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十八章,双赢的和平(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哈恩普特曼斯就想清楚了不少事情。首先,西班牙人来勾结郑芝龙,打算夺取巴达维亚的计划很可能,甚至多半是真的。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西班牙人都是荷兰的第一号敌人,他们这样做也是正常的,哈恩普特曼斯甚至觉得自己如果是西班牙人,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不过他也立刻意识到,郑芝龙对于西班牙人的这个计划并不是太看好。或者说这个计划并没能打动他。要不然,郑芝龙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将这样重要的事情当做一个谈判施压的筹码来用。他甚至还忍不住这样想道:

    “如果我是郑芝龙,如果我已经被西班牙人说服了,打算和西班牙人一起联手去打巴达维亚了,我会怎么做?我大概会一边和荷兰人进行和平谈判,就一些细节性的问题纠缠不清,一边悄悄地派出船队,宣称是要去扫荡刘香,然后在估计船队已经和西班牙人会和,并且已经抵达了巴达维亚近海的时候,在拍着桌子指责对方没有和平的诚意,然后宣布开战”

    虽然哈恩普特曼斯敢肯定,攻击巴达维亚的事情还只是西班牙人的一厢情愿,但是这事情也不可不防。哈恩普特曼斯觉得,郑芝龙之所以没有同意和西班牙人联手行动,最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他觉得这样做他能得到的好处还不如和荷兰和谈。但是如果他在和荷兰的和谈中拿不到让他满意的好处,只怕他立刻就会和西班牙人勾结到一起去的。

    “郑将军,您应该知道,那些西班牙人都是些什么东西。”一边在脑袋里转圈圈,哈恩普特曼斯一般开始拼命地诋毁西班牙人。反正作为一个荷兰人,骂西班牙就是常事,干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懂多少脑子,基本上就是张嘴就来的。

    “您也许不知道,将军阁下,西班牙人根本没有任何信义可言,他们的历史就是欺骗的历史。他们所谓最正直,最伟大的国王伊萨贝拉女王当年在接受格拉纳达的摩尔人和犹太人投降的时候,就曾经庄严的许下诺言说格拉纳达的摩尔人和犹太人都可以继续保留他们的信仰和财富。然而当格拉纳达交出城防的钥匙之后,西班牙人立刻就变了卦,他们立刻公布了所谓的阿尔罕布拉法令,宣布驱逐这些摩尔人和犹太人,没收他们的财富,除非他们改变自己的信仰。

    当年西班牙人皮萨罗在南美洲,他们首先袭击了那些和平的印加人,然后假说要和印加人和平谈判,却在谈判的时候向印加人发起袭击,杀死了跟随印加国王出来谈判的印加大臣,俘虏了印加国王。接着这条无耻的毒蛇又摇动着它的信子,欺骗印加人说,只要印加人交给他的黄金能堆满一间长22英尺、宽17英尺、高8英尺的房间,他就将释放印加国王。可怜的印加人又一次信以为真,将整个国库中几乎所有的钱都给了他,然而在他拿到那些钱之后,立刻就食言杀掉了印加国王。将军,这还不是最为卑鄙的。您也许不知道,新大陆上是没有天花、伤寒之一类的流行病的,所以那里的土著对于这些疾病毫无抵抗力。皮萨罗——提到这个名字就会让任何哪怕只有一丁丁点的良心的人感到恶心——他趁着印加人不断的派使者来谈判,不断地给他送来黄金的机会,将那些天花病人,伤寒病人用过的东西什么杯子呀,盘子呀什么的给印加人用。然后他们回去之后就染上了瘟疫,于是就大片大片的死亡。然后西班牙人就趁机发起攻击,最后整个印加都亡了国,几百万印加人要么病死了,要么就都被西班牙人杀死了。

    另外,将军阁下,您也许知道,那些西班牙人在吕宋还不止一次的屠杀过来自中国的侨民。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西班牙人都是毒蛇,他们的话绝对是不可信的。今天西班牙人会拉拢将军一起去攻击我们,明天他也会翻脸来坑害将军的。”

    “好了,我可没空听你讲这些古代故事。”郑芝龙摇摇头制止了哈恩普特曼斯的长篇大论的对西班牙人的指责,“而且你们荷兰人做得不讲信义的事情也不少。”

