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一十二章,梼杌(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这时候,安江号已经靠近了燃烧的村庄,在距离村子不远的地方,安江号抛了锚,几个水手放下了一条小船,几个水手跳到了小船上,划着船,向着村子的方向过去了,郑森等人则在船上看着。

    水手们并没有直接进村,村子里面的形势还不清楚,虽然从火势来看,村子里面已经多半没有人了,至少是不会有活人了。但是水手们并不能确定点起这把火的家伙走远了没有。有些文艺范儿的变态,他们不但喜欢杀人放火,还喜欢看着城市和村庄一点点的燃烧。比如说据说著名的罗马中二皇帝尼禄就曾经将整个罗马点燃了,然后站在皇宫的高台上,俯视着熊熊燃烧的城市,诗兴大发的吟诵了一首据他自己说可以和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大火的章节媲美的诗歌。(当然,只是自夸而已)虽然无论是“流寇”,还是左良玉的官军当中似乎都没有喜欢对着大火作诗的变态,但是喜欢看大火,喜欢看毁灭的变态绝对是有的,而且绝对不少,只是他们不会作诗而已。

    如果这些家伙还没走远,贸然靠近村庄将会非常危险。水手的人数不多,只有五六个人而已,而且武装程度也很一般,他们毕竟不是模范军。如果被那些喜欢杀人的家伙发现了,也会非常危险的。

    水手们首先攀上江堤附近的一个小山包眺望了一下村子周围的情况。相比流寇或者官军,他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们的手里有那些家伙都没有的高档东西——望远镜。

    即使在现在,郑家还是无法自己生产出透明度很高的玻璃,虽然据说造玻璃是穿越者的必备神器,但事实上,制造高透明度的玻璃有很多的工艺上的秘密,这绝不是知道几个化学反应方程式就能解决的,所以,虽然请了泰西技师,虽然开出了悬赏,但是直至现在,他们所制造的玻璃不但带着浑浊的绿色,而且玻璃中往往有很多的大大小小的气泡,有些气泡非常小,肉眼几乎看不到,用作其他物品的时候倒也罢了,但是用作望远镜的镜片的时候,这些微小的气泡却使得望远镜成像的清晰度大幅度下降,稍微远一点的东西就看不清。不过这个问题并不是无法解决的,因为大自然提供了一种透明度以及光学性质都要比郑森的人能做出来的玻璃好得多的东西——天然水晶。

    天然水晶虽然也算宝石,但是相对于其他的一些宝石,天然水晶的产量要高不少,但是在没有基于科学的探矿和机械化采矿技术的时代,大块的,高纯度的水晶依然不便宜。好在郑家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所以原料上的问题倒不是大问题。不过手工磨制很需要技巧,也很花时间,虽然郑家也在培养工匠,但是望远镜的产量还是远远不足,目前只有那些战舰的船长,以及模范军中营一级的指挥官有望远镜用,不过随着新的工匠的渐渐成熟,这东西也会渐渐地普及开来的。

    这些水手当然是没有资格用这样的高档货的,他们用的当然是郑森的那个。

    望远镜使得这些水手能够在很远的地方进行细致的观察,这对于作战是非常有用的,这使得当时其他的没有装备这种玩意儿的军队很难伏击郑森的人马。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在敌人还很远的时候,这个时代的士兵们是不太习惯就隔着老远就隐藏起来的,而且在没有望远镜的情况下,隔着老远就隐藏起来,也会干扰自己的观察。

    事实证明,谨慎一点是很有必要的。就在那个村子过去一点的一个小山包上,可以看到有一群人正在对着燃烧的村庄指指点点的。在望远镜里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些人都是一副官军的打扮,还打着一面旗,旗子上有一个李字,也不知道是谁的人马。

    这帮子官军还带着几头牲口,有马,还有驴子。驴子背上还背着些什么,多半是抢来的东西。他们望着大火,指指点点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气。

