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二十二章,王大力历险记(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王大力不知道观音门是哪里,不过既然有人施粥,王大力自然也要跟着去了。虽然他刚刚吃了小半截萝卜,但是这东西完全不顶事,才走了几步路,就在肚子里化了。如今,王大力的肚子又饿了,而且因为刚才吃的那点萝卜一勾,弄得似乎比刚才还要饿了。

    王大力这个时候也没有考虑如何回去的问题,反正土谷祠已经不在了,就连赵庄好像也不在了。再说他又不姓赵,回去了也不见得能捞到什么好处,先填饱肚子才是最要紧的。

    就这样饿着肚子,王大力跟着这些人走了一段,顺带着还和这些人聊聊天,很快还认识了几个人。这些人里,有一个什么话都不说,一路上只是哭,据旁人说,这人叫赵二狗,他全家也就跑出来了他一个人。还有一个瘦瘦的叫董二黑,虽然名字里有个黑字,人却并不黑,他们家里的几个人倒都跑出来了,只是在夜里跑路的时候跑散了,如今他的婆姨,还有孩子都跑散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当然,还有不少人是一家人都还在一起的。不过他们也都无家可归了。

    “董二哥,你也不要着急,说不定嫂子他们也听说观音门那里有施粥的,也到了那里呢?”一个人对董二黑说。

    “是呀,刘三喜说得有理。我看再过个七八天,这水也就能退了。到时候赶回去,还能赶紧补种些粮食,说不定还能……”另一个人说。

    王大力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多半只是个美好的愿望罢了,这水未必能退得这么快。别的不说,这一路漂过来,他已经看到不少的河流都决了口。这水谁知道要多少时间才能退得下去,而那些田地,若是被洪水泡上半个月,那就全成了泥潭,要种田,就要再做不少的处理,这样一番下来,至少早稻是绝对没指望了,至于晚稻,这当中好几个月,谁家经过了洪水,还能有能吃几个月的粮食?除非东家肯借,只不过,就算东家肯借……想当年,王大力他爸爸还在的时候,也曾经是家中有屋也有田,生活乐无边的,只可惜那年遭了旱灾,田里颗粒无收,不得已,借了赵庄里赵老太爷的印子钱,然后……家里的田地就都姓了赵,再后来……王大力叹了口气。“狗日的老东西,这次多半死定了吧?全家死光!等水退了,老子就回去,把原来老子家的地种起来,反正,老东西全家死光了!有了地,以后就能找个婆娘,总不能真的断子绝孙呀!”

    王大力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跟着大家一起往前走,因为有了这个想法,他觉得似乎都没有刚才那么饿了,只是他却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就算赵太爷全家死光了,地契也都被水冲掉了,他也没有粮食可以支撑到自己种出下一季的粮食出来。甚至于他连粮食的种子都没有。不过这个时候,王大力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沉醉在自己的的幻想里。这幻想给了他力量,让他觉得越走越有劲。

    渐渐的,前面隐隐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墙。

    “快到了,快到了,到了就有的吃了。别哭别哭,到了那里就有的吃了!”有人在安慰自家的孩子。

    “三喜,你说你嫂子他们是不是也到了那里了?”董二黑焦虑的问道。

    “二黑哥,你放心,就算他们脚程慢一点,迟早也回到这里来的。”

    说话间,大家走得更近了,就见已经有不少人围在那里了,一行人走了过去,却挤不进去,也看不到里面有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前面开始有了一点骚动,王大力想这一定是开饭了吧。于是便想要向前挤一挤,可不想前面的人却都往后面过来了,两面一对撞,王大力差一点就摔了一跤。

    “靠后,靠后!你跟在他后面!一个跟着一个,不许插队知道不?谁他妈乱跑,今天就没的吃的,老子还要用鞭子狠狠地抽他!”一个手持着一把铁尺的作公的,先是一把把王大力塞到了一个人后面,然后这样大声的嚷嚷道。另一个作公的手里拿着皮鞭站在一边,将皮鞭在空中抽得啪啪响。

    只是让那些从来没接受过排队的训练的人,依照规矩排队并不容易。要知道后世的那些人能轻轻松松的排好队,那是因为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就已经习惯了“排排坐,分果果”了。而在这个时代里的大多数人,还从来没排过队呢。而那几个皂隶也不是脾气好有耐心的人,别人的动作只要稍微慢了一点,就是一鞭子抽过去,如今人们身上穿的都少,一鞭子过去,就真的是皮开肉绽。董二黑因为到处乱窜找老婆,迎头装上了一个皂隶。那个衙役吼了他一句,他也没明白过来,于是身上就狠狠地被抽了两鞭子。那衙役又吼了两句,只是这时候董二黑越发的蒙了,依旧站在那里没敢动弹,结果,那个衙役越发的恼火了,抡起鞭子来,又要打。

