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八十一章,泰西商人和神药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按照那个亲卫的报告,在江华岛东边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支船队。而这这支船队看上去和他们此前见到的任何船只都不太一样。

    “走,我们去看看。”多尔衮说。

    多尔衮带了几十个白甲兵骑上马很快就到了海边,果然看到在不远的海面上有停着有几条样子怪异的大船(至少以多尔衮的眼光看来是很大的船了)。船上的人显然也发现了多尔衮他们,于是从那条大船上放下了一条小舢板,几个人下到了小舢板上面,向着这边的海岸划了过来。

    “人家隔着老远,只过来这么几个人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多尔衮说,“依波丹,你带几个人过去看看,小心点!”

    “嗻!”依波丹应了一声,跳上马,带着两个人就朝着那边过去了。

    依波丹到了海边,小舢板却还没到。不过距离也已经很近了。依波丹已经可以看到舢板上面的人的样子了。而这些人的样子却让依波丹大吃一惊。

    “这个世界上还有长成这样子的人?这是人吗?”

    舢板上出了一个通译之外,全是一些红发碧眼的泰西人。虽然到1632年,俄国人建立起雅库次克之后,已经渐渐将触角伸到了远东,但是在满洲人当中,见过白种人的人还是非常少的。

    这时候那条舢板已经靠了岸,几个怪人和一个南蛮子从舢板上跳上了岸。依波丹看到最前面的一个红胡子的人高举起双手,摊开手掌向他喊了一句什么。当然,依波丹是听不懂这人在说什么的,不过这人的动作他倒是看得明白,那意思是我没有带武器,没有恶意。

    “他在说什么?”依波丹先是从战马上居高临下的望着那个人,然后半侧着脑袋向他的一个同伴问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同伴说。

    好在这个时候,跟在那个红胡子后面的那个南蛮子开了口:“各位爷,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是来做生意的。”

    这个南蛮子说的是汉话,而汉话在东北亚几乎是通用语,依波丹倒也能听懂。

    满清自从努尔哈赤起兵造反之后,一直都受到禁运封锁。如果不是有那么一帮子只认钱的,具有“不出售武器打击自己的祖国的军火商就不是真正的国际军火商”的精神的商人的协助,也许满清早就会因为经济上的困境而崩溃了。后来,满清军队历次入关劫掠,大体上也都有那些商人做带路党。而他们劫掠所得的很多银子,也是通过这些商人,变成了各种他们急需的物资。当然那些商人也没有白干,他们不但赚的盆满钵满的,还在后来为自己弄到了八个“皇商”的指标。

    因为这个原因,虽然满清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但是对商人的态度,倒是非常友好的。

    “你们是商人?”依波丹的口气温和了很多,“你们有什么货卖?”

    那个南蛮子将这问话翻译了过去,那个红胡子又连忙说了句什么。

    “这位爷,我们是做药品买卖的。”那个南蛮说道,“我们有一种包治百病的神药,我们这里有样品,这位爷要不要看看?”

    “包治百病的神药?”依波丹有些想笑,自古以来,那有什么能包治百病的神药?这些做买卖的商人都是这德性,吹牛的时候从来不怕把牛皮吹破了。这也是他们的天性了,要想商人不吹牛,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过药品确实是满清急需的物资,如果这些商人真的有药品贩卖,只要是能治病,能治伤的药物,哪怕不像他吹的那样能包治百病,满清还是可以和他们做做买卖的。

    “把你们的神药拿出来给我看看。”依波丹拉着缰绳,从马上跳了下来。

    那个南蛮子又把依波丹的话和那个红胡子说了,那个红胡子听了,又说了句什么。

    “尤瑞先生说,药物在他怀里,他需要伸手到怀里去拿,希望您不要误会。”那个南蛮说。

    依波丹笑了,这个红胡子还真是很谨慎。

    “没问题,让他只管拿东西就是了。”依波丹说,虽然那个红胡子块头很大,几乎比依波丹高了一个头,但是依波丹并不觉得他摸出点什么东西来就能威胁自己。自己可是白甲兵,真刀真枪的砍过的人多的去了。

    红胡子尤瑞将手伸进了怀里,不一会儿就掏出了一个小袋子,打开来,里面是一块用油纸包着的棕色的药丸。

    “这是什么?”依波丹问道。

    “这是福寿膏,是大食出产的圣品。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珍宝。”尤瑞满脸是夸张的迷醉。

    “这能治什么病?”依波丹问道。

    “各种病,各种疼痛,各种咳嗽,各种肠胃不舒服。还能壮阳,能提神,能”尤瑞一口气说出了一大堆的用途。

    “停下,停下,你说这么多,我也记不住。你这东西能给我看看不?”依波丹问道。

    那个南蛮赶忙将这话翻译了过去,尤瑞立刻双手将那块“福寿膏”捧了起来,递到依波丹的面前。

    依波丹结果那快“福寿膏”,先在手里掂了掂,又拿到眼前细细的看了一下,轻轻地嗅了嗅,然后又问道:“这东西,你们有多少?”

