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零六章,士林(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郑森在钱谦益那里呆了几天,便向他告辞,动身前往桐城。依旧是先乘船逆江而上前往南京然后再继续西行,到铜陵登岸再向北前往桐城。

    不过这一次郑森搭乘的却不是租来的江船了,而是郑家自己的内河战舰。如今内河战舰已经打着商船的旗号在长江里试航了,当然,船上是没有带上大炮的。郑森到达松江的时候试航的内河战舰已经去了一趟安庆正在返航。当时郑彩提议可以让郑森坐这船去南京和铜陵,如今郑森在常熟盘亘了这么久之后,这条实验性质的内河战舰却也顺流而下的到了常熟附近的江面上。郑森就上了这条船,往南京而去。

    负责这条叫做“安江”号的内河战舰的船长信查安,原本是长江上的江匪,善使一对铜锤,在江湖上也是有名的好汉。后来匪帮被官军剿平了,匪帮里的好汉们也都被官军砍了脑袋拿回去换了银子,只有他跳进了水里,靠着一根芦管,潜在水底下躲了大半天,算是逃出了姓名,再后来,就跟着郑芝虎当上了海盗。郑森开始建造内河战舰的时候,问起家中谁对长江的水情比较熟悉,郑芝虎便将这人推荐给了郑森。

    上了船,郑森发现,这位查船长已经给他收拾出了一间不错的房间。看得出,这位江匪其实还是很细致的。

    “查船长,这一趟走下来,您觉得这个船怎么样?”郑森问道。

    “少将军,这船不错,跑起来虽然不如海船那么快,但是在长江里却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快了。尤其是这鲸须帆,比一般的帆轻不少,又大不少,只要有风,哪怕是逆水行舟,都不慢。我以前在长江上也跑过不少船,没有能比这个更快的了。”查船长赶忙回答道。

    “快归快,这船可灵便?”郑森又问道。

    “少将军,这船毕竟有这么大,在江里面也是少有的大船了,加上将来还要装炮,这灵便上面,要是单用风帆,不用桨,那就只能说,还行。不过要是用上了桨,那就灵便了不少。虽然不能和那些小船比,但是这么大的船里面,绝对找不到比它更灵活的了。咱们的船,就是好!”

    郑森听了点了点头。这个表现基本上还是让他比较满意的。他又想起了在原本的历史上,郑成功攻入长江,围攻南京的那一战。在后世看来,那一次行动几乎是反清复明形势最好的一次,郑成功在镇江大败清军,整个江南能战斗的清军部队几乎被一扫而光,然后郑成功若是能长驱直入,直下南京,大明中兴,说不定就真的有希望了。结果郑成功的海船船队逆江而上,因为对水文不熟悉,加上船只吃水深,因为怕搁浅,在江中根本就不敢升帆航行,结果只能靠纤夫拉着逆江而上,结果从镇江到南京这点距离,舰队却走了十多天,虽然这一战的最后失败,还有更多的原因,但是舰队行军缓慢,在江中失去了机动能力也绝对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如今有了这样的专门为了内河作战设计的战船,郑森觉得,南京之败这样的事情应该不至于再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一路上的水文测定进行得如何?”郑森又问道。这也是郑森最为关注的事情之一了。在水战中,对于水文的了解的作用之大,不亚于陆战中对于地形的了解。

    “这事情是小金他们在做。我看他们记下来的东西已经有好厚的一大叠了。不过长江的情况,很多地方每年都会变,所以不是这次查过就能长久的用的。只怕每隔几年就要再探查一次。”查船长回答说,他没读过什么书,所以这些事情他能插上手的不多,不过长江航道的情况经常会变化这事情他还是了解的。

    ……

    “安江”号的速度确实不慢,加上查船长他们又有心表现一把,这船更是被开得如箭一般,一路上,只见一条条上水的船只被轻松赶上,然后又被抛在后面,最后消失在天际线上。出于安全的考虑,这一路上“安江号”并没有在夜间行船,但也仅仅用了五天时间,就赶到了南京。相比原本的历史上,郑成功南京之战中行船的速度,快了一倍。而如果夜间也走的话,估计三四天左右就可以从镇江一带行驶到南京。

    到了南京,郑森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便问道:“这船可能进得了秦淮河?”

