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五十章,美妙的相持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郑森在洪承畴的临时府邸里呆了下来。洪承畴先是考校了一下他的儒学,然后就又谈起了他的物种起源,显然,这部作品还是形成了一些影响,以至于洪承畴不但听说过了,甚至好像也读过。

    “大木,你的这格物天授之学,的确是别开生面,粗听起来,好像很是怪异,但细细思考,却又实实在在的有道理。只是这从天而人的过程中,好像还是不够踏实。不过以你的年纪,有这等见识也是难得了。”洪承畴道,“舍弟写信来,多次提到你。他对你的这些学说是大大的不以为然的,但是对你的才华人品却是赞不绝口。”

    “我来之前,也去见过老夫人和三先生。老夫人和三先生都只让我带话给督师,让督师尽忠报国,勿以家认为念,三先生却并没有向我提起格物之学的事情。”郑森回答说。

    “老三自己不走正路,心思都花在了写字画画这样的小道上了。”洪承畴摇头笑道,“他当初说道理都说不过你,何况此时?他那是自己藏拙罢了。其实我倒是很喜欢你的那套治学的做法,踏踏实实的,比起那些只谈心性的强多了。”

    “其实谈心性,谈悟道,也没有不对。只是悟道并不是空中楼阁,而且有真有假,有些人自以为悟道了,其实不过是假悟道罢了。”郑森回答道。

    “什么是假悟道,什么是真悟道?”洪承畴却是来了兴趣。

    郑森想了想道:“督师,这就像是下围棋,遇到了一个难局,冥思苦想了半日,终于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了自以为绝妙的一手,只以为有此一手,危局顿解,前途一片光明。然而却不想对手悠悠然的来了个三十三手镇神头,反倒是自己的棋一下子就全崩了。督师,这自以为解开了危局的悟,便是假悟。若是不能试以实事,用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只是脑袋里想来觉得应该如此的道理,大多都是假悟。而世间又总有人,自以为悟道,试以实事而不能,却不冤自家没有真悟,反而以为不当萦怀于俗事,这便是流入佛道之类的异端之中,失去了圣门本意了。”

    “说得好!”洪承畴抚掌赞道,这些年来他在朝廷里也是见惯了无数的如郑森所说的那样的说起心性道德一套套,办起事情来却只会捣乱拖后腿的家伙了。比如如今在军中就有这么一个。

    “大木,我知道你做学问乃是为了治国平天下的实用。我听老三说,当初荷兰人寇边的时候,你就跟着令尊参赞军务,想来在军务上也有些经验。你觉得如今这锦州之围该如何解?”洪承畴又突然问道。

    郑森听了忙道:“这样的军国大事,小子怎敢胡言?”

    “我叫你说,你就说,怕个什么?”洪承畴笑道。

    “如此,小子就僭越了。”郑森拱手行礼道,“督师,建胬其实也是人,一刀下去照样砍得死。所谓‘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之类的话,不过都是那些打了败仗,丧师辱国之人为了推卸自己的罪责弄出来的东西。要击败他们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建胬自从作乱以来,几乎未有大败,却也不是偶然。对上这样的敌人,自然要谨慎。

    督师,为何建胬作乱以来,胜多负少?学生以为,天下之事自有其内因外因。建胬作乱,一旦事败,必合族诛灭,无有退路,故而悍勇敢战。此彼能胜之内因。然我大明立国以来,遇到过的悍勇之寇难道就少了吗?昔日这蒙元,其后之倭寇,难道就不悍勇了?然天兵一出,所征者服,所讨者平,何也?以天下之所顺而攻之,安能不胜。天下所顺在何?在能合天下之力。以天下击一隅,安有不胜?然而自张太岳之后,朝内日益无人,天下之事,不但不能合天下之力,反而处处掣肘。结果不但不能合天下之力以讨叛逆,反而使朝中复有一张太岳,安有今日之事。”

    “唉”洪承畴也叹了口气道,“如今说这些却也没用。你只说如今你觉得该如何?”

