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九十章,护厂队(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缺乏骑兵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缺陷。如果没有高机动的骑兵,步兵在作战的时候就总要担心侧翼会受到敌人骑兵的袭击。而且即使获得了胜利,只要敌人骑兵存在,自己这边的步兵就无法解散阵型去追击敌人,而在保持阵型的情况下,谁都跑不了太快。而在实际上,打败仗的一方的最主要的损失都是在战败后溃逃的过程中,遭到对手的追杀而造成的,如果无法有效的追杀对方,仅仅靠正面的一击,能够给对方带来的损失总是相当的有限的。所以如今的护厂队如果和建胬交战,最多也就能获得击溃性的胜利,而很难给他们带来真正的,难以承受的损失。

    “骑兵的确是一个问题。”郑森说,“不过这事情迟早也是要解决的。”

    就在两人的交谈中,护厂队的队员们又完成了一次纵队变横队的攻击演练。

    “如果没有什么太多的干扰,他们的纵队进攻战术倒也像点样子了。不过到时候他们的对手说不定就是那些荷兰人或者西班牙人呢。他们的手里可是有火枪和大炮的。不知道在面对着火枪和火炮的射击的时候,他们还能这样执行战术不。”郑森说,“要不我们在操场上摆上大炮,用火绳枪替代掉一部分弓箭,火绳枪用特制的面粉子弹,这样只有声音不会伤人。大炮用实弹,控制射击方向,让炮弹从他们旁边飞过去就行了。时不时的这样演练一下,到时候和西班牙和荷兰人打才有把握。”

    “少将军,这样是不是太消耗火药了?”刘元智问道。

    “消耗些火药,总比真上了战场,没见过这样的架势,结果吃大亏来得强。”郑森说,“不过火药的确是个大问题。如今用火药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所谓用火药的地方太多倒也不是假话,自从鲸油开始赚钱之后,郑芝龙就下令大规模的扩展捕鲸的范围,不但那些专门制造的捕鲸船被用于捕鲸,就连那些暂时没什么事情的战舰也被派出去捕鲸,捕鲸炮也大量的在这些战舰上使用,结果之一就是火药的消耗大大的增加了。

    火药这东西的配制并不难,三种主要的原料中的木炭和硫磺也都不是问题。木炭有木头就行,无论是台湾还是福建,烧木炭的木材从来不是问题。至于硫磺,台湾的硫磺资源相当的丰富。但是最后一样硝石就相当的麻烦了。台湾也好,福建也好,都没有多少上好的天然硝石矿。郑森隐约记得,中国的硝石矿主要在新疆和四川一代。这些地方似乎都太远了一点,先将就不必说了,四川那边现在也不是很太平。所以目前,郑家的火药,很大程度上只能依赖进口,以及自己靠收集硝土的方式来获得了。所以如今在台湾,各个居民点的粪坑,一切的牲口棚子,不管是养鸡的养猪的养牛的都被登记在册,每年各个居民点都被勒令上缴一定数量的粗硝。不过台湾的很多居民点都是新建的,那里的粪坑什么的,产出硝土的数量还相当有限。而进口的话,在这个时代里,硝石是相当重要的战略资源,少量的进口倒也罢了,大量进口,能不能买到这么多不说,价格几乎是直线的上涨。

    再加上必须的储备,所以如今,郑家倒是真有一点火药荒了。

    “才有这么点使用火药的部队,火药居然就紧张了。将来如果真的有了十万大军,别说打仗,光是训练起来,这些火药也是不得了了。”郑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也许只能想办法从四川那边多买一些了。虽然硝石是官府严控的东西,但是以如今大明官府的德性,买到这东西应该不会太麻烦。而且好像四川眼下还没有大乱。”

    不过这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问题,而且即使能从四川那边买到,也未必是长远之计。

    “总之,这样的训练一定要有,当然火药用少一点,能有个响声就行。”最后,郑森也只好这么说。

    队列训练结束之后,刘元智又将护厂队的小伙子们叫到一起,因为在刚才的演练中整体表现不错,所以这些护厂队的小家伙们在晚餐的时候得到了一条鱼,只是其中有两个跑错了位置的家伙就没有这样幸运了,他们不但少了一条鱼,还被处罚围着操场跑十圈。同时被处罚的还有他们的小队长,他们也被要求陪着跑十圈。小队长有着更高的军饷,但是这个军饷绝对不是白白高出来的。