    好在这时候刘三喜跑了出来赔笑道:“差爷,这人是个傻子,听不明白的,并不是有意冲撞您老,您老消消气。”然后有拉着董二黑往后面就跑。

    王大力跟着队伍慢慢的移动,王大力看到前面好像有好几处棚子,过了好半天,他们才到了一个棚子前,在那个棚子里摆着一个大木桶,几个锦衣花帽的人站在一边,其中一个人旁边还摆着一些木碗。每个灾民从哪里经过,他就让那人拿起一个碗,然后另一个人就舀起一瓢粥给他,让他端着粥在一边喝完再把碗放回来。木碗的数量并不多,只有十来个,每次木碗被拿完了,后面的人就只有等着,等前面的人吃完了才能有的吃。

    又过了好一阵子,终于轮到了王大力,他照样子拿起了一个碗,然后那个那个站在木桶后面的家丁模样的人便给他舀了一瓢粥。这瓢粥清亮亮的,里面有多少米几乎可以数的出来,虽然还加入了其他的一些东西,但总的来说,就是非常的非常的清,一阵风吹来,还能看到粥面上泛起层层的涟漪。

    不过人家肯施舍吃的给你就已经很不错了,那里还有你挑选的分?所以王大力赶忙端过这碗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王大力喝的很快,一来是因为这粥已经凉了,二来也是他在刚才排队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赶紧喝完,然后赶紧跑到后面去排队,看看还能不能再弄到一碗。

    和他一起喝粥的人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他们喝得几乎和王大力一般的快,只是一眨眼功夫,在王大力前面拿到粥的那个人就已经喝完了,他把碗往桶里一放就朝着队伍后面跑去。王大力也赶忙一口喝完了碗里面最后的一点粥,然后把碗一放,也跟着那人向着队伍后面跑去。

    几个衙役还在队伍前后巡视,那个跑在王大力前面的家伙刚想跑进队伍,却突然被一个衙役拖了出来,一家伙就摔在地上。接着那个衙役就一鞭子抽了过去,嘴里还骂道:“你个黑心的,已经吃过了,还往这里钻!要有多少人还没吃过,你想饿死大家?老子打死你个没良心的!”然后又是几鞭子抽了过去。抽完了这几鞭子,这衙役又朝着众人喊道:“列位父老乡亲,如今大灾,城里马老爷,郑公子还有好多大善人设了这个粥摊,那是要救大家的命的。只是大家也知道,如今这粮食是何等难得,受灾的人又何其之多,每人喝到一碗,也就能活得了了。若是再多喝一碗,便有人喝不上了,便有人要饿死了。几天我要是让他多喝了这一碗明日他们就比你们多一份力气,就又能抢到前面喝,到时候却饿死谁?老少爷们们,你们说,老子是不是该狠狠地抽他们这样的家伙一顿?”

    旁边得人听了,便跟着喊了起来:

    “这位差爷说得对!这种人就是该打!”

    “这种没良心的岂止是该打,简直就是该杀!”

    “对对对!该杀头!”

    那个衙役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然后又低头看着还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骂道:“狗东西,还不给老子滚到一边去呆着!再敢弄什么花样,老子就就地正了你的法!”

    那人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伤口,低着头跑到一边去了。那个衙役冷笑一声,有转过脸来,看了楞在一边王大力一眼,那一眼冷森森的,吓得王大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望了望那个衙役手里的皮鞭,自然不敢再往后面队伍里去,只能先躲到一边去。

    “父老乡亲们!”那个衙役却又喊起来了,“如今人这么多,俺们几个人也又看不到的地方,大家都帮我留着神一点,要是有不守规矩乱插的,还有像刚才那样想要贪便宜的,大家看到了喊一声,看老子不打死他们!”

    “差爷辛苦了!”

    “我等都知道了!”

    人们纷纷应和道。王大力本来还想要等着那几个衙役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混进去,如今看这样子,他知道肯定是没门了。便走到一边,找了个石头坐了下来,想起了心思。知道这时候他才发现上午的时候他的那个美梦到处都是问题。他没有可以支持到秋收的粮食,要是借不过是走他爹的老路罢了,而且,且不说赵家有没有地契,至少他是没有地契可以抵押的,人家又凭什么借给他粮食呢?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直接的问题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怎样才能回到赵庄去。他不认识路,而且路上也未必有东西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