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二十七章,澳洲海寇(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海南岛有上好的铁矿,这一点郑森早就知道了,虽然海南岛上的煤矿质量不算好,只是质量较差的褐煤,但是距离海南岛不远的越南却有不错的煤矿,当然,越南的大多数煤矿都是不能用来炼焦的无烟煤,但是在越南的太原,就有品质还不错的焦煤。储量虽然耍不得太大,但是支持如今的水平的钢铁工业却还是够的。你说将来要是钢铁工业规模大了该怎么办?郑森对此并不担心,因为真到了那一天,如果还不能控制住山西,那简直就该找块豆腐一头碰死了。

    如果海南岛是欧洲人的地盘,只怕郑森早就带着舰队,嗷嗷叫的扑上去了。然而海南岛却的确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神圣领土,我大明在海南岛的统治也还算安稳。而郑家是大明的臣属,自然不能简单粗暴的来。郑家只是武将之家,早两年的时候,根本就不被人看在眼里。如今情况虽然有了点好转,但是即使是在福建,都还做不到为所欲为,而在海南,自然就更不行了。但是依照着我大明的规矩来,这事情就格外的麻烦,尤其是石碌铁矿在黎族控制区,而黎人不太信任汉人,也不是很卖我大明官府的账。不过郑森的手中倒是有打动这些黎族同胞的东西,那就是用于治疗疟疾的金鸡纳霜。

    和其他的热带地区一样,海南岛上一样有疟疾流行,而住在山林中的黎族,染上疟疾的机会当然也要比那些待在已开发的平原地区的人高得多。靠着金鸡纳霜,郑家的人算是和当地的几个峒的黎族都搞好了关系,再加上又请了普祥道人到黎族人那里装神弄鬼了一番。要说这普祥道人也还真有几分本事,靠着各种医术和巫术,唬得那些黎族峒头们都把他当成了活神仙。于是郑家倒是成功的获得了在山里开矿的权力。

    至于越南那边,郑森觉得事情其实也好办。当时越南正分成了南北朝,此时占据越南北部的是第四代郑主郑梉。为了统一越南,他多次发起对南边的阮家的战争,在不久之前,刚刚吃了败仗。所以如果郑森只是打算和他们进行一般的贸易的话,他应该是不会反对,尤其是在郑森能够向他提供急需的各种武器的前提下。

    为了获得粮食和女人,郑森的人在越南南北朝之间,两边买武器的事情做得很是不少。对此,郑森估计郑梉对此其实心知肚明,只是他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海上力量,所以也只能任由郑森的人两头捞好处了。

    “派个使者,去一趟越南,向郑主提出在京北勘探开采煤矿的要求。”郑森对刘德说,“我们可以以白银,或者是武器支付开矿的费用。”

    “少将军,如果对方提出,他们自己开矿,然后直接卖给我们煤炭,我们是否答应?”刘德问道。

    “这可不行。”郑森道,“让他们开矿,就他们的和我大明工部差不多的管理水平,让他们开矿,最后开出来的煤炭的价格怕是要高得一塌糊涂。我们虽然有钱,但这样的煤炭多半还是买不起的。所以,我们应该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方要在太原进行矿产勘探,要求黎朝保证勘探人员的安全,同时允许我们在太原租借土地开矿。每年我们给他们一万两银子,租界内的一切事物都由我们自行管理,煤炭的运输也归我们自行负责。当然,为了保护煤矿的安全,黎朝还应该允许我们在矿区维持一只不超过四百人的武装护卫队。”

    “这个要求,黎朝不会答应的吧?”刘德睁大了眼睛。

    “现在当然不会,但是将来”郑森笑了。

    又过了半个月,使者带回了郑梉的答复,郑梉严厉的拒绝了郑森的要求,声称只要他还没死,就绝不会同意这样丧权辱国的要求。他严厉的呵斥了郑森派出的使者,甚至威胁他说,如果不是看在大家都姓郑,他就砍了使者的脑袋。

    “可惜他没有真的砍。”郑森颇为遗憾的想。

    “让吕西安先生和杰克船长到我这里来一趟。”郑森对刘德说。

    天刚刚亮,大越(越南),海阳承宣治下的渔民们费力的升起了船帆,离开了他们的小渔村,开始出海捕鱼了。这里是红河三角洲,红河携带着大量的营养盐分流入北部湾,使得这一代有各种鱼类汇集,自古以来就是难得的渔场。同时,三面陆地环绕的地形,又使得这片海域相对风平浪静。那些和舢板差不多大小的小渔船,拉上一张风帆,也敢到远离海岸的地方去捕鱼了。

