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一百三十七章,试探性攻击(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三寸炮的轰鸣声远远不像更大的那些火炮的声音那样低沉,声音清脆不少,倒有点更像是大号的火枪。随着清脆的炮声,四门三寸炮喷出了数以百计的小铁珠。这些小铁珠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越过了前面正在低着头拔木桩的人群,然后就像一阵密雨一样噼噼啪啪的打在那些满清士兵的队伍中。

    那些满清士兵原本的任务是在那些炮灰们拔掉了正面的那些木桩,推开了拒马,并且被消耗光了之后,再投入战斗的。所以他们是带着披甲的。只是铠甲长时间的穿在身上却是非常疲劳的。因为估计冲阵的时间还早,所以不少人的重甲并没有穿在身上,而是放在马上。不过就算是穿在身上,满清的重甲也是挡不住三寸炮发射的霰弹的。那些霰打进满清士兵的队列里,就像是冰雹打进了麦田里,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那些满清士兵顿时倒下了一片。

    托儿汉也在其中,一颗霰弹击中了他的肩部,将他打翻在地,几乎是同时,另一颗霰弹打中了他的右臂,将这只胳膊直接打成了两段。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不但让后面的满清督战队一时间陷入了混乱,也让前面的那些炮灰乱成了一团。就在这个时候,从对面壕沟里突然冒出来几个人,一起大喊着:“快,快进壕沟里来!沿着壕沟跑!”

    原本陷入到了混乱中的人群顿时有了方向,开始向着眼前不远处的壕沟跑去。在壕沟和他们之间还有一道木制拒马,不过这拒马并不高,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翻越它并不困难。不过这毕竟会导致速度的减慢和拥堵。一时间,这些人就被拒马挡住了。

    这时候,那些满清督战队也已经从刚才的一轮打击中反应过来了,他们爬起来,看到那些老百姓正在一个接一个的翻过拒马,跳进壕沟,立刻明白了过来,于是不等人发出命令,就有人开始向着那些平民射箭,更有人拔出刀冲向那些平民。同时,位置更远一些的清军也开始向着郑军的防线移动。

    这个时候,郑军的三寸炮又一次开火了。又有一群清兵被打翻在地。

    巴彦混在难民中,向着壕沟跑去。在他身边还有几个身份和他差不多的人。在他们的怀里都藏着尖刀,他们的任务是混进去制造混乱,协助满清主力攻克这个据点。据说这个据点是一个贸易站,说不定其中就有很多的稀罕货物。

    一转眼壕沟就在眼前了,巴彦一下子跳了进去,其他的几个人也跟着跳了进来。

    壕沟不宽,也不算深,但是却刚好比人深一点。巴彦跳进去之后才发现,要再从这里爬出去,倒似乎是要花一点时间。

    人群在壕沟里沿着壕沟移动,壕沟有很多的分叉,不过这些分叉都被人用挡板挡住了,留给这些人的也只有一条向前跑的路而已。巴彦发现随着他们沿着壕沟走的越远,他们两边的壕沟壁就越来越高。或者说,壕沟正在不断变深,从一人多深,渐渐地变成了差不多两人深。

    这时候,巴彦眼前突然开阔了。眼前是一个类似瓮城的大院子,四面都是高墙,墙头上还有箭塔,显然所有的难民都会先被关到这里,等以后再慢慢处理。巴彦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再不发难,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于是他瞟了旁边的人,然后一把从怀里掏出尖刀大喝一声

    这时候,清军的大部队已经开始向着郑军的阵地前进了。走在前面的是推着盾车的包衣。

    盾车是清军作战时候常用的武器,它就是一种手推车,手推车上竖立着两寸厚的木板,然后再包上一层铁皮,再包上一层牛皮,再在外面搭上一层浇了水的棉被。包衣们推着这种盾车前进,八旗兵跟在后面,一辆盾车一般可以掩护二十名左右的士兵。

    这些盾车上的盾牌相当的厚实,一般火枪射出的弹丸,强弩射出的弩箭,甚至是火炮射出的霰弹都无法击穿这种东西。当然,火炮射出的实心炮弹,可以轻松的击穿这东西,但是我大明的操炮技术就是个笑话,在使用实心炮弹的时候,他们要准确的击中盾车这样的移动目标,基本上就全靠运气。

