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一百一十三章,军团炮(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就像预计的一样,在百分之五十装药的情况下,所有的三门样炮都毫无问题。于是一群炮手们又上去清膛,准备百分之八十装药的试验。

    这个时候,兰度的脸色开始严峻了起来。

    “兰度先生,你有些担心了吗?”郑森道。

    “是呀,我有些担心那门最轻的六磅炮了。”兰度承认说,“虽然依照我的估计,这门炮应该可以承受住百分之百的装药,但是毕竟炮管薄了这么多,要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如果它能安全的使用百分之八十的装药,那其实它就已经很有实用价值了,不是吗?”郑森笑了笑说,“我记得伟大的古斯塔夫二世陛下的三磅军团炮也是减装药的,而且那还只是三磅炮而已。”

    “如果它能顶住百分之百的装药,那么长时间使用百分之八十装药就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兰度皱着眉头说,“不过我还是不建议使用减装药的火炮,因为即使是四分之三厚度炮管的那门炮,勉强也能用两匹马拉动,而这门炮虽然轻了不少,可是要拉着跑,同样还是需要两匹马。”

    这个说法倒也有些道理。郑森听了也点了点头。

    三门炮都顺利的通过了百分之八十装药的实验,很快就轮到百分之百装药的测试了。三门炮都打了一轮,没有发生炸膛。

    “兰度先生,看来我们的炮很成功呀。”郑森很高兴的笑道。

    “不,我不觉得。少将军,你们有看出来那们最轻的炮已经有一点变形了吗?”兰度皱着眉毛说。

    “有吗?”郑森一边说,一边走近了那门炮,认认真真的打量了那门大炮一番,然后又从炮口向炮管里面看了看,里面也没有看到什么裂纹呀什么的。

    “我什么都没看到呀。”郑森说。

    “这里鼓起来了一点。”兰度用手杖敲击着炮管上的一处地方,“少将军,您不用使劲往这里看,我干这个好几十年了,这个变形的幅度很小,您用眼睛看不出来的。但是我不一样,我能看得出来。如今这个地方已经成为了一个弱点。一次百分之百的装药不足以摧毁它。但是每一次发射都会让这个弱点扩大。我敢肯定最多再有两次全装药发射,发生的形变就足以让少将军您看到了,五次全装药发射试验之内,这门炮就要报废。”

    “是这样呀。”郑森点了点头说,“那么这个形变现在能用卡尺量出来吗?”

    “不,不,做不到的。”兰度很得意的说,“形变很小的,卡尺可测量不出这样小的形变,这只能靠专业的眼睛。”

    郑森笑了笑,在心里想:“更高精度的测量工具,比如游标卡尺什么的。”

    郑森上辈子并不是工科出身的,但是游标卡尺也算是见过,玩过。基本的原理还是知道的,他觉得他画个示意图出来倒不是很难,只是真的要做出来,却未必容易,可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行。比如说要保证测量的精度,卡尺的材料就必须有足够的硬度,不会随便发生形变。而且最好受热胀冷缩的影响也要尽可能的小。但这些要求都会增加加工的难度。在现在的条件下,这东西只能靠最好的工匠,手工打磨出来。估计成本会非常高。不过郑森觉得,为此哪怕花上上千两银子也是值得的。因为在将来这东西实在是太有用了。

    果然就像兰度预料的那样,最轻的那门炮在进行了两次全装药的发射后,炮膛鼓起的程度就连郑森也能看出来了。

    “下面直接进行百分之一百二十强度的装药试验吧。那门炮就不用再测试了。”郑森指着那门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形的火炮说,“看来那门炮是不行了。”

    剩下的两门炮到都还争气,都顶过了百分之一百二十装药的射击实验。两轮百分之一百二十强装药的试射之后,两门炮都没有明显变化。

    “真不错,兰度先生!”郑森笑道。

    “是呀,少将军,您的设计非常成功,非常成功。我现在非常期待您说的整体锻造,然后用钻孔的方式掏出炮膛的设计能够实现的时候。不知道用上那些东西之后,大炮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也许到时候,陆军拖着12磅炮作战都不再是一个梦想了呢。”

    “进行百分之一百五十装药的破坏性实验吧。只要那门炮没有立刻炸膛,就应该能用吧。”郑森道。

    “一般来说的确如此。”兰度回答说。

    “那么,老师,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一开始就用百分之一百五十的装药来测试呢,这样不是一次就解决问题了吗?”一个学徒用磕磕盼盼的拉丁文问道。

