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零七章,士林(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郑森在南京又呆了两日,拜访了一些朋友,然后就再次上了船,只是随行的人中又多了一个俊俏的年轻公子和他的书童。

    安江号继续逆流而上,也同样不过三天,便到了安庆。安江号在安庆码头上靠了岸,郑森几个却并没有下船,只是让郑福下船去租了两辆车。大家依旧在船上呆了一晚,到了第二天上午,便有两辆驴车到了码头上。

    “大少爷,就是这两辆车。”郑福看了郑森一眼,似乎有点担心他觉得这车太破旧,而且拉车的也不是马而是驴子,便又道:“大少爷,这边比南京可要穷不少,也没什么马。前一段时间,还有流寇打这里经过过,官兵追击流寇的时候,便将城里的马匹什么的都带走了,所以而且,这边的路上也不像江浙那边那样太平了,若是看起来太过奢华,小人也怕惹来麻烦。”

    郑森点点头道:“福叔,你是老成人。你办事,我们都放心。况且桐城距离安庆也不远,如果不是她们走不得路,我们就是一路走到安庆去,其实也没什么。要来真的,你们这些人里面,论走路,比得过我的倒也不多。”

    郑森这倒不是自吹,自从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对于自己的身体的锻炼,郑森倒是真的从来没有放松过。在北港,每天早晨,他都要和北港军事学校的学生们一起跑个五公里,这些年下来,要说长跑,一般般的人还真比不过他。

    几个人从船上下来,到了驴车旁边,驴子的力气自然不上马,况且这两辆车也都只有一头驴子拉,车子自然也很小,也仅仅能勉强坐下两个人罢了。李香君和环儿自然是上了一辆车,郑森则上了另一辆车。至于其他的七八个随从,便只能徒步跟着了。

    不过就是在车上,其实也算不得舒服,这驴车里面只有一只长凳,相比郑森在北港习惯使用的带弹簧悬挂,装着软软的座椅的四轮马车,这辆全刚性悬挂的驴车的舒适程度实在是很差,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大多数道路,都是所谓的非铺装道路,自然颠簸得厉害。郑森几乎立刻就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篇考证孔夫子因为周游列国经常坐马车,结果“胃里袋着沉重的面食,坐在车子里走着七高八低的道路,一颠一顿,一掀一坠,胃就被坠得大起来,消化力随之减少,时时作痛”,于是就得了“胃扩张”的毛病的文章起来了。郑森觉得,自己再呆在这车上颠簸,怕是也要颠出胃病来的。

    郑森又想到,似乎春秋战国的时候,贵族们乘车,也都是扶轼而立,并不坐着的。老实说,在这种完全刚性悬挂的车上,还是站着比较舒服。只是这驴车顶棚却很低,在里面根本就站不起来。于是,实在是难以忍受了的郑森,只好叫住了驴车,然后从上面下来,跟大家一起徒步行走。见到驴车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郑森从驴车上跳了下来,郑福赶忙过去问道:

    “公子,您怎么下来了?”

    “这车里面太闷,而且颠得太厉害,还不如出来走路舒服。”郑森抖动了一下胳臂,又踢了踢腿道,“福叔你自己上去坐着试试就知道了。我全身都颠麻了。对了,我估计她们也颠簸得够呛的,大家正好休息一下,喝口水再走。”

    按照计划,郑森一行人今天要走到怀宁县,怀宁距离安庆不算太远,不过七十里,便是一般人,一天也能走到,而对于郑森的这些跟班来说,一天走个七十多里,是在算不得什么大事。所以停下来多休息一下也不没什么。

    于是一行人就停了下来,郑森则走到后面的驴车边上去,扶着李香君下了车。众人喝了点水,又吃了点干粮,便继续上路了。李香君和环儿都是小脚,自然只能坐在车上,郑森则说什么也不肯上车再去受罪了,就跟着走在李香君的那辆驴车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天。

    就这样到了当天下午,一行人就赶到了怀宁。原本依着郑森他们的习惯,第二天就可以立即动身去桐城的,不过这次带着李香君和环儿,她们两个经过这一天的奔波,显然非常疲惫,几乎是动弹不得了。看到李香君却还有点想要逞强硬撑着的意思,郑森便宣称自己也累了需要先休息一天再走。于是在路上又耽搁了一天,第三天才到了桐城。

    方家在桐城却也是大家族,连续几代都有人中进士,他们家的宅院几乎占据了大半条街。倒是很好找。郑森等人没花什么力气便找到了地方。

    听说郑森来了,方以智自然是大喜,赶忙迎接了出来,又让人去叫顾绛,又对郑森笑道:“早就盼着大木过来了,可算是把你盼来了。你来了也好,省的宁人又和人吵起来了。”

    郑森听了,奇道:“宁人和谁吵?”

