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零五章,士林(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当然,有方以智在,斗殴的事情倒是没有发生,不过顾绛和侯方域都是高傲的人,虽然经过方以智的调解,双方都答应,不和对方计较,但两人之间相互的鄙视或者敌视却并没有什么改善。在顾绛看来,侯方域不过是仗着老爹的身份,以及会写点言不及义的文章就沾沾自喜的浅薄之徒,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学问,更缺乏认认真真做学问诚意,甚至干脆就是心术不正。因为《大学》有言:“欲正其心者,必先诚其意。”侯方域讨论学问的心意都不诚恳,夹杂的私念颇多,这自然就会导致心术不正。

    而在侯方域看来,顾绛的言论远远的偏离了夫子之教,却偏偏能自圆其说,让人很难挑出问题来。而这个很难挑出问题来,也正是他最可恨之处,真可以说是“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这是荀子记载的孔子诛少正卯的理由)实在是斯文败类,大奸大恶。只是可惜方密之,竟然也受了他的不少蛊惑。当然这不怪方密之,全是这顾绛太奸猾,太能迷惑人,一如当年的少正卯一样,就连夫子的学生,除了颜回之外,都能被他迷惑。如今自己虽然能识其奸恶,可惜却比不得孔子身为鲁国代相,可以行“君子之诛”。

    而他们两人也都有不少的支持者,顾绛这段时间以来,舌战群儒,学问方面的确让很多人为之折服,其中也包括方家的一些子弟;而侯方域则是名门之后,道德文章也是天下知名,粉丝什么的也不少,其中一样有一些方家的子弟。他俩相互间的看法自然也会影响到他们的支持者的看法,结果……自然是方以智觉得自己竟然比以前更为忙乱了。

    不过今天,方以智在接到一封信之后,心情便大好了起来。放下信件,竟然忍不住喜形于色的道:“这个害人精,总算是来了!”

    方以智口中的“害人精”自然指的就是郑森。郑森的信中说,如今自己正在常熟探望居家的老师钱谦益,不久之后就准备动身到桐城来。方以智知道这消息当然很高兴,这一来是故友重逢之喜:二来也是因为,相比顾绛,郑森在数学和天授格物方面的水平明显更高,更能和他进行学术方面的讨论: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方以智觉得,在和别人打交道方面,郑森比自己和顾绛都强,如今这乱七八糟的局面,倒是正需要他来帮着收拾收拾。

    ……

    苏州府,常熟。

    几年前,钱谦益在太监曹化淳的帮助下,摆脱了牢狱之灾,但也被削籍回家居住。回到老家常熟之后,短时间内仕进无望的钱谦益便暂时在老家呆了下来,不过他并不绝望,因为他知道,东林党的大敌周延儒已经倒了下来,自己的复出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几年郑森虽然忙乱,却也经常写信问候他,甚至还托人给钱谦益带去了不少的礼物,而钱谦益也知道,如今已经是乱世,在这样的乱世中,他在政治上要有所作为,一定要找个可以作为后援的武将。杨嗣昌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战略全盘崩解带来的后果,尤其是各路将领全面军阀化的后果,虽然大家都不说,但是饱读诗书,对历代的历史都很熟悉的钱谦益却也不是看不出来。只不过,虽然看在眼里,想在心里,钱谦益却也明白,有些事情却是不太好在嘴里说出来的。这就是老人家比那些毛头小伙子强的地方了。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对于郑森的来访自然是非常热情。不但亲自拉着郑森的手带着他在自己家里转了转,还带着他去拜见了师母,又让自己的儿子钱孙爱出来见郑森,还让他要好好向郑森学习。刻着这个瘦小的孩子,郑森倒是一下子想起了在原先的时空里,和他相关的一个故事了。

    却说当年,钱谦益因为水太凉没有殉国,又因为头皮痒去剃了头,然后就当上了满清的官。他离开家去京城当官之后,柳如是怒曰:“男人不肯为国家守节,难道我还要在家里为他守节吗?”便找了个姓孙的书生,给钱谦益带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钱孙爱发现这事情之后大怒,便带着人把那个姓孙的打死了,还去告了官。然后,得知此事的钱谦益勃然大怒,写信回来痛骂儿子说:“柳如是不可一日无孙,我不可一日无柳如是!你打死了孙书生,那就等于是在谋杀你老子我,老子我不认你这个儿子了!”于是钱孙爱只好乖乖的去撤诉,然后老老实实的看着柳如是以葬夫之礼埋葬了孙书生。

