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七十八章,趁火打劫的“泰西海盗”(6)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第二天一早,李州牧就接到报告,说那些倭寇有所异动。李州牧赶忙带着几个牙兵上了城墙。

    “大人您看?这些贼人可真是不少。莫不是要正式攻城了?”李判官已经在城墙上了,见了李州牧,赶忙上来行礼道。

    李州牧放眼望去,只见大约有四五百名倭寇,全都手持利刃,正在城门口列队,很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李州牧望了一下,道:“不像是要攻城,他们并没有带着什么攻城的器械。”

    正说话间,却见那队倭寇后面又开出来了一些贼寇。走在前头的是一群扛着火绳枪的红毛夷人,后面跟着一群手持利刃的倭寇。只是这些人也没有直扑城墙而是走到距离城墙不过一射之地便停了下来。之间这群人里走出来一个人,这人扯着喉咙就用标准的朝鲜语喊了起来:“里面的土著听着!大荷兰东印度公司经理杰克先生晓谕尔等,此处岛屿已经归属于我荷兰东印度公司治下。尔等土著当按兵束甲,降服于我大荷兰东印度公司,为我公司臣属,行纳粮服役之责任。这我公司亦必善待尔等。若狐疑不定,以区区螳臂,妄抗万钧之雷霆;则我公司一怒,天罚遂降,尔等皆为齑粉!尔等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犹能自保身家,我军亦当秋毫无犯,如此家人安乐,得享太平,岂不美哉?”

    “这人是谁?”李州牧沉着脸问道,他知道,这人的朝鲜话如此标准,多半是昨天被俘虏的那士兵中的一个。

    有个眼尖的认真看了看,道:“回禀大人,看起来像是守烽火台的官奴朴德欢。”

    “这人可有亲属在城中?”李判官恶狠狠的问道。

    “回禀大人,”那人双手抱拳,低下头道:“这人只有一个弟弟,是和他一起守烽火台的想来想来也是一起被倭寇抓去了吧。”

    “可恶!这个贱种!居然投了倭寇!”李判官恨恨的说。

    “这不是倭寇,看起来倒像是红毛夷。我听说红毛夷人在南边四处为祸,凶恶异常,不想居然跑到这里来了。”李州牧说。

    “大人,不管他是什么夷人,敢来犯我国土,定要叫他有来无回。”李判官的官阶要低一点,如今只上官面前自然要表现得更勇猛一点。

    “尔等土著!还不开城投降,更待何时!”城外面朴德欢喊叫得越发的起劲了。

    “这奸贼!”李州牧道,“李判官,久闻你神射,你看看在这里,可射得到他不?”

    朝鲜一向强调射箭的技能的练习,所以朝鲜的文官中,擅长射箭的倒也不少。李判官便是其中之一。

    李判官望了望正唾沫星子直飞的朴德欢,估计了一下距离,回答道:“大人,这个距离一般的弓箭怕是够不着。要用很轻的轻箭,或许能射中,只是轻箭不能抗风,只要稍微有点风,就会偏。而且杀伤力也不够。”

    “且不管这些,先射他一箭,灭灭他们的威风。”李州牧道。

    “如此,下官从命,大人还请让人和那奸贼对骂,下官再抽空射他一箭。”李判官道。

    “如此,有劳了。”李州牧也拱手道。

    于是城上的几个大嗓门的朝鲜兵也对着朴德欢大骂了起来,一时间骂声响成一片。李判官趁着这个机会,找了段还算没倒的女墙,,靠着它的遮蔽,悄悄地拉开了弓,然后一箭射出。

    要说李通判的箭术倒也不错,只是这一箭距离的确是远了点,所以只是从朴德欢的脑袋旁边嗖的一声飞了过去,并没有射中他。

    不过这一箭却也把朴德欢吓得不轻,他也顾不上再和城上对骂了,先是一屁股坐倒在地,接着也顾不得站起身,就四肢着地连滚带爬的往后就跑。城上顿时哄笑起来,站在后面一点的龟田见了,气得大骂道:“朝鲜马鹿,真是丢人!居然和这种人为伍。”如果不是怕乱了行列,龟田就想上去揍他一顿了。

    “这不知道我们留着这样的狗东西有什么用!”龟田小声骂道。

    “龟田君,什么狗都是有用的。”在他一边的黑藤规三说,“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狗到用时方恨少。’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朴德欢被射了回,李国助看了也只是笑笑,然后挥了挥手说:“按计划办吧。”

