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八十章,掠夺和贸易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郑森知道,无论是他父亲手下的那些人,还是最近招募来的那些泰西人,基本上都是海盗出身,要想让这些人打仗秋毫无犯,还真是不太可能。在这些人的意识里,打仗什么的不就是为了掠夺吗?事实上,这个观点郑森也是很赞成的,只不过,郑森觉得目前郑家军队搞掠夺的水平还太原始了。还停留在随便乱抢的粗放式状态,这种状态弊端多,效率低,郑森早就想要对此加以改革了,只不过如今郑森并没有直接控制的嫡系部队,所以郑森对此也只能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在李国助出发的时候,郑森还是和李国助做了一次长谈。在这次谈话中,郑森高屋建瓴的向李国助讲述了两个重要的理念:

    第一个理念是抢劫要专业化,集中化,公平化,不能抢了芝麻,丢了西瓜。所以在抢劫的时候,也必须严格的遵照计划,首先控制最有油水的地方,然后将这些油水集中看管好,再依照论功行赏的方式分发下去。这样就可以避免出现只想吃肉,不想啃骨头的问题,而且只要主官控制得力,也能有效控制这个派系之间的矛盾。

    第二个理念就是抢劫必须考虑到成本控制。依照郑森的分析,济州岛上的朝鲜人,除了个别的官僚和地主,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是穷光蛋,抢劫这些人,根本抢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反而会大大增加抢劫的成本,这个成本指的不仅仅是抢劫时遭到的抵抗,甚至也包括为它消耗的时间。

    “外面的院子里面可能有好几个蚂蚁窝,只要我们肯花时间,总能够把它们找出来,然后我们要灭了它们也几乎是毫无难度。而且绝对不会出现伤亡。但是我们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吗?不会,因为在这些蚂蚁窝上面消耗时间,我们几乎一无所得。而如果将这些时间拿去干别的有意义的事情,我们能得到的就多得多。所以,消耗的时间也是成本。从哪些那些朝鲜穷光蛋那里我们能抢到的东西很少,而一旦抢了他们,反而会造成大面积的反抗,得不偿失。所以适当的约束下属,不要随便抢那些穷光蛋,能为我们节约不少的成本。”

    当时郑森就是这样向李国助讲述如何处理济州岛上的朝鲜穷光蛋的。

    “但是,朝鲜的那些当官的会用这些穷光蛋和我们拼命,我们杀了他们的人,他们天然就会仇视我们,一样会反抗我们的。”李国助这样说道。

    “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做了。其实只要做得好,我们完全可以让那些朝鲜穷光蛋和朝鲜官员富人成为死仇。首先,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做任何事情最重要的第一个问题。在济州岛,谁的利益和我们的利益冲突最大呢?当然是当地的官员和地主富人,因为我们要抢劫他们嘛。既然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就要彻底的打死他们,绝不和他们妥协。另一方面,他们的财产中有些东西,对于我们其实无所谓,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是济州岛的地盘,以及济州岛上的牲畜,济州岛上的那些田地,说老实话,我们还真看不上眼。我们难道还要到那里去种庄稼不成?所以我们大可以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把那些官员和富人全都赶走,把他们的银子,马牛羊之类的牲口我们自己分了,一些不值钱的,我们看不上的破烂,还有田地什么的,我们就直接分给那些穷光蛋。”说到这里,郑森露出微笑道,“可是对于那些穷光蛋来说,呵呵,这就是他们的命了。他们自然清楚,只要我们走了,那些老爷们回来了,会有什么结果。到那个时候,你说他们会站在谁的一边?”

    其实这样做并不是郑森的创造,在后世的赤兔朝,开国太祖在处理某些民族地区的时候就采用了与此类似的手段,结果是得到了广大的下层百姓的支持,在红朝太祖的年月里,这些广大下层百姓成了支持国家统一,反对民族分裂的最为坚定的力量。那个时候,什么分裂势力都只能在外国乱跳,在国内,哪怕在本民族,甚至越是在本民族,越是找不到支持者。然而后来,赤兔国拨乱反正,将一些旧上层抬出来加以团结,结果反倒是

    李国助觉得郑森的想法似乎有一定的道理,至于到底行不行得通,他并没有把握,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地位就是个执行者而已,所以他打算老老实实的就按照郑森的设想来试试。

    因此,岛上的普通老百姓倒是惊奇的发现,那些倭寇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穷凶极恶,虽然不能说一起杀人什么的事情都没有,但是整体上来说,比起岛上的老百姓的预期,这些倭寇倒还真算得上“秋毫无犯”了。