    “好吧,郑将军,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来,我说的不公平指的是这样的交易方式对将军您不公平。而不是指责将军您的品质,我们大家都知道将军您在德行上足以封圣。将军阁下,您看,我们之间的每一交易都可以让您获得一比收益,但是西班牙人却不是这样,在他们的贸易中,将军能得到的比和我们贸易要更少,甚至要少很多。这难道不是对您不公平吗?而且西班牙船只,包括西班牙战船出现在中国附近海域,也会带了和我们的船只出现在中国的近海类似的困扰,况且,将军阁下扫荡了东亚的海盗,所有的航海者,所有的商人都会因此受益。西班牙人也是受益者,但是他们却能够白白的占将军您的便宜,这难道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听了这话,郑芝龙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因为情况的发展居然变得和他儿子郑森设想的那样相似。在对谈判的前景进行推断的时候,郑森就提出过,荷兰人可能会想办法将郑家的打击目标往西班牙那里引导,甚至郑森还预言,只要能让郑家将敌对的目标瞄准西班牙,哪怕是苛刻的中国版航海条例,荷兰人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西班牙船只直接靠近中国的确也会带来不少的困扰。此外,为了维护中国附近海域以及航线的安全,我的支出的确很大,受益者的确是应该有所表示。我相信荷兰人都是通情达理的,一定能理解这一点,并为其他的国家遵守这样的秩序做一个榜样的。您说是不是?”郑芝龙笑眯眯的这样说。  888

    在此前和郑森的讨论中,郑森就提出过这样的观点:“对我们来说,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久的利益。现在至少在中国和日本近海,因为补给和港口的限制,无论是西班牙还是荷兰都不是我们的对手。而且挑动他们之间的斗争,对于我们来说,永远都是有好处的。所以,在荷兰弱势的时候联合荷兰打压西班牙,在西班牙弱势联合西班牙打压荷兰都是正确的做法,所以如果荷兰人愿意做出相应的让步,那么我们就应该联合荷兰,对付西班牙人。”

    当时,郑芝龙也提出过疑问:“如果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看明白了,他们两家联合起来对付我们怎么办?”

    当时郑森是这样回答的:“看明白了也不一定有用,因为荷兰和西班牙太相似了,他们在贸易中的位置几乎完全相同,同行是冤家。更何况,在更大的范围内,荷兰的西班牙的矛盾要比在这边的尖锐得多也严重得多。所以他们两家联合起来的可能性虽然不是没有,但却不大,而且即使联合起来了,要拆散他们也不是特别困难。当年战国的时候,东方六国也曾经联合起来一起去打秦国,结果呢?大家都想让人家先上去拼命,自己在后面摘桃子,最后什么事情都没搞成,联盟就这么散了。荷兰和西班牙要联合,也肯定只有这样的结果。”

    既然有了这样的判断,对于荷兰人试图拉着自己压制西班牙的做法,郑芝龙心里自然也不会真反对。而听到郑芝龙的这句话之后,哈恩普特曼斯也长长的出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这次使命可以算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只要后面的一些细节上不出问题,就基本上可以算是大功告成了。

    “郑将军,我觉得您的看法非常的有道理,我们东印度公司对于您的宽宏大度非常的钦佩,对于你的要求也非常理解。不过西班牙人未必能理解将军的好意了。不过我相信,如果我们两方能够团结在一起,西班牙人最终也会理解并且支持我们的这一立场的。”哈恩普特曼斯最后这样说道。

    谈判后面当然还会有很多的细节,比如说,租用船只的费用,比如说郑家向荷兰提供商品的数量和价格,比如说每条船应该为打击海盗,维护航线安全付出多少代价之类的事情,但是很显然,这样的细节性问题,是不需要郑芝龙来谈,作为集团的老大,郑芝龙将大的方向确定下来,将大的框架搭好,剩下的那些东西自然可以让郑芝凤和郑彩去和荷兰人细细的谈。郑芝龙相信,既然双方对于和谈都很有诚意,那么这些问题应该是能够很快谈拢的。

    “希望我们此后的合作能够很顺利,不至于再出现先前那样的误会。具体的事情,你可以和我的弟弟郑芝凤、郑彩谈谈。”郑芝龙最后这样对哈恩普特曼斯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