    “少将军,这船吃水其实很浅,一定要进去,估计倒是进得去,只是秦淮河上,船只太多,我们这船太大,很是不方便。”查船长回答道。

    “哦,那就还是到燕子矶去吧。”郑森道,接着又转身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跟班道:“你们帮我记一下,免得我忘了。除了长江的水文,长江沿线的主要支流,比如秦淮河,大运河,赣江,阮江,汉江甚至是岷江的水文也有必要派人调查一下。”

    一个跟班立刻拿出炭笔在一本本子上刷刷的记录了下来。

    郑森虽然已经很久没在南京住着了,但是他在南京的那个小院却还是一直有人照料着,郑家也在南京有买卖,所以当郑森的船在燕子矶靠岸之后,早就有马车在码头上等着了。郑森上了马车,依旧去原来的小院住下,打算明天一早,就去国子监走一趟,顺便再请个长假。

    第二日一早,郑森就去了国子监,办理继续请假的事情。要说国子监的监生不来上课,其实也是常态了,真要是全国的监生,包括那些花钱买的监生,都老老实实的来上课了,国子监还真的不一定挤得下。再加上郑森这些年没回国子监,可是逢年过节的礼物却一直给的丰厚,所以自然更是没有问题。

    办完了这事,郑森出了国子监,回到自己的马车旁边,却见跟着他的郑福走过来道:“大少爷,有个小公子送来了这么一张纸条,说是给公子的,写着些什么字,我也不明白。嗯,那孩子还等在那边呢?”

    一边说,郑福就一边将一张纸条递给了过来。

    郑森接过纸条,这是一张淡绿色的薛涛笺,展开了,就看见上面用娟秀的笔迹写了这么四个字:“青青子佩”。

    郑森一笑,他当然知道,这四个字的出处,也知道写纸条的人的意思其实是在后面没写出来的“悠悠我思”和“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所以,他当然也知道这纸条是谁写的。收起了纸条,对郑福道:“让马车先回去吧,你和海安跟着我。那个小公子在哪里?”

    郑福忙用手一指,道:“就在那边。”

    郑森望过去,看见一个穿着一身青色衣服的小公子正在朝着这边张望。郑森便了过去,那小公子见郑森过来了,也便满脸是笑的迎了上来,郑森一看,一张小脸圆嘟嘟的,却不是环儿是谁?

    “环儿,你家小姐在哪里?”郑森迎上去问道。

    “公子,你可出来了。”环儿喜道,“小姐在那边的船上呢。我带公子过去吧。”

    于是环儿就带着郑森等人穿过了两条巷道,就到了一处码头旁边,一条画舫正靠在岸边。

    “环儿,你家姑娘在那里等了多久了?在这个地段上要一直把画舫停在那里占着码头可不容易。”郑森对环儿笑道。

    “知道不容易就好。我们可是……算了,不说这些。”环儿回答道。

    几个人上了画舫,船夫就解开缆绳,用长竿一点岸边,画舫就悄无声息的漂了出去。

    郑森进到画舫里,只见李香君迎了上来,向着郑森盈盈一福道:“小女子见过公子。”

    郑森走上前去,直接握住她的手道:“香君,许久不见,你却是清减了。”

    李香君挣扎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把手抽出来,只是郑森握得有点紧,抽不出来,又不好真的用力,只得低了头小声道:“公子,人家都看着呢。”

    郑森嘿嘿一笑,却并不松手,只是也低头在李香君耳边道:“香君不请我上楼去喝一杯清茶吗?”

    李香君却不做声,过了一会儿才噗的一笑道:“这些年,除了那些姐妹,其他的臭男人,我是断断不让他上楼的。不过公子这样的恶客,小女子就是不让公子上去,还能拦得住公子吗?”

    郑森笑道:“这话说得有理。”便携了李香君上了画舫的二楼,至于郑福和海安二人,自然是继续留在下面。

    两人上了楼,在几案边坐下,环儿便送上茶来。郑森便问起李香君近来的情况。李香君道:“还能如何,不过是一个人闷在楼上画画,或者去找几位姐姐玩……对了苏昆生师傅和柳敬亭师傅如今在你那里可好?”

    苏昆生,柳敬亭两人当初还都是李香君出面,帮着聘请到台湾去的。

    “他们没给你写信吗?”郑森道,“如今他们靠着模范军,建起了一个剧团,专门给士兵们演戏。极受欢迎,只是前一阵子,柳师傅却受了点伤——他没在信里面和你提到过?”

    看郑森说的郑重,李香君也吃了一惊道:“他怎么受伤的?可要紧不?”

    “柳师傅自己写了一出戏,说的是后晋的石敬塘为了当皇帝,将幽云十六州割让给辽国,又拜比自己还小十岁的辽国国主耶律德光为父皇帝,自称儿皇帝的故事。而且柳师傅还自己上台演石敬塘。演到石敬塘带着辽国人入寇中原,将中原汉人的妻儿都抓起来送给辽国做奴隶的时候,下面有个看戏的兵太入戏了,狠得受不了了,便把自己做的小凳子丢了上来,打着柳师傅了,不过还好,伤不重。我去见他的时候,他还因此颇为得意呢,觉得挨了这一下,正说明他演得好,演得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