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一百五十五章,物种起源(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李姑娘,你怎么也要去福建。”顾绛吃了一惊。

    “前些日子,福建的一位姐妹邀请我过去散散心,顺便帮她安排一场庆功的宴席,教一些姐妹们唱些曲子。我听说密之先生正好要买船去福建。我就找到密之先生,求他带我一起过去。”李香君盈盈一礼道。

    “有香君姑娘作伴,这一路上倒是少了很多寂寞。”方以智笑道,“自从上次送大木回福建之后,就没听到过香君姑娘唱歌了。不过倒是听到了不少从香君姑娘那边传出来的各种新曲子。如今听说旧馆那边的姑娘们,每天都眼巴巴的等着香君姑娘那里能有新的曲子流出来呢。想要跟香君姑娘学曲子的人,怕是可以把南京城都围一圈了。不知道福建那边有谁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劳动我们香君姑娘的大驾去教她们唱曲。”

    李香君微微的低下头道:“只是过去相识的一位姐姐罢了。”

    方以智听了,只是笑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段时间以来,李香君那里时不时的会有新曲子冒出来,很多还只有曲子并没有配上歌词。而这些曲子的曲调也普遍很独特,明显不太像是大明的风味。李香君也从来没说过这曲子是她作的,若是有人问起是谁,她也总是不说。对于这曲子的作者,方以智当然也有猜测。不过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所以也没有多问。至于顾绛,对这些就更不在意。

    他们如今的船却只是一般的江船,出不得海的,所以到了松江,便要换海船了。不过对于坐了好些天船的几个人来说,这倒是一个现成的,可以让大家上岸去轻松轻松的机会。

    “李姑娘,联系海船还要几日的时间,借这个机会,我们倒也正好去探访几位朋友,不知道李姑娘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不。”到下船的时候,方以智对李香君说。

    “联系海船可方便?”李香君问道,“小女子听人说,郑大木公子他们家就做着海上的生意,每日里都有船往来于福建和松江。他们家专门有人住在松江,负责协调这些买卖。而且小女子还听人说,郑大木公子研究格物,深得风水之性,便造了些快船,船速是普通海船的数倍。从松江出海,最多不过两三日,便可到达福建。竟是比驿马都快。因为做买卖消息来得越快越容易赚钱,郑公子家里便造了好几条这样的船,往来于各个大的海港,听说,在松江,就常年有一条船在此候命,二位公子既然和大木公子是朋友,何不干脆直接去找他们,不管是转门派那个快船送二位公子,还是安排二位公子跟随商船而行,岂不都比自己去找船方便?”

    方以智听了,忍不住笑道:“我和宁人也算是大木的朋友了,每月里和大木都有书信往来。却也不知道这些。却不知道李姑娘是从谁那里听说的。”

    李香君听了,抿嘴一笑道:“两位公子和大木是君子之交,平日来书信往来也是砥砺学问的,肯定不会谈到做生意的事情。不过那位讳‘伯符’的周公子却和郑公子家里有生意往来,所以知道这些事情。小女子便是从周公子那里听来的。”

    方以智和周伯符倒是很熟悉,知道他们家里很有些桑田,丝绸买卖做得不小。如今李香君拿他来做借口,倒也很是合适。于是也不再说,只是望着李香君微笑。

    李香君似乎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便微微低下头道:“不知道两位公子此次在松江是要拜访何人。”

    方以智知道这是李香君的“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手段,却不点破,只是笑笑道:“松江名士颇多,不过我最想要拜访的却并不在家,另外陈卧子先生虽然在家,却是在守制读书,我们也不便去搅扰,所以只能去拜访徐闇公先生了。”

    李香君惊讶的道:“陈卧子和徐闇公皆是松江名士,却不是密之最想拜访的人,真不知密之最想要要拜访的却是如何人物了。”

    方以智笑道:“这人却还不算名士,只是和大木倒有些像,却是个神童。乃是松江名士夏彝仲先生的儿子,名叫夏完淳的。怎么大木在书信里从来没和李姑娘提到过此人吗?”

