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七十七章,趁火打劫的“泰西海盗”(5)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被“倭寇”抓到后,朴德欢朴德猛兄弟几乎被吓傻了,从他们小的时候,他们就不断地听到各种有关倭寇的靠谱的和不靠谱的传说,这些传说中都毫无例外的将倭寇描绘为披着人皮的某种野兽(当然,这个描述其实是很靠谱的)。朴德欢忍不住按照传说,推测起自己可悲的命运了。传说中倭寇喜欢吃人,还喜欢吃新鲜的。据说倭寇喜欢把人绑在柱子上,然后在旁边架起一口锅,烧上滚烫的开水,再在那人的肚子上开一个洞,将肠子掏出来,洗洗干净,就直接丢进锅里,这边一边掏,那边一边煮,据说这样才真正新鲜好吃。据说直到肠子被吃光,这人还不会死。那些倭寇就再掏出小刀来,把这人做成刺身吃掉。朴德欢忍不住就想,自己莫不是也要被倭寇这样料理了?想到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讨媳妇,更不要说留下后人,就要被杀着吃了,朴德欢就心如刀绞。

    朴德欢朴德猛兄弟先是被捆在一起丢在海边。后来就在他们的面前,“倭寇”一轮炮击,就砸开了港口边的那个小寨子。于是他们就被丢进来寨子里面,没过多久,原来从寨子里面跑出去的一些士兵,也变成俘虏被丢了进来。关进了原本养猪的一个猪圈里。至于猪圈里的原住民,当然是已经被倭寇们拖出去米西米西了。

    一大群的俘虏们待在一起,大家都不由得想起了有关倭寇的那些传说,忍不住就都落下泪来,一开始是一两个人小声的抽泣,接着哭声就越来越难以控制,最后大家就都痛哭了起来,更有人一边哭还一边喊:“我还没碰过女人呀!我也想要日李万姬呀!”

    “这些朝鲜人在嚷嚷什么呢?”负责看守这些朝鲜人的矢野正五郎很不解的问道。

    “他们担心我们要杀他们,所以在那里哭。”同样担任看守的村井半助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可是,如果我们要杀他们,刚才在战场上,我们很轻松的就可以把他们杀光呀。”矢野正五郎还是不太明白。

    “谁知道呢?也许朝鲜人就是这样没用,喜欢哭吧。”村井半助轻蔑地说道。

    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

    “王君,您有什么事情吗?”村井半助赶忙问道。

    “带几个人过去审问一下。”那位王君回答说,接着他转身向着那些朝鲜人,用手指着其中的一个,用不太流利的朝鲜语道:“你,出来!跟我走!”

    所有的朝鲜俘虏都停住了哭泣,大家都用悲悯的眼神望着朴德欢,朴德猛更是扑过来抱住哥哥,死也不肯放手。

    看见那个“王君”皱了皱眉毛,村井半助立刻冲了进去,飞起一脚,把朴德猛踢翻在地,然后揪住朴德欢的头发,将朴德欢拖了出来。

    “村井,不要太野蛮了。”王君皱了皱眉毛道,“朝鲜人胆子小,要是被你吓糊涂了,上面问话的时候,他胡说八道起来了,就不好了。”

    别看村井半助对朝鲜人很凶,但是对“王君”却是和颜悦色得多,听了“王君”的话,村井半助赶紧点头道:“哈伊,哈伊!”一边将揪住朴德欢头发的手松开来,让他好好的站直了。

    “叫你出来,只是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不会要你的命的。”那位王君又用朝鲜语向朴德欢说。

    王君说完这话,也就不再理会朴德欢了,自顾自的向着前面走去。朴德欢略一停顿,后面就被村井半助狠狠的推了一把,只好赶紧跟上去。

    朴德欢跟着那个王君一直朝前走出了寨子,进了码头,上了一条大船,他惊讶的发现,这条船上居然到处都是些红头发绿眼睛的人。而且看那些倭寇(朴德欢将船上的中国水手学员都当成了倭寇)对这些红毛都非常的恭敬。

    “这,难道”朴德欢小时候也是当过少爷的,多少有一些见识。他也听说过这些红毛夷人。据说这些人都是从极西之地来的,在南边灭国无数,最是凶恶。

    那个王君带着他进到了一间船舱里。朴德欢看见有一个大块头的红毛人正坐在那里,另一个倭寇则坐在旁边。

    一见到这两人,朴德欢便知道这两人一定有些来历,膝关节立刻自然而然的宽松,便跪了下去。

    “这位小兄弟起来说话。”那个坐在一旁的倭寇用一口还算流利的朝鲜话说,语气倒是很和蔼的样子。朴德欢有些听明白了,又有些不明白,不过他还是跪在那里,并没有起来。那倭寇也没有继续叫他起来,而是问道:“你叫什么?在这岛上是干什么的?”

