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六十六章,巡视(6)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对于法比奥的这个要求,郑森却没有作声,到是郑芝龙皱起了眉头。法比奥不知道,自己提出这个要求是有些失分寸了。他虽然在远东也呆了好几年了,但是这几年里他主要都待在台湾。台湾这地方要放到大陆上去讲,如今绝对算得上是礼崩乐坏。从大陆到台湾岛上来的人原本都是流民,这些人大部分本来就都是社会底层的文盲,对于礼乐规矩什么的本来就不太懂。而且千里迢迢的逃荒中,原本的家族什么的大多数也都跑散了。后来到了台湾,在被分配到各个移民点的时候,郑森又刻意的让人将这些人的姓氏、宗族、籍贯都打散,不允许出现同族、同姓、同籍贯的人聚居。这样一来,原本的宗法制度,家族势力在台湾自然也就没什么影响了。依附于其上的礼法规矩的影响力自然也就小得多,再加上台湾的经济模式已经不再是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模式,而是商业化的种植园和工厂,那些移民们即使娶了老婆,一般也会让老婆参加生产劳动,好尽快的把娶老婆(卖老婆)花的钱挣回来。所以在台湾,女人很少有躲在家里不出门的。

    至于说大户人家,台湾岛上如今的大户人家也就郑家一家,偏偏这家的女眷李香君却也是经常出来活动的。她跟了郑森之后,本来论条件,郑森绝对是可以来个金屋藏娇,把她藏起来的。只是郑森是从后世的那个“妇女能顶半边天”的中国穿越来的,又不是教徒,自然不会有什么女人约等于雌性动物,应该用罐头盒子装起来,和空气隔绝的奇怪思想。穿越过来之后,虽然学了不少“封建思想”,了解了不少的封建礼法,但是作为穿越者,郑森看这些东西的时候,都是带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的批判的眼光的,自然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另外李香君本人以前也习惯了到处乱跑,加上郑森又没有要约束她的意思,反而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让她出来办事。自然也不会自我约束。法比奥就曾多次见过李香君,他自然也觉得,在中国,女人出现在公众面前是很寻常的事情。却不知道,在大陆上,有钱人家的女人,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但是郑芝龙却不同,郑芝龙的确不太讲规矩什么的,至少,在他还是海寇或者海商的时候,他是不讲这些的。但是如今,他的身份却变了,他已经是官员了,而且他的儿子还是廪生,而且还准备和士大夫之家结亲了,他自然会受着那些“大户人家”的影响。和身为穿越者的郑森不一样,他是无法像郑森那样俯视甚至是鄙视和无视的当时流行的“封建礼法”的。甚至于对于这些,他还是处在一种仰视的状态下的。在这样的状态下,让儿子的媳妇(哪怕只是一个侧室)抛头露面,在他看来都是难以接受的。

    因为知道郑芝龙的这种想法,郑森甚至让李香君暂停了工作。当然如果真的能让郑芝龙长时间呆在台湾,负责主持台湾的工作(其实肯定会变成给他打下手),那郑芝龙的这种错误的,会导致劳动力的严重浪费的思想是一定要加以纠正的,不过,这并不着急。

    “这事还是由您的夫人来做吧。”郑森说,“以前一向是她在做。而以前您的厂子的表现也很好。既然如此,就不要轻易改变这些程序。”

    郑芝龙也点了点头道:“阿森说得有理。既然以前都不错,那就不要随便改。”

    法比奥隐约地觉得郑芝龙似乎有点不太高兴,虽然不太清楚是为什么,但是他知道,最好不要再这样的事情上纠缠,便也点头表示了同意。接着他又带着郑芝龙参观了其他的船坞,向他展示了正在建造中的战舰,以及一些正在新建中的捕鲸船和商船