    “督师,建胬屡战屡胜,积威以成。我军多有未战而怯者。如此,安能求胜。况且建胬老兵多,我军新兵多。贸然决战,恐怕难有胜机。当今首要还是居于不败之地与之周旋,多求小胜,不急于求大胜。这样小胜多了,军中也就知道建胬不过如是,恐惧之心既去,乃可有战胜之机会。且建胬毕竟地小人少,长期相持,我大明都费力,彼等自然越发如此。督师当先为不可败,以窥其隙。督师十余万大军,只要营寨严整,粮草不绝,就没有脆败之理。故而保粮草是重中之重,有此则无败。

    督师今以海运保粮草,实为良策,建胬兵力虽强,不能威胁海道,如此粮草无忧。只是若是相持到了冬天,海上封冻,船只便难于靠岸。督师可以留重兵于塔山杏山,将一部分粮草囤于笔架山。使精锐守护。

    笔架山三面是海,只有落潮之时有一段陆桥于岸相连。实在是天险。若使人在笔架山对着陆桥的地方筑墙,又于海上布置水师舰船。比如向荷兰人租借夹板战船,布置在陆桥左右。荷兰人夹板船一面有红夷大炮十门左右,两侧各布置一条便是二十门炮,再在墙头上布置几门大炮,则粮道无忧。我军便可慢慢于敌人相持,结硬寨,打呆仗。建胬全国最多能有十万余丁,我军便是用两个人耗他一个人,这样即使将我军耗光了,彼之精锐就也耗光了,就必定会破亡。所以彼等断断是不敢和我们这样耗下去的。如此,就有解围的机会。”

    “屯粮于笔架山?”洪承畴道,“这地方却是不错,只是到了冬天,却也会结冰,到那时海船也靠不过去。却也危险。当年觉华岛便是因为结了冰,结果”

    “督师可以租借荷兰兵防守。”郑森道,“荷兰国远在数万里外,船只一路来这里,都需要在沿途的一些地方修建港口货站,用以修理船只,翻晒货物。数万里以来,这样的地方自然不少。其中很多地方也都有强盗,荷兰船上携带的货物和银子,那些盗寇岂有不想要的,只是荷兰人善于筑城,善于防守。虽然他们在那些港口留下的人很少,但却也不是别人轻易就攻得下来的。两年前的静海之战,督师可听说过?防守那个货站的就是荷兰人带着日本人。况且荷兰距离我大明数万里,能派到这边的兵加在一起,也不过数百人人,加上流亡国外的日本浪人,也不过一两千人。也不担心有将来他们反客为主。他们所求的不过是贸易赚钱而已。花上些钱,就能保证粮道安全,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这些人守着,督师就能腾出更多的精锐用于作战,这样做岂不美哉?”

    洪承畴想了想道:“你这话也有些道理。尤其是‘结硬寨,打呆仗’这六个字,确实大有想法。你觉得这笔架山本官改派谁去守呢?”

    郑森道:“内举不避亲,小子觉得家叔是最好的人选。”

    “说说理由。”洪承畴道。

    “家叔善于海战在,笔架山三面环海,正好能用上家叔的长处。况且将来要和荷兰人合作的话,我家和荷兰人做买卖非止一日,家叔手下也有不少人听得懂荷兰话,如此配合起来就更为方便。”

    郑森有把握自己提出的措施应该是很对洪承畴的胃口的,因为这一套大部分都是他在原本的历史上的安排。包括屯粮笔架山也是一样。只是在原本的历史上,他可没有郑芝虎来给他海运粮草。结果他将粮草囤积在笔架山,却被满清偷袭,抢走了粮食,结果军队因为缺粮,一下子就溃散了。

    郑森觉得,明军在松山败得太惨,这对于他的计划不利。因为如今郑家和西班牙人在马尼拉的争夺只怕很快就要进入摊牌的阶段了,在这个时候,通过一场大规模的消耗战,让我大明和我大清都消停一会儿,对郑森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郑森也明白,即使没有了被劫粮草的事情,即使打成了消耗战,我大明获胜的几率还是很低的。这一来是因为我大明特产各种拖后腿的,二来也是因为我大明没钱了。我大明虽然地盘比满清大得多,也富庶得多,但是我大明如今的组织度却是稀烂,远远不如满清,所以能集中起来的物力还真多半比不过建胬。而且我大明的各种漂没更是出了名的,若是洪承畴这里要用一两银子,我大明各级官员从税收开始,一路漂没下来,怕是一开始的税收要是没个十两银子,到洪承畴手上就还真的连一两银子都拿不到了。相形之下,满清匪帮至少在这个时候爱没有普遍的败坏,拼动员能力,洪承畴还真不一定能拼得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