    于是李州牧就看到,对面的贼军一分为二,大概一百个左右的倭寇和二十来个红毛夷人依旧留在原地,其他的七八百人却都列着队伍,沿着城墙,朝着东边过去了。

    “他们要干什么?”李州牧一愣,不过他立刻就明白了这些泰西强盗的用意。

    “我们的城墙太矮,又容易攀爬,他们定是要绕到别处去攀爬进来。这些泰西人真以为靠这个就能攻下济州?”李州牧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便转过头对李判官道:“还要有劳大厦兄了。我给你四百兵士,你带着他们,在城墙上跟着他们,不要让他们爬进来了。”

    “下官谨受命。”李判官回答道,然后转过身,带着四百官兵就在城墙上跟着那些贼人向着东边去了。

    济州城的城墙大得夸张,两方一个在城墙上,一个在城墙下已经走了差不多快一个时辰了,城下那些贼军不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越走越快,如今更是一路小跑起来了,而李判官以及他带着的那四百官兵却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得到了相对充足的蛋白质补充的红毛强盗和倭寇们的体力明显要比朝鲜兵好太多。如今李判官手下的,已经有三十多人掉队了,剩下的这些人也一个个脸色惨白,有的人甚至都已经开始呕吐了起来,其他的人也都快要站不稳了,他们手里拿着的长枪如今已经不再是武器,而是拐棍了,如果不是靠着长枪撑着,只怕很多人都已经站不住了。

    如今李判官已经完全明白了那些强盗们的险恶用心,他们就是想要先用这样的方式拖垮自己,然后等自己没法跟上的时候,再轻松的爬上城墙,里应外合攻破城池。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李判官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士兵们疲惫不堪,已经跟不上那些贼人了。而那些贼人去还能健步如飞,好像一点都不累一样。李判官知道城下的贼人也一定在观察他们,一旦发现他们体力耗尽,那些贼人就会迅速攀上城墙,然后向着已经筋疲力尽的自己发起攻击。李判官看了看身边的那些士兵的样子,知道如果在这样的状态下和人家交战,估计会被人家像杀鸡一样的宰掉的。

    “还要不要继续跟着?”李判官想,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不能再跟着了,再跟着也不能阻止人家爬上城墙,而且还会导致在此后的战斗中吃大亏。

    “都停下来,不要追了。”李判官说,“抓紧时间休息一下,那些贼人马上就会杀过来的。”

    然而,李判官还是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处于体力不支状态的人一旦开始休息,在一段时间内反而会越发的感到疲惫。不过他对于那些贼人的推断倒是相当的正确,果然没过多久,他就看到那些红毛夷和倭寇从前面朝着他们冲过来了。

    “这些牲口,跑了这么远,还爬了城墙,居然还这么有力气,真是一群畜生呀!”

    一边这样想着,李判官一边努力的想要站起来,然而一动才发现,自己的腿脚居然比刚才还软。差点就栽倒在地上。他费力的举起自己的弓,搭上箭,用尽了力气将共拉满了,然后对准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手持长刀的倭寇射了过去,在这样的距离上,如果是平时,李判官绝没有射不中的道理,但是这一次,就在箭射出去的时候,他的手抖了一下,然后,这一箭就射飞了。

    “可惜!”这也几乎是李判官最后的一个想法了,紧接着,一柄太刀就直接刺进了他的胸口。在倒下去的时候,李判官看到自己的带着的其他士兵也都被那些倭寇和红毛夷人向砍瓜切菜一样的砍倒在地。接着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龟田挥舞着太刀,冲在最前面,他的对手们都没力气了,根本就没法做出什么有威胁的攻击,他一口气就砍翻了好几个,其中有一个朝他射了一箭的家伙好像还是个官员。

    “果然,用刀砍人还是比用棍子打人美得多。太刀带起的血珠,就像长野的樱花一样让人迷醉呀!”龟田甚至还有时间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而跟在他身边的黑藤规三则已经开始用临时学来的朝鲜话大喊:“丢下武器跪在地上免死!”

    几乎只用了一瞬间,四百多人的朝鲜军就彻底溃败了,四十多人被当场砍死,剩下的人因为逃跑的体力都没有了,几乎全都乖乖的投了降。而红毛夷人和那些倭寇一个人都没死,就连受伤的都没几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