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四十章,澳洲海寇(5)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不过这一轮的炮击并没有把黎朝士兵们的勇气完全清空,武文勇也在军阵中努力的鼓舞着士兵们的士气:“他们来不及开第二炮的!冲呀!砍下一个海寇脑袋赏白银十两!”

    十两白银,对于一般的士兵来说,也算是一笔大钱了,所以本来有些迟疑了的士兵又鼓起了勇气,向着前面冲去。

    武文勇告诉士兵们,海寇们来不及开第二炮,这也并不是在骗他们。火炮这种东西,黎朝军队也一样有。他们从荷兰人,还有大明郑家那里都购买过火炮,当然,从郑森那里买到的火炮和郑家自己用的火炮虽然外形上很相似,但在性能上其实是不太一样的,堪称典型的猴版,就像美军自用的m1a2坦克和卖给狗大户的m1a2坦克那样。

    无论是使用来自荷兰人的大炮,还是使用来自大明郑家的大炮,开一炮都需要很多时间,如今只有这么点距离,无论如何,对面是来不及打出第二炮了。

    这个判断的确是正确的,即使是模范军中最精锐的陆战队(陆战队自己这样认为的,陆军绝对不会这样认为。舰队水兵也会有异议。),最多也只能做到每分钟开一炮,而且还不能持久。两百步的距离,冲上去绝对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黎朝的士兵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四门五磅炮,还有三百多条燧发枪。

    “全体齐步向前五步!”甘辉大声喝道,同时向前正步走去。司号手开始有节奏的吹响挂在胸前的哨子,士兵们依着哨子的声音迈步向前。

    “立定!”甘辉大喝一声,横队立刻停了下来。

    “放下面罩!举枪!瞄准!”

    随着指令,士兵们迅速的放下了头盔的面罩。举起了枪,做好了射击的准备。动作整齐得就像是一个人一样。

    武文勇不仅在努力的鼓动督促士兵们往上冲,也在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海寇的举动。看到海寇们迈步向前,然后举起火枪的动作之后,他只觉得一股寒意从他的脚后跟上直升上来,将他全身一下子都冻结住了。

    那些海寇在走路的时候,每一步都无比的整齐。他们向前走,迈出的脚都是同一侧的,脚抬起来的时间,落下去的时间,脚抬到的高度,都完全一样。而他们举枪的时候,数百人做出来的动作,整齐得就像是一个人一样。武文勇是带兵的,这样的军队,此前他不要说见过,听说过,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他知道,一支军队要训练到这样的地步是何等的困难,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军队,该是多么的精锐,多么的训练有素。

    武文勇原本觉得,只要冲上去,进行肉搏,他麾下的部队就能靠着人多和武器上的优势一举击败这些海寇,但是现在,他却已经完全没有这样的信心了。自己这边是有两千多人,而对手只有三四百个。但是对手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甚至从未想象过的精锐,等到肉搏的时候,自己这边真的有优势吗?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刚才海寇们整齐划一的动作不但吓到了武文勇,同样也吓到了那些正在冲锋的黎朝士兵,让他们的脚步变得慢了不少,不过双方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已经接近到四十步左右了,一些黎朝士兵开始用手里的软弓向着那些海寇射击了。

    乍看起来,那些海寇只是头上戴着头盔,身上似乎并没有穿铠甲,但是弓箭射过去,命中了那些海寇的身躯之后,却无力的弹落了——郑家有的是钱,加上如今又有了自己的铁厂,模范军无论是陆军还是陆战队都是有胸甲的。只不过,为了便于隐蔽和伏击,在胸甲外面,还罩有一层绿色的罩衣,所以远远的看上去像是没有铠甲一样。

    甘辉依旧没有下达射击的指令,所以陆战队员们依旧保持着预备射击的动作一动不动,就像是铁铸的一样。偶尔有几支箭射中了陆战队员的胳膊或是腿部,也给陆战队员们带来了一些损伤。但是这些中了箭的人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软弓射出的箭,又射在非要害部位,杀伤力其实很有限。)

    黎朝士兵越慢,尤其是前面的,在距离枪口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们也越来越慢,潜意识中可能在希望后面的人冲到自己前面去帮着挡一下枪子。而后面的人却看不太清楚前面的情况,一下子冲了上去,然后有减速,结果前后的人反而挤在了一起。

    双方的距离已经不到二十步了,甘辉终于发出了命令:“开火!”