    接着是火枪的装填训练,当然,训练使用的是模型枪,这些枪的样子虽然和购入的燧发枪很像,但其实是不能用于打仗的。它们的枪管都是一些老旧的火绳枪上面拆下来的报废货,其他部分打的也是类似的样子货。用这些东西训练,可以避免新式的枪支的损坏。 ≠≠≠≠,

    在火枪的装填上,郑森也采用了后世常见的手段,也就是将火药分成一份份的用油纸包好,以便使用。采用这样的方式,一来可以大大的减少装弹时间,二来也能避免因为战时的慌乱,导致倒入的火药数量少了,导致射击出来的子弹的弹道性能发生改变,造成命中率的下降;或者是倒入的火药太多,导致发生炸膛的事故。这种做法在后世几乎是通行的做法,但在这时候,这种做法还没有流行起来。所以郑森估计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为他赢得至少15比1的射击速度优势。

    这个项目那些护厂队员们看起来倒是更加的纯熟,刘元智一声令下,他们就迅速的拉开模型的锁头,打开药池,同时从挂在腰间的一个小包里面掏出一个油纸包,用牙齿咬开一角,(为了加快速度,这是标准动作,敢于不用这个动作,而是别出心裁的要用手撕开什么的,都要打军棍。话说后来英国人统治印度之后,发生的印度大起义,就是因为英国人逼迫印度士兵用嘴巴咬涂着猪油或者牛油的油纸包起来的火药。而一部分印度人的信仰不允许他们吃牛油,另一部分人的信仰不能允许他们吃猪油。)然后将里面包着的木炭颗粒倒入药池,在一声哨响,他们就合上了药池,然后又是一声短促的哨响,所有人就都从另一个小包里摸出另一个油纸包,这个油纸包里面装的是弹头和发射药。接着又是一声哨响,他们就再次咬开油纸包,将火药倒进枪管,然后用通条将火药压实,然后再用通条将子弹连同油纸包一起装进枪口,用通条压结实,然后将通条复位,然后随着一声长哨声,所有的护厂队员们已经都完成了装填,并且摆好了射击的预备姿势。刘元智低下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怀表(这是给战术老师配备的高级东西),然后对郑森说;“花了三十二秒。”

    “战场上他们未见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射击准备。”郑森摇摇头说,“以后这样的训练必须加上一定的干扰,比如说,让一些人向他们投掷土块什么的。这样成本低廉,又能增加干扰。对了还有鼓声、鞭炮声什么的。”

    刘元智听了,便道:“少将军说的是。只是真要让他们成为精锐,最好还是要找个机会让他们去和人家打打才行。”

    “嗯,你说的是。”郑森突然道,“我倒是有件事可以让他们去见见血,不过,还是先让他们再学几个月,然后再说。”

    郑森所谓的见见血的事情其实和鲸油的销售有关。如今鲸油已经是郑家的财富来源之一了。如今鲸油在江苏、浙江一带卖得不错,这样一来,自然也就免不了有人要眼红。郑森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最近在苏北和山东一带,郑家的生意就受到了一些干扰。半个月前,郑家的一批鲸油在苏北靠近山东的地面上被一群“山贼”抢了,(这真是,抢劫的抢到海盗祖宗头上来了),还死了好几十个伙计。如今郑彩正在调查这事情,不过没什么大的进展。虽然苏北到山东这一代已经不算太太平了,但是郑家的商队也不是完全没有防备的,普通的山贼什么的还真动不了郑家的商队,更不要说,一口气杀死数十人了。郑家的那些伙计可都是见过世面,有些甚至上过战场的。从侥幸逃出来的伙计说出来的经过来看,袭击他们的山贼绝对是正儿八经的军队从侥幸逃出来的伙计说出来的经过来看,袭击他们的山贼绝对是正儿八经的军队。

    所以,郑家将怀疑的目光瞄准了总兵刘泽清。刘泽清这个人打仗不怎么样,但是劫掠地方的水平一向很高。什么纵兵抢劫,什么装扮成山贼抢劫客商,这种事情,刘泽清干的不要太多。当然这人最后也没什么好下场,他后来带着多年劫掠来的金银投降了满清,然后,我大清看到他的钱这么多,就起了心思,然后就找了个理由,说他想要反清复明,然后就把他全家杀了个精光,而他抢来的那些银子也就都入了我大清的国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