    “啊,汤姆呀,因为这样就不知道这种炮的极限了。你想如果百分之一百五十,全都炸了。你怎么知道他们在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时候能不能可靠使用呢?”兰度回答说说。

    “而且任何一次实验,都是一次宝贵的数据积累,有了这些积累,将来我们就能少走弯路。”郑森也补充道。

    最后的这次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实验也很不错,炮管厚度减少了三分之一的那门炮虽然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形,但是至少没有立刻爆掉,而另一门炮管更厚的大炮干脆就没有出现任何看得到的形变。

    “很不错。嗯,兰度先生,我想您现在可以拿到你的奖金了。”郑森说。

    然而郑森并没能高兴多久,因为很快从济州岛那边传来了一个坏消息:满清不再购入福寿膏了,甚至于,他们还开始在八旗和包衣当中大规模的搜查福寿膏,所有的福寿膏都被收缴了起来。除此之外黄台吉还鞭打了吸食福寿膏上瘾了的多铎和豪格,下令将所有的烟枪都收缴起来,堆在沈阳的城门口,一把火上了个精光。(后来满清的历史上将这个叫做“沈阳销烟”。)黄台吉下旨,称吸食福寿膏为吸妖,下令:“若复有无医官处方而吸食福寿膏者,斩之;若有于医馆外吸食福寿膏者,斩之;若有私自携带、收藏福寿膏过一两者,鞭四十,过八两者,斩之。”

    于是福寿膏贩子尤瑞就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新的指令。

    “尤瑞老兄,你如今跑过来,可不太能讨好呀。如今正在禁你的福寿膏呢。”安巴说,“前几天,大汗还因为主子爷吸福寿膏的事情狠狠地抽了他一顿鞭子呢。就连我也跟着挨了一顿打。”

    “安巴,你知道,这可不怪我是不是。我早就和你们讲过了,是药三分毒,是药三分毒。可是你们谁听我的。而且,我现在也没有福寿膏可以卖给你们了,你们前面买得太多,把存货都卖光了。如今市面上的福寿膏的价格比我卖给你们的高了不少,你们要是愿意原价退给我,我一转手还能赚得更多呢。”尤瑞嘟囔着说。

    “大汗把所有的福寿膏都收起来了,只是把烟枪都烧了,毕竟这药有些时候还真是能救命的。”安巴说,“尤瑞兄弟,你这次来是来做什么买卖的?”

    “大炮呀!当然是大炮了。怎么,你们现在连大炮都不要了不成?”尤瑞道。 ccc阁c

    “那怎么可能呢?”安巴说,“命可以不要,但是大炮绝对是不能不要的。你的船上带了大炮过来?”

    “是呀,二十四磅攻城炮,船上有两门,每门一万两千两银子。要是你们出不了银子,嗯,货物也可以,对了,你们现在不是不要福寿膏了吗?用福寿膏付钱也行,就按照我卖给你们的价钱算。”尤瑞说。

    “哎,我说老哥哥,你这可就不地道了。上次说好了是七千两一门的,而且说好了有十门的。如今怎么才两门,而且还要了这个价?”安巴一下子站了起来。

    “安巴兄弟,别着急,别着急,坐下来说话。”尤瑞说,“老哥哥我也不想这样呀。可是如今海路不好走!走海路要过福建,明国的水师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什么风声,查的很严。我估计是那些狗日的荷兰人放出的风。我这两门大炮带过来可是花了大力气的。你要不信,什么时候我带你到船上看看你就知道了。光是给郑家的人付买路钱加上行贿就花了我三千多两银子。而且查的严,船上就藏不了多少大炮,一次也就能偷偷带两门过来。每一次来去都要准备船只,都要花钱买路,一旦被查都要花钱贿赂。这一来二去的,你说我的成本是不是翻着翻儿的往上升。我不能做亏本买卖不是?”

    “真的这样不成?”显然安巴有点不信。

    “要不只要,这次的两门炮,你们全用福寿膏给我付账,我就还算你们七千一门。就算我亏一点,谁让我们有交情呢?至于以后,你要不信,我可以带着你们的人坐我的船走一趟马尼拉。你们看看这一路上是怎么回事。要不还有个办法,你们自己弄条船,我帮你们雇一个领路的,然后你们自己开船到淡马锡附近,找个隐蔽的地方,我把东西卖给你们,然后你们自己运回去。那我给你们五千两一门的价格,怎么样?”

    “五千一门?”安巴睁大了眼睛,“老哥哥,和着你这大炮光运费每门就要七千两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