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十四章,荷兰人的生日礼物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郑森一边在忙着归纳荷兰俘虏的各种战斗回忆录,一边忙着教弟弟们一些基本的数学。一时间忙得几乎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这天早上,郑森照例去给郑芝龙请安。

    “阿森呀,你的生日因为打仗的事情被推迟了。如今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也都忙完了。而且打完了这关键的一仗,也该庆祝一下。我找张道士查了黄历,十天之后乃是黄道吉日,最是合适。我和你叔叔们都决定了,十天之后就给你补上一个风风光光的生日。”

    听了这话,郑森似乎并没有什么喜悦的意思,倒是隐隐的似乎有点感伤。

    “怎么,嗯,你又觉得老爹我铺张不对了?你老爹我赚钱不就是为了花的吗?难道弄得像你上次给我讲的那个姓严的老监生那样就好了?”郑芝龙摇着头说,“再说,你是我们家里的嫡长子,十岁又是重要的日子,不给你好好办办,怕是有些人还有在后面乱猜,乱咬舌头呢。”

    一般来说,在那个时代,做老爹的打算做什么是不需要向儿子解释的;当儿子的老老实实听着就行了。郑森知道,郑芝龙和他说这些,可见郑芝龙的确对他非常重视。

    “爹爹,您讲的孩儿都懂,孩儿也不是这个意思,孩儿只是有点想母亲了。”郑森回答说。

    “唉。”郑芝龙听了,长长的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郑森的头,过了半晌才道:“阿森,以我们郑家如今在海上的力量,以及如今新胜之威,虽然幕府有禁止日本人出海的禁令,但如果我们去不声不响的把你母亲接出来,我想,幕府多半是要装不知道的。只是阿森,你弟弟还小,暂时还离不开母亲。而且我答应过你外公,让你弟弟继承田川家的姓氏。阿森,当初你母亲嫁给我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在海上混饭吃的穷小子。你外公和你母亲不嫌弃为父,为父对此一直都是很感激的。那个时候,田川氏的家格在日本可比你老爹的郑家值钱。现在虽然不是这样了,但是人富贵了却不能忘本,说过的话也要算数。所以我们现在是不能去把你妈妈接出来的。不过过几年,等你弟弟长大了一点”

    “孩儿明白。”郑森回答说,“而且孩儿这里已经有父亲了,弟弟那里却只有母亲,若是单单把母亲接出来,弟弟就太可怜了。若是将弟弟一起接出来,怕是母亲和外公都不会同意。”

    “你明白就好。”郑芝龙说,“对了,为父打算给你办生日这事情,就连荷兰人都知道了。昨天他们透过一个红毛商人,还给你送了一件礼物过来,倒是非常的精致,我拿给你看看。”

    说完,郑芝龙就带着郑森绕过书房里那面摆满了各种书但其实却只是当屏风用的书架,到了后面的暖阁里,只见在那里的书桌上摆着一个有三尺多长的夹板船模型。

    “这船据说是荷兰国的一条叫什么的战舰的模型,做得倒是非常精巧,船帆都可以升降,炮门也都可以打开。为父数了一下,这条船左右三层甲板总共有九十六门炮。除了首尾各一门之外,船舷每一边大大小小的都有四十七门炮阿森,你说这些荷兰人让人送上这么一份礼物,是什么意思?”

    郑森想了想回答说:“爹爹,孩儿想,那些荷兰人大概是想要和我们讲和了吧。”

    “你为什么这么想?”郑芝龙问道。

    “爹爹,单看这船,是荷兰人在向我们示威。那意思无非就是别看你们刚刚敲到了我们好几条船,但是这船在我们那里算不了什么,我们还有比这好很多厉害很多的船,就像这样子的,我们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郑森回答道,“只是兵法上说‘能则示之以不能’,意思是如果你有力量去打别人了,而又很想去打人家,那一定要装出打不过人家的样子,这样才能让敌人轻忽。如果荷兰人真的还想要和我们打下去,他就不应该送这东西过来示威。

    而且,孩儿听说西班牙和荷兰在欧洲正在对峙交战(欧洲三十年战争),想来国内虽然有这样的舰队,怕也是也派不过来。如今荷兰人逃出去的那些船,也都有很重的损伤,短时间内怕也是修不好的。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拉上西班牙人一起打上门去,巴达维亚怕是很有些危险。而如果丢掉了巴达维亚,荷兰人在这边就没有什么真正可用的据点了。到时候在想打回来成本就高了。他们和我们打仗,归根结底不就是为了钱吗?爹爹,不知道您听没有听说过,在泰西有一种说法,叫做‘持剑行商’?”

