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一百六十三章,宣战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天还没亮,“流光号”交通舰就悄悄地靠近了吕宋岛,“流光号”是“飞燕号”的姐妹船,不过相比“飞燕号”它又做了一点改进,它大量的使用从西班牙人那里进口来的轻木,这使得这条船的重量进一步的下降了,因而这条船,单从速度上来看,甚至比“飞燕号”还要快一点。只是这条船并没有进行豪华的内部装潢,居住条件和舒适性甚至比“飞燕号”还差。如今“流光号”已经悄悄的收起了主帆,一条小舢板被从船上放了下来,五六个人纷纷跳上舢板,接着又有一些东西被放了下去,然后这条就借助着月光,向着吕宋岛划了过去。不一会儿小船就划远了。

    “陈先生,现在我们要去马尼拉了。离天亮还有差不多一个时辰,而且我们要等他们到位,需要在这里先漂上一段时间,到中午之后,我们才会到达马尼拉。陈先生您还可以会船舱去睡一觉。”在“流光号”上面,船长邹开富这样对陈光说。

    “算了,”陈光说,“也没多少时间了,我就不下去了。下面的气味实在是……”

    “呵呵……”邹开富也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顺手又往自己的嘴巴里塞进了几颗炒黄豆。和专门作为大人物的坐船的“飞燕号”不一样,“流光号”上面并没有多少的独立的舱室给人居住。除了船长,所有的水手,都挤在一间小小的,只有一个很小的天窗的舱室里,就算是船长,他的船长室其实也很小,里面仅仅也只有一张能放放海图的桌子,一把能让他坐下来看海图的椅子而已。什么?你说床在那里?哦,在桌子上面挂着呢,和所有的水手都一样,船长也是睡吊床的。这次陈光和翻译马里奥当然也不可能有专门的舱室住,所以陈光被安排着挤在船长那里,就睡在船长的桌子上面。

    陈光也跟着笑了笑,然后手扶着前面的栏杆,远望着东方的天空,在那里,启明星已经升起来了。

    “陈先生这次去马尼拉,可是要去向那些西班牙人宣战?”邹开富顺口问道。

    “首先是要求他们道歉赔偿。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再向他们宣战。”这并不算什么秘密,所以陈光也就直接说了,“我们的条件很苛刻,至少在在他们看来很苛刻,所以我估计他们不会答应的。宣战是肯定的,只不过咱们不是西班牙人那样的蛮夷,先礼后兵的过程还是要有的。”

    “他们肯定会答应的,在我们狠狠的揍了他们一遍以后。这些蛮夷,一向是畏什么不什么的。”邹开富道。

    “畏威而不怀德。”陈光轻声道。

    “嗯,就是这个,其实就是他奶奶的贱货,记打不记吃。”邹开富道,“诶,陈先生,虽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但是西班牙人都是蛮夷,您这一趟可真要小心。”

    “呵呵,这倒没有什么的需要担心的。”陈光笑笑说,“我的背后有你们呢,量他们也不敢。”

    两人就这样说着话,天也渐渐的亮了起来。

    ……

    “总督先生,郑家派来了一位使者,他希望能立刻见到您。”一个侍者对阿奎拉总督说。

    “哦,他们真的来了。”阿奎拉总督想。

    “你带着他到客厅等着,告诉他,我还有些事情,让他在那里等着。”阿奎拉总督说。

    郑家的使者是为什么而来的,阿奎拉当然知道,在再次开始镇压那些华人的时候,阿奎拉就做好了在一段时间内和郑家交恶的准备了。在他看来,郑家应该会强烈的要求他停止对华人的屠杀,然后以双方的贸易来威胁他。最后他只要拖延一下,安抚一下他们然后再停止屠杀(反正他也没打算把华人杀光,毕竟光靠有限的西班牙人和那些愚笨的土著是无法维持吕宋的繁荣的。定期的屠杀,只是控制华人力量的手段而已),郑家也不会太在意的。

    当然,安抚郑家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毕竟郑家在那些华人那里也有一定的利益。在阿奎拉看来,郑家也许不会太在意于吕宋的华人的情况,但是他们一定会非常关注自己的利益。他们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要求补偿的。所以他决定先把郑家的使者晾一下,然后再一见面就指责他们和当地华人勾结意图叛乱,这样先反咬一口,然后再谈后面的条件的时候,也许会方便得多。

    也因此,陈光就被丢在客厅里整整等了一个小时。然后才看到一个穿着蓝色的军装的老胖子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还没等陈光说话,那个老胖子就先怒吼了起来:“你们郑家怎么敢这样,你们怎么敢在西班牙神圣的土地上阴谋发动叛乱!现在你们的阴谋失败了!叛乱分子全都下地狱了!你们还敢跑到这里来要见我,我真该立刻把你们都在码头那里吊死!说吧,你们的那个海盗将军派你来干什么吧!”

