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五十二章,呆仗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总的来说,洪承畴觉得笔架山的防御还是做的不错的。涨潮的时候自然不消说,不要说建胬如今已经万全没有水军了,就算他们手上的水军最强的时候,也不是郑芝虎手里的水师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两条“荷兰”夹板船助战。而即使到了退潮的时候,路桥的宽度也非常有限,一次性能冲上来的人也不多,两条夹板船因为担心搁浅,不能靠太近,但是它们的炮弹还是能打到陆桥上面的,而且其他的吃水更浅的战船倒是能靠上去,那些船上的弗朗机炮也能起作用。当然,如果战事拖延到入冬,海水结冰之后,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不过现在距离冬天还早,而且到那时候,岛上的防御应该已经更加坚固了。

    又过了十多天,张若麒终于等到了他盼望已久的圣旨。于是洪承畴的十余万大军开始离开塔山堡,向着锦州前进。

    济尔哈朗攻击锦州的方式几乎是黄台吉围攻大凌河的翻版:四面挖长壕彻底切断锦州和其他地区的联系,然后一边在锦州附近种田(这是史实,清军不但抢了锦州城外明军屯田的庄子,还干脆就在明军开垦出来的田地里种上了田,也算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锦州城内积蓄很多,清军要不是靠这一招,还真不一定耗得过祖大寿),一边慢慢的和城里的守军耗,同时等着明朝派援兵来。然后集中力量,在野战中消灭明朝的援兵,然后再靠着击败援军的威势威胁守军,迫使守军投降。

    只是这次明朝居然一口气派出了十多万的军队,这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济尔哈朗此前的预料,于是他一边让军队扎好营垒做好迎战的准备,一边向黄台吉求救。

    在原本的历史上,黄台吉当时的身体状况已经很不好了,据说消息传来的时候,他正在大流鼻血,于是用碗接着鼻血,一路赶到松山,据说鼻血流了好几碗。而此后在松山之战中,他最喜欢的老婆海兰珠死了,又让黄台吉大受打击,据说一度昏迷。然而在这个时空里,大概是因为海兰珠的那个短命鬼儿子居然没死,还顶替了后来大玉儿的儿子的名字。海兰珠自然也就没有因为丧子之痛而重病,连带着黄台吉的身体状况也比原本的历史上要好得多。虽然因为肥胖引起的高血压什么的依旧会时常让他目眩,但是相比历史上的时不时流鼻血昏迷什么的却要好得多。至少不至于给他处理政务带来太多的麻烦了。

    于是黄台吉也立刻下令进行了总动员,将国内剩余的丁壮几乎全征发出来了,打算和明军进行一次战略决战。

    到了七月初,洪承畴的大军终于到达了松山,再往前,就是包围着锦州的满清大军的军营了。

    此前洪承畴依据打探到的情报认定在锦州城外的清军有大约十万人左右,他觉得自己这里有十三万大军,再加上锦州城里的祖大寿手里也还有好几万人马,应该是能勉强解围的。却不知道此时锦州城外的八旗兵,加上蒙古人,再加上包衣汉奸什么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二十万。

    洪承畴在松山城外,花了好几天功夫,又建构了一套坚固的营寨。而他对面的清兵也没闲着,从洪承畴从宁远出发的时候起,他们就在挖壕沟了。这天一早,洪承畴将辅兵辎重留在大营中,和曹变蛟吴三桂以及张若麒一起带了些骑兵,前往探察清兵的营垒。

    清兵占据了靠近官道的几座山,他们将山上的树木几乎都砍光了,在山上建有营垒,放眼望去,这些营垒旌旗招展,壁垒森严,一看就很难攻打。再往官道上看去,只见锦州城外的官道上已经被挖出了好几道大大小小的壕沟。远远看去,这些壕沟里面最大的大概有一丈多宽,挖起来的土都堆在靠着锦州城的那边,堆成了一堵土墙,而在土墙上面,清军还架着大炮,炮口也是朝着这边的,显然,这些壕沟针对的并不是锦州城里面的祖大寿,而是针对前来解围的自己的。

    配合着这道大壕沟,官道上纵横交错的还挖了好些小的壕沟,这些小壕沟只有三四尺宽,士兵们应该可以轻松的跳过去。不过盾车什么的要过去就困难了。在这些小壕沟后面一点,还摆了一些拒马,据马上面还斜靠着一些超长的据马枪。这些据马枪比一般的长枪都要更长一些,需要将枪杆放在拒马上面才能使用。几个清兵站在拒马后面,见到明军的骑兵却并不惊慌,只在那里冷冷的望着他们。而在后面更远一些的地方,清兵还用木料搭起了一些好几丈高的瞭望台。再远一点的地方又有清军的几处营寨。

