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五十九章,大事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满清打算如何对付洪承畴,这已经不是郑森需要关心的事情了。他这时候已经在回福建的路上了。如今郑芝虎那边已经不可能出什么大事情了,郑森自然不能长时间的呆在那里。毕竟郑森如今是非常忙的。

    首先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如今台湾的行政架构的搭建。几年来,台湾的人口增加了很多,大量的流民,加上从南洋地区弄到的女人,这些年下来,整个台湾岛上的人口已经超过了百万。

    在台湾刚刚开始开发的时候,郑家整个台湾岛的行政架构是非常简单,也非常扁平化的。整个的台湾岛以北港为核心,围绕着北港,沿着海岸和浊水溪建起了数百个村庄。而这些村庄在那时,基本上还是自然经济,除了和当地土人的斗争,以及粮食种子水牛之类的事情需要麻烦郑家之外,更多的时候,自治的成分更多,所以倒也用不上太多的管理。因此当时郑家的管理方式就是在北港筑城,然后按时间去收税而已。

    但是后来情况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渐渐地被种植园经济取代了。相比传统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种植园经济更能赚钱,组织度也更高,但是它的运行也更加复杂,管理起来,自然更为麻烦。

    另一方面,最开始的时候,移民点距离北港都很近,最远的也不过只有一天左右的路程。但是随着新移民的不断地到来,新的移民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远。另外,对于沿海的那些移民点而言,海路的交通比陆路要方便得多,所以新的港口不断的出现,到如今,整个台湾已经有大大小小的移民点两千来个,大小港口五十三个。当然这些港口大部分都是移民们自己建立的小型的私港,一般来说,这样的港口只有一个很小的栈桥,只能够停靠一些小渔船之类的船只。不过单独以北港为核心来直接管理这么多的移民点已经有些不方便了。

    而且随着台湾日渐富庶,郑家内部也不断有人提出,需要在台湾分设郡县,以便管理。这些人,大多都是郑芝龙的老部下,他们当年跟着郑芝龙,在日本混过一段时间,如今看到台湾发展的不错了,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日本模式,居然打起了学习日本玩封建的主意,说什么这些地方管起来不方便,不如就当做奉行地,托付给可靠的人来打理。

    这样的反动的主张当然是郑森无法接受的,然而麻烦的是郑芝龙似乎对这种提议很有兴趣。同时,这两年来,台湾越来越成为了郑家的力量的核心地区,无论是在武力还是赚钱的能力上。而郑家其他的人,甚至包括郑芝龙,都在台湾缺乏足够的影响力,台湾如今已经越来越像是郑森的独立王国了。郑森想,这是不是也引起了郑芝龙的一些警觉?

    郑芝龙对郑森的看重,这是无可置疑的。而且,在郑芝龙的儿子中,郑森是嫡长子,他的地位从礼法上来讲,只要自己不作死,那就是无可动摇的。加上郑森不但是嫡长子,也是所有兄弟之中,才华能力最出众的那个,无论是立长还是立贤,都只能是他。不过郑森也知道,权力,或者说控制欲,对一个人有着怎样的吸引力。当年李渊和李世民,未必没有过父慈子孝的时候;李建成和李世民也未必不是兄友弟恭。但是面对权力,他们最终还是会反目成仇。

    郑森担心,郑芝龙之所以会对那些“老部下”们这里面未必没有往他的系统里面掺沙子的意思。老实说,郑森并不反对其他人,尤其是他的那个老爹参与台湾的事务,事实上,目前台湾的事情已经太多了,他一个人也已经很有点忙不过来了。他如今颇有些怀念郑芝凤还在台湾,做他名义上的主官,而自己给他当副手的时候了,那时候,很多的常规的事务都有郑芝凤帮着打理,比如今轻松多了。

    “也许应该想办法把三叔再弄回台湾来。”在赶往安平的船上,郑森忍不住这样想着。

    除了台湾的事情,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郑芝龙需要和郑森商量一下,那就是郑森的终身大事。在这个时代里,人们结婚的时间比后世要早很多。在原本的历史上,在这一年,郑森就迎娶了担任过吏部侍郎的董飏先的女儿,也就是在金庸的鹿鼎记中被黑得一塌糊涂的董国太。