    “老师,师弟的身体好像有些瘦弱……”等钱孙爱下去了,郑森便这样对钱谦益说。

    “唉!”钱谦益听了这话,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老夫无福,生了几个儿子,却都先后夭折了,如今也只有这一子,但自幼便身体瘦弱,唉……”

    “老师,华佗有言,人体欲得劳动。我观师弟情态,怕是除了读书,很少有运动的时候。”郑森道,“其实,经常动一动,对身体确实是有好处的。学生家里的规矩是,每日清晨,小孩子们都需要起来,沿着校场跑上一两圈的。所以学生还有学生的几个弟弟,身体倒还都不错的。老师也可以让师弟试试,只是要循序渐进,也不可太过。”

    钱谦益听了,点点头道:“让他动动也好。”

    他顿了顿,又道:“阿森,你近来的那书,为师也认真的看了。的确是颇有道理,但很多地方的言辞太过激烈,有失圣人敦厚之意呀。”

    郑森听了,知道钱谦益是真的认真看了那《物种起源》以及他们附带的解说,而且必然是要有所教诲了,便道:“学生狂悖,还请老师教导。”

    “嗯,”钱谦益点了点头,道,“你这书,自‘天授’而推演之,虽然还有些地方不是很清楚,但大体而言,已经算得上很是严密了。单靠这书,将来你在学问上的成就地位,就不是老夫能比的了。”

    “老师如此夸奖,学生愧不敢当。”郑森赶忙抱拳道。

    “别来这些虚的。”钱谦益笑道,“阿森,我听人说,你是立志要当圣人的。老夫却远远不是圣人,你要是不能远超老夫,还当个什么圣人?只是你们的这个解说,却有些言辞不妥的地方,老夫认真的看了看,然后批注了一番,你可以拿回去看看。”

    说到这里,钱谦益便叫来一个仆人,让他去自己书房里将那份《物种起源》以及它的解说一并取来。

    仆人答应了一声便去了,不一会儿,就端着厚厚的一套书回来了。

    钱谦益又道:“阿森,孔子曰:‘言而无文,行而不远。’又说:‘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你这书呀,质朴有余,文采颇有不足,倒有点墨子文章的味道。只是墨子虽然是大贤,却不是圣人。你要真心要当圣人,这文辞也不可完全偏废。”

    郑森忙行礼道:“学生受教了。”

    钱谦益点头笑道:“如此甚好,甚好……”

    ……

    当日,钱谦益便安排郑森在自家住下,到了夜间,郑森在案头点起鲸油灯,明亮的黄光就将整个屋子都照亮了。如今这鲸油灯却在长江中下游一代已经很是流行,只要夜里点的起灯的人家,边都是点这种灯了。原本的菜油灯或者蜡烛除了在寺庙里,基本上已经很难见到了。(寺庙里因为鲸油是杀生而得,所以不用。)

    郑森在灯光下将钱谦益批注过的《物种起源》并其解说都翻开来,看到在书页间,钱谦益都用朱笔,用蝇头小楷细细密密的改动了很多地方。尤其是后面的解说部分,改动尤多,很多地方,改动的文字甚至比原文还多。郑森一一看过去,发现钱谦益基本上没有改变这书的本意,但文辞在经过他改动后确实是既准确,又漂亮。尤其是解说部分,钱谦益将其中很多内容加以发挥之后,于孔孟圣人之道相印证,做得比自己和顾绛方以智都要好出不少。也更有说服力一些。郑森由此知道,钱谦益在这本书上面确实是花了大力气的。而且论及学问,至少现在,郑森也好,顾绛方以智也好都还比不过这位探花郎。

    郑森更知道,钱谦益帮自己的可不仅仅是文字,他这样做,更是在给自己背书。自己的这些文字中,可能引发争议和麻烦的地方绝对不少。它固然可以帮自己刷声望,但也可以给自己带来不少的反对者,带来诸如“狂生”之类的名声。到时候刷出一个李贽式的名声来了,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有了钱谦益的批注,整个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却不说钱谦益的文字有效的柔化了那些太刺激的地方,而且引用圣人之言与之印证的时候,也做得更好更有说服力,单就钱谦益此时身负海内重望数十年的东林领袖的身份,就能让很多人改变态度了。

    “钱老师的这笔投资可不小呀。”郑森想道,“看在这份投资的份上,将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落下个‘水太凉’‘头皮痒’的名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