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十九章,捕鲸船(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在中国近海有没有鲸鱼的问题上,杰克奥伯瑞船长是正确的。这一点郑森只是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了,因为在中国的各种古书中,一直到春秋时期的古书中,都不乏对鲸鱼的记载。那个时代,全人类的航海技术都只限于在沿岸地区划拉划拉的,如果中国近海没有鲸鱼,这些记载从哪里来的?事实上中国近海一度有不少的鲸鱼,中国广东省雷州半岛上的外罗港,在历史上就是著名的捕鲸之乡,那里的人从事捕鲸这一行业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洪武年间,那个时候,雷州府一大重要的贡品就是鲸油。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外罗港的捕鲸帆船,还能在距离港口不过一天左右航程的海域上一次性的捕到好几条鲸。

    那么中国近海的鲸鱼是怎么减少甚至消失了的呢?这当然是某个国家保护传统文化的结果了。虽然日本人吹嘘的捕鲸历史长得没边,但是这个历史的信度,大概和日本人的那个传承有序,一直可以追溯到上万年前的天皇家谱有的一比。日本大规模的捕鲸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的,而在二战后,为了给解决战败后的饥饿问题,捕鲸的规模疯狂扩张,1947年日本人民食用动物蛋白总量的47来自鲸肉,1964年仍高达23。日本人先是将比较容易到达的海域的鲸鱼一扫而空,然后一直远征到北极和南极海域,最高峰的时候,一年要猎杀近两万头,多达四十万吨的鲸鱼。中国沿海的鲸鱼也就是在那个时代里,被日本捕鲸船一扫而光的。全世界的鲸鱼,也是在日本人的影响下才成为濒危的需要保护的动物的。而在郑森现在所在的时代,鲸鱼什么的,实在还是一种分布很广,很常见的东西。

    “我不知道贵国的水手有没有捕猎鲸鱼的经验。”杰克奥伯瑞船长又开口了,“小将军,我倒是认识一些在捕鲸船上干过的人。如果小将军有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他们写信,邀请他们加入,这样我们的水手先是在伏波号上面接受了初级的训练,然后再转到捕鲸船上去干上几个月,就基本上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水手了。”

    郑森点了点头,对杰克奥伯瑞船长说:“杰克船长,非常感谢您,我想我的父亲一定会支持这个计划的,您现在就可以给您的朋友们写信了。”

    这个时候船已经靠稳了。郑森告别了杰克船长,和郑芝凤一起上了岸,在岸上已经有一辆马车和一群士兵在等着他们了。两人上了车,郑森便将刚才杰克船长的提议转述给郑芝凤听了,郑芝凤想了想道:“其实捕鲸这事情不光这些夷人会,我听说雷州那边有些渔民,世世代代也都是捕鲸为生的,我们中国的船一样可以捕鲸。不过要论捕鲸的经验,还是那些夷人更多。跟他们学学也不错。这买卖总还是能赚钱的。大侄子你看着办就行了。对了,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还是要写封信和大哥说一声的。”

    郑森点点头道:“这是自然。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还想和叔叔商量一下。如今船厂也正在扩建,但是要造战舰,怕还要些时日。而且从泰西订购的舰炮也不是短时间能够送过来的。我在想,是不是可以让我们的新船厂先造一些捕鲸船,也算是让我们的工人练练手。捕鲸船不需要像战舰那样结实快速,自然也能便宜不少,用的料也相对普通,就是弄坏了,我们也不至于太心疼,顺便还能看看那两个泰西人的深浅。”

    “这样呀?我们明天就把那两个夷人找来,问问他们现在能不能建造捕鲸船。”郑芝凤也这样说道。

    “为什么要明天?”郑森道,“我想他们现在就应该在船厂那边,我们直接过去不就行了?”

    “哪有这么着急的。”郑芝凤笑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打开车窗,向着骑着马在旁边护送的一个军官挥了挥手。那个军官立刻靠近了过来。郑芝凤便吩咐他道:先不要进寨子了,直接先去船厂看看。

    军官答应了一声,于是士兵们便簇拥着这马车转了个方向,朝着另一边驶去。

    不一会儿功夫,马车就到了船厂。两人从车上下来,就看到法比奥和劳伦斯都已经在船厂的门口等着他们了。

    “郑将军您好。少将军好。”两个人都上来向他们问好。他们都知道,郑芝凤今后会是船厂的顶头上司,而郑森更是这个大集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他们对于自己的态度对自己的将来影响深远。所以虽然郑芝凤根本就没有将军的头衔,但是他们还是都用将军来称呼他。