    “您要多少,我们就能有多少。”尤瑞回答道,“只要您要得了,而且有钱,像那样的船,我轻松的就能装个十几船过来。而且就算没钱,用别的东西来抵偿也是一样。反正我的船总不能空着回去,总得带上点什么才合算。”

    “别的东西?”依波丹问道,“你们打算收购些什么?”

    “我听说,你们这边的各种皮毛不错,然后这边的林子里面也出一些好木料。”尤瑞回答说,“此外,我听说你们一直在和明国还有朝鲜打仗,你们抓到了不少的奴隶,如果你们愿意,我也需要购买一些奴隶。男女不限,但是只要年轻人。”

    依波丹听了,点了点头道:“这样的事情,我作不得主,正好我的主子睿亲王就在这里,我可以带你去拜见睿亲王。你们看如何?”

    “如此,那真是多谢了。若是能见到睿亲王,做成了大买卖,我们定然不会忘了您的恩德。”尤瑞这样说,同时给那个南蛮子一个眼色,那个南蛮子立刻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口袋,递给依波丹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依波丹接过那个小口袋,打开来,看到里面是两块做成小圆饼状的黄金,分量似乎还不轻,圆饼上面还刻着一个长相和眼前这个红胡子很类似的人的头像,下面还有些鬼画符的东西,大概是他们的文字。

    依波丹将这个小口袋收起来,道:“你们跟我来。”

    依波丹的几个同伴也下了马,他们牵着马朝着多尔衮所在的小山包走去。红胡子尤瑞,那个南蛮子还有另一个金色头发的瘦高个都跟着他们。依波丹一边走一边注意着这几个人。

    那个红胡子表情很是坦然,似乎一点都没有害怕担心的意思,依波丹在心里悄悄地给他竖了个大拇指,看起来,这人倒是个有胆量的。那个南蛮子就差多了,一路上东张西望,一副紧张的样子,而那个金色头发的瘦高个则让依波丹的眼睛眯了起来:他走路的时候的每一步的距离都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不差分毫;而且他的左手总是习惯性的抬到腰间,左手的虎口上也满是老茧。

    “这人应该是个练家子,左手的刀或者剑。功夫应该不错。可能是那个红胡子的保镖。”依波丹这样想着,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这人虽然可能功夫不错,但是如今他身上并没有带着长刀或是长剑,那威胁也就很有限了。

    一行人到了小山包下面,依波丹对那个红胡子说:“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先上去通报一下。”尤瑞等人就停了下来,依波丹走上小山包,向多尔衮报告,过了一会儿,依波丹照样下山来,对尤瑞说:“睿亲王召见你,你可以把他带上去。”他指着那个当通译的南蛮道,“另外,请把身上的武器都先放在我这里。”

    尤瑞听了点点头道:“可以,我身上只有这把刀,却也没有其他更多的东西。”一边说,尤瑞就一边从腰间解下了一柄短刀,双手递给依波丹。依波丹接过刀,顺手将它拔了出来,只觉得寒光闪烁,竟似乎有点刺得人眼睛疼痛。便顺手一挥,将旁边一颗手腕粗细的小树拦腰劈作两段。依波丹便喝了声:“好刀!”又道:“这商人,你这刀可卖也不卖?”

    听了通译的话,这红胡子笑道:“我既然是商人,还有什么不卖的,只要价钱合适,别说一把刀,就是我的人都可以卖。今日相见,便是缘分,本该作为礼物送给阁下。只是今日突然遇到了睿亲王,我这身上也没什么见面礼,便打算将这把刀献给亲王殿下。阁下要是喜欢,下次我再带一把过来献给阁下如何?”

    依波丹听了那个南蛮的翻译,便道:“你说得有理,这个自然应该先献给睿亲王。只是你记得下次来可得给我带一把好刀来。只是你的礼物我已经收过了。所以这次我也不会白要你的刀,自然会给你钱的。”

    虽然尤瑞交出了刀,而且依波丹对这人的印象也不错,但是该做的事也是要做的,比如搜身什么的。然后尤瑞就被带到了多尔衮的跟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