    “这个说法,为父倒也知道。他们所谓的‘持剑行商’其实就是能抢劫就抢劫,抢不过了才做买卖罢了。比如说南洋那边,本来有一大堆的小国,其中很多都极其弱小,结果就被那帮子持剑行商的泰西人抢了个精光,就在万历年间,西班牙人还大抢大杀了在吕宋的汉人。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郑芝龙骂道。

    “爹爹,其实我觉得泰西人的‘持剑行商’也许可以这样理解。在泰西人那里,包括战争之类的手段,都是作为生意来考虑的。包括抢劫也是一样。泰西人并不是打得过就一定会去抢,而是如果抢劫付出的价钱比做买卖少,他们就会去抢劫。爹爹,抢劫也是要出本钱的,就像荷兰人和我们的这一战,他们沉了船,死了人,还损伤了很多船,这都是本钱,都是可以算成钱的。如今荷兰人大概觉得和我们打交道,抢劫是一件亏本买卖,所以他们现在希望能和我们正常的做买卖赚钱了。”郑森微笑着说。

    “他们倒是想的很美,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郑芝龙在鼻子里哼了一声,“阿森,你说我们该不该接受他们讲和?”

    “爹爹,孩儿觉得还是应该接受他们讲和,只是这做买卖的规矩如何,必须由我们来定。”郑森回答说。

    “哦,你倒说说为什么要和他们讲和?另外我们该怎样定规矩?”郑芝龙微笑着问道。

    “爹爹,如今能大规模和我们做买卖的主要就是西班牙人和荷兰人。英国人有一些,很少,葡萄牙人份额也有限。做买卖的事情,要是只有一个大主顾,价钱上往往就会吃亏。所以至少要有两个大主顾才好办。而且荷兰人一心求财,如果真的彻底断了他的商路,恐怕他们也不会甘心,多半还要不停地捣乱。这样一来他们固然是要亏本,我们也没得赚。所以,爹爹,孩儿还是觉得应该允许荷兰人来做买卖。”郑森颇为从容的回答说。

    “说的不错。”郑芝龙点点头说。

    “当然不错。”郑森心里想,“这不正是历史上您自己做出的决定吗?”在原本的历史上,郑芝龙在击败了荷兰舰队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和荷兰的贸易,并且利用这个时候的优势地位获得了很多的利益。

    “那你说说如今和荷兰人的买卖该有哪些规矩?”郑芝龙继续问道。

    “第一,既然我们已经证明了荷兰人打不过我们,那么他们和我们做买卖的时候,就应该向我们缴纳一安全税。”郑森皱着眉毛说,“凡是交了税的船,我们就可以给他一面旗子,挂在船上作为已经为纳税的标记,我们有权在中国、日本附近海域拦截、检查任何没有悬挂完税标志的船只,并没收其运输的走私货物。第二,他们和中国的贸易必须在我们指定的港口进行,所有贸易都只能和我们认可的商家进行。第三,他们必须中断对包括刘香在内的任何中国势力的联系,不得和他们发生任何往来。我觉得做到这个程度,应该就差不多了。而且,一旦荷兰人接受了这样的规矩,我们就也能迫使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接受类似的规矩。孩儿就只想到了这么点,一切还要由父亲大人做主。”郑森这样回答说。他说出的这些条件,其实也都是历史上郑芝龙向荷兰人提出的条件。而在历史上,他正是在击败荷兰后,又采取了类似的“宽厚”的做法迅速的恢复了和荷兰的贸易,然后又利用荷兰和西班牙的矛盾,破是西班牙人同样接受了这样的规矩,为郑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嗯,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还应该加上一条,我们可以向他们雇佣工匠、水手,购买包括夹板船在内的船只。”郑芝龙说,“其实夹板船在英国人那里也买得到,只是英国人开价太高,据说荷兰人的夹板船要便宜很多。”

    在这个时代,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是世界上最大的造船基地,巅峰时期甚至有上百条海船同时在阿姆斯特丹开建,巨大的规模也带来了更低的成本,虽然自从无敌舰队1588年败给英国之后,英国人在造舰技术上就一直领先世界,但是要说在造船方面最有竞争力的却还是荷兰,他们建造军舰(不包括人员和火炮)的成本甚至只有英国人的二分之一。所以,虽然英**舰在质量上要略微好一点,但是性价比什么的绝对还是荷兰的更高。而在自己能造夹板船之前,向荷兰订购一些这样的船只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郑森突然想到,这个生日原本就是推后了的,如今还要推到十天之后,该不是就是为了借这个名义来暗地里讲和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