙问道。

    “半夜里派人去爬城墙,想要进去开门。”郑芝凤说,“不想,人家荷兰人早有准备,结果一阵火枪,一顿乱炮,给打下来了。刘香还不死心,又冲了一次,这次更惨,两百来人在城下被人家打死了一大半,最后活着跑出来的才十来个而已。”

    “你说的这是半夜里?”郑芝龙突然问道。

    “是呀。”郑芝凤说。

    “刘香这头猪,搞的什么名堂嘛。半夜里,冲不上去,往回退还是容易的呀,怎么可能二百多人死的只剩下不到十个?就是两百头猪那天有月亮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这样呀!”

    “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只听那些人说什么荷兰人的炮子从四面八方扫过来,根本就跑不出去。也不知道那群猪”郑芝凤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

    “爹爹,我回来了。”郑森抱着一大卷纸进来了。

    “嗯,把那图给我们看看。”郑芝龙说。

    郑森将第一张图在几案上铺开来。

    “爹爹,这是一张俯视图。”郑森解释说。“俯视图”这个词虽然此前郑芝龙等人并没有接触,但是汉语有一个大好处就是可以望文生义,而且往往还**不离十,所以大家倒是都能理解。

    “爹爹,一般攻城无非这么几种手段。一种是蚁附,就是一大堆人拿着云梯往上冲,冲过去把云梯架起来就往上爬。只是在如今,如果用来对付热兰遮城的话,那就爹爹你看,热兰遮城虽然不大,虽然城墙也不高,但是炮位却非常多,火炮数量也非常多。爹爹你看,这座不大的城池,居然有三十门左右的大炮。这些大炮使用霰弹,能有效杀伤至少两百步的目标。而且和我们中国的城池不一样。我们的城池,如果顶住一轮炮击,冲到城墙下,城上的大炮就派不上用场了。但是热兰遮城却不是这样。”

    说到这里,郑森开始在图上指指点点起来:“爹爹你看,这热兰遮城外形上就像是颗星星,每个尖角上面都安装了火炮。所以无论在哪个位置,哪怕是在墙根脚下,安装在另一面城墙上的火炮都可以直接向他开火。在有些位置,比如这里、这里、这里,甚至都会有三个方向的火炮能向着它开炮。”

    郑芝龙已经开始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考虑在面对这样的城堡的时候所要面对的问题。

    “所以,如果想要蚁附攻城,只要防守方的大炮还有火药和炮弹,再加上防御方的火枪,几乎是来多少,就能死多少。”郑森继续道,“当然,这样一座城,需要的火炮和火枪都很多,非常花钱。但是我们要筑的城也不会大,这些东西,我们还是承担得起的。另外攻城方往往还会有冲车呀,箭楼车呀什么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同样暴露在大炮眼皮底下,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只要训练得法,大炮打这些玩意儿,几乎也是一炮一个。所以,也和送死无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