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四十七章,移民(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太阳出来了,孙二狗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再次感到肚子里火烧一样的饥饿。他勉强站起身,先习惯性的朝着县城城门的方向望了一眼。早些时候,还有人在那里施过粥,虽然那粥清亮得都快可以当镜子照了,但是那也毕竟是粥呀,好歹一碗粥里面也能找得出几颗米粒呢。只是前一段时间,就连这样的粥也没有了。这些日子,孙二狗只能靠着到处找树皮、草根、虫子、苔藓、以及其他的各种能填肚皮的东西勉强支撑着。孙二狗知道,靠这些东西,撑不了多久的。昨天早上,和他一起从家乡逃出来的白家老三白有才睡死了过去,再也没能醒过来;前天早上,他的大哥孙大没能醒过来;大前天早上,白家老二白有田没醒过来;更早的时候一开始,死了人孙二狗还有些伤心,但到了现在,有人死了,哪怕就是他大哥死了,孙二狗也没觉得有多伤心了。

    孙二狗轻轻地踢了踢睡在旁边的白有屋,白有屋并没有动。

    “又死了一个?”孙二狗这样想着,突然想起昨天下午,白有屋在一块石头下抓到的那条蚯蚓了,那是条肥嫩的蚯蚓,足足有三寸长,粉红色的身躯泛着诱人的光晕,在白有屋的手里不停的扭动着。白有屋一口就把那蚯蚓吞了下去。

    “奶奶的,早知道你今天要死的,昨天那条蚯蚓还不如留给我吃呢。”孙二狗这样想着,便准备离开这棵连树皮都没了的大树,四处去碰碰运气,看能找到什么东西不。

    这时候白有屋却睁开了眼睛,而且伸出手,扶着树干,慢慢的站了起来。

    白有屋也习惯性往城门方向望了一眼,虽然在他的心中也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然而,然而,那一直闭着的城门居然慢慢的开了。

    “二狗,二狗,你看,城门、城门开了!”白有屋磕磕盼盼的说。

    “快,快过去!难道又有人施粥了!快!”孙二狗连滚带爬的向着城门方向跑了过去,白有屋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

    两个人跑到城门口的时候,真的看到有人在城门口摆起了一个大水缸,还有人喊着:“不要乱,人人都有吃的!”看来真的又有人施粥了。

    孔二狗看到那口大缸眼睛都红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便直接扑了过去,然后就被一个棍子一下子打翻在地。

    “滚去排队,不排队没得吃。”那个拿着棒子满脸横肉的人恶狠狠的骂道。白有屋一下子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那个人的似乎比他的大腿还要粗一点的胳膊,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棒子,然后又注意到还有一群这样的凶神恶煞般的人站在那里,手里都有棒子,腰里还都挂着刀。白有屋估计了一下队伍的长度,又看了一眼那口缸子,估摸着自己也能赶上喝上一碗,便赶忙跑到了队伍里面。

    这个时候孔二狗也勉强爬了起来,跟在了队伍后面。

    “不要慌,不要慌,每人都有一碗!”一个站在那口大缸边上的人大喊着。不过无论是白有屋还是孙二狗现在都没心思听他说些什么,大家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那个大缸。

    队伍慢慢的向前挪动着,终于到了白有屋了,一双手将一个大碗递到了他的手里,同时另一个人将一支红在他的头上抹了一下。不过白有屋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捧起碗,喝了一口,满口都是大米的清香,这一口里至少有十几颗大米!白有屋已经很久没有喝过有这么多大米的粥了,随着这口粥被咽下去,许多他早就忘记了的往事又一下子被记起来了,那还是他白有屋家里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的时候的事情。如今,爹爹早就没了,婆娘也没了,大柱子也没了,二柱子,大丫,老二,老三也都没了!一边不停的喝着粥,白有屋的眼泪也跟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碗里面。

    那碗粥很快就喝完了,白有屋伸出舌头,将碗底下最后一点汁水舔干净了。他觉得身上又多了一点热气,就照着人家的样子把碗放到了施粥的摊子旁边。孔二狗这个时候也喝完了,他一拉白有屋:“有屋,快,我们再到后头去排队,再喝一碗!”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却看到刚才一棍子把孙二狗打翻在地的那个人从站队的人群中一把拉出了一个人,然后就用手里的棍子,劈头盖脸的一顿乱打,一边打还一边骂:“狗东西,已经吃过了还想来吃,老子打死你!”

