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十二章,卖队友和追穷寇(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排枪声的出现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荷兰人已经组织起来了。刘香知道事情不太了,不过刘香是海寇出身,对于海战倒是纯熟得很,但是陆战,尤其是攻城方面的经验,那却是一点都没有。热兰遮城的棱堡结构此前刘香也看到过,但是他却并没看出来这种到处都是尖角的城堡有个什么太了不起的。热兰遮城的城墙不算高,不要说是和刘香见过的那些大州大府的城墙比,就是和农村里土财主们的围子一比,也不算太高。而且这城墙也不算陡峭,刘香甚至觉得这只能算是个比较陡的大斜坡而已,甚至都不用搭钩这样的东西,只要给出几十步的距离助跑,再加上手在上面搭一下,他就可以直接窜上去。所以,虽然知道荷兰人已经有防备了,但刘香还是决定让他的人继续强攻这座城堡。

    “现在是晚上,那些家伙也看不太清楚的,再说我们的人比荷兰人多得多,他们的城墙又这么矮,跟个土围子也差不多,说不定再努把力,就能把这座城堡拿下来呢。”从来没有过正儿八经的攻城的经验,更不要说对付棱堡的经验的刘香迟疑着做出了这样的一个错误的决定。

    的确棱堡的城墙并不高,而且也算不上陡峭。因为当棱堡在欧洲大量出现的时候,火枪和火炮已经成了战场上的主角。那种直的陡峭的城墙很可能在重型的攻城炮,诸如土耳其人用来攻破君士坦丁堡那传奇般的城墙所使用的乌尔班巨炮这类东西的打击下崩塌,而相对低矮,而且更接近陡坡而不是直的墙壁的棱堡城墙在面对炮击的时候,抗打击能力就要好得多。

    相对低矮,而且并不直的城墙从某些角度看似乎是降低了城堡的防御力,但是棱堡却用另外的方式补偿了这个缺陷,那就是无死角的火力射界。星芒状的棱堡会使得从任何一个角度发起攻击的攻击者,都将无遮无拦的面对来自至少两个方向甚至是三个以上的方向的火力射击。

    而且这个时代的火枪加上各种火炮的远程火力的杀伤效率可不是以前的弓箭什么的能比的。的确,这时候的滑膛枪还有很多的缺陷,射击距离和精度并不见得比一个好的弓箭手手中的弓箭更好,射击速度更是远远低于弓箭,甚至比十字弓都慢。但是这东西一出现,还是迅速的就将弓箭给淘汰掉了,即使是善射的土耳其人,也迅速的用火枪代替了弓箭,这里面固然有火枪手易于训练,火枪更省力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火枪的杀伤力远远地超过了弓箭。弓箭的杀伤力,尤其是对于有铠甲的目标的杀伤力,是非常的令人怀疑的,我们看一些古代的记录中经常有猛将身中数十箭还能大呼酣战的,这多半是因为那些箭根本就“未能击穿敌人的装甲”。而且因为动能小,(即使是近距离的重箭,其动能也不过接近被后世赤兔国的条子吐槽为连狗都打不死的64小砸炮的动能而已)即使命中,只要没能命中要害部位,多半也不足以立刻让人死亡,甚至很多时候都不能立刻让人失去战斗力。所以在当时,有所谓“三箭不如一刀,三刀不如一枪(长枪刺杀的杀伤力高于刀砍)”的说法。但是火枪就不同了,在这个时代,还不存在能挡住火枪的一击,而又能让人穿上了能动弹的铠甲,哪怕是我大清的巴鲁图披挂着的双重重甲,在火枪的有效射程之内,也脆弱得像是一层纸一样。这与杀伤效果,基本上不亚于长矛,别说是人,就是战马,躯干部分挨上一下子,也是死定了。

    至于大炮,就更不必说了,虽然做不到某位忠臣说的那样“一炮糜烂数十里”,但是在较近的距离上,使用霰弹的大炮几乎就像是一把大扫帚,一次就可以把一大排人打翻在地。能充分发挥远程火力的棱堡,加上远程杀伤力空前强大的火枪和火炮,这就使得直接进攻一座棱堡,变成了一件极端困难的事情。而依据棱堡防御的一方,也屡屡创造出诸如马耳他保卫战这样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役。在这个时代即使是最有攻城经验的部队,面对棱堡,不过不愿意付出n比一这样的悬殊的伤亡代价,就也只有长期围困这样一个办法。历史上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时候,就是靠着长期围困才最后拿下热兰遮城的。