    “你们也好,能像我们介绍一下船厂如今的情况吗?”郑芝凤问道。

    “好的,将军。”法比奥抢先说道,他脸上的笑容让劳伦斯对他越发的鄙视了。

    “将军,原本船厂只有两个船坞,而且都比较小,根本就没办法用来建造大型的战舰,所以船厂里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新建两个更大的船坞。船坞的开完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用于吊装各种设备的起重滑轮组什么的也都已经开始安装了。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有序的进行着。您看那个高台,还有那上面的那个粗壮的大木头架子,那就是起吊重物的滑轮组。靠这个,我们就可以把数千磅重的大炮装到船上去了。”一行人走到新建的一个船坞边上,法比奥指着旁边的一个人力起重机,这样对郑芝凤和郑森说。

    法比奥的那个“按照我的计划”似乎又刺激了劳伦斯,他便也抢上来说道:“将军,那个滑轮组是我们荷兰制造的的,质量上要比西班牙的好很多。另外,在我的指导下,新的木材干燥窑已经建好了。采用的是最为先进的荷兰技术,能保证我们造船的木料得到最佳的处理。今天正准备试用,将军和少将军要不要去看看。”

    郑芝凤看了一眼郑森,然后点点头说:“也好,我们去看看吧。”

    郑芝凤和郑森都知道,造船之前要对木头进行干燥处理,如果干燥处理得不好,船只在航行的时候,造船的木料就很容易发生形变,从而影响到船只的性能和安全。木料在自然干燥的过程中,因为表层失水快,往往会出现表层的木料已经很干了,而里层的的木料却还是湿的的现象。而表层木质在干燥后会迅速收缩,这就会造成很大的应力,于是木料就很容易会发生炸裂,最终使得木料的品质下降。越厚的木料越是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处理起来也就越麻烦。所以,一个专门的用于木料干燥的干燥窑就非常的重要。

    劳伦斯亲自在前面带路,几个人跟在后面,很快就到了一个很大的建筑面前。

    “将军,这就是我们的干燥窑。”劳伦斯很得意的介绍到,“四面的墙壁都是用三合土夯筑成的,足有4腕尺厚(接近两米),中间还有夹层,足以保证窑中的温度不会受到外面的温度的影响。便于保持恒温。顶部使用一层原木上面铺一层三合土再一层原木一层三合土的复合结构,同样足足有三层,整整4腕尺厚。整个干燥窑足足有五十步长。里面用石头柱子支撑。可以干燥超大超长的木料。当初设计这个干燥窑的时候,有些人还说根本不需要这样长,但是前不久勘探队在岛上发现了长达数十步的巨木,这说明我的坚持完全是正确的。我的这种做法可以大大的缩短木头干燥的时间,要是按有些人的搭个棚子,把木头架起来自然干的做法,怕是十多年都不够用。”

    这时候已经有人打开了窑门,劳伦斯带着郑森他们走了进去,这里面已经放有一些木料了。

    “这些木料都是最近从别的地方运来的柞木。都是是非常新鲜的。各位,我想你们也知道,这种木料在干燥的过程中,很容易发生开裂和变形。正好可以用来让我们的工人练练手,学习一下如何处理木料。”劳伦斯指着那些木料很得意的对大家说。

    郑森看到几个工人正再往木料的断口处涂抹着什么,便问道:“劳伦斯先生,那些人是在干什么?”

    “啊,少将军,这正是我们保证木料不开裂不变形的技术秘密之一。”劳伦斯很得意的回答说,“少将军,木料在干燥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让整根的木料从里到外,用一个速度干燥,如果一根木料,有的地方干得快,有的地方干得慢,那木料就会开裂,变形。这就像是一支军队排成了大方阵,如果方阵中有的士兵走得快,有的走得慢,那么不需要敌人攻击,方阵自己就会散掉一样。木料断口的地方干燥得会比其他地方快得多,所以很容易从这里开始出现开裂和变形。这些工人现在是在用蜂蜡将这些断口封住,这样一来,水分就不会从断口快速流失,也就避免了从这里开裂和变形的危险了。另外,少将军您注意到地上的那些炉子和水桶了吗?”

    “那是干什么用的?”郑森问道。

    “炉子是用来加热”劳伦斯回答说,“温度越高,木头的水分蒸发的越快,但是任何木头都是外部的水分散发得比内部快,为了避免外部快速干了,内部却还没干导致的炸裂,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需要在原木上浇一些水以保持原木整体上水分的平衡。这也是我们的独有秘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