    “原来是他。这倒是听说过,这孩子据说才华超人,郑公子都自以为不如的。郑公子也说此人将来必成大器,却是真的值得见见。只是这孩子如今才八岁,不在家里却在哪里?”李香君点点头道。

    本来李香君这话里颇有漏洞,不过方以智并不打算揭出来,只是一笑道:“去年夏彝仲先生和陈卧子先生一起中了进士,夏先生得授长乐知县,夏先生以为读书人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知万民事。所以便将儿子带去跟着自己长长见识。只有卧子先生,本来也授了惠州府司理,可惜还没来得及上任便遇上了丁忧,如今回了家守制读书,所以还在松江。李姑娘如今有什么想法没有?”

    李香君道:“但凭密之先生安排。”

    “那我们就先找个地方住下,然后照着李姑娘的主意,去找到大木家在松江管事的人,先把船安排好,然后我们去拜访陈卧子先生,只是不知道李姑娘有什么安排。”方以智说道。

    “小女子在松江却也有几个姐妹。”李香君回答说。

    如今负责松江这边的生意的是郑彩,他听到郑森的朋友来访,赶忙放下手里的事情迎了出来。听到方以智提到想要借郑家的船去一趟福建,以便拜会郑森之后,郑彩便笑道:“说起来,我这里其实两天前刚刚得到阿森的回信,阿森知道二位要来,不知道有多高兴,两天前,我这里刚拍了一条船去南京接二位先生,不像二位先生如今已经到这里了。想来,那船定是错过了。不过预备载着两位先生过去的两条快船倒是留在这里。二位先生若是要用,随时都可以上船。不过如今阿森却不在泉州,而是在大员岛上。”

    “大员岛?那是什么地方?”方以智问道。

    “是福建对面的一个大岛屿,距离福建大概有两百多里。以前岛上只有些土著野人,并无人烟。后来就成了海寇之类的藏身的地方。再到后来,朝廷扫荡海寇之后,一些泰西夷人又纷纷来到这岛上,前几年,荷兰人于我朝开战,便是以这个岛为基地的。再后来,我朝击败荷兰之后,却那荷兰人在这岛上的城池没什么办法。一般人都只知道荷兰人海战是一绝,却不知道,荷兰人守城那才是一绝,我们虽然在海上赢了他们,但荷兰人的城池却实在是拿不下来。于是我郑家也登上这岛屿,建设城寨港口,向岛上移民,以便就近监视荷兰人,并且为将来攻占荷兰人的城池做准备。再后来荷兰人向我朝认错,而且帮我朝封锁东胬的海上航线。皇上看荷兰人恭顺,知错能改,便宽宥了他们,准许他们和我朝贸易。我家在大员岛上筑起的城寨北港,就成了和荷兰人贸易的港口了。阿森和那些泰西人打交道多,如今就在北港,一方面帮着他三叔处理些事务,一方面也和那些泰西人一起研究写泰西学问。”

    “原来如此。”顾绛道,“前些日子里听说这荷兰人得到皇上恩准,在静海也建了一座城寨用于贸易。正好遇到建胬破关而来,荷兰人依城而守,数万建胬损兵折将,却就是攻不进去。看来这荷兰人确实是擅长守城。我大明若是能学到荷兰人守城的法门,将来不管是对付建胬还是流寇却都是大有好处。”

    顾绛一向对于军略什么的很是在心。

    “静海这个据点,乃是我大明和荷兰人合力管理的。这筑城、守城之法,我家倒也学了一些,如今的北港城,便是学着荷兰人的样子建造的。其实我朝孙元化,当初修筑的枪炮城,也是学的泰西的守城的办法。虽然我名义上还挂这个参将的衔,但打仗的事情,其实所知也不是很多。这些事情,阿森比我知道得清楚得多,很多泰西的学问,都是他从泰西人那里弄来的。有些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等两位到了大员岛上和阿森谈却更方便。”

    “这船到大员却有多远?”顾绛又问道。

    “大概有两千多里吧,不过我们的船快,从这里出发,若是顺利,两天两夜便可到达。就算慢一点,三天左右也能到达。”郑彩回答说。

    两人告辞了出来,顾绛突然道:“哎呀,刚才忘了一件事情了。”

    “什么事情?”方以智赶忙问道。

    “我们忘了和我们同行的还有李香君姑娘,她可是要去泉州的。如今我们却不去泉州,直接去大员岛了。这可怎么办?”顾绛很着急的说。

    “哈哈哈哈。”方以智倒是笑了起来,“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李姑娘自然是愿意到大员岛去看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