    水手们在那里停了下来,一个水手跑向岸边,掏出小旗向着船上摇了起来。

    “他是什么意思?”李香君问道。

    “他说附近有官军……我就知道。”郑森沉着脸说。

    又过了一阵子,火渐渐地小了。那些官兵们也都看够了,便慢慢的向着远处去了。几个水手才朝着村子那边过去。郑森几个人也上了小船登上了江堤,在那里远远地眺望着村庄。这时候明火已经基本上灭了,只剩下一大片废墟还在冒烟。他看到那些水手们慢慢的接近了村庄然后在村庄附近停了下来,显然村庄里面的温度还是太高,他们完全没法靠近。过了好一阵子,这些水手才走进了村子的废墟,转了一圈之后,就回来了。

    “少将军,村里没活人了。”一个水手对郑森说。

    这个结果在预料之中,在那样的大火中,不可能还有活人。

    “几百人人都被关在一套大院子里,然后放火烧死的。”另一个水手补充说。

    “这些官军抢东西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把人杀光?”李香君问道。

    “呵呵。”郑森苦笑了一声,道,“你听说过杀人灭口吗?香君你看这个村子,也就这么大,清平年月打给也只有两三百号人,如今的局面下,一个村子里面还能有好几百号人,这可不容易。什么样的村子在能在这样的年月里,基本上大部分人还能过得去,还能不出外流亡?”

    “什么样的村子?”李香君显然还没想明白。

    “当然是整个村子都投效给了某个搢绅的村子了。”郑森咬着牙回答说,“只有这样的村子能摆脱各种苛捐杂税,才能在如今的年景中勉强支撑,保住这样多的人口。才能避开很多敲诈勒索,才值得好好的抢一把。”

    “可是,这样做不是得罪了搢绅了吗?”李香君的脑袋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

    “早两年的确如此。那时候他们的确不敢得罪搢绅,呵呵,当年吴桥之乱,不就是因为有个军汉偷了搢绅家里的一只鸡吗?不过现在,那些军将们都已经看明白了,朝廷已经没有力量来管束他们了。朝廷如今没钱了,自然也不可能派其他地方的军队来镇压他们了。而且他们不再依靠朝廷发给的军饷,如今他们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新的藩镇。只要不公开造反,朝廷一般也不会追究他们了,最多不过是罚俸,撤职。但是这有什么用呢?俸禄才几个钱?至于撤职,如今兵为将有,就算撤掉官衔,也不可能夺走他的军队,最多不过是让人家戴罪立功而已。一般般的搢绅,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吓不住他们了。只要不留下太过确凿的证据,谁都不能把他们怎么样。相反,这些搢绅庇护下的村庄相比其他村庄更富足,更值得抢。当然,得罪了搢绅虽然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是总归是有麻烦的,所以为了避免麻烦,直接将村里人杀光,然后推给流寇自然就是最好的办法了。我们马上要去拜访的那位左良玉,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他假借剿匪为名,少杀掳掠,干的坏事怕是能比得上好几个张献忠。民间有言曰:‘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左良玉就是最密的一把篦子。据说当年在合击流寇的时候,他的军队甚至以杀人为乐,发明出了一大堆的,连商纣王见了都要自愧不如的虐杀人民的法子。”

    “公子,那你去见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李香君忍不住握住了郑森的胳膊。

    “这却不用担心。”郑森笑道,“左良玉是坏人,小人,但是不是疯子或者傻帽。夫子说过,该如何说服一个小人?”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公子的意思是可以用小利来收买此人?”李香君道。

    郑森点点头道:“我要引进流民,左良玉在这里面能赚不少钱。另外,你想,如果每一个活人都可以在我这里换成钱,那他们在到处抢劫的时候,为了取乐而杀人的时候就应该能少不少,因为他们会觉得杀掉了这些人会损失掉一大笔钱的。他们固然喜欢破坏,但他们更爱钱。除此之外,他们要钱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像王戎那样每天关上门然后把钱数一数?他们要钱自然一来是要享受,二来是要加强自己的力量。我家是大海商,这些需要,无论是用于享受的各种新鲜玩意儿,或者是用来火枪大炮,我们都能提供。相反,他对我不利的话,除了会得罪一大帮子人之外,而又能有什么好处呢?所以,只要左良玉不是傻瓜,就不会对我不利。如果左良玉就是个十足的傻瓜,那他也到不了今天的位置。所以,这件事情你倒是不用太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