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一百四十八章,不得不进行的围攻(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辰时五刻,清军吃好了早饭,做好了进攻前的准备,向着模范军把守的据点开始发动了第一轮的进攻。

    首先发动攻击的是满清的包衣奴隶以及在这次破关中被满清掠夺到的那些平民。他们在少量的满清士兵的监督下,开始推着盾车,靠近模范军的据点,并且开始拆除模范军设置在据点前的木桩。

    这时候不远处的冰墙上面开始响起了呼喊声:“汉人乡亲们,一会儿到了壕沟边上,直接往里面跳,顺着壕沟跑到了画白线的地方就安全得救了。”

    包衣黄金标正在和几个新被抓到的汉人拆除地上的木桩,喊话声他自然也是听到了。不过他在那边已经有老婆孩子了,这跑断然是不能跑了,而且不但自己不能跑,自己身边的这几个新被抓到的汉人也是不能跑的,要不然自己也会有麻烦的。

    看到喊声传过来的时候,旁边的那几个汉人动作都迟钝了一下,黄金标知道,这些人或许都已经动心了,赶忙说:“别听那些尼堪瞎说,济南那样的大城,都挡不住大清的天兵,就这么个小寨子,怎能挡得住?这寨子里的人杀了八旗的老爷们,大清的天兵打下寨子之后,一定是要给那些八旗老爷们报仇的,那寨子里的人肯定是要被杀光的,千万别跑呀,千万别跑!”

    黄金标正说着,突然听到啪的一声,然后就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了起来。接着他就听到一声吼叫:“你这个死奴才!不老老实实干活,还在这里说话!爷抽死你!”接着,皮鞭就像雨点一样的落在了黄金标的头上。

    黄金标不敢遮挡,也不敢解释,只能低下头,赶紧使劲的用手里的小锄头努力的刨着冻硬了的土地,好尽快的把一根木桩子挖出来。

    果兴阿的兄弟死在了昨天的一战中,如今他的尸体还被钉在敌人堡垒的冰墙边上,这让他格外的愤怒,他狠狠的抽了黄金标十来鞭子才收住手,大喝道:“下次再看到你偷懒,爷一刀就砍了你!”

    那些“荷兰人”在据点外围埋下的木桩子很多,而且埋得也深。清理木桩要花费很多时间,直到下午,清理木桩的奴隶们才渐渐接近了壕沟。

    因为“荷兰人”那边一直有人喊话的缘故,所以在奴隶们越来越靠近壕沟的时候,满清也派出了更多的士兵去负责监视。

    “那些鞑子已经进入了我们的有效射程了。连长,我们开打吧!”姜铁抱着枪,靠在一块被垒作女墙的海冰后面,对常乐说。

    “慌什么?听指挥。”一边说,常乐一边半弹出头朝下面望了一眼,然后道:“这个距离是能打了,不过你能保证打得准吗?”

    “连长,你这就是不信任战友了是不是。”姜铁笑道,“以前在岛上的时候,哪次打靶子,我不是最好的来着。咱们也不吹什么要打左眼不打右眼的牛,这距离,打中还是有把握的。”

    “那好,那你来打几枪。就我们左手边一点的那个鞑子,那小子不是东西,刚才用皮鞭子抽人的时候那个凶呀,马勒戈壁的,教官抽我们的时候都没他凶。”常乐说,“你们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的都可以打了,只准打鞑子,不准打汉人。冯晋,你不要打,你来给姜铁装子弹。你那枪法,真心不靠谱!”

    大家都哄笑了起来。冯晋讪讪的提着枪,猫着腰跑到姜铁身边,蹲了下来。

    姜铁将手里的抢从射口伸了出去,小心的瞄准着目标。燧发枪的有效射程有限,子弹飞远了就会乱飞,但这是和线膛步枪相比的出来的结果。相比弓箭,其实燧发枪在远距离尤其是六七十步上的精度还是不错的。制作精良的燧发枪配上好射手,在这个距离上已经能有效的射击胸靶了。即使是火绳枪,其实精度也不比弓箭差。当然我大明工部仿制出来的未必。另外,我大明之所以将火绳枪称之为鸟铳,就是因为这东西精度不错,可以射落飞鸟。而大明自制的鸟铳中最为出色的鲁密铳甚至能攻击百步距离上的目标。当然能达到这样标准的很少。

    姜铁他们使用的已经是经过了性能改进之后的燧发枪了,通常的燧发枪的枪管和鸟铳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姜铁他们使用的枪管却是用水力钻床钻出来的,而不是像一般的枪管那样用熟铁卷出来的。郑森甚至一度还想要给这些枪拉膛线的,只是因为这些枪的枪管毕竟是比较软的熟铁的,而不是后世那样的钢制枪管,所以拉出膛线之后,打不了几十枪,膛线就会出现明显的磨损。不到一百枪,膛线就几乎没有了。而且与它配套使用的米尼弹的原理,郑森也知道,甚至也造出了一些样品,效果也还不错(限于前几十发),但因为膛线的磨损问题,至少目前,郑森还没有把线膛枪系统正式的投入服役。

