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一百三十一章,福临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崇祯十一年三月,郑森得到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消息:黄台吉正式册立了太子,并且再次宣布大赦。而这位太子则是他刚刚出生不久的被命名为爱新觉罗福临第八子。

    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郑森很是烦了一阵子迷糊,虽然在历史上福临确实是当上了满清的皇帝。但是好像黄台吉生前并没有册封他做太子的事情呀。甚至于在黄台吉死后,福临能够当上皇帝,完全是两黄旗和两白旗之间的矛盾妥协的产物。

    郑森上辈子看过的清宫戏太少,尤其对于什么大玉儿、小玉儿、黄台吉、多尔衮之类的三角四角n个角的故事毫无兴趣,所以对于满清的那些阿哥呀什么的的排行自然不太熟悉,他勉强的算是知道后来在清宫戏当中最繁忙的那位雍正是老四,至于后来的那位顺治皇帝的排行,他还真不清楚。否则他就真要大吃一惊了——因为那个做了顺治皇帝的爱新觉罗福临是黄台吉的第九个儿子,而且是在三月十五日才出生的,而郑森是在三月十六日得到这个消息的,考虑到消息传播的速度,黄台吉的这个决定也许是在二月份甚至是更早的时候做出的。

    所以,如果穿越过来的是个满脑子大玉儿小玉儿之类的玩意儿家伙,也许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就能明白:此福临不是彼福临了。但是郑森却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一开始,他对于这个消息虽然觉得吃惊,但却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五月份,有更多的更为详细的新消息从尤瑞那边传来之后。

    尤瑞是在这一年的二月再次到达满清的控制区的,而且这一次他并不是乘船直接从金州登陆的,而是从鸭绿江那边的陆路过来了,因为在此之前,金州的海上航线,已经完全被郑芝虎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联合舰队切断了。

    崇祯十一年元月,刚刚到任的登莱水营总兵郑芝虎率领船队,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配合下,对满清的海岸线进行了相当严密的封锁,击沉,俘获了不少的满清船只。而满清方面则采用了退守保船的方针,他们的水面力量全面收缩回自己的港口,基本不出航。因为“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此前对满清的作战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劳,所以,为了奖励他们的义举,朝廷允许他们在静海建立商馆,和我大明进行贸易。

    于是郑芝虎向朝廷请战,要求帅军袭击金州,以便彻底消灭满清的海上力量。

    不过这个请求却被朝廷搁置了,当然,朝廷并没有直接说不能这样做,但是他们要求的各种后勤支持却都被否决了。理由是朝廷暂时拿不出这些钱。当然在事实上,没钱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更大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在这一年里,朝廷需要集中力量进行对“流寇”的决战。因此需要避免两面作战的局面。所以崇祯和兵部尚书杨嗣昌都觉得,在这个时候,不能太过刺激建胬。虽然因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建胬拥有更先进的大炮,所以严密的海上封锁是必须的,但是直接攻击建胬控制的海港,崇祯和杨嗣昌却都担心这样做会引发建胬的再次入寇,所以自然并不支持这样做。只不过,这话却不能明说,因此,便只能用卡后勤的方式来阻止了。

    虽然攻击金州的计划没能执行,但是对满清的海上封锁却还是要认真执行的。所以如今任何船只想要进入满清控制的港口,都变成了不可能,而此前曾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自由航行”乃是天赋权利的“荷兰人”也变成了执行封锁任务最为积极的力量(借这个机会训练水手)。所以尤瑞自然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直接前往金州,而是先找机会到了朝鲜那边,然后再进入满清的控制区。

    不过这一次尤瑞到了满清控制区之后的待遇可就大大的不了,刚一露面就被关押了起来,接着就被审讯。不过他很快就被放了出来。表面上的理由是因为黄台吉册立了太子,大赦天下。但尤瑞出来后,立刻就得到了满清高层的召见,看见大赦什么的不过是正好放他出来的一个借口而已。

    对此尤瑞自己也早就有所预料。满清在此前自行购买大炮的买卖中吃了亏,怀疑自己当然是正常的。但是尤瑞敢肯定,满清其实也拿不准这事情到底是因为自己卖了满清,还是因为他们自己不走运。因为此前自行运输大炮的计划虽然确实是尤瑞提出的,但是在所有反对这个计划的人当中,尤瑞的态度是最为坚决的。当时尤瑞的态度在满清看来,主要是因为他希望靠垄断运输来赚更多的钱。不过现在看来,尤瑞的反对态度倒显得很有些良心。再说,尤瑞如今出现在大清的地盘上,这就说明他并不是有意要坑大清。