    在盾车的掩护下,满清军队可以一直逼近到足以使用满清的重箭发起攻击的位置。这个时代的八旗兵往往习惯使用重箭射击目标。和明朝军队习惯使用的轻箭不同,重箭的有效射程相当有限,往往只有十几二十步而已。但是重箭的杀伤力却是射程远得多的轻箭所不能比的。加上八旗兵射术精湛,在这样的距离上往往能准确的攻击诸如门面等致命的位置。所以这样的射击往往更容易导致明军军阵的动摇。而明军军阵一旦动摇,出现混乱,八旗兵就立刻发起冲锋,然后结果往往就是明军全面溃败。在此前的多次战斗,比如大凌河打援的战斗中,满清都是靠着这种手段获得胜利的。

    王知县如今和郭怀一一起在海边的城寨上眺望前面的战斗,看到满清军队推着盾车逼近,王知县的脸都白了。

    “郭将军,儿郎们挡得住吧?”虽然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好几次了,但是这会儿他又问出来了。

    郭怀一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很有些看不起这个胆小鬼,但是他还是回答说:“大人不用担心,建胬丑类,何堪一击?大人只管看儿郎们如何破贼便是了。”

    这时候清军的盾车已经进入了靠前布置的三磅炮的射程了(其实也早就进入了六磅炮的射程,只是为了不让清军知道六磅炮的射程,护厂队的这些六磅炮被严禁在最大射程上开火。)依照事先测量划出的区域,护厂队的三磅炮开始了射击。

    这次射击使用的是实心炮弹,相比霰弹,实心炮弹的打击面要小得多,命中难度自然也就要大不少。但是单个的球形炮弹存速能力更好,能量更集中,自然射程更远,击中之后的破坏力也更大。

    一般的明朝军队,因为缺乏正确的指导和训练,在对远距离目标进行炮击的时候,命中率相当感人,基本也就听个响声而已。所以我大明的炮兵在作战的时候,基本上是以使用霰弹为主的。

    但是护厂队的炮兵却完全不同,他们在使用实心炮弹进行远距离攻击的时候,水平已经不在欧洲炮兵之下了。他们的射击要精准得多,远不是我大明其他军队能比的。

    从三磅炮中射出的三磅重的铁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一头撞在一辆盾车上,满清的盾车上的两寸厚的木板根本就挡不住这样的一击,在三磅炮的炮弹面前,它们就像是一张纸一样被轻松的捅穿了,炮弹穿过盾车,顿时将躲在后面的好几个清兵打成了碎片。

    格博科也算是一名老战士了,这一次他带着自己的弟弟吉勒占也跟在一辆盾车后面。吉勒占是第一次上战场,很有点紧张,所以做哥哥的一直都在宽慰他。

    “其实明军就是一群两脚羊而已,看着羊角大大的,好像很厉害,但是其实呢,除了跑,啥都不会。就是一个十多岁的小毛孩子,拿把刀子,都可以一口气宰他十个八个的。”

    这时候,从明军那边传来了炮声。

    听到炮声,吉勒占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格博科忍不住一笑,正打算跟弟弟说“明军的大炮也就是听个响声而已,根本就没什么用”。却突然看到,旁边的一辆盾车轰的一声变成了碎片,那些大大小小的碎片直飞过来,其中一根木刺直刺过来,一下子扎进了格博科的左胳膊,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格博科龇了一下牙,然后又对吓得脸都白了的弟弟笑道:“狗日的今天运气不错,居然就让”

    话还没说完,远处就再次传来一片炮声。吉勒占就觉得有个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脑袋上,一下子就把他打翻在地。紧接着又有一个什么东西压在了他的背上。同时一股温热的液体浇了他一身。

    吉勒占过了好一阵子才换过了一口气,他很勉强的推开了压在自己背上的那团东西,坐起身来,茫然的向四面张望。

    他前面的那辆盾车已经变成了碎片,其中的一块很大的碎片正插在一个推车的包衣的脑门子上面。那个包衣倒在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但是一动也不动显然已经死了。

    在他的周围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的尸体,还有更多的人正推着盾车从他的身边冲过去,他们的速度明显比刚才更快。

    “哥哥呢?哥哥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吉勒占才算是稍微清醒了一点,开始东张西望的找起了哥哥。很快,他就如愿的找到了格博科——虽然只是半个。格博科的上半截身子就躺在他的身边,那就是刚才压在他背上的那团东西。显然,刚才那颗炮弹在击穿了盾车之后,又击中了格博科,然后轻松的将他撕成了两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