    但是现在那些人和姜铁他们的距离也只有六十多步了,姜铁觉得,在这个距离上他已经有了不小的把握了。姜铁小心的瞄准了一会儿,只是那个目标老是走来走去的,总是不停下来

    果兴阿拿着皮鞭,走过来走过去,突然他看到一个尼堪也许是因为累了,居然停了下来。这些一钱不值的尼堪居然敢停下来偷懒!看来不杀只鸡,是吓不住猴子了!果兴阿冲过去,先是直接一脚将那个尼堪踢倒在地,然后将手里的皮鞭一丢,就从腰间拔出了腰刀,嘴里大喊道:“狗曰的敢偷懒,爷宰了你!”就准备去结果了这个尼堪。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啪的一声枪响,同时觉得胸口就像被一个大锤子打中了一样一阵闷痛,这疼痛似乎并不剧烈,但却让他全身的力气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张开嘴想要呼喊什么,但是鲜血一下子就从他的嘴巴和鼻子里涌了出来。果兴阿一头栽倒在地上,死掉了。

    姜铁收回枪,冯晋将自己的燧发枪递给了姜铁,然后憨厚的向他笑了笑,接过他的燧发枪开始帮他装填弹药。

    这时候更多的枪打响了,其中有一些打偏了,甚至有几发干脆误伤了旁边的汉人,但是那些派来监督汉人干活的鞑子却也被一口气打翻了十多个,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人们开始狂呼乱喊着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奔跑

    “放箭!”站在数十步外的牛录章京里尔哈躲在加厚了的盾车后面大声喝道,他的牛录也是负责监视这些汉人的。

    于是这些清兵便拉开弓,向着那边混乱的人群抛射箭雨。那些一钱不值的尼堪都没有披甲,自然不需要用重箭来射,如今清军一样用的是可以及远的轻箭。用这样的箭,可以保证他们和那些一钱不值的尼堪有六七十步的距离,和“荷兰人”的冰墙的距离自然更远要有差不多一百四五十步了。双层加厚的盾车,再加上这样远的距离,也能最大限度上保证他们的安全。

    要说如今,我大清天兵和这伙“荷兰人”交战已不是第一次了,交战中,这些“荷兰人”喊话都是汉语,唱歌也都是汉语,虽然他们的脸上覆盖着面甲,看不清容貌,但是这些人都是汉人却是无可置疑的了。不过上至多尔衮,下到一般的旗丁,大家还是称呼那些人为“荷兰人”,因为他们实在不愿意相信,那些一钱不值的尼堪,也能有这样的战斗力。

    “炮兵!我们的炮兵呢?”看到箭雨纷纷落下,不断地将慌乱的汉民射倒在地。常乐不禁着急了起来。这时候,从炮垒那边,终于响起了炮声。 ︽2︽2︽2阁︽2,

    六磅炮向着一百多步外的盾车发射了霰弹,按以前的经验,以及对依照得到的建胬盾车做出来的复制品的射击实验,在这个距离上,六磅炮通常使用的一两二钱重霰弹就足以击穿这东西了。随着炮声,远处的盾车上腾起了一阵烟雾。

    “炮兵好样的!打中了!打中了!”士兵郑三发也兴奋的挥了挥手,他已经能够想象出在那个应该已经满是窟窿的盾车后面,那些该死的鞑子都被打成了什么样子。“嗯,基本上就是一滩肉泥,要是有张大面皮,就可以包饺子了。”这个吃货忍不住这样想道。

    然而情况和郑三发想的却不太一样,从盾车后面还是不断的有箭雨射出来。倒是炮兵的射击反而停了下来。郑三发转过头去,看到炮兵的家伙正在忙成一团,显然他们意识到在这个距离上,他们的霰弹没能击穿那些盾车。现在正忙着换实心炮弹呢。

    工事前面的那些人还是乱成一团,还是不断的被飞来的羽箭射倒在地。

    “快!快往壕沟里躲呀!”常乐首先大喊了起来,其他的战士也跟着喊了起来,然而下面的那些人还是像没头苍蝇一样。

    “大家一起齐声喊!一、二、三、进壕沟!”常乐又想到下面的人都在大声喊叫,自己等人的声音也许被淹没了,于是赶忙让大家齐声叫喊。

    然而这样做的效果还是有限,不过终于有几个机灵点的人明白过来了,开始跌跌撞撞的向着壕沟奔跑,于是更多的人也跟着他们向着壕沟跑了过来。从他们现在的位置到壕沟其实只有不到十步了,只是这当中有很多的木桩子,这使得他们无法快速的奔跑。而在这个时候,致命的箭雨还在不停的落下来将一个一个的汉民射倒在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