    第二天,郑芝龙和郑森又前往劳伦斯的船厂视察。

    劳伦斯的船厂的基本设计其实和法比奥的差不多,当然按照劳伦斯的说法,那是因为法比奥无耻的抄袭了自己的创意。当然两个人都没有说瞎话,他们不过是彼此彼此罢了。

    不过在运煤船的设计上,劳伦斯的设计和法比奥倒是有很大的不同。

    “大帅,少将军。您们看我的这条运煤船。的确,我承认,使用了相同数量的木材的情况下,它的载货量是要低于法比奥的那种设计的。但是法比奥的那种船,除了用在那条特定的航线上之外,几乎就毫无用处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向二位吹嘘他的那条船的——真见鬼,这样的东西他居然好意思说它是船。他的那条船,最大速度如果能超过4节,我就敢把灵魂卖给魔鬼!是的,最大速度!大帅,少将军,您们后是行家,都知道事实上要跑出最大航速没那么容易。最大航速4节,平均航速顶了天也就3节。而且一旦遇到风浪,他的那条船,既躲不过,又扛不过。如果离开那个小海湾,就是死路一条。这完全是在浪费水手生命!您们再看看我的这条船吧!它采用了全纵帆设计,以及在‘奋进号’等船只上得到了验证的船型,能够达到10节的最高速度。是的这是最高速度,平均速度不会有这么快,但是六到七节是毫无问题的。这样一来,他的船跑一趟,我的船就能跑一个来回!而且我的船还能在其他地方用呢。”

    郑森看了看已经在刷漆了的那条新船道:“不过劳伦斯先生,您的船有四根巨大的桅杆,光这四根桅杆,只怕就不便宜。而且您的这船几乎比‘奋进号’都长了,这样的船只的龙骨也不便宜。虽然事实上您的报价已经超过了冶金司给出的价格的上限了,但我在看到你的这条船的时候还是觉得奇怪,您怎么能在不偷工减料的情况下把成本压缩到那样的地步?”

    “是的,少将军,购船成本是个让我伤脑筋的问题。”劳伦斯辩解道,“冶金司的人应该考虑到船只使用起来的综合成本,而不是一次性的买船的钱。为了压缩成本,法比奥的那种船的使用寿命肯定也有问题。综合算起来,他的船未必比我的便宜。另外少将军,我采用了一些新的技术,使得那些桅杆和龙骨的成本下降了不少。和‘奋进号’不一样,这条船上的桅杆和龙骨都是拼接而成的,使用的木料要便宜得多。当然,这样做并不是我发明的,很久以前,造船师们就会这样做了。只是要把拼接的桅杆和龙骨做好,花费的人工很大,其结果也一样造成了成本的上升。不过我简化了其中的一些工艺,我不再完全依赖木头之间的相互咬合,而是在它们外面用熟铁箍紧来提供一部分的向内的约束。这样一来,在保证了强度的前提下,大大的降低了制造难度。大帅、少将军,就我所知,因为冶炼技术上的进步,虽然市面上的金属价格并没有太大的下降,但实际上我们自己生产熟铁的时候的成本却下降了很多。所以虽然用的材料更多了,但事实上,桅杆的成本下降了很多,龙骨其实也是这样。”

    郑森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点意思。不过这条船还是瘦长了一点,这影响了它的载重。我刚刚计算了一下,在运载同样的重量的煤炭的时候,你的船的花掉的钱是法比奥的船的五倍。即使考虑到你的船更快,同样的时间里能跑更多的次数,以及可能的使用寿命上的优势,单就运煤而言,法比奥的船型还是要更便宜一些。”

    “但是我的船还有使用的灵活性上的优势。”劳伦斯道,“少将军您如果有紧急需要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调动我的船用,但法比奥的船——有人敢把它开到正常一点的海面上去吗?所以我希望大帅和少将军能更多的考虑一下我的船的这些优势。”

    当然,在真正的试航之前,无论是郑森还是郑芝龙都不会做出最后的决定。很快郑芝龙就结束了对劳伦斯的船厂的视察

    “劳伦斯真是个聪明人。”再返回住处的马车上,郑森这样感叹道。

    “他的这船是设计的不错,就是贵了些。”郑芝龙也说道。

    “爹爹,其实我估计劳伦斯把船设计成这样,只怕是另有用意。”郑森笑道。

    “什么用意,你说来听听?”郑芝龙问道。

    “爹爹,劳伦斯因为最早发明了干燥室,最早将它投入使用,所以他储备的好木料最多。因而他接到的军舰的订单也比法比奥多。而军舰的建造耗费的时间要更长,当然,造军舰的利润也更高。所以他的船厂能腾出来用于制造运煤船的船坞数量很有限。运煤船的买卖他本来就吃不下去。他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压缩一下法比奥的那种船的利润,顺便为今后我们可能需要的远洋商船提前做好准备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