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一百四十章,赴死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虽然从京畿直到山东,各个地方都被满清军队搅得一塌糊涂,但是地方上的消息倒还是勉强可以传递,所以到了十月底的时候,济南失陷,登莱失陷,以及郭怀一的捷报先后送到了京师。当然跟着这些消息一起传来的,还有其他更多的坏消息。

    如何将这些消息上报给皇帝,其实是很有讲究的。不同的排列顺序,往往能对人的心理产生不同的影响。比如说如果要让皇帝的心情好一点,在坏消息一大堆的时候,那就应该把好消息放在最后面,因为人总是对自己最后看到的东西影响更深。如果要让皇帝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那就要把好消息放在前面,让后面全是坏消息。这和后世的“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的故事完全是一个道理。

    在如何安排消息的顺序的问题上,司礼监中的几位太监发生了矛盾,王承恩觉得应该把好消息放在最后,这样至少崇祯上床睡觉的时候,多少能睡得稍微好一点。

    “近日都是各种坏消息,皇上已经非常的忧虑了,每日里吃得也少了,睡也睡不好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王承恩这样说。

    但是曹化淳却觉得,如今局势危急,但是皇帝却还抱着侥幸的想法,还想要先完成剿匪然后再调兵回援。甚至直到这个时候,还在和杨嗣昌盘算着如何用“讲和”的手段,将满清骗回去。其实到这个时候,稍微有点脑子,而且对朝局有所了解的人也都知道,崇祯皇帝和杨嗣昌都上了黄台吉的当了,如今黄台吉已经占尽了优势,正是要大捞一把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和崇祯讲和?

    “王公公,”曹化淳道,“咱家也知道皇上如今是太需要好心情了。只是咱家也是为了皇上考虑呀。王公公你看这份奏折,说是建胬携巨炮攻城,济南的城墙不过挨了数发炮弹(这绝对是夸张,24磅炮没有这样的威力。不过我大明官员的文学素养一向很高,最喜欢使用诸如夸张什么的修辞手法。),就坍塌了。北京的城墙当然比济南坚固,可是要是挨上几十炮,几百炮又会如何?这北京城里有多少军队,这军队中有多少其实是真的能打的,王公公你还不知道吗?到时候敌军扫荡了四方,京师就会越来越孤立,到那时候,京师再次受兵也不是没有可能。到时候皇上岂不是要越发的难过?”

    “京师里不是有三门一样的大炮吗?我看这奏章上说建胬只带着两门这样的大炮。我们还多一门呢。”王承恩说。

    “哎呀王公公呀。”曹化淳跺着脚说,“若是三个打两个就打得过建胬,哪里还有今天的事情?况且高公公,这炮是你管的,你说说,靠着这三门炮,你能对付建胬的两门炮不?”

    高起潜和杨嗣昌关系不错,本来不太愿意拆杨嗣昌的台,所以此前他一直没说话。但是如今曹化淳问上门来了,他也不太好吹牛说假话,因为这可是要负责的。所以他想了一下,就说了这么一句:

    “要是定胜负是看谁的炮打中了谁的炮,那还真说不准。只是建胬的炮要打的是城墙,我们的炮要打的是建胬的炮。隔着上千步,那门炮才多点大,看都看不清楚。用一个这么大的铁球去打。”

    高起潜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了个大小,接着说:“这炮弹必须直接打中了大炮才有用。这么远,就算打上几百炮,也不一定能打得中。但是建胬那边就不一样了,他们要打的是我们的城墙,打这么大的东西,那几乎就是百发百中呀,只要城墙被打坏了,建胬就算赢了”

    王承恩看了看高起潜,又看了看曹化淳,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将本来被放在最底下的那份奏章抽了出来,放在了最上面。

    崇祯皇帝很高兴的放下了奏章,对在在一边的曹化淳说:“曹大伴,没想到这南方的兵倒是很难打呀。郭怀一上报说他们斩首一百三十四具,其中真正的建胬也有四十个,这真是难得呀!看这奏章,郭参将手上的兵怕是也不过数千人,竟然能获得如此战果。当真不错!我记得当初戚少保的兵也是南方人吧?”

