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二十一章,王大力历险记(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王大力敢说,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这雨开始下的时候,王大力还正睡在土谷祠里的破板床上面。相比其他地方,江南这些年的灾害还算少,像王大力这样的年轻人,靠着给人打短工,也还勉强活得下去,只是他太早的把那件旧夹袄给当掉了。如今虽然已经是四月(农历,按公历是五月)天了,只是早晚间还是很有点冷。土谷祠里面也没有被子什么的,所以床上也只有一些干草而已。

    睡梦中,王大力觉得身上越来越冷,便迷迷糊糊的顺手摸了一把干草来盖到身上,手一伸,却觉得入手一阵冰凉。于是王大力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四周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外面哗哗哗的下雨的声音,以及雨水从屋顶的缝隙里面滴落下来,落在干草上的声音。王大力知道,这破屋顶又漏了,那些草肯定是因此被淋湿了。他摸索着坐了起来,将脚放下床去,打算穿上草鞋。然而脚往下一放,却觉得一片冰凉,原来地上已经有好深的水了。至于草鞋,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大概是飘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王大力知道,这土谷祠年久失修,如今又被这水一泡,怕是极不牢靠,说不得就要倒。而且这样的雨,附近的章家河的河堤也多少年没修过了,弄得不好便要决堤。他赶忙摸黑摸到了自己的旧衣服,穿了起来,然后摸索着开了门,向着外面望去。

    外面毕竟比里面亮,虽然因为营养方面的问题,按照后代的标准,王大力是有一点夜盲的,但是靠着时不时的亮起来的闪电,王大力还是看到眼前的大地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王大力楞了一会儿,又转身摸了回来,他摸到床头,然后弯下腰,双手顺着床脚摸了下去,摸到了一个破罐子,那个罐子因为破了,水很容易就流了进去,于是也就没有漂走,要不然,在这漆黑的屋子里,要找到这么一个破罐子还真不容易。

    王大力将罐子提了起来,伸手在里面摸了摸,那里面是他典当了夹袄和被子,以及给赵老爷打了半个月的短工的钱,包在一个粗布包袱里。屋里漆黑的也没法数,也没时间数了——水涨得很快,王大力醒来的时候,水才刚刚没过脚脖子,但是现在水已经到了膝盖那里了。王大力将手伸进罐子里,抓住了那个包袱,捏了捏,硬硬的应该还在。他便将这包袱取了出来,抱在怀里,又摸了出去。

    水涨得很快,王大力知道土谷祠这一带地势很低,看这大雨的架势,怕是这里的水很快就能到人头顶了。王大力接着闪电辨别了一下方向,就朝着东边走了过去——东边那里有一个小丘,地势比较高,而且还有些大树,能躲躲雨。当然,像王大力这样的乡下人虽然也怕天打五雷轰什么的,但却是不懂得什么打雷下雨的时候不要到大树下面去的道理的。

    地面上都是水,完全看不起脚底下的路,王大力晚上的视力也不算好,只能高一脚低一脚顶着大雨朝着那边走。突然他的一只脚一滑,然后整个人一下子沉了下去。原来这个地方原来有个深沟,王大力看不到,一脚踩空就滑了下去。

    王大力吃了一惊,很是呛了两口水,好在他会凫水,身上也没有几十斤重的甲胄,倒也不至于像巴巴罗莎那样在小沟里淹死。只是等他反应过来,从这沟里爬出来,却发现手里的包袱没了。一包袱的铜钱没了!

    王大力深深的吸了口气,打算再潜到这沟里找找,却突然听到轰隆的一声,比打雷还要响,然后就听到从他后面传来一阵隆隆的声音。他掉头去看,黑漆漆的却看不到什么。这时候,一道闪电突然将黑沉沉的夜色劈开了,也让王大力看到一道水墙正轰鸣着朝着这边扑了过来——章家河决口了!

