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八十五章,泰西大炮(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安巴觉得这几天自己很有点不对劲,也不知怎么的,就是提不起精神来,浑身软绵绵的,还不时的打哈欠。他想这说不定是因为在船上漂了这么久,如今又到了一个新地方,难免有点水土不服了吧。于是他就去找尤瑞,打算再要点那种神药。

    “尤瑞兄弟,你那里还有那个什么福寿膏吗?我有点不太舒服,给我来点吧。等回去了,我一并算钱给你。”安巴打了个哈欠说。

    “安巴兄弟,你是第一次坐海船出远门,有点不舒服也是常事不是?挺一挺就没事了。这天下哪有把药当饭吃的道理?不是老哥哥我不肯给你,实在是这东西是药物,这饭可以瞎吃,这药可不能瞎吃是不是?我听说你们那边的老林子里面的人参是最上等的好药材。但是如果有人每日里没事了都吃他个三根五根的,会不会身体越变越好呢?”尤瑞耸耸肩道。

    这个例子倒是很能说明问题,安巴也觉得尤瑞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要是真的有人每天没事都吃三五根人参,先不说吃不吃得起,就算吃得起,怕是也要流鼻血上火死了吧?

    “而且安巴兄弟,我这里的福寿膏剩下的也不多了,你看我们到时候回去还要坐船呢,是不是?要是现在你用了,回去的时候没了,这海上可越发的不好受了不是?老弟,人到了个新地方,总会有几天不舒服的,挺挺就过去了。”尤瑞又补充了这样一句。

    安巴被尤瑞说服了。过了几天,这不舒服的感觉也渐渐的消失了。虽然安巴还是非常的回味吸福寿膏的感觉。安巴的身体恢复正常之后,“荷兰东印度公司”那边也已经做好了试炮的准备。这天一早,安巴、李忠还有尤瑞等人一起来到了济州城的一段城墙前面。一群红毛夷已经将一门18磅的长管加农炮架在那里了,铸铁的炮管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芒。

    安巴和李忠就想走过去看看,但是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却拦住了他们,叽里咕噜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尤瑞就走上去和那个军官说起话来。那个南蛮通译正好站在安巴旁边,安巴就问道:“那个家伙在说什么呢?”

    “他说,总督大人并没有允许我们靠近大炮。”那个南蛮通译回答说。

    “总督不是允许我们看大炮的射击了吗?”安巴问道。

    “优瑞先生也在这样说,不过那个当兵的就是死不肯松口,说什么总督只是同意我们看他们操演大炮,并没有说我们可以接近观察大炮,只有总督大人到场亲自批准了,他才允许我们靠近大炮。”

    “tmd,一个小兵而已,就这样”李忠忍不住骂道。

    这时候,他们看到尤瑞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药丸,塞到那个士兵手里,那个士兵接过来,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然后点点头,说了句什么,就让到一边去了。

    “马勒戈壁!我就知道这些家伙就是要钱。”李忠骂道。

    几个人走到大炮跟前,李忠认真的看了一下,然后问:“这个炮,好像是铁的呀,可是铁也能做这样大的大炮吗?”

    “铁怎么就不能做大炮了?”安巴问道。

    “生铁虽然硬,但是却很脆,很容易炸膛的。熟铁又太软。”李忠解释说,“而要不炸膛,就要把炮做得很厚,这样大炮就非常重了,重得完全没法移动了。而且铁要是热了,要凉下来也比铜炮要慢,这就越发没法用了。”

    “但是我怎么看,这炮都比你们乌真哈超的炮要轻。”安巴说。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干的。总之”李忠“总之”了一下子,却没能说出什么来。

    这个时候,几个“东印度公司”的士兵开始演示起如何使用大炮轰击目标了。在距离大炮大约一千步左右的城墙上,“东印度公司”的士兵们已经用石灰标出了一个靶子,几个士兵麻利的将炮口指向靶子的方向,然后在那名军官的指挥下,迅速的调整好了炮口的角度,然后是装填火药,然后是装入炮弹,装好引火药

    看到荷兰人往这样一门铁炮中装进了这么多的火药,李忠忍不住就想要往后面退,但人家安巴这样的正牌八旗老爷都没退,他真么能退呢?他正想和安巴说,这些炮装了这么多火药,怕是要炸膛,最好还是退远一点,“东印度公司”的士兵们就打响了第一炮。轰鸣的炮声一下子把李忠后面的话全堵住了。

