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七十六章,趁火打劫的“泰西海盗”(4)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不过龟田他们并没有得到一个打十个的机会,因为当海潮上涨,杰克船长带着他的伏波号打了一轮齐射,在那个寨子的寨墙上开出了几个大洞之后,还没等龟田拔出刀子带着他的人扑上去,就看见那寨子寨门打开来了,一群朝鲜兵从里面跑了出来,直接就朝着济州城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就跑了?还没打呢”不过龟田很快也反应过来了,如今攻坚战是没有了,但是追击战却还是有的。

    “都跟我追上去,把那些家伙都抓住!”龟田突然想到出发前上面的交代,说是要抓活的,活人可以干活,比死人好,于是又赶紧加上一句:“抓活的,不要乱杀!”同时从腰间把自己的刀鞘解了下来,将刀插了进去,这样,他的太刀就可以当棍子用了。

    其实追赶这帮子朝鲜人并不困难,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更准确的说,是因为蛋白质摄入量的原因,这些朝鲜军队的奔跑能力其实很一般。相反这半年里,郑家的那些家丁因为有了鲸肉吃,训练都上了强度,在体力耐力这些方面自然就有了优势。所以虽然穿着铠甲,龟田他们还是能轻松的追上那些朝鲜人。(龟田他们事实上也算是郑家的家丁。)

    龟田轻松的就追上了一个朝鲜士兵,他轻轻的挥动手里的连鞘太刀,劈在那人的后背上,那人顿时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龟田一脚踩住那人的背,将太刀挂回腰上,有奖那个朝鲜人的裤带扯了下来,将他的双手发到背后绑了起来,然后便将这人丢在一边,又去追赶下一个朝鲜人。

    码头距离济州城并不远,李州牧在城墙上就可以望得到这边的战斗,眼看着这些倭寇居然有这么多这么大的船,已经是脸色惨白了,等到看着那些倭寇的战船居然有几十门大炮,仅仅一轮炮击就把寨子打破了,更是吓得面无人色。如今看着那些倭寇挥舞着武器追着那些败兵直奔济州城而来,更是慌了手脚,只是大喊:“射箭、开炮,不要让倭寇冲进来了!”

    一些败兵也已经跑到了城墙下面,朝着城上大喊,要求他们开城门放他们进来躲避。

    “不能开城门!不能开城门!不要让倭寇趁机冲进来了!”李州牧大喊道。而在在一边的判官李大厦也跟着下令:“让他们自己在城下和倭寇决战,不能开城门!”

    龟田追着一个朝鲜人,一直追到济州城的城墙底下,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射来一箭,正射在龟田的前胸上,只是龟田穿着重甲,这一箭虽然射在铠甲上了,却并没能穿透,只是叮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八嘎!”龟田骂了一声,赶上去,一刀,或者更应该说是一棍,将那个朝鲜兵打晕了过去,就手拖着他向后面退去。他们并没有攻城的东西,呆在人家弓箭的射程内并不是个好主意。

    “砰、砰”城墙上还传来了火枪的声音,不过都没有打中,但是龟田知道,火枪可不是他身上的铠甲顶得住的,不过他觉得在这个距离上,火枪对他的威胁还很有限。

    “这么远,就是有一头鲸鱼在这里,他们也不一定打得中。”龟田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继续拖着那个晕过去的俘虏向后退。其他的“倭寇”也跟着退出了弓箭和火枪的射程。

    “菩萨保佑!倭寇退了。”城墙上,不少的朝鲜士兵都长长的出了口气。

    不过李州牧却并没有因此高兴,因为他知道,对面的倭寇绝对不止这么点人,从他们的那些船就看得出来。而如果倭寇人多一点,那济州城的某个弱点就实在是太明显了。这个弱点就是,它的城墙太长了。

    李朝建造的城池都有一个贪大的习惯,也不管城里有多少人,先把城墙的那一圈修得特别大,以济州城为例,在济州城的城墙里,不仅有民居,甚至还有可以供居民砍柴的树林,有可供居民耕作的田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万一被围城了,城里面的自持力倒是相当可观。然而,这样做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不要说光靠军队,就是把城里面所有的男女老少全摆到城墙上,漫长的城墙上依然会有很多地方是彻底的无人区域。而进攻者只要找到一处这样的地方,就能轻松的杀进城来。

    除此之外,同样是因为城墙太长,又带来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要保证城墙的质量,那整个城墙的造价就会高得可怕,而朝鲜从来就不是一个钱多得没处花的国家,又要把城墙搞得这么长,那么城墙的质量当然就很一般了。比如说济州城的城墙就基本上都是用当地的火山岩垒起来,这些石头基本上保持着天然的原貌,并没有被切割成整齐的条石,所以到处都是脚可以踩,手可以攀的地方,城墙的高度也只有不到四米,一个身手敏捷一点的人,比如南京的某个喜欢逃票的大妈之类的,轻松的就能翻过去,气都不会喘一下。