    性命交关,王大力再也顾不得那个包袱,以及包袱里的铜钱了,他知道,即使会凫水,被卷入了这样的洪流之中,一样是凶多吉少的。所以他如今什么都顾不了了,笔直的朝着前面跑过去,在刚刚闪电将视野照亮了的时候,他在前面看到了一棵大树的。

    洪水的轰鸣声越来越响,王大力费尽了力气向前冲,他没有时间也不敢回头看,回头看会让自己的速度变慢的,而在这个时候,这一点点差距可能就是生死之别。

    王大力的运气不错,他抢先冲到了树下。猛地向上一跳就抓住了一根树枝,然后腹部一用力,将两只脚抬了起来,盘在了树枝上,接着三下五下的就爬了上去。

    王大力一口气爬了一丈来高,这时候就听着浪头带着呼啸从树下冲了过去,大树猛烈的摇晃了起来。王大力用四肢紧紧地抱住树干,总算没有掉下去。

    那股那头过去之后,树的摇晃也轻了很多,王大力缓了一口气,爬到了一个树丫上,在那里坐了下来,只觉得全身都软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渐渐的亮了,王大力从树上向四面一看,四面都是一片汪洋,他住的土谷祠,还有距离土谷祠不远的赵庄都不见了,就连赵老爷的青瓦大房子也不见了,只有一片汪洋。

    “奶奶的,叫你克扣老子的工钱,还说老子偷吃了你家推磨的驴子的豆料。遭报应了吧!”看着赵庄全不见了,王大力既有些恐惧,也有些快意。

    不过这快意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王大力饿了,而如今被困在这树上,他也不能指望能弄到饭吃了。至于在任何极端环境中找到鸡肉味,嘎嘣脆,掐掉头就能吃,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三倍的食物的技巧,王大力并不会。所以如今他只能先饿着。

    “也许再过几个时辰水就会退吧?”王大力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然而大雨一直不停,水自然也一直没退,而且不断的有被山洪冲来的一棵棵大树从王大力藏身的那棵树旁边漂过。有一些树甚至会撞在王大力呆着的这棵大树上。而每一次撞击都会让这棵树猛烈的震动。

    这是一棵老杨树,这种树的根系不深,随着土地被水浸润,这棵树在洪流中,很快就有点摇摇欲倒了。王大力此时却没有更多的办法,只能牢牢的抱住树干。终于,大树渐渐的倾斜了起来,一开始很慢,然后随着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大树倒下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轰的一下子倒进了水里。

    王大力紧紧地抱住了树干,所以在大树倒下的时候,他倒是没有被甩掉。如今这棵大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变成了一个大木筏。王大力抓着树枝站在倒在水里的树干上,而这棵大树则顺着水流向着下游漂了过去。

    “这也不知道漂到那里了。”王大力朝着四面张望着,很快出现在他眼见的景象就变得陌生了起来。在这个时代里,一般的像王大力这样的农民,一辈子的活动区域也就是附近的几座村子,他们的活动范围很少会超过周围二十里的。而一旦离开了这个范围,对于他们来说,就几乎是另外的一个世界了。

    如今这条独木筏已经漂进了他不认识的一条河道,而且飞快的向着下游漂去。一路上他也看到了一些处在高地上的,因而没有被水淹没的村子,只不过这些村子的田地大多也都被淹没了这些村子如今就像是海中的孤岛一样。他还看到有些村民站在岸上,拿着带着钩子的长竹竿,试图勾住从上游漂下来的各种东西。只不过他离着太远,那些人够不到他,而他,既没有工具,也没有力气控制这条“木筏”的走向。

    好在漂了一天之后,雨总算是停了,洪水开始渐渐地退去,王大力的“木筏”也渐渐的搁了浅。又等了一个多时辰,周围的水都已经很浅了,王大力才从救了他一命,也把他带到了一个他从来没到过的地方的“木筏”上下来,踉踉跄跄的上了一处高地。

    王大力在高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他不知道自己如今在哪里,甚至他都说不明白自己以前在哪里。如今王大力只是机械的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向前走,因为他饿了,他一定要找到能吃的东西。

    很快王大力就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他在烂泥里找到了半截萝卜。王大力将萝卜捡了起来,就在旁边的水里洗了洗,然后用衣服胡乱的擦了擦,就啃了起来。啃完了这半截萝卜,又在河里喝了两口水,王大力觉得身上也渐渐的有了点力气,便又起身向着前面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王大力看到前面也有一些人,他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但是他估计,那也是和他一样遭了灾的人,便跟了上去。从这些人的嘴里他听到了一个消息:“观音门那边有人施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