    “二位将军,你看这建胬的营垒如何?”洪承畴向曹变蛟和吴三桂问道。

    “不太好对付。”吴三桂摇了摇头道,“督师你看这道路上,建胬不但挖了着许多壕沟,还把路上挖的到处都是坑。这是防我们的盾车的。督师你看那道壕沟后面的土台上的大炮,若是地上没这些坑,我们推着盾车过去,鞑子那边也只有这些炮能打得动这些盾车,其他的什么弓弩标枪飞剑什么的都打不动。但是这些炮打得慢,半天才能开上几炮,又不能保证每一炮都打得准,所以我们让那些辅兵推着盾车,顶着炮击上去,几下子就能把前面的那些小壕沟填了。他们就只能靠士兵和我们硬打了。如今这路上都是坑,盾车推两步,就要停下来填坑,这样一来,上去得就慢了,然后鞑子就可以用那些大炮慢慢悠悠的打我们了。要是没有盾车掩护,直接让无甲的辅兵上去填那些坑,督师你看,那些小的壕沟距离这些坑不远,鞑子要是躲在里面,有没有人,有多少人我们全看不到,突然间杀出来,那些辅兵怕是都要完蛋。”

    “吴总兵说的是。”曹变蛟接口道,“督师,您看着些小的壕沟,纵横交错,就像是棋盘一样。建胬的人在这些壕沟里跑,哪里有多少人,怎样调动的我们全然看不到。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弄得不好,就容易被他们玩出前后夹击的花样来,确实不好打。督师你看,这附近的高处都被建胬占据了,他们从上面居高临下,那条壕沟里有人都看得见,您再看那些个高塔,怕也是用来施发号令的。”

    “那曹总兵觉得该如何对付这些壕沟?”洪承畴又问道。

    “这”曹变蛟又看了看那些壕沟,然后道,“只能是一点点的填了,而且要一线平着填,只是这样做,那些壕沟里有没有建胬重兵也不知道,所以只能是每一处填的时候,都派出战兵掩护,只是”

    “要这样打,却打到猴年马月去了?”一直不太做声的张若麒突然道。

    “是小将考虑不周。”曹变蛟赶紧道,他可不是洪承畴,张若麒是兵部尚书陈新甲的心腹,得罪了他,很多时候会被穿小鞋的。

    “末将觉得,要对付这些壕沟,第一重要的是先拿下旁边的这两座山!”吴三桂插嘴道,“若是拿下了这两座山,居高临下,就能看清楚鞑子在壕沟里的动静,到时候,要打他们也就容易多了。要不然,多少人都不够填这些壕沟的”

    几个人在满清的营寨前指指点点的,满清那边自然也不是看不到。

    “主子爷,有一群明军在山下看我们的阵势。都是骑兵,大概有三百来骑的样子。”一个清兵跪在地上向坐在军帐正中的多铎禀告道。

    多铎是努尔哈赤最小的嫡子,很的努尔哈赤喜爱。所以当初努尔哈赤留给他的兵力也最多。如今单以手下牛录而论,作为正白旗旗主的多铎是八旗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人物之一。

    因为前一段时间的小规模作战中,满清吃了点亏,所以黄台吉将当时负责这些战斗的多尔衮调了回去,换了多铎的镶白旗过来。多铎这时候还不到三十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黄台吉正要用他的锐气来对抗一下明朝最后的精锐。而且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兄弟(他们是同父同母的,而且他们的生母也是被以黄台吉为首的四大贝勒逼死的)手里的力量也太强了,黄台吉也不能没有想法。

    为了分裂这三兄弟,黄台吉对阿济格打压更多,但对多铎却拉拢更多,再加上多铎手里实力强,所以多铎一向跋扈,目中无人,经常喜欢搞出些出格的事情来。如今听说有明军跑到了他的军营前,他顿时来了兴致,便站起身对手下的几个佐领道:“都跟我出去看看!”

    一行人出了军帐,从山上居高临下向下一看,正看到三百来个明朝骑兵在山下,其中的几个人还在朝着山上指指点点的。

    “主子爷,那个在中间的老一点的据说就是明军的主帅洪承畴。皇上也多次提到此人知兵,能打仗的。”一个军官在一边解说道。

    “看他们这身装备,这些人怕是明国那边的精锐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绣花枕头一包草的样子货。”多铎道。既然前面有人提到黄台吉称赞过洪承畴,多铎就忍不住要贬低对手一下。

    “主子爷,是不是样子货,打一下不就知道了?”那个军官道。

    “好!哈宁阿,带上你的人,就带三百,去称量一下那些明军!”多铎下令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