    炮弹相当准确的击中了目标,济州城用火山岩堆成的城墙上碎片乱飞。

    “打得真准呀!”安巴说。

    “荷兰人”迅速的将大泡复位,然后清理炮膛没过一会儿,又打出了一炮,并且再次命中目标。

    “你看人家这动作,比你们乌真哈超可快多了!我看人家打出三炮来,你们乌真哈超才打的出一炮,你们真是没用。”看着“东印度公司”的士兵再次迅速的完成发射前的准备,安巴忍不住对李忠这样说。

    “我的爷呀,您也不看看,人家是多少人伺候一门炮。这一门炮配的炮手的人数比我们乌真哈超的多了一倍都不止,这要不比我们快,还有天理吗?”李忠赶忙辩解道。要知道现在八旗中还有一大堆的人指责乌真哈超没啥大用,太花钱了呢。

    “给你们每门炮多配几个人,你们就能打得这样快?”安巴问道。

    这时候,荷兰人打出了第三炮,再次准确地击中了目标,碎石飞溅中,李忠和安巴看到,济州城的那段城墙上的岩石开始出现了垮塌。

    “像这样,再有个几炮,这城墙就要被炸出一个口子了吧?”李忠望着城墙这样想道。刚开始,他对这样一门铁炮还有很多的怀疑,怀疑它的威力可能也就和弗朗机差不太多。然而从这几炮来看,这门炮的威力已经不亚于大清手中最强的火炮了,而“荷兰人”的这门炮明显要轻便了很多,而且还是用便宜的多的铁铸造的。

    “已经打了好几炮了,按道理,他们要放慢射击速度了吧,要不然,这些炮就该热得没法用了吧。”李忠这样想着。

    然而此后虽然“荷兰人”开炮的速度有所下降,但依然要远远高于乌真哈超。而那段城墙在经过了又是几轮的炮击之后,终于轰的一声,垮塌下来一大截。

    “真不错!”安巴点点头说,一转脸他又看到了李忠,立刻就想起了刚才被炮声打断了的那个问题,于是就又问道:“李忠,给你们每门炮多配几个人,你们就能打得这样快,这么准吗?”

    “回爷的话,怕也是不能,我们的炮要是这样打,炮管早就热的没法放进火药了。所以我们每门炮配的人才会比他们少那么多,因为就算我们人多了,动作快了,可一样要等炮管冷了才能再打一炮。”李忠解释说。

    “哦,那他们的炮管怎么就冷得这样快?”安巴又问道。

    “回爷的话,我看他们的炮管比我们的薄很多,所以自然冷得快。”李忠说,他知道安巴肯定会问“那我们为什么不把炮管造薄一点”,所以赶忙接着解释道:“我们的炮管不能做得这样薄,不然就会炸膛的。至于他们是怎么做到不炸膛的,奴才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他们的铁和一般的铁不一样。”

    这个回答大概是最让人绝望的回答了。即使是后世,材料上的问题,往往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安巴知道,这意味着大清至少短时间内是没有复制这种大炮的可能的,需要的大炮只能完全依赖购买。

    “看来,尤瑞老哥真的没有吹牛,这造大炮,泰西人还是比我们强多了。”安巴这样想着。

    不过这句话如今有人有反对了,只是这个人并不在济州岛,而是在台湾。

    “英国的铸铁炮当然非常先进,但是我聘请各位来台湾,并不是为了复制出和他一模一样的大炮,而是为了超越它。为此,我们郑家准备了足够多的黄金,可以支持大家的一次又一次的烧钱的实验。我这里有几个基本的方案”

    就在冒牌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济州岛欺负朝鲜人的时候,郑家从欧洲招募到的第一批火炮工匠也已经到来了。他们被直接送到了北港附近的一处突出在海中,接近于一个半岛的地方。郑家在这里已经建好了不少的房屋,并让由移民中的孤儿组成的护厂队驻扎在那里。

    这些护厂队的士兵们虽然还只是半大孩子,但是他们的待遇和接受的训练甚至都超过了欧洲的那些精锐的部队的水平。自从济州岛的事情交给李国助他们去做了之后,郑森就立刻回到了台湾,并且将几乎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小小的半岛上了。

    郑森知道,自己的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虽然他并不反对用一些阴谋诡计,甚至于在夺取济州岛的同时,他本着搂草打兔子的想法,还让人去向满清推销福寿膏。但是,郑森也知道,这些都是小道。阴谋的成功,要依赖于对方犯错。福寿膏的副作用毕竟太明显,而如今满清的领导者却是满清历史上最厉害的君王之一的黄台吉。郑森觉得,他肯定不会坐视福寿膏泛滥,而在他领导下的八旗的组织能力,肯定也能玩出一次金州销烟之类的故事。所以,这种小花招最多不过是从满清那里骗点资金过来而已。

    “真正关键的,还是自己手中的力量。”郑森这样想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