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五十四章,神木(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大家好,我是贝尔格里尔斯,是一个博物学家。我知道诸位都有过多次进入丛林的经验,只是以前大家进入丛林都不会太深,目的也仅仅只是和野蛮人战斗,以清除他们的威胁。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我们这一次要深入这篇一望无际的丛林,在里面穿行数百英里,生活几个月。而且我们的任务不是和野蛮人战斗,而是找到大自然赐予的珍宝,并且记录他们的位置,规划出可以将它们运出森林的道路,而要完成这些任务,我们就需要一些专业的知识和训练。而且,在任何时候,进入这样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森林都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广袤的森林就是一片绿色的地狱。森林中有各种各样的危险,除了野蛮人,还有各种各样致命的危险:突如其来的山洪,看似不起眼的蚊子,各种毒蛇、蜘蛛、蝎子,不清洁的饮水,有毒的果子,这些都足以让一个人在极短的时间内都掉性命。在那种地方,如果没有适当的求生技能,你甚至连一天都坚持不了。而我的任务,就是在这短短的一个礼拜,也就是七天的时间里,教会你们各种你们需要掌握的知识”

    从各个移民村庄里挑选出来的志愿者开始聚集在北港,接受出发前的各种培训,包括野外生存安营扎寨的技巧,包括辨认植物,包括绘制地图,嗯,这最后的一个要求仅仅是针对队伍中的少数人的。一位叫做贝尔格里尔斯的英格兰博物学家也作为教官之一参与了这个计划,并且将亲自和探险队一起进入森林,寻找桧木、台湾杉、以及橡树或者是类似的树木。郑家给他的条件相当优越,贝尔盘算了一下,如果能顺利完成这个任务,他的环游全球的计划所需的资金就差不了多少了,也许到明年,他就可以开始自己的环球旅行了。

    一个叫做林深河的通译站在一边,将贝尔的话翻译出来,转述给其他人听。不过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很多时候,他都需要停下来,然后和贝尔叽里咕噜的说上好一阵子,才能继续给大家讲解。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因为在贝尔的讲授中,时不时的会冒出很多的专有名词,而即使现在,专有名词的翻译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不过在这样的磕磕绊绊中,陈光还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比如说他已经能够通过树叶、花朵、枝干辨认那些常见的用于造船的木料,甚至也知道了大致上长成什么样子的树木有可能可以用来造船。他也知道如何在丛林中穿行的时候如何辨识方向,如何避免踩上毒蛇,以及如何找到可以吃的东西。如果早知道这些技能,那当年他在当流民的时候日子也许能更好过一点。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陈光就和其他的一些人一起走进了森林。

    瓦日比林正在追赶一头野猪,这头野猪已经挨了好几下子,伤得不轻。不过瓦日比林知道,受了伤的野猪反倒是越发的危险,所以反而不能追得太紧。不过那头野猪的伤口一直在流血,瓦日比林只用远远地跟着,那头野猪总有支撑不住要倒下去的时候,到时候再追上去就行了。

    那头野猪在前面跑,瓦日比林跟在后面,重重叠叠的树木藤蔓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已经看不到那头野猪了,不过那野猪跑不掉的,野猪留下了一滴一滴的血迹,而且它一路逃走的时候,在满是**的落叶的地面上也留下了大量的痕迹。从那头野猪留下的足迹来判断,瓦日比林认定这头野猪已经到了极限,也许已经倒在了不远的地方了。

    瓦日比林跟着那些痕迹又走了一段,果然像他预料的一样,他看到那头野猪倒在前面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面了。瓦日比林警惕的走过去,用手里的短矛试探的捅了捅那只野猪,那只野猪一动不动。瓦日比林又很用力的捅了一下,烧焦的硬木的矛头一直捅进了野猪的肚子里,野猪抽搐了一下,但是依旧没能爬起来。瓦日比林抽出短矛,解下绑在腰间的绳子打算把那头野猪绑起来,然后拖回去。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些声音,好像有一群人正从附近走过。

    瓦日比林立刻伏底了身子,朝着那边摸了过去,拨开前面的一些青藤,瓦日比林看到在那边的水潭边,有一群人和两头他没见过的大动物正在水潭边的空地上。在树林里,是很少有这样的空地的,高大的树冠遮蔽了天空,只有在水潭、河流旁边才能有一些空旷一点的地方。