    在这个时空里,因为各种事情很多,所以这事情倒是耽误了,不然的话,依着时间,这时候也早就该到人家那里去提亲了。不过郑芝龙对于给自己的儿子找个儿媳妇的事情很是关心,所以如今趁着北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郑森有了时间,赶紧叫他回来,和他商量一下。

    “不知道这次老爹又看上了什么人家?”郑森忍不住这样想着,“不过从原来的历史上看,老爹的眼光应该还是不差的。而且以武官的身份,能够给自己儿子娶到一位进士的女儿,想来老爹还真是花了不少功夫的。”

    虽然在鹿鼎记中,郑芝龙为郑森挑选的那位董国太(董酉姑)被黑得一塌糊涂,但是在原本的历史上,董国太的表现其实非常不错。在原本的历史上,郑芝龙降清,郑森起兵抗清的时候,身边并没有多少财物,董酉姑变卖了自己的首饰来支持丈夫,而且亲自带着其他女眷纺织,以补贴军用。钱财的数量虽然有限,但是这种行为却值得称道。后来在顺治八年,清军总兵马得功袭击厦门,当时郑成功的主力并不在厦门,守将郑芝莞望风而逃,岛上乱成一团,人人都忙着逃命,其他人在逃亡的时候,都尽可能的携带财物,只有董酉姑在逃难之时,随身携带的却是郑森的母亲的灵位和郑成功军中的机密文件。

    在这个时代里,郑森并不期盼着能有一场什么基于自由恋爱的婚姻。因为这并不现实,在这个时代里,会让一般男人有机会见到,而且还有机会搭上话的女子,一般来说,不是极为底层的穷苦人家的杨喜儿,就是沦落风尘的了。前者肯定是文盲,而且因为营养不好,普遍颜值也不会太高。至于后者,倒是可以谈谈恋爱什么的,比如李香君就是,不过这样的女子,在这个时代里是当不了正妻的。而那些大小姐什么的,那可绝不是外姓男子随随便便能看得到的。郑森还记得上辈子读高中的时候,学过的林黛玉进贾府中的一个细节,那就是林黛玉的轿子到了贾府的门前面放下,轿夫们退下去,然后林黛玉并没有从轿子上下来,而是由贾府的小厮们抬起轿子,进到垂花门前,再等小厮们退走了,才有丫鬟婆子们上前来掀开轿帘,扶她下来。在整个过程中,外面的人,是绝对没机会看到她的。

    同样,在元朝,王实甫写西厢记的时候,还能安排男女主人公见个面什么的,到了我大明,汤显祖的杜丽娘,就只能自己做个春梦,然后就着春梦里梦见的男子生相思病。因为在我大明,即使是编故事,要编出大家闺秀偷偷地见到了一个外姓男子之类的东西来,也肯定会被合理党痛骂的。

    所以,综合起来看看,郑森居然觉得,原本的那位董酉姑其实也不错。她的父亲是进士出身,做过知府和礼部侍郎,所以想来她应该受过不错的教育。而且从历史上她的一些表现来看,性格也很是坚定。虽然个人能力未见得很突出,但是这个时代里,对于女子的个人能力的要求本来就不高。郑森上辈子并不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即使到了这个时代,郑森也一样觉得让女人们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待在家里,是对生产力的极大浪费。所以在郑森的计划里,女人干活,甚至是进工厂当女工都是有的。但是解放妇女什么的,却还远远不在他给自己制定的目标范围内。

    “多想也没有用,说不定到了安平,才发现,老爹看上的和历史上不太一样呢。”郑森笑了笑,站起身来,从船舱里走了出去,来到了“飞燕号”的甲板上。这时候海上正有些东南风,“飞燕号”迎着风,船头劈开海浪,正在高速航行。

    “如今到哪里了?”郑森问道。

    “少将军,刚刚过了长江口了。”船长郑海生回答说。

    郑森道抬起头向着远处张望。不过他并没有望见什么,这也是正常的,为了锻炼水手利用海图和六分仪远洋航行的能力,飞燕号并不是像一般的小帆船那样靠着海岸线航行的,即使是最近的陆地,距离“飞燕号”也有上百里,在这样的距离上,即使用望远镜也是看不到海岸的。

    “这次倒是很快呀。”郑森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