    曹化淳道:“皇上,郭参将和王知县的奏章都确认了这一战的结果,想来着一仗的结果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皇上,郭参将的手上可不只是自己的几千人马,还有荷兰人也是参战了的。”

    崇祯皇帝听了,又将两章奏章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点点头道:“还是曹大伴细心,确实有荷兰人助战。看来这荷兰人倒也恭顺。”

    说完这话,崇祯皇帝便拿起了下面的一份奏章。然后他的眉头就又皱起来了。

    “济南陷落了?清军用大炮轰开了济南城墙?”崇祯叹了口气,这种该死的大炮!在建胬有这样的利器助战的条件下,以如今的兵力条件,济南陷落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可能处处都能有郭怀一这样的猛将。如今京畿一带空虚异常,几乎没有任何可用的机动兵力,甚至于就连各地的守备兵力也不是很充足。不过想想北京城上也有和建胬这样的大炮,他又略略的松了口气。

    “对了,这郭怀一是郑芝虎的手下吧?好像这郑芝虎也是以勇猛闻名的吧?”崇祯问道。

    “皇上,登莱水营总兵郑芝虎是福建总兵郑芝龙的弟弟,以前在福建海上,不管是剿匪还是和荷兰人作战,都是出了名的勇将。也是因此立下了不少的功劳。这次也是因为在海上抓到了建胬的大炮,才因功升任登莱水营总兵的。上任之后,又连续击败建胬水军,确实是一员虎将。”曹化淳赶忙在一边解释说。

    “嗯,我大明其实还是有不少的勇将的。”崇祯皇帝点了点头,他的脸色看上去又好了一点,“建胬在海上吃了亏,如今既然打到了山东,定然没有不去打登莱的道理吧?如今登莱如何?朕也懒得翻奏章了,你先给朕说说吧。”

    “皇上,登莱都已经被建胬攻克。”曹化淳回答道。

    崇祯皇帝听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问道:“那登莱水营呢?”

    “陛下,登莱水营总兵郑芝虎带领三千兵马与建胬陆战,可惜建胬势大,郑总兵抵挡不住,折损兵将两千余人,不得已,乘船退到海上,至于登莱水营驻地和码头,全部被建胬焚毁。”曹化淳一边小声的说,一边偷偷的看着崇祯皇帝的脸色。

    崇祯脸色苍白道:“郑芝虎不是虎将吗?怎么他的部下挡得住建胬,他却挡不住,还如此损兵折将?”

    “陛下。”曹化淳拿了郑家不少钱,这时候当然要想办法帮郑芝虎解释一下了,“郑芝虎此前的功劳,全是在海上获得的,想来这海上打仗的打法和陆地上不太一样吧。奴婢听人家讲水浒,说道黑旋风李逵在浔阳江上被浪里白条张顺一顿好打。但张顺要是上了岸,怕就远远不是李逵的对手。奴婢觉得郑芝虎这一仗,倒是有几分张顺上岸来和李逵打的意思。加上建胬人多,郑总兵人也少,败了也是不足为奇。至于为什么他的部下守住了,奴婢想,这大概是因为一来郭将军要对付的其实只是建胬的一支偏师,再就是郭将军那里还有荷兰人帮忙。这荷兰人也是蛮夷,剽悍异常,想来也很是起了些作用吧。”

    崇祯想了想回答说:“大伴说的也有道理,这郑芝虎此前的功劳的确都是在海上立下的,这陆战看来也确实不是他所长。不过郑芝虎至少还敢和建胬野战,却也算是有勇气了。如今建胬还有些什么举动?”

    “万岁,建胬在山东劫掠一番之后,又转兵河北,河北怕也是难以抵挡。”曹化淳回答说。

    “河北?”崇祯紧张了起来,忙转身对另一个侍立在一旁的小太监道:“去取一份地图来。”

    小太监依言拿来了地图,将它摊开在崇祯的御案上。崇祯皇帝低下头,注视着地图,然后问道:“曹大伴,有哪些地方上报发现了建胬?”

    “部下,这里、这里、还有”曹化淳在地图上将发现建胬军队的位置一一标出来。

    崇祯死死地盯着地图,脸色铁青。

    从地图上看得到,满清军队已经将京师以东的地区扫荡了一遍,大部分的州县,皆尽残破,人员,财富,兵力的损失难以计算。至少在姓党长的时间内,这些地方是无法给京师提供任何帮助了,如今建胬的左路军又开始转向河北。河北的空虚甚至超过京畿和山东,而河北一旦残破,京师就被彻底的孤立了,到时候就算是下旨意召回正在剿灭流寇的主力,由于河北残破,无论是送信的速度,还是大军回援的速度都会大大的降低,京城就会变得非常危险。

    只是如今剿匪正处在最关键的时刻,咬住牙,顶住了这一阵子,流寇就能被镇压下去了。如果这时候让洪承畴班师,前面的努力,付出的那些代价,就全都前功尽弃了。

    “传旨,让宣大总督卢象升帅军入河北,让关宁军勤王,让高起潜去做监军,带着关宁军配合卢象升,一定要将建胬堵在河北之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