    阮文晋这几天的运气都不错,每次出海都能捕到不少鱼。虽然海鱼卖不出多少价钱,(在那个时代,因为没有冰冻保鲜的条件,海鱼是很难被送到远离海洋的内陆销售的,这就造成了海鱼只能在沿海最多三十里内销售的现象。如此一来大部分的海鲜,其实都卖不出什么价格来。)但是捕得多,还是能让他的生活稍微有所改善的。

    阮文晋刚刚又下了一网,捞起了满满一网的鲭鱼。阮文晋让自己儿子帮着将这些鱼倒进了船舱了,他估摸着再下一网,就可以回去了。

    这时候,阮文晋抬起眼睛来向着远方张望了一下,这是渔夫们的习惯动作了,当然,这不是在看有没有其他船只靠近,而只是在看天气有没有变化的迹象。虽然北部湾相对风平浪静,但是越南渔民们用的船也不是后世的机帆船,俗话说海上无风三尺浪,跑到海上来,无论如何,还是相当危险的。

    天气很好,看不出要刮风下雨的样子。不过却有几条船出现在了阮文晋的眼中。那是几条很大的船,其中既有他经常见到的大明式样的福船,也有更少见一些的夹板船。阮文晋赶忙把网收了起来,向着这些船队靠了过去。在这个时代里,越南渔船在北部湾还遇不到那些桅杆上挂着d字旗的,号令诸夷速回避,大爷管撞不管捞的赤兔国海巡船。大明在广西虽然也有些水师,但是他们也还没有养成后世那样的逢年过节,到北部湾去抓几条越南渔船回来罚款过节的好习惯。倒是很多时候,跑远洋的船队会直接从他们遇到的渔船手上购买渔获。

    只是那些船的顺着风张满了帆,比阮文晋的小渔船快多了,而且人家也没有停下来等他的意思,所以很快这些船就消失了,不过阮文晋已经判断出了,这些船是朝着红河河口的方向也就是他家所在的渔村的方向过去的。

    “那边有没有什么大的港口,他们往那边去干什么?”阮文晋不禁想到。

    阮文晋也就不再打鱼了,他对儿子说:“看起来那些船像是朝着咱们村的方向去的呀。”

    “多半是路过,要不人家去咱们那个破村子干啥?”他的儿子不在乎的说。别说如今海上已经平静了不少了,那些大点的海盗,都已经给郑芝龙灭了个差不多了,就是小股的海盗,有不少也被郑森的舰队拿着练了手艺。当然,南海上的海盗还是有的,而且还不少,不过向越南人的渔村这样的穷地方,就是海盗都懒得去抢的。

    “还是回去看看吧。”阮文晋说,“反正其实我们今天已经打到不少的鱼了。这几天,龙王爷已经给了我们不少的鱼了,人不能太贪心,回去吧。”

    他儿子听了,便不再说什么了。父子两个调转船头开始返航。

    等他们回到自己的渔村的时候,真的看到那些船就停在距离渔村不远的地方,一些拿着短矛(其实是装了刺刀的燧发枪)的人从船上下来了,将一面旗帜插在他们登陆的位置上。然后又从大船上放下了很多的小船,这些小船划到了一处,然后被用铁链连在一起,那些人又在上面铺上了木板,于是就形成了一段临时的浮桥。

    接着从靠在浮桥边上的大船上,用一个怪东西(起重机)放下来了好几个装着轮子的大铜管子(大炮)。几个人推着这些大铜管子,也上了岸。

    这时候,那些士兵已经把大炮都推上了岸,而在另一边,他们也看到,村里剩下的人全都被绑了起来,串成了一串,押上了一条船。

    “这真是海盗!”父子两相互看了一眼,就准备转身逃走。然而刚才他们探头探脑的一番举动已经被那些海盗看到了,几个拿着短矛的海盗朝着他们就跑了过来。

    “快跑!”阮文晋对儿子喊道,两人撒腿就跑。

    “不要去船那里,我们的船跑不过人家的,往那边林子里跑!”看到儿子想要往船上跑,阮文晋赶紧喊道。

    儿子已经朝着渔船跑了几步了,听了阮文晋的话,便又转身往林子方向跑,然而这一耽搁,那几个海盗已经追得更近了。父子两个跑得很快,只是他们后面的那几个海盗却跑得更快。一转眼功夫,一个海盗就已经追到了阮文晋的身后,只见他掉过手里的燧发枪,用枪托照着阮文晋的大腿上就是一家伙,奔跑中的阮文晋顿时就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不过阮文晋还是很努力地抬起头来,朝着儿子的方向望去,想要看看儿子逃脱了没有。然而他却看到一个海盗已经追上来了,那个海盗也是照着腿部一枪托,将他的儿子也打倒在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