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十三章,造舰的准备(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白有屋停下锄头,转身望了望身后刚刚挖开来的笼罩在一片蒙蒙细雨中的土地,露出了笑容。东家的确没有骗自己,这里真的有随便种的土地,而且这土地虽然不像东家吹的那样肥沃到拧一把就能流出油来,但也不差,白有屋知道,只有种个几年,生荒变成了熟荒,然后就能变成真正的良田了。更关键的是,这里有水呀!

    当年白有屋家里也曾经有屋又有田,那些田地也曾经能养活他一家人,让他们过着虽然紧巴巴的,但却还能过得下去的日子。然而,老天爷却总是喜欢捣乱,老是不肯下雨,结果但是这里就不一样了,这里有水呀!白有屋到了这里才不过半个月,这里就已经下了七八天的雨了。以至于白有屋有时候都会猜想,自己老家之所以老是不下雨,该不是龙王爷把雨都下到这里来了吧?

    雨多,所以河流也多,总之,按赵村长的说法,这地方种田,就从来不担心雨水不够。

    “真好呀,有水,真好!”白有屋自己这样对自己说着,接着又抡起了锄头——这绵绵的细雨给了他无穷的力量。

    “铛!铛!”村口的钟声突然响了起来,白有屋一下子跳了起来,抓着锄头就朝着村口跑去。赵村长说过,村里的这口钟一般是不会敲的,只有出了什么大事情才会敲响。而在需要敲钟的大事情中,发现了猎头生番,是最常见的。

    “今年到现在我们敲过四次钟,有三次都是发现了猎头生番。所以听到钟响,想都不要想,立刻拿起锄头往村里跑,进了村就没事了。”当时赵村长就是这样给白有屋交代的,白有屋的记性不算特别好,但是这一件事情他却是记得非常牢的。

    白有屋一跑,跟着白有屋的几个同样是新移民的人也都想起了钟声可能的意思,立刻跟着白有屋撒腿就跑。

    “张旺财,你把锄头捡起来,你这个杀才!”一个新移民在跑的时候居然一下子就跑到白有屋前面去了,白有屋吃了一惊,细细一看,却见他两手空空,居然把锄头给丢了,于是自觉是村里的新移民的头头的白有屋立刻大吼了起来。

    锄头是铁做的,那可是金贵的东西。而且,这东西要是落在了生番的手里就更麻烦了。赵村长之所以敢不太把那些生番放在眼里,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手里没有什么铁家伙。一个铁锄头,在白有屋他们手上,是用来挖地的,但是落到了那些生番手里,说不准就会变成用来挖脑袋的武器。

    然而张旺财却并没有回头,只是一个劲的朝着村口跑。白有屋虽然骂了张旺财,但是他自己也是绝不会转身回去替张旺财拿锄头的。

    村口并不远,不过一会儿功夫,一群人就跑进了村子。不过一进入村子,他们就知道,这次敲钟多半和生番没什么关系,因为在村子中的空场上,除了赵村长,还有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

    看看人差不多都到了,赵村长就扯开喉咙喊了起来:“乡亲们,东家派人来,要进山去伐木,需要肯帮忙的人手。凡是愿意去的,东家重重有赏。只要活着回来了,不但今年的租子全免了,耽搁了种田的,还拨给半年的口粮,而且下一次东家买了女人回来,优先发给去了的人。东家说了,只要去了,活着回来的,三年之内,给他配个婆娘。怎么样,有人愿意去不?”

    老实说,前面的那几个条件根本就不算吸引人,但是最后的那个条件就真的很吸引人了。要知道,女人在这里可真的是稀缺物资,一般来说,要想找到能传宗接代的女人,除了等东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送来的少的可怜的女人,并且期待自己运气够好,能分到自己头上之外,就只能靠去抢那些生番了。

    生番可不是那么好抢的,人家还想抢你呢?不知道多少人在去抢生番的女人的时候,在林子里被毒蛇咬死了,踩上陷阱死了,被生番砍死了,被山洪淹死了,被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死于非命。然后才能抢回来那么一点宝贵的女人,根本就不够分。

    如今只是进山去伐木——虽然这也很危险,但是不会比直接去抢生番的女人更危险了——就有女人分,这样的条件自然就很有吸引力了。而且,东家送过来的女人好歹是汉家女子,比起那些生番女人,真是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真的有女人发?村长,那算我一个!”一个人首先喊了起来,白有屋一看,认得这是个叫做黄狗蛋的老移民。