    刘香手里的力量,攻城的经验自然都不能和收复台湾时候的郑成功相比,所以他的强攻的结果就自然是损兵折将一无所得了。刘香仅仅迟疑了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在热兰遮城下就倒下了上百名海盗——这些都是刘香的嫡系和精锐。失去了这些人,即使刘香能逃过这一劫,他要想东山再起也会变得非常困难了。

    “大当家的,不能再让兄弟们冲了!死的太惨了!”一个海盗拉着刘香的袖子,涕泪横流的对刘香喊道。

    城下的惨状刘香自己也看到了,借着荷兰人投下的火把,以及天空中的月光,刘香能较为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下属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荷兰人的火力网里乱窜,然后不断地被打倒在地。那些荷兰人非常的阴险,他们的火炮用霰弹封锁住了棱堡的两个尖角之间的通道,将很多想要逃离火网的人打翻在地,那些人一时间却还不得便死,当在那里只是一个劲的惨呼,真是让人毛骨悚人。

    “撤,让兄弟们都撤下来吧。”刘香艰难的说道,他的声音磕磕绊绊的,就像是没有上油的老缝纫机。

    撤退的命令虽然下达了,但是真正从火网里逃出来的人并不多。沉重的打击让大部分的人都不知所措,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刘香发布下一条命令。

    刘香这个时候已经渐渐的清醒过来了。他知道如今的局面非常麻烦,他失去了了大量的嫡系精锐,这使得他在整个的团队中的地位变得不稳定起来了。如今大家还等着他拿主意,这只是因为一向以来的惯性,以及那些人现在都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而已。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能下的命令其实很有限,最多只能是指挥他们如何逃跑而已。如果自己还试图指挥他们去拼命,只怕自己手下的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海盗们立刻就能炸了锅。

    “兄弟们,这一次偷袭,本来就是死里求生的冒险。”刘香说,“既然没搞成,如今之计我们就只有尽快撤退了。大家赶紧商船准备出港,要是等天亮了,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刘大当家的,我们出了港往哪里去?”一个声音突然问道。

    刘香转过头一看,看见问话的是李国助。他看到李国助的那双一向混沌的眼睛正在闪闪发亮。刘香心里不由得一惊,只是这个问题却是绝对没法拒绝回答的,于是他就回答道:“先出港,然后往广东那边去,那边的岛屿那么多,找个落脚的地方还是找得到的。”

    听了刘香的回答,李国助只是在心里呵呵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刘香能完美的回答的。如果真的找得到立足之地,那刘香今晚还要冒风险袭击荷兰人干什么?南海那边的岛屿确实很多,吕宋那边没人的岛屿多得数都数不清,但是,大家冒险出海,为的是富贵,而不是到某个岛上去当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这个答案肯定不会让大家满意。

    不过李国助不需要再说什么了,他会这样想,所有的人都会这样想,大家都会觉得刘香大势已去,于是人心就散了,队伍自然就不好带了,他李国助要投降的时候,阻力就会更小了。

    刘香多多少少的也看出了李国助问这话不怀好意,但是现在并不是翻脸的时候,而且他还是误会了李国助,一位李国助是不自量力的觊觎他的位置了。

    “就凭你李国助,这个大当家的位置给你,你就能当得住?”刘香忍不住在心里这样想道。

    不过李国助不说,不代表其他人不说话,顿时人群中就有人嚷嚷道:“去南洋找个岛,然后在那里钓一辈子鱼抓一辈子海龟吗?”

    “谁!谁他妈的胡说!”刘香的一名亲信喊了起来。不过并没有人勇敢的站出来。

    刘香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说几句是不行了,于是他开口道:“众位兄弟,且听刘香一言。”

    看看众人都安静下来了,刘香就接着说:“刘某知道,今日之战败了,是刘某指挥不力。而且如今我们处境艰难,后面的日子也不好过。不过,世间之事,本来就多有起伏,要想富贵,哪有不冒风险,哪有一帆风顺的?今日我们虽然败了,但是古今英雄,吃过败仗的也不少。想当年刘皇叔,败得老婆孩子都被人家抓走了,最后还不是挺过来了。只要我们一条心,一时的困难总是能挺过去的呀。”

    刘香旁边的亲信们也纷纷说:“大当家的说得对。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一条心。”“大家都是喝过血酒的兄弟,自然不会不讲义气。”只是除了他们,响应的并不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