    “还不是和侯朝宗因为你那书的事情闹起来了。结果查出了真火,唉哦,对了,这会儿却不是说这事情的时候。且先和我一起来喝杯茶,解解乏再说。”

    接着又转身对站在一旁的李香君笑道:“香君自从从台湾回去之后,一直避居楼上,不见客人。前些日子,就连侯朝宗也在你那里吃了一个闭门羹。如今却跟着大木远涉江湖,到了这里果然是自古美人爱英雄。”

    李香君微微的红了脸,却并不回答,郑森也只能是呵呵一笑。几个人就这样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客厅,这时候郑森的随从们也都被方家的人带去休息去了,只有李香君还带着环儿跟在旁边。

    这时候顾绛也赶了过来,见到郑森,也是大喜道:“你可是来了,如今吕宋那边如何?另外,你如今又有什么新的创见没有?”

    “宁人,大木和香君远来,鞍马劳顿的,总要让人家歇歇再谈事情,你说是也不是?哪有一见面就这样的。”方以智插嘴道。

    “这话倒是有理。却是我的不是了。”顾绛也点点头,又道,“只不过,别人也罢了,大木的这身体我却是知道的,这些奔波,换了别人,自然是要累趴下了,换了大木,我估计大木其实也不是太累是吧?”

    顾绛和郑森一起在海上和西班牙人打了好几个月的仗,郑森的身体状况他当然心里有数。

    “宁人兄说的不错,加上我们还在怀宁又休息了一天,要说到真的不太累。”郑森也笑道。

    “大木今日完全是一路步行来的,怎么会不累?却是只管逞强。”李香君却开口道。

    “大木是一路走来的?”方以智吃了一惊。

    “原本租了车,却不想这车实在是颠簸得受不了,还不如走呢。”郑森道,“其实也不算累,不过有件事情要让宁人失望了,那就是,我最近没怎么看书,也没什么新的创见。不过,你们也知道,来之前,我去拜见了牧斋先生一趟。此前我也把我们的那书寄给了先生,先生倒是有不少不错的想法。而且都批注在书上了,如今我把那些批注都带来了,宁人兄要是有兴趣,却是可以看看。”

    顾绛听了,点点头道:“却正是要拜读一下。另外,大木如今这样繁忙,却在这时候跑到这里来,为的是什么?”

    “这次我到这里来,确实也是有事情,不过这事情说起来却有些复杂。”郑森道,“嗯,密之先生,宁人兄,你们怎么看杨嗣昌这人?”

    “祸国奸佞!”还没等顾绛开口,方以智首先就大声的喝道。

    郑森知道,因为反对招安张献忠,时任湖广巡抚的方以智的父亲方孔炤得罪了杨嗣昌,后来张献忠复叛,杨嗣昌却已经将附近的明军都调走了,结果方孔炤被张献忠击败,然后杨嗣昌便将战败的锅全都甩到方孔炤身上,害的方孔炤差点丢了脑袋。最后虽然经过多方援救,但是还是被贬谪道绍兴去了。所以方以智自然对此人是恨之入骨。

    顾绛听了,也点点头道:“我看这人,刚愎自用,谁和他意见不一,就陷害谁。确实是祸国奸佞。据传卢九台先生就是被此人陷害。可怜卢先生奋战殉国,杨嗣昌竟然还要污蔑九台先生弃军潜逃,真是全无人心!”

    “其实这都不是杨嗣昌最恶的地方。”郑森摇摇头道,“杨嗣昌最恶之处在于投君所好,用大明江山社稷行险,而换取个人的地位。”

    说完这话,郑森又看看方以智和顾绛,然后道:“密之先生,杨嗣昌‘四正六隅,十面张网’,一度也是成效斐然,各地流寇,不是灭了,便是降了,剩下的十不其一。为何能有这样的成绩?其实不过是耗尽国力于此一击,欲求成于一击尔。然而在杨嗣昌之前,为何无人出此?盖以此策风险太大,尽国力于一击,一击不中,国力耗尽,社稷危殆。且京师受建胬之迫,非一日也。杨嗣昌欲行‘四正六隅,十面张网’之策,就不得不调动京畿防御之力,如此京畿必然空虚。若建胬借此机会杀来,京畿危矣!此理小儿皆知,杨嗣昌安能不知?杨嗣昌竟然意欲和奴酋黄台吉媾和,以此为缓兵之计,以求在黄台吉明白过来之前,尽灭流寇。却不想黄台吉老奸巨猾,又怎么会轻易上当?他和黄台吉媾和,是想要缓黄台吉的兵,却不想,黄台吉和他媾和,却也是为了他能把京畿的兵力抽空。当他调走京畿兵力的时候,他就真的能确定黄台吉上当了?呵呵,为了个人功业,此人不惜用我大明的国运去赌一下黄台吉是不是傻瓜。置个人地位功名于大明江山社稷之上,以江山社稷博一己之私,这才是真正的大奸大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