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十五章,神木(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有好几个勘探队员慌乱之下就朝着瓦日比林的方向跑了过来。这一下子瓦日比林明白自己肯定藏不住了,他转身就跑,就连地上的野猪都没来得及拖走——如果被那些人发现了,如果被一大群手持武器的人围住,那实在是太危险了——那些人个个都拿着武器,而且都是壮年人,一看就不是为了和平友好什么到这里来的。

    事实上慌乱之下,急于逃命的勘探队员们也并没有注意到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瓦日比林。也就在他们刚刚冲上旁边的树林,奔腾的洪水就呼啸着从他们刚刚呆着的小空地冲了过去,一瞬间,大家都耳朵里都只听到洪水雷鸣般的呼啸声,看到一段段的树枝,甚至是整棵的大树顺着洪流被冲了下来。

    “你们看!”陈光突然大喊了起来,“那好像是一棵我们要找的树!”一棵大树被洪水裹挟而来,然后在水流转弯的地方被几块岩石夹住了。

    在他一旁的人也朝着那棵树看去,只是距离稍微远了一点,水沫飞溅之中也看不太清楚。这个时候队长郝仁喊了起来:“都上来了没有?上来的过来点个数!”于是大家也就顾不得那棵树了,都朝着郝仁那边走了过去。

    “一个,两个,三个十八、十九咦,怎么还差了这么多?谁他妈这么笨,被水冲走了?”郝仁有点着急了。

    “郝队长,有人跑到对面去了,你看,他们在那边!”陈光眼睛不错,一下看到汹涌的洪流对面有几个人正在朝着他们招手。

    “嗯,是他们,还好,还好!”郝仁长出了口气,要是才进林子几天,就丢了差不多一半的队员,那未免也太郝仁很想问问对面,他们那里有多少人。不过听着耳边隆隆的洪水的声音,郝仁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他可不觉得自己的声音能够压住这洪流的轰鸣穿到对岸去。如今除了耐心等待再加上向满天神佛祈祷,似乎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大家检查一下,看看我们抢上来了多少东西。”郝仁说。在刚才的慌乱中,肯定有不少东西没来得及拿上来而被洪水冲走了的。

    大家都低下头开始清点损失了,不过到底损失了多少,现在一样是无法确定的,因为跑到对岸去了的那些人手里也一定有不少的东西。要确定到底丢了多少东西,就只能耐心的等待洪水退去,被分割在洪水两边的队员们汇合之后了。

    好在山间的洪水总是来得猛,去得也快,很快轰鸣声开始削弱了,水位也以肉眼看的到的速度迅速下降,不过一袋烟的功夫,洪水就完全退去了,那片空地又一次的显露了出来,又过了一会儿,溪流又完全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变得又清又浅。

    躲在两边高处的勘探队员们又聚集在空地里,开始清点人员和物品。

    “还好,幸亏有贝爷(郝仁根本搞不清楚格里尔斯才是姓氏,以前他和别人都只叫这个大鼻子叫贝尔,郝仁也就自然的认定,贝尔先生姓贝,单名一个尔字。这次贝尔算是救了大家的命,所以郝仁也就在贝尔的姓氏后面加了个爷字以示尊敬和感激)在,要不然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哪能像现在这一,一个人都没少!”说到这里,郝仁很有的后怕。

    “多亏了有贝爷!贝爷实在是我等楷模呀!”陈光也非常真诚的说。

    “只是东西丢了不少。”有人说。

    洪水来的太急,而且此前几乎毫无征兆。所以在逃亡的时候,人们很难讲所有的物品都带上,因此不少的东西都被洪水冲走了。郝仁汇总了,勘探队丢了几乎所有的粮食,另外帐篷、铁锅什么的也都没了。

    “见鬼!难不成以后我们要靠打猎过日子了?”郝仁有发愁了。在需要不断前进寻找所需的木料的前提下,还要保证三十多条大汉的肚子,单靠打猎,那可不容易。

    好在吉人自有天相,正在此时,突然有人大喊起来:“这里有一头野猪!一头野猪!”

