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十六章,生日宴上的和谈(二)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哈恩普特曼斯是以一位姓弗朗哥的西班牙商人的助手身份参加郑森的生日宴会的。是的,一位西班牙商人。虽然在整体上,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西班牙和荷兰都是敌人,即使在远东也是如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某个具体的西班牙商人和荷兰人不能有合作以及基于合作的友谊。就像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大清和大明都是敌人,但这并不妨碍大明的某些商人和我大清有着诚挚的友谊。对于某些商人来说,生意就是生意。

    弗朗哥来远东的时间并不长,生意也算不上大。当然,如果他的生意大,那他就绝不会帮助荷兰人了,因为西班牙和荷兰的矛盾,本质上就是两方的大商人的矛盾。弗朗哥是透过教会的关系联络上郑芝龙的。老实说,郑芝龙虽然受过洗礼,信过天主教,但是就信仰的虔诚程度而言,他绝对应该算是伪信徒甚至是异端。放在西班牙,怕是老早就被宗教裁判所绑在柱子上做了烧烤,然而在远东,因为力量不足,天主教比在欧洲要宽容和温和得多。而郑芝龙居然也被视为是“重要的虔诚教徒”,受到教会的非常的重视。而弗朗哥则是靠着虔诚的为教会的传教工作捐了一钱而获得了教会的帮助,攀上了郑芝龙的关系。

    郑森的生日宴会从这天的中午就开始了,郑芝龙在安平的大街上一口气摆下了几百桌的流水席,不仅仅是安平的居民,还包括前来贸易的商贾,郑芝龙麾下的水手和士兵。密密麻麻的人头将安平的那条不长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午时时分,郑芝龙带着郑森出了府门,向前来捧场的人表示感谢,安平的父老,郑芝龙的士兵水手,还有那些前来做买卖的商人水手们也都跟着欢呼,嘴巴边上油光闪亮的祝郑大公子长命百岁,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这些祝福,绝大部分倒真是非常真诚的。由于郑芝龙的存在,安平成了重要的港口之一,变得越来越繁华,从这一点上来说,郑芝龙的确算得上是造福一方了的。而且“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那也意味着年年都能这样敞开肚皮白吃一顿好东西。在工业革命之前,在化肥农药普及之前,普通人的生活水平是相当低的,一般的人,平时连吃饱肚子都是奢望,大鱼大肉什么的更是想都不敢想;就是所谓的地主老爷,家里经常也没有余粮,一年到头,也就只能过年的时候吃点肉而已。能这样大鱼大肉的白吃一顿,大部分的人都是非常满意的。

    事实上在那个时代,真正的世家,很少有给小孩子大办生日的。因为据说这样做也许会折了孩子的福寿。只不过郑芝龙一家子都是土包子暴发户,根本不懂得这些讲究。郑森呢,是现代人穿越过来的,对这些也是完全不懂。当然,也不是没有人知道这些讲究,比如说那个给郑芝龙算黄道吉日的道号普祥的张道士就绝对是这方面的专家。只不过张道士却有着自己的考虑,因为办生日什么的,免不了要准备平安符、护身符,做各种祈福的法事,这都要花很多的钱。一般来说,像郑芝龙这样的大财主,给儿子大办一趟生日,张道士就能趁机赚到一大钱,所以张道士是绝对不会说的。至于说折了福寿,折的又不是他张道士的福寿,再说,有他普祥真人登坛做法,请来的平安符、护身符,自然不用担心这种小儿科的问题。不信,你看人家空明和尚,不也没提这档子事情,倒是送来了一串据说能增进智慧,趋吉避凶的菩提子。而且,就这么一串菩提子,居然就又从郑芝龙那里化走了一百多两银子。

    郑芝龙带着郑森在外面转了一圈就进去了,毕竟,最重要的客人还是在府邸里面的。郑芝龙是武官,又只是个儿子过生日,所以自然没有什么文官来捧场,而且为一个小孩子大操大办,很多文官心里也都在笑话郑芝龙。不过据说巡抚邹维涟对郑芝龙在最近的这一战中的表现很满意,有提拔他的意思,因此福建当地的武官倒是很来了一些。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倒也是一件好事,要不然,这议和的事情怕是就要另外找个地方了。郑芝龙带着郑森到这些非嫡系的武官当中转了一圈,大家也都纷纷敬酒奉承了一番。说了几句话之后,郑芝龙就又带着郑森转到了一大群的传教士和外国商人们中间。

