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六十九章,蓝鲸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理论上,郑森完全可以靠着强令,勒令某个村子种植什么作物,不过郑森却并不想这样做,因为在他看来,这样做有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有太多的力量要被用到维持内部的秩序上面去了。在如今这样分秒必争的时候,这似乎是一种不小的浪费。郑森觉得,台湾的那些村庄和大陆上的那些村庄天然的还是有一个可以利用的区别的。那就是,大陆的村庄几乎是完全自给自足的,而台湾的那些村庄却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因为他们有一个重要的东西非常稀缺,那就是女人。只要有无法自给自足的东西,自然经济就很容易被打破,哪怕这个稀缺而不能自给自足的东西是女人。缺乏女人,这些村庄就只能通过贸易来解决问题,而这样一来,就完全可以通过贸易和经济手段,使他们从自然经济的村庄变成种植园。当然,女人稀缺的状态迟早会结束,在台湾的这些移民村迟早能做到在这个问题上自给自足。但是郑森敢肯定,到了那个时候,种植园经济模式肯定已经形成了。虽然从更长的长远来看,种植园这样“落后”的经济模式迟早会被工业化淘汰。但是至少目前,对于郑家来说,它比自然经济的效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各个移民村的村长们首先选择的都是种甘蔗和罂粟,这虽然慢一点,但是相比进山砍树,以及当兵打仗什么的,似乎安稳很多。中国人习惯性的还是喜欢安慰些的选择。而且王仁王义兄弟对他们也很热情,介绍的也很细致。比如张村长就知道,在全部的村子中,他所在的村子是最适合种罂粟的。

    “张大哥呀,别的村子种罂粟或者种甘蔗的话,估计要三年才能挣到买南洋媳妇的钱,但是张大哥你们村可不一样,你们村要是种这个,两年绝对就够了,还能攒下一些多余的钱来呢。要是我呀,我就干脆连粮食都不种了,全都种上罂粟,反正粮食不值钱,到东家那里,一买可以买一大堆。”

    不种庄稼了,这种事情,张村长还是不会考虑的,毕竟,对于他们这些挨过饿的人来说,什么玩意儿,都不如能塞饱肚子的粮食实在。不过,听王仁王义兄弟说的,再考虑一下东家收这东西的价格,种上一些罂粟绝对是不亏本的。

    不过不等张村长再多问,就又有人找上了王仁

    “哎呀,王大哥呀,你看我们村适合种些啥呀?”

    “老李呀,你们村呀,你们村没有旱地呀。这两样都不是很适合呀。就算勉强种上也肯定不如他们。要我说呀,你们村那边的小伙子最好是去当水手,当水手好呀,天天有鱼有肉的,而且干个几年还能免一辈子的租子,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呀。你说是不”

    总之,整个台湾的种植园化已经顺利的启动起来了。至少在郑森准备动身离开台湾的时候,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上了正轨。

    北港码头,伏波号训练舰正挂满了旗停在那里等着郑森上船,在登船的跳板边,郑森正在和郑芝凤话别。

    “阿森,你放心,你三叔别的不会,一切按你的老规矩来,萧规曹随嘛,这个我还是会的不是。你三叔我已经做好了当曹参的准备了。”郑芝凤说道。这短时间里,郑芝凤在看到郑森居然只用了不到一年就把台湾整顿得很有一番气象了,实在很是佩服,有一次就问郑森怎么做到的。与是郑森就再次规劝自己的这位三叔多读读书,尤其是多读读史书。

    “其实很多做法都是和古人学的。你看史书上面就有不少的成功的记录和失败的例子。三叔你要有空的话,什么史记呀,什么资治通鉴呀都可以多看看。有什么心得想法,我们也可以一起研究一下。”当时郑森是这样和郑芝凤说的。

    结果郑芝凤倒是真的听进去了,反正北港这边也没啥娱乐的,结果他还真的看起书来了,如今史记虽然还没看完,但是至少萧规曹随这个成语倒是已经知道了。

    “侄儿岂敢和萧何丞相比?三叔看侄儿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当的,当改就要改。”郑森笑着说。

    “反正台湾这边,阿森你放心,出不了乱子的。倒是你这次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再考一个头名回来。我就在台湾等着你的好消息了。嗯,那句戏文怎么说的,‘从今经忏无心礼,专听春雷第一声’。”郑芝凤笑呵呵的说。

    郑森这次回去,是因为三年两次的府试的时间快要到了。听了郑芝凤的话,郑森也忍不住笑道:“多谢三叔吉言,只是三叔这句诗可不太对,这话时和尚说的,三叔又不是和尚。”

    “我好不容易念了两句诗,只要是那个大概的意思就行了,哪管得这么多。”郑芝凤也得意的笑了起来,“好了,时辰差不多了,阿森你也该上船了。”

    郑森听了,便向郑芝凤行了一礼,转过身,便要踩上跳板登船离去,却在此时,猛地听见后面的伏波号上传来一片惊呼:“好大的鲸鱼呀!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真是吓死老子了!”