    当然尤瑞能这样顺利的出来,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有贵人搭救。

    据安巴告诉尤瑞的小道消息,他能在监牢里没吃什么苦,还能迅速出来,是因为:

    “前些日子,太子爷生了场大病,咳嗽得很厉害,一吃东西就吐,整夜整夜的都没法睡,一下子就瘦下去了,好多医生都担心这个孩子保不住了。”

    “咳嗽?那为啥不用福寿膏呢?”尤瑞问道。

    “可不是吗?”安巴说,“大伙儿都这样想,可是那些太医们都知道,你这药是种虎狼药,这毒性可是不小。乱吃吃死人都不为奇。谁也不敢保证说太子爷这点小,这身子骨顶不顶得住这虎狼药。万一,万一下了一剂药,然后太子爷就那追究其责任来,谁承担得起呢?所以,那些太医没有一个敢开这个药给太子爷的。至于皇上和宸妃娘娘又不是医生,自然也不敢乱给太子爷吃这个不是?到后来,听说直到太子爷都已经不行了,皇上急了,问起那些太医,是不是一定不能用福寿膏,其他的办法治不治得好太子爷。结果那些太医们都不敢回答。你想,咱们皇上是多英明的人,一看太医们这个样子,顿时就都明白了。就让人把那些太医痛打了一顿,然后就给太子爷用了一点福寿膏,然后,太子爷就不咳嗽了,也能睡觉吃东西了,然后太医们又用了些药,然后,太子爷看着看着就好起来了,慢慢的就胖了,就全好了。所以皇上还感叹说:‘太医只能用来治小病,保着不得大病,但要是真的得了大病,靠太医治疗,多半是不靠谱的,因为他们一点风险都不敢冒,一点厉害点的药都不敢用,这样四平八稳的怎么能治得好大病呢?’。皇上还说:‘有些人才,就像这福寿膏若是不知药性的乱用,那随随便便的就能毒害一大帮子人,但是要是用对了,就能救命。做人主的,要是像那些太医那样,最多也就能当个守成之君,要成为开创之君,用不好这样的人才是不行的。’当时宸妃娘娘就问,哪些人是这样的就像是福寿膏一样的人才。结果皇上第一个就想到了你于是你就出来了。”

    于是尤瑞就再次成为了满清上层的座上客。至于他的买卖,至少暂时是没法做了。在豪格问他,有没有办法把其他的一些重要物资,比如生铁,比如铜什么的贩运进来的时候,尤瑞是这样老老实实的回答的:

    “王爷,这事情可没法做。我听说上次你们的那条船被拦截了之后——我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搞的,原本我就和你们说过了,被抓到了,宁可把船炸掉,也绝不能让明国的人知道船上运的是大炮。你们可好,直接被人家把大炮都抓到了。如今明国人立刻就和荷兰人妥协了,我听说明国同意了和荷兰人做买卖,让荷兰人和福建郑家一起封锁这边的海面。这两家在海上的本事都不是贵国的那些水军能比的,就算是我的船,在如今的境况下走这条线,十次估计也要栽九次。要是这样,为了不赔本,我能给的价格就绝对是天价了。我想你们拿出这样的价格直接去找明国的边军,让他们卖给你们这些东西都没问题了。所以,短时间内,我估计,我们是做不成什么买卖了。”

    “尤瑞,我知道你这家伙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如果我们暂时没有生意可做,你冒险跑过来干什么?”豪格问道。

    “短时间的确没什么生意可做,但是从长远看,却不是这样。”尤瑞回答说,“长时间的保持高强度的封锁巡航是一件很花钱的事情。而明国和荷兰人需要封锁的区域又非常大,不但包括贵国,还包括有着更长的海岸线的朝鲜。这样的封锁是很难长时间维系的。当那个时候,我们就能重新做买卖了。我不能因为一时的困难,就断了长远的买卖。”尤瑞微笑着这样解释说。

    而在五月份,接到了尤瑞的详细的报告后,郑森才知道,原来这个福临,和他记忆中的那个福临并不是一个人。他是(小玉儿)海兰珠在原本历史上才半岁就死了的,到死都没来得及取名字的那个孩子,而不是后来的孝庄的那个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