    “村长,还有我,我也要去!”更多的人喊了起来。

    “东家在我们村只要二十个人,你们愿意去的先站到这一边,等东家的人挑选,挑上了谁就是谁。”赵村长大声喊道,“还有新来的就不要挤过来了,你们连林子都没进去过几次,去了也是添乱!”看到几个新来的移民也犹犹豫豫的往这边靠,他又大声喊道。

    几个跟风的新移民讪讪的退到一边去了。剩下的,几乎所有还没有女人的老移民都站到了那一边。一个穿着大红战袍的家伙在人群中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的伸出手去在那些人身上拍两下,捏两下,然后很快就从那些人当中挑出了差不多二十个人。

    挑好了人,这人就挥了挥手,便有一个人拿着一叠文书走了出来,给这些人讲文书上的内容,并且教这些人在文书上画押。白有屋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个人却正是陈光。

    如今陈光被留在在台湾的移民点做些文案的事情,这次他也要跟着进山,帮忙做一些记录。虽然山里有野蛮的生番,但是这次进山是有东家的家丁保护着的,陈光觉得自己的安全应该还是有保障的。而且陈光一样也需要一个能帮他接上香火的儿子。

    陈光也早就看到白有屋了,等手头的事情一忙完,他就找了过去,问起了白有屋最近的情况,白有屋也通过他知道孙二狗如今也一切都好的消息。

    “上天可怜见,吃了那么多苦,总算是找到个能安身立命的地方了。好好干,东家也很仁义,不会亏待你们的。”临分手的时候,陈光最后这样对白有屋说。

    “造船还有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要有好木料!造商船之类的倒也罢了,杉木、松木这样的都可以用,但是造战舰就不一样了。战舰要承受对方的炮击和可能的冲撞,以及自身火炮射击时的后坐力,所以肋材必须足够坚固。在我们欧洲,好的战舰的肋材要用最好的橡木来做,即使用了这样的木料,最好的战舰的肋材厚度也要接近3腕尺,也就是贵国的三尺左右,即使是重型火炮,也要在很近的距离上,才能击穿这样的船板,至于一般的12磅炮,18磅炮,即使在零距离上,都无法击穿它。如果用普通的松木和杉木,那就需要更厚,而这样厚的木料的处理就非常麻烦。所以,将军阁下,如果要建造足够好的战舰,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需要足够好的木料。”这是劳伦斯对郑芝龙讲的话。在吃饭的时候,郑芝龙将这话又转告了郑森,与是郑森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爹爹,一开始我们可以采取直接向欧洲人购买木料的方式,因为据说在南洋那边,上等的木料还是不少的。但最终,我们还是要有自己的从伐木到战船的整个的一整套,这样才能不至于受制于人。台湾有那么大的森林,里面有些树木可能都已经有几千年了,这里面一定有非常适合用来建造战舰的木料。只不过制造船只的木料要慢慢的放干,一棵树从砍下来,到派上用场,恐怕要花上十年。所以寻找上好木料,以及伐木的事情,现在就应该开始了。”

    郑森知道,造一条战舰需要很多种的木料,其中最关键,也最难得的是用来制造龙骨的木料。因为强度方面的原因,虽然可以采用拼接的手段,但主要部件还是越长越好。最好是用有着百年树林的柚木。

    在亚洲,柚木这东西的主要产地是缅甸。只是缅甸距离遥远,郑家在缅甸有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力,要从缅甸获得在当时被视为战略物资的上等柚木并不容易。不过在台湾倒是有性能上和柚木相似的高档木材,那就是桧木。在台湾的中央山脉中,就有着不少的生长了数千年的桧木。这样的木料不要说是建造巡防舰,就是用来建造战列舰都够了。

    至于构建船壳的主要用料橡木,这倒是一种分布广泛的树木,河南和湖北都有分布,只是这些地方如今有点乱,不过它同属,而且木料性能很类似的小叶青冈在台湾倒是有分布,郑森相信,在中央山脉的森林里,肯定也能找到这些东西。还有用来建造桅杆需要的既轻又相对坚韧有弹性的木料,也有台湾杉可以选用。在后世,这些可以长到90米高的,亚洲最高的树种在日本殖民时期,几乎被采伐殆尽,但是在郑森这会儿,台湾岛上,应该还是有不少树龄数百年,**十米高的台湾杉的。

    “嗯,先派一些人进山找木料,找到了就动手砍!”郑芝龙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