    “mygod!”

    “老天爷!”

    “怎么了?”郑森的视线被身后的伏波号挡住了,什么都看不到。便向跟着他的刘德问道。如今刘德跟着郑森,已经算是郑森的书童了,只是郑森却没有让他改姓。

    “大少爷,我去看看!”刘德说完,三步并作两步窜上了船,然后一愣,接着便飞跑下来:“大少爷,三老爷,您们也上去看看吧,我们的捕鲸船拖回了拖回了山那么大的一条鲸鱼!真的!”

    郑森听了,转过头对郑芝凤说:“三叔,我们一起上去看看?”

    “好!一起看看!”

    两人一起登上了伏波号,就看到一条捕鲸船正在入港,在船的一侧,则拖着一条比那条捕鲸船好像都要长一截的大鲸鱼。那条灰蓝色的鲸鱼的尸体拖得这条捕鲸船都有点歪了。

    “这是这是蓝鲸!上帝呀,这条船上的水手和船长真是了不起的勇士!”杰克船长指着那条巨大的鲸鱼对郑森说,“一条蓝鲸!大海之王!上帝呀!少将军,对不起,我要失陪一下,我要到那条船上去向那位勇敢的船长致敬,请他收下我的膝盖,这真是奇迹,太了不起了!这样一条庞大,快速,强悍的鲸鱼!了不起!”显然,这条捕鲸船的战果让杰克船长几乎都失控了。

    “杰克船长,我们一起去欢迎他们,我对他们如何能抓到这样一条鲸鱼也很有兴趣。”郑森也说道。

    于是一行人一起又下了船,向另一边的栈桥走了过去。一边走,杰克船长还在一边用激动语言赞美那条勇敢地捕鲸船,以及他们完成的不朽的伟业。

    “少将军,那是一条蓝鲸!上帝呀,一条蓝鲸!它可不是那些抹香鲸、露脊鲸能比的,它不但比它们大好几倍,而且,也比它们更强悍,更快速,一条露脊鲸只能游到5节,一条抹香鲸最快只能游到10节,而这种伟大的鲸在冲刺的时候能够达到二十五节以上的速度,比这个世界上最快的船都快一倍!上帝呀,没有任何一条捕鲸船能追得上它,它能在喘口气的时间里,就把一条船甩下几公里!而且它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它能轻松的掀翻水手们的小艇,它不需要真正用尾鳍击中它,只需要用尾鳍拍打水面,激起的波浪就足以掀翻它了。所以从来没有任何一条捕鲸船能够猎获一条蓝鲸,从来没有,哪怕是最好的水手和最好的船长,都做不到这一点,当然,如今有了,他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们应该在北港给他竖起一尊等身的青铜雕像!真是太伟大了!”

    这时候,那条捕鲸船也已经在栈桥上靠好了泊位。一个军官跑过去喊道:“你们的船长呢?快下来迎接三将军和少将军!”

    于是船上的人慌忙的放下了跳板,一个戴着船长帽的人从船上跑了下来。

    “三将军,少将军!”那人很是兴奋的行礼道。

    “唐?!居然是你!你怎么做到的!真出乎想象!干的太棒了!”没等郑森和郑芝凤说话,明显还处在兴奋状态的杰克船长先喊起来了。

    杰克认得这条船的船长唐山,因为几个月前,这家伙刚刚从他的船上毕业。

    “唐船长,我们想要到你的船上看看,顺便知道一下你是如何抓到这个大家伙的,可以吗?”郑森问道。

    “当然,当然可以少将军只是船上很脏”唐山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那就请唐船长带路吧。”郑森道。

    唐山带头,郑森跟在后面,几个人就上了这条船。甲板上到处都是是鲜血,血腥味直扑大家的鼻子。水手们都忙作一团,有的水手正在将从下面的蓝鲸身上割下来的大块的鲸脂装进木桶,准备送到炼油的地方炼油,还有的正在用滑轮将更多的鲸脂和鲸肉吊上船来。他们发现郑森和郑芝凤上了船,便都停了下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唐船长,让他们继续干活吧。”郑森说,“另外,你来给我们讲讲抓到它的经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