    当然,那些有钱人就倒了霉,城里的一些大财主的家里都被抢了个精光,不过那些倭寇忙于抢东西,杀起人来的兴趣也不是很大,结果让不少的财主给跑了。

    “那些朝鲜财主的家财我们要抢干净,但是注意,那些财主,我们要让他们的一部分家人逃出去,他们家里的人如果死绝了,那些分了他们的田地的人就会觉得,将来朝鲜官府回来了,他们也不会再丢掉什么了,就不会真心依靠我们。”这也是李国助出发前,郑森给他讲的东西。

    又过了两天,这帮子倭寇居然派人满街的嚷嚷说,他们不是强盗,是“劫富济贫”的义士,如今他们打算要把从哪些“为富不仁”的家伙那里抢来的东西分给大家。甚至不仅仅是东西,就连宝贵的土地都可以分给大家。

    当然,郑家的组织度比起后来的某个组织是差远了,所以他们的打土豪分田地自然做不到后世的时候那样严密。不过靠着强迫,他们还是成功的将那些他们看不上的财物,比如桌子,椅子,箱子,以及大床什么的丢给了那些穷光蛋,就连地契都是如此。

    “这些东西到了他们的手里,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它当成是自己的了。谁愿意放弃到了嘴里的东西呢?你信不信,过几天我们去打大静县的时候,让他们帮忙拉大炮,他们保证不会反对。”李国助这样对被派来辅助他的洪旭说。

    “不过他们也不会主动帮我们。”洪旭说。

    “那当然,他们还不确定我们能在这里长时间待下去呢。我们先发出通告,要求他们每家出一个民夫,帮我们做事情,凡是民夫,每天给三餐,而且一天两钱银子,等我们打下大静县之后,每人再发五尺布。但是我们并不派人看着他们,你也知道,济州城这个样子,他们要逃出去其实很简单。如果他们真的反对我们,他们就会连夜逃走。我们的人少,也不可能把他们都控制起来。可我敢说,到时候不会真的有多少人逃走的。”

    两天之后,“红毛海寇”攻克大静县,五日之后,“红毛海寇”攻克旌义县。又两日后,朝鲜最后的抵抗力量被迫冒险渡海,退回了朝鲜半岛。海盗们完成了对整个济州岛的占领。

    崇祯十年正月,朝鲜江华岛,多尔衮正意气风发的站在一个小山上,望着下面被捆成一组组的朝鲜官员和贵妇人。这些人都是朝鲜的王妃、王子、以及重要大臣的妻子。满清向朝鲜发动进攻之后,朝鲜仁宗慌乱之下,想起了当年丁卯胡乱的时候,自己逃到江华岛避难的事情。而且江华岛上的设施也还不错,朝鲜王室在那里还有一套行宫。于是就将王妃、王子、以及重要大臣的妻子都送到江华岛上避难。

    但事实上,江华岛并不是一个真正适合避难的地方,丁卯胡乱的时候,后金还完全没有水军,而那个时候的朝鲜水师也比现在要强得多。所以虽然江华岛距离陆地最近的地方不过几百米,但是靠着绝对优势的水师,那个时候的后金的确拿躲在江华岛上的朝鲜王室没什么办法。

    然而这次不一样了,一方面朝鲜水师不断地被东江和莱登“借走”,已经被大大的削弱了。而另一方面,在登莱之乱之后,后金,或者应该叫做满清,已经得到了一支不小的水师力量(其中的一些船干脆就是朝鲜水师借出去的),此后东江镇崩溃的时候,原属于东江的一批水师也投靠了满清,再加上孔有德等人投降后,后金又获得了不少的大炮,所以如今距离陆地不过数百米的江华岛已经无法抵挡满清军队的进攻了。而且如今正是正月,再加上小冰河气候,天气严寒,江华岛和朝鲜大陆之间不过数百米的海面上很多地方都结了冰。其中一些地段已经完全可以通行。

    如此一来,江华岛自然再也无法抵抗满清的攻势。多尔衮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一举攻破了江华岛,俘获了在那里避难的那些朝鲜人。

    这时候多尔衮却看到一个白甲兵骑着一匹马从远处飞奔而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多尔衮想。

    这个白甲兵很快就跑近了,大家也都认出了这人,这人名叫呼鲁甘,是多尔衮额一个亲卫。

    “主子爷!有军情。”这人在距离多尔衮还有几十步的时候翻身下马,同时高声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