    陈光不动声色的看着那个矮胖子表演,等他表演完了,他才缓缓的说道:“这么说你就是西班牙在吕宋的酋长。”然后转过脸去,对翻译马里奥说:“酋长这个词一定要原样的翻出来。”

    “酋长”这个词显然刺激到了阿奎拉,他瞪大了眼睛,怒视着陈光,好像马上就要扑过来一样,不过陈光根本不为所动,继续说道:“我代表大明福建总兵晓谕尔等蛮夷,你们这些野蛮人竟敢对高贵的汉人犯下如此罪行,实在是罪不可恕。但是总兵大人考虑到尔等都是愚蠢之极的蛮夷,缺乏教化,所以才犯下这样的罪行,所以给尔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尔等只需将带头作乱的蛮夷的脑袋都砍下来,数量不得少于华人死难者的人数,并将他们的妻子儿女全部逮捕,交由我方处置。同时交还所有从华人那里掠夺的财富,以及一千万两白银的赔款,并允许华人自由的拥有武器自卫。总兵大人就可以宽宏大量的宽恕你们这次的罪行,否则,总兵大人雷霆一怒,尔等皆为齑粉,到时候就悔之晚矣!”

    “你是在开玩笑吗?”阿奎拉怒视着陈光,“这真是我听到过的最可笑的笑话!”

    “这么说酋长您不愿意接受这样宽大的条件了?”陈光说。

    “笑话!”阿奎拉怒喝道。

    “那么,我现在就代表大明福建总兵宣布,与尔等蛮夷正式进入战争状态。”陈光一边说,一边掏出一张文书轻轻的抛在桌面上,“这是正式的宣战文件。”

    然后他站起来,转过身,对马里奥说:“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混账!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阿奎拉一拍桌子,几个卫兵立刻虎视眈眈的围了上来。

    “早就知道你们这些没开化的蛮夷是不懂得外交礼仪的。”陈光冷笑道,“不过阿奎拉酋长,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

    阿奎拉愣了一愣,他知道扣留,甚至杀死使者,绝对是得不偿失的。因为即使现在他们和郑家已经处于交战状态了,但是西班牙在远东并没有击败甚至消灭郑家的力量,当然,郑家也没有消灭在吕宋的西班牙人并击败可能的西班牙本土援军从而占据吕宋的力量,而且长时间的贸易的中断也会给双方带来巨大的损失,所以阿奎拉觉得,双方最后还是要讲和的,而且讲和越快越好。否则,贸易断绝带来的损失超过了屠杀华人,并掠夺他们积累的财富的所得了的话,那清洗华人的行动,就要亏本了。而扣押,或者杀死使者,绝对会使得双反新的谈判的时间被严重的推后。这毫无疑问,是不合算的。

    “让他们走。”阿奎拉总督黑着脸说,“我们不是野蛮人。”

    陈光冷笑了一声,伸手轻轻地推开了站在他前面的一个卫兵,带着马里奥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

    “郝队长,你看,‘流光号’离开港口了。”在距离马尼拉港口四五公里的一座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雨林的山上,郝仁和几个士兵都爬在一棵高大的榕树的树顶上,用望远镜远眺着马尼拉港口。

    “从悬挂的旗帜来看,他们已经完成了对那些西班牙人的宣战。今后这半个月的时间,我们要牢牢地盯住马尼拉港。任何船只从马尼拉进出,我们都要记录下来,报告给少将军。好了,让我们发出今天的第一份报告吧。”郝仁回答说。

    几个人从树顶上下来,下到了榕树的离地面大概十来米高度的几个大树杈交错的地方,在这里他们搭建了一个用蒲葵叶子当屋顶的树屋——这是当年贝尔交给他们的技巧。

    一个队员摸出了一张小纸条,用鹅毛笔蘸着墨水,写下了第一分报告:“‘流光号’已完成宣战,安全离开。”他等着墨水干了,就将这纸条递给大家看了一遍,然后将它小心的卷了起来,装进一个很小的木筒里,又用蜡小心的将它封好。这时候有人拿来了一个装着一只信鸽的笼子,从里面取出了信鸽,将这个小筒绑在了信鸽的腿上。然后就带着信鸽一直爬到树顶上,将它放了出去。那只信鸽绕着他们转了两圈,便朝着西南方(那是巴达维亚的方向)飞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