    另外,城墙的厚度也非常成问题,济州城的城墙上面,两人并行都很紧张,这样薄的城墙,就算遭遇到台风,都有被吹倒的可能,更不要说面对大炮的轰击了。不过城墙建起后,朝鲜人也利用每年农闲的季节陆陆续续的对这些城墙进行了加固,加固的方式就是在城里面这边堆上高度相当的土墙。如果朝鲜人能把这些土夯结实倒也不错。只是夯土是非常耗费人力的。这城墙又长的过分了些,所以靠着城里的那点人,用夯土是想也别想了。所以石墙后面的土墙基本上就是普通的土直接推起来的。时间一长,加上下点雨,在城墙靠里面的那些土墙就坍塌成了斜坡,进攻者只要翻上了城墙,从城内方向下去的时候,直接就可以跑下去,根本就不需要再去攻占什么下城墙的通道了。

    如果有大炮,龟田敢肯定,用不了一个上午,他们就能把这座城拿下来。只是济州岛上的码头虽然已经被攻占了,但是朝鲜人的码头上并没有可以吊装大炮这样的重玩意儿的机械,而且栈桥的强度也不能承载大炮。所以要将大炮从船上搬下来,还需要做一大堆的事情:安装自己带过来的起重滑轮组,加固栈桥,整个的这一套东西搞下来,没有个两三天的时间是想都不用想了。

    而且这个时代的节奏一向缓慢,两三天的时间也就算相当快了。而且整个的“泰西海盗”团伙有两条正规的夹板战舰,每条船都有三十门大炮,另有十五条临时改装的捕鲸船,每条船上也有八门火炮,再加上四十五条中式运输船所运载的两千多名士兵,这样的兵力,已经对济州岛上的朝鲜军队形成了压倒优势。三天的时间,朝鲜人也完全玩不出什么花样。至于说济州岛上的朝鲜人派人去向朝鲜朝廷求救,那更是笑话,一来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个时代的国家的反应速度普遍都很慢,就算没有别的事情干扰,等朝鲜朝廷做出反应,估计济州也早就该陷落了。二来朝鲜水军如今的实力很一般,(当年毛文龙和孙元化都向朝鲜借过船只,而且一借就是上百条,更要命的是,他们全都有借无还。所以朝鲜水师如今手里的船已经不多了。而且这些船的性能也完全不能和这帮子泰西海盗比。)三来,这也是最重要的,朝鲜如今正在被满清攻击,面临着亡国的危险,哪里还有力量顾及到海外的一个岛屿?

    “诸君,国内的情势大家也都知道了,虽然我们已经派人冒险出海向国内求救了,但是国内的救援怕是很难指望。如今看这些倭寇的架势,似乎也不是随便就会自己走的。诸君可有什么退敌的良策?”

    在官衙里,李州牧这样向下属的官员们说。

    “大人,倭寇势大,若是死守,迟早会被攻破。下官觉得最好能选敢死之士,趁夜间袭击那些倭寇的营垒,放火烧掉他们的物资,这样或许能迫使倭寇退走。”一个年轻人说。

    这人的话音刚落,便立刻有人反驳道:“大人,万万不可呀。倭寇悍勇,兵甲坚利,野地浪战,万万不可呀。今日一战,我们在城墙上都看到了,我军野战,实在难敌倭寇。况且倭寇远来,他们的营垒哪里能没有防备,我们去偷袭,怕是正中了人家的圈套,而且倭寇营垒都在海边,今日我们也都看到人家船上的大炮了,我们到海边和倭寇打,却不是白白的凑上去给人家用大炮轰吗?一炮下来,糜烂数里,这不是要白白折损了我们的敢战之兵吗!金全斗,我且问你,若是夜袭,需要多少人马?少于一百能成事吗?我们的兵力本来就不足,若是中了圈套,将这些敢战之兵就这样折损了,靠什么守住城池!大人,倭寇远来,利在速战。我军有城池可据,利在持久。安有舍己之长,而用己之短与敌之长相抗的道理?”

    “大人,崔先生所言有理呀,野地浪战,万万不可呀!”有人附和道。 ︽2︽2︽2阁︽2,

    “若是死守,等倭寇都上了岸,砍伐树木,建造云梯等器械,然后攻将过来,我们便挡得住吗?”那个金全斗显然不太服气。

    “砍伐树木,打造云梯,难道不需要时间?没有个七八天,肯定不行,有这时间,我们便能将岛上的义兵聚集起来,到那时,自然就能守住,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今晚夜袭,把敢战之兵都丢光了,明天这济州城就破了!”崔先生也疾言厉色的反驳道。

    “崔永哲,你这是畏敌如虎!”金全斗大骂道。

    “金全斗,你这是贪功冒进!”崔先生也骂道。

    “金全斗,这里岂是你口出狂言的地方!”

    “金全斗,你知道个屁,当年崔先生和倭寇打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更多的人也骂了起来。

    朝鲜人商议来商议去,最后得到的结果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那就是当年傅作义用来忽悠陈长捷的那句:“坚持守住,就有办法。”话说当年001打天津的那会儿,陈长捷想投降,问傅作义怎么办,结果傅作义给了陈长捷这么一个指示。后来陈长捷成了俘虏,进了秦城,叫他坚持守住的傅作义起义了,成了部长。只是不知道这些朝鲜人的结果会不会比陈长捷更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