    三百多条燧发枪打出了惊天动地般的一击,这一击将冲在最前面的一百多个黎朝士兵一扫而光。跟在那些士兵后面的黎朝士兵惊讶的发现,自己前面的人在一瞬间就全都倒下。虽然理论上来说,这正是向敌人发起冲锋的好机会,但是在事实上,所有的人都被这雷霆般的一击吓住了,有些人站住了,有些人甚至转身往回跑。

    “上刺刀!冲锋!”甘辉下令道。他刚刚对着一个距离他不到十步远的黎朝士兵开了一枪,如今他的手铳的枪口还冒着淡淡的青烟。甘辉将手铳插会到枪套里,然后拔出了悬挂在腰间的长刀。士兵们这时候也都已经从腰间拔出了刺刀并且将它们套在了枪管上。

    司号手吹响了军号,士兵们挺着刺刀,大踏步的向前冲去。更多的黎朝士兵开始转身逃跑。一般来说,在冲锋的时候,最勇敢,最渴望战斗的人总是冲在最前面的,结果这些人在四门五磅炮和三百多支燧发枪的齐射中损失殆尽。这些人都是军中的骨干,在这些人都被消耗掉之后,出现这样的情况自然很正常。

    当然,勇敢一些的黎朝士兵还是有的,他们依旧举着藤牌,朝着陆战队的战士们冲了过来,只不过,他们如今的冲锋已经没有整齐而完整的队形了。而且紧接着他们就发现了一个更可悲的问题——他们手里的刀剑,根本就砍不动那些陆战队员身上的胸甲,这也意味着他们根本就无法给陆战队员造成直接致命的损伤。

    没有良好的组织,又缺乏有效的杀伤力,所以冲上来的那些人几乎在一眨眼的功夫之内就被放倒了,而陆战队却没有什么像样的损失。白刃战总是特别的能考验一支军队的士气和组织度,士气不高,组织度低劣的军队,在白刃战中总是崩溃得特别快。双方接触不过一两分钟,黎朝军队就支撑不住,开始迅速的溃退。

    “顶住!顶住!后退者斩!”武文勇大喊着,手下的亲兵也抽出刀来砍翻了两个逃跑的。但是依旧无法阻止军队的溃败。一些亲兵甚至被急于逃命的士兵们撞到在地,然后然后就被人群踩死了。

    “将军,将军,兄弟们实在是顶不住了,我们撤吧!”一个亲兵这样对武文勇说。

    武文勇登上了一个小土堆,向着那边望了望,看到战线正在迅速的向着自己这边逼近,再不走只怕真的来不及了,于是他叹了口气,从土堆上跳了下来,招了招手,一个亲兵将他的马牵了过来,武文勇又叹了口气道:“撤吧!”然后飞起一脚,踢翻了将旗。

    就在这时候,对面又响起了炮声。这一次陆战队的炮兵们使用的是实心炮弹,采用了减装药发射的方式。他们将炮口抬高,让炮弹划出一个曲线,越过前面正在追击的陆战队士兵,打进了黎朝军队当中。

    五磅炮打出的炮弹速度不算太快,以至于人的眼睛都能看到这些炮弹。武文勇看着这些炮弹飞起来,然后有那么一瞬间甚至似乎是停在了空中,接着在他的视觉中,那颗炮弹陡然加速,猛地一下坠了下来,就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激起的气浪弄得他差点摔倒,然后就击中了后面的给他牵马的亲兵和那匹马。

    那个亲兵的下半身还留在原地,上半身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而那匹马从胸部开始整个的被撕裂成了两半,大滩的碎肉飞的到处都是。

    望着这恐怖的一击,武文勇以及他的亲兵们一下子都呆住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让他们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这僵硬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等武文勇恢复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快要变成殿后的人了,海寇们闪亮亮的短矛(上了刺刀的燧发枪)已经距离自己不过七八步远了!

    因为步兵的冲锋是提前进行的,所以火船的突击就慢了一些,直到陆战队已经和黎朝士兵们开始白刃战了,二十条火船才顺着水流,转过了弯,向着海寇们的两条战船扑去。

    在领头的一条火船上,站着武文勇的侄儿武玄乙。在转过那个弯之前,武玄乙设想的交战场面是这样的:

    敌人的两条战舰正忙于支持地面的作战,为此他们减慢了速度,靠近了岸边,落下了不少的帆,而且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如何攻击地面目标上去了。火船出现后,他们乱成一团,既想要迅速的转向,又因为在岸边担心搁浅,又来不及掉转炮口,结果火船顺利的撞,将敌舰烧成一个个大火把

    然而等他转过了这个弯,却发现,事情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