    “上帝保佑你,我的朋友。尼古拉,这是你的儿子吧?他长得真不错,真是个帅小伙子呀。在欧洲的王室中,都找不到几个这么帅气的小王子。”看到郑芝龙带着儿子过来,一个传教士站起身,笑嘻嘻的用还算流利的汉语对郑芝龙说道。看得出,他是郑芝龙的老朋友了。

    “彼得牧师,谢谢你的夸奖。阿森,这是彼得牧师,是为父的老朋友了,也算是为父的贫贱之交了。”郑芝龙先是回应了彼得牧师,然后低下头对郑森这样说。

    “彼得牧师您好。”郑森也乖巧的向彼得牧师行礼。

    “你也好,我们的小可爱。”彼得牧师也笑着回应道,还做了一个让郑森郁闷极了的动作——伸出手去捏了捏郑森的脸袋。这个动作立刻就让郑森想起了天主教牧师们自古以来对可爱的小正太的特殊爱好,于是郑森浑身上下立刻就冒起了一大片的鸡皮疙瘩,他赶忙往后退了一步,好离这个可能是个老变态的家伙远一点。

    “哈哈。”看到郑森的反应,彼得牧师倒是觉得很有趣,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接着他又指着身边的几个人向郑芝龙说:“尼古拉,这是西班牙商人弗朗哥,上次通过我给阿森送来一条精美的船只模型的就是他。他也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刚刚来到远东,以前主要贩卖日本的货物,最近他又对中国的茶叶和瓷器感兴趣了。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有非常大的影响力,我就带他来找找你。你知道,最近日本的德川将军对天主教有非常多的误解。”说到这里,彼得牧师皱起了眉头。

    这也是郑芝龙知道的,自从天草之乱之后,德川幕府对于基督教的反感就与日俱增,并开始一步步的走向锁国。不过,锁国的对象是不包括大明的,所以这种事情,郑芝龙完全是喜闻乐见的。因为贸易的需要并不会因为日本的锁国而消失,日本的锁国,无非就是将直接和欧洲国家的商人贸易变成了透过中国商人和欧洲人贸易而已。而这就意味着郑芝龙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对日本的贸易垄断在手中。

    “郑先生,很高兴能见到您。”弗朗哥赶忙用西班牙语说,而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大块头赶紧赶忙用不太纯熟的汉语将这话翻译成了汉语。

    “弗朗哥先生,我也是生意人,生意人都希望生意好。”郑芝龙说道,“一会儿宴会之后,我们可以细细谈谈。”

    “好的,郑先生,我非常期待。”弗朗哥赶紧说。

    这样转了一圈之后,郑芝龙带着郑森回了主席,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ccc阁c

    宴会本身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无非是一大堆的叔叔们说了各种祝福的话,让后各种吃的玩的东西送了一大堆。如果郑森真的只是个十岁的孩子,那估计会乐得合不拢嘴,不过

    重头戏实际上是在宴会之后的。宴会之后,郑芝龙在小客厅里接见了弗朗哥和以他的通事的身份前来的哈恩普特曼斯。

    “郑将军,这位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代表哈恩普特曼斯先生。”进了小客厅,弗朗哥就马上向郑芝龙表明了他的这个“跟班”的真实身份。

    “您好,郑将军,我受命就我们公司和贵国之间在不久之前发生的一些悲剧性的误会做出解释,并代表我们公司,向贵方表示和平的诚意。”哈恩普特曼斯立刻站直了身子向郑芝龙说。

    不过郑芝龙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对弗朗哥笑道:“弗朗哥先生,看来您的生意可不只是瓷器和茶叶呀。我也做茶叶生意,手边正好有一些样品,如果弗朗哥先生感兴趣的话,您可以去看看,并且亲自品尝一下这些茶叶。”

    弗朗哥知道郑芝龙的意思,郑芝龙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谈判是高度机密的事情,郑芝龙觉得这些事情他不应该知道,所以用这个话暗示他应该离开了。于是弗朗哥连忙说:“郑将军,我对此非常感兴趣。”

    于是一个仆役就进来带着弗朗哥出去了。郑芝龙这才转向哈恩普特曼斯,对他说:“刚才你说悲剧性的误会,这是个怎么样的误会,我们倒是可以谈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