    白有屋定睛一看,看到那人的头发上面有一块红色的地方,他又看看孙二狗,发现孙二狗的头上也有一片红色。然后他又环视了一下那些已经吃完了粥或是正在吃的人,他们的头发都有一块被染红了。

    “二狗,我头上也有红色吗?”白有屋赶忙问。

    “当然有了。”孙二狗这时候也明白了。这颜色大概能洗掉,可是最近的河流离这里还真有些远,一来一去的,等回来,肯定早就散了。

    既然如此,孙二狗和白有屋就在城墙边的一个向阳的地方坐了下来,看着其他人领粥喝粥。过了一阵子,能自己走路的人都喝完了,那些人便将粥摊子收了起来,一个大嗓门的人就喊道:“你们都听着,这粥还要再施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啊?”白有屋吃了一惊。

    “没人白养你们,你们要想吃饱饭,也容易!福建的郑老爷要招佃户到海岛上开荒,每天包两顿饭!保证都是干饭!愿意去的可以到我这里报个名,以后就天天有饭吃了。”

    这条件让白有屋很是心动,不过如今吃饱了一点,他倒是可以稍微从长计议一下子了。

    “有屋,你去不去?”孙二狗问道。

    “俺想先看看,不是还有半个月吗?二狗,你呢?”白有屋反问道。

    “俺也先看看。”孙二狗也这样回答说。

    就在那人喊话的时候,又有人从城门里面用马车拖出来了一大堆的东西,一群人迎上去,将这些东西卸了下来。原来这竟然是些竹篱笆之类的玩意儿,那些人先用它在城门外圈出了一块地,然后又有人在里面支起了帐篷。

    那人又喊道:“有愿意去的,来我这里画个押,就可以先住进去。画了押住进去了就算是我们的人,每天就有两顿饭吃了!”

    这时候有个人走上前去了,对那喊话的人道:“我现在画押,是不是今天还可以吃一顿?”

    那喊话的人回答说:“当然!你现在画押,现在就能让你再吃一顿!”

    这人便问:“在哪里画押?”便有人拿出了一份文书,和一方印泥,这人看也不看文书,只是伸出手去,蘸了蘸印泥,便在那文书上按了个手印,然后自己看了那手印一眼,又道:“这印泥真红!吃的东西在哪里?”

    喊话的人挥挥手,便有人从马车上搬下来一个木桶,揭开桶盖,又拿起一个小碗,给那人满满的盛上了大半碗白米饭。

    那人接过白米饭,却不立刻吃,只是先放在鼻子边嗅了嗅,说道:“好香!”便转身走到一个半大孩子跟前,对着孩子说:“阿德,刚才你的那碗粥都给你爷爷喝了吧?难得呀,到了现在,你还能有这样的孝心!”

    那孩子回答道:“先生你教过我,孝悌是人立身之本。”

    “说得好!你可知道你不吃这一顿,明天可能就饿死了?”这人又问道。

    “先生说过,‘人固有一死’。有说过‘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那孩子的声音虽然还很是虚弱,但却也有一种铿锵之气。

    “好!我没白教你这个学生。”那人大笑起来,却将碗向那孩子一推,道:“你我分食之,若何?”

    那孩子一笑,却并不接这碗,而是站起身来,先向那人拜了一拜,又转身问刚才喊话的那人道:“我也想去海岛上种地,你们可能收下我?”

    “你这点孩子,能种什么地?”那喊话的人道。

    “先生,若你收下我,我虽然是个孩子,力气不够,但我会拼命去做,断不会比人家差。”那孩子回答道。 88阁8,o

    “你这点小孩子,吹什么牛!”喊话的那人说,“还不一边去,省的老子”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后面传来了这样的一句:“阿福,把这个孩子留下来。你在找两个人把他爷爷也找来,都让他们画押,算是我郑家的人!”

    大家转过头去,却看见从马车后面走出来了一个人。

    “彩老爷!”那个喊话的人赶忙向这人行礼。

    郑彩却不理他,直接走到了那个孩子和那个要和他分那碗饭的人跟前。他先是对那孩子道:“你不错,有点像我侄儿。”然后又对那人说:“先生是位授馆的先生?不知先生贵姓,可有功名?”

    “免贵姓陈。原先教过书,只是我身上并无功名,只是个总也考不上的童生罢了。”那人回答道。

    “那也不错了,唉,读书人居然”郑彩也叹了口气,接着又说,“不过陈先生你虽然没有功名,人却不错,你和这孩子都先跟着我吧,日后我再给你们安排个合适的位置,你看可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