    郝仁一把抓住短矛,在心里骂了一句,“蠢货!喊什么喊!也不怕把野猪吓跑了吗?”就朝着那边飞跑了过去,其他的人也都跟着跑了过去,尤其是贝爷,虽然因为语言的原因,他是队伍中最后一个搞明白出了什么事的,但在听通译把话说完之后,他先是用脚一挑,将放在地上的短矛挑到空中,并且一把抓住,然后发挥出腿长的优势,几步之间,就冲到了最前面——既然那个傻瓜喊了起来,野猪一定被惊动了,这个时候只有尽快赶过去,才能有抓住那头野猪的可能。

    不过等他们跑过来的时候,却看到那头野猪已经倒在地上了,地上还流了一些血。那个刚才被郝仁以及贝爷都在心里骂成了“傻瓜”的勘探队员正手持短矛,站在旁边。

    “不会吧?这么快就搞定了?关二爷斩华雄也没有这么快吧?平时没看出这小子有这么猛呀!”郝仁在心里想着。

    这个时候,贝爷已经跑到了那头野猪前面,他看了一眼野猪,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那个人,然后问了句什么,只是那人听不明白,只会朝着他笑。这个时候其他的人也都赶了过来,他们都和那个最早发现野猪的人说着什么,只是贝爷一句也听不明白,虽然他也努力的学了一点中国话,但他学的是官话,而且目前的水平也就限于能说“你好”“多少钱”“太贵”这么几个单词。那些人相互之间大多数时候说的都是方言,他可是一个单词都听不明白。

    直到通译喘着气跑了过来,贝爷才搞清楚了情况:那头野猪是被别人杀死的,甚至于野猪的一条后腿上都绑上了绳子,看起来猎手已经追到了这头野猪,却因为某种原因突然离开了。

    “那个猎手一定是发现了我们,刚才有好几个人朝着这个位置跑了过来,那个猎手一定是担心我们不怀好意,所以就逃走了。”郝仁分析说。

    “这个伤口,是硬木的矛头造成的。”另一个勘探队员说,“钢铁的矛尖都是有刃的,捅出来的口子不是这样的。而且这个伤口不是致命伤。这一下捅在了野猪的肚皮上,如果当时野猪不是已经倒在地上了,是捅不到这个位置的。致命的地方应该是这里。”

    他指着野猪背部的一处伤口说:“这个伤口应该是从上面扎下来的某种机关造成的,将竹子或者其他的东西弯起来做成一个陷阱,野兽一碰,竹子就弹起来,带动几个硬木或者竹子做的矛头刺下来。这种陷阱,我在和一些生番打交道的时候见过不少。”

    贝尔听了通译的转述,也表示完全认可这种看法:

    “然后那个猎人就跟着受伤的野猪,不远不近的追赶它,知道它因为伤势太重,失血过多而倒下来,他才上前来——毕竟,野猪是一种相当危险的野兽。那家伙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除非饿极了,我可不想去招惹它。所以他一直到野猪倒下了,才上前来,用手里的短矛捅它的肚子,确保它已经死了,再用绳子把它绑起来,打算把它挑回去或者是拖回去。我不知道这里的土著是否友好,如果这些土著比较友好的话,我们损失了不少的必需品,找到他们,和他们交易,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88阁8,o

    听了通译的转述,郝仁也觉得很有道理。他向刚才那个分析野猪的死因的勘探队员说:“老何,你有个生番婆娘,对于生番的事情,你最熟悉,你说说怎么样。”

    “我也搞不清楚这些生番是哪个族的,不知道语言通不通。”老何回答说,“不过这里距离海边已经很远了,在这里的部落一般来说,是不会和我们或者其他人打过交道的。无冤无仇的,不像海边的那些,我们抢了人家的地,又抢了人家的女人,不和我们拼命才怪我觉得我们可以和他们谈谈,只要一点小东西,比如小刀,比如火链,就能轻松的从他们那里换来很多的必需品。”

    “换个什么换。”另一个人突然说,“我们这么多人,都有兵器,还有火枪,我们直接抢了他们不行吗?我听说这山里的村落人数都很少的,一个村子肯定打不过我们。”

    “黄五,抢你个头呀!”郝仁破口大骂道,“在这林子里受了伤,十个要死九个半!而且一个村子是没多少人,但是生番们的村落之间也是有联盟的。到时候踹翻了马蜂窝,大家都没好果子吃!动点脑子好不好!”

    黄五被郝仁骂了却也并不着恼,只是讪讪的笑道:“大哥你别急,兄弟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不能当真的。”

    郝仁瞪了黄五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了,他先是蹲下去看了看这野猪,又站起身朝着四面看了看说:“看痕迹,那头野猪是从那边过来了,要不我们往那边去看看?”

    这时候,陈光突然想起来刚才洪水中的那棵树,赶忙开口说:“郝队长,刚才洪水冲下来了一棵树,被石头挡住了,就在那边,我看着觉得有点像我们要找的一种树。我们要不先去看看,如果是的,折下点枝叶带着,也可以向那些生番们问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