    瓦日比林越发的警惕起来了,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些人并不是附近任何一个部落中的人,他数了数,这些人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他手上和脚上所有的指头,而且这些人全都是壮年的男子。这些人围在水潭边,有人正在生火,他们生火的方式和瓦日比林他们都不一样,他们手上拿着两个东西相互敲击了一下,就有火花冒了出来,不一会儿,一堆篝火就被点燃了。相形之下,瓦日比林要靠钻木取火点燃这样一堆篝火要花的时间可要多得多。

    瓦日比林还看到有人用一根带着绳子的棍子,从水潭里一条有一条的拉出了鱼来,这情形也让他看得眼睛发直。部落里也有人捕鱼,不过他们捕鱼的方式都是用短矛叉鱼,这很需要耐心和运气,效率上远远不如那些人的那种方法。

    瓦日比林还注意到,那些人当中有不少手里都有短矛,而且他们的矛尖都亮闪闪的,和瓦日比林用的那种用硬木烧焦做成的短矛完全不一样。这也让瓦日比林想起了部落里的一个从其他部落那里传来的传说。

    在传说里,说是他们从海上来的一些人那里用猎物皮毛什么的换得了一些非常锋利的矛尖,这些矛尖可以轻松的刺穿最肥硕的野猪,可以轻易的刺进哪怕是最坚韧的树木之中。据那个部落的人吹嘘,他们也曾得到过一些这样的矛尖,只是这些东西很容易坏,用了不过一年,就坏得没办法再用了。(铁制武器有锈蚀的问题,原住民不懂得如何保养,加上台湾又非常的潮湿,所以铁质物品的损耗特别快。)

    不过对于那些所谓的从海上来的人,瓦日比林知道的也就这些了。对面人这样多,而且手里还有这样的武器,瓦日比林也不敢有什么动作,甚至于都不敢返回去拖那头野猪,他害怕这些动作造成的响动会惊动了那些人,带来什么可怕的后果。

    贝尔又从水潭里拉起了一条鱼,显然这里的鱼并没有经历过垂钓者的锤炼,对于垂钓毫无警惕,这次被贝尔拉起来的是一条鲤鱼,一直以来贝尔对这些多刺的淡水鱼的兴趣都很有限,虽然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他甚至也生吃过这样的鱼,不过依照他的评价,这些鱼的味道“吃起来就像你把所有朋友的鼻屎聚集起来,把它们塞到一根香肠里,然后让你吃下去”。不过现在贝尔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看法,现在他的看法是:“有一些狗屎一样的厨子,把本来可以很好吃的东西硬是处理成了狗屎!”

    贝尔满意的把这条鱼丢进了旁边的一个小木桶里面,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水潭上游,流入水潭的小溪上飘来了一些新鲜的树叶。

    “这样的树叶不应该是自然掉落的。”多年的探险经历让他一下子警觉了起来。他立刻摸起原本使用来看鱼漂的单筒望远镜,认真的观察起了上游的小溪。

    “原本清澈的溪水已经开始变浑浊了,上游发生山洪了!”几乎一瞬间,贝尔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在山林中,沿着溪流前进是一种相对省力的方式,但是,这样做也存在危险。在大山中,气候变化无常,也许你这里艳阳高照,但是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却是大雨倾盆。倾盘的大雨会带来奔涌的山洪,洪水沿着山谷奔流,水流的流速非常快。这样的洪水哪怕不大,也能带来巨大的危险。依照贝尔的经验,哪怕洪水只到膝盖深,也没有几个人能在这样的洪水中保持站立,如果洪水到了大腿的深度,贝尔干脆不相信有任何人能不被冲走。

    在山洪的主洪峰到来前,会有一个小的洪峰,携带着一些小树叶什么的先到达,从溪水变浑浊到主洪峰到来时间很短,也许只有不过几十秒钟。

    贝尔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喊道:“山洪要来了!快到高处去!”然而,他的通译并不在旁边,而且虽然他已经注意到了贝尔的喊叫,但是他似乎还没有明白过来。

    “这个笨蛋!”贝尔在心里痛骂了一句,一边向着高处跑,一边又大吼了一声:“洪水要来了,快往高处跑!”

    这个时候,那个通译才反应过来,也跟着大喊了起来,于是大家都顺手抓起身边能拿到的东西,向着高处跑去,而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山谷中已经传来了洪水奔涌的轰鸣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