    朴德欢赶忙回答了。这倭寇又问岛上有多少人马,岛上的官员都有哪些,都叫什么名字。

    朴德欢知道这些事情似乎不该说,只是被旁边站着的几个凶神般的倭寇瞪了几眼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把这些不该说的都说了。甚至就连李州牧有个漂亮的女儿叫李万姬都说出来了。当然,有一些事情,朴德欢还是没说,不过那完全是因为以他的身份,还不足以知道这些东西。

    那个坐在上面的倭寇时不时的和那个红毛人交谈两句,然后又转过头来问朴德欢一两句。这时候朴德欢也渐渐的清醒了不少,不过既然前面都说了,如今也只好接着说了。

    “朴兄弟,我看你说话条理不错,你读过书的吧?”那倭寇头目又问道,“如今多大了,孩子多大了?”

    “回禀大王,小人是犯官之后,小时候读过一点书。如今小人是个官奴,连女人都没有,哪里有什么孩子。”朴德欢道。

    “哦?”那个倭寇头子来了兴趣,便接着用汉语问道,“那你可能说汉话?”

    汉话这东西,朴德欢还真学过,当初他们家还没有倒霉的时候,他老爹还专门找人交过他说大明的官话,如今也已经有六七年没说过了,不过勉强到还记得一点。所以朴德欢便也用磕磕盼盼的汉话回答说:“学过一点”

    “不错,不错!唉,朴兄弟你也算是才人落难了。”那倭寇头子说,“我看小兄弟一表人才,又能读书识字,又能说汉语,若是愿意,倒是可以在我们公司里做一个通译。我李某人保证朴兄弟从此能过上好日子还能娶上好几个漂亮女人,不知朴兄弟意下如何?”

    听到这人姓李,朴德欢顿时就产生了误会。

    “难怪朝鲜话说的这样好,原来也是个朝奸。我原以为只有那些长得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人才会当叛徒,没想到呀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当了朝奸!”朴德欢忍不住这样想。

    不过想归想,朴德欢却没敢把这情绪表露出来。

    那个姓李的“朝奸”见朴德欢不说话,以为他心里还在犹豫,便道:“朴兄弟,李朝杀了你父亲,将你贬为奴仆,置于万人之下,任意折辱,难道你还想为它效忠吗?你为他们效忠便宜了谁呢?还不是便宜了哪些杀了你父亲,抢走了你家的钱,而且弄得你现在连个女人都没有的人?你现在就算替他们效忠了,又有谁知道呢?他们难道还会给你立一块碑不成?况且什么是叛逆?李成桂发动兵变,自立为王,难道就不是叛逆吗?”

    这样的大胆的话一方面让朴德欢害怕的发抖,另一方面又让他格外的快意。而且朴德欢觉得自己于情于理也没有任何为李朝效力的理由,(其实就算有,他也会装作看不到的)便低头道:“李先生说的是。”

    “那好,只要你好好的跟着我们干,我保证,至少在这个岛上,我们能让你有仇报仇,能让你要什么就是什么,喜欢谁就是谁。嗯,你带他下去换一身我们的衣服,给他吃顿好的。另外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李“朝奸”这样说。

    “大人,小人的弟弟也被俘虏了,他叫朴德猛”

    “嗯,我知道了,你门派个人去把他弟弟带出来,和他住一起,也给他一套新衣服,安排他们一起吃顿好的。”

    等朴德欢下去了,李国助,也就是那个“朝奸”对杰克船长说:“我原先觉得我们可能要等上几天,等我们把大炮卸下来才能攻克济州城,如今看来,我们根本不需要大炮,轻松的就可以拿下它。”

    “哦?那么李,你需要我们给与怎样的配合吗?”杰克船长说。

    李国助知道杰克船长的意思,这个老海盗的意思其实是希望能够参与破城之后的分赃而已,而在这件事情上,他也没有不让那些红夷分一本羹的道理,反正,无论是杰克船长的人,还是那帮子日本人,以及那些中国人,都不是他李国助的嫡系,李国助也明白,如今的他也不能有嫡系。于是便回答道:“杰克船长,我需要一些身手敏捷,擅长攀爬的小伙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