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六十八章,溃败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洪承畴对于当前的局面很满意,如今的进展虽然慢,甚至很多时候一整天打下来都不会有什么进展,有时候甚至会被击退一段,很多时候甚至是好几天才前进那么一点点,结果,清军一个反扑,就又被打回去了。但洪承畴还是非常满意。

    这首先是因为那个一直催着自己出战的张若麒如今不在军营里,让他的耳边安静了很多,做事情也少了很多的掣肘。前两天,张若麒又催促洪承畴大举攻击,洪承畴便拖着他一起到前线督战。结果建胬反攻的时候,一直冲到了距离他们站立的不过一箭之地的地方,建胬的弓箭手抛射的轻箭已经能零零落落的落到他们身边了。不过此时洪承畴已经看出,建胬的这一轮反击的势头已经过去了,不太可能真的冲到自己面前了,又看到看到张若麒吓得脸色惨白,两股战战,便故意来了个“大呼酣战”,就是不退,甚至还提出要继续往前一点。说是:“为人臣者,当杀身报国,马革裹尸,只有前进,哪有后退的道理?诸将听了,若有人敢后退,便是我,也一刀斩了!”结果,那一战之后,张若麒就找了个借口,说是要督促粮草,然后就跑到笔架山那边去了。

    另一个让洪承畴感到满意的地方就是经过每日里的这些规模都不算特别大的战斗,军队中对于建胬的恐惧心理大大的减轻了。其实明军的家丁,单论战斗力,已经不在建胬的一般战兵之下了,而曹变蛟和吴三桂的那些家丁,尤其是吴三桂的那些家丁,因为装备精良,甚至就算是对上建胬的白甲兵,也不一定会落下风。洪承畴知道自己手中的军队,整体战斗力上,还是不如对面的建胬的,因为除了这些家丁,自己军队中的一般的战兵的战斗力和建胬那边的甲兵还差得很远。不过这样的阵地消耗中,这个缺陷被尽可能的掩盖住了。

    洪承畴知道,在这样的消耗战中,自己一方的损失要比建胬更大一些,但他觉得,建胬对于伤亡的承受能力是远远低于自己的。所以他觉得,满清主动解围而去的可能也是存在的。不过如果洪承畴如果知道他面前到底有多少的清军,他可能就不会这样想了。这些天来在战场上,他们也俘获过一些满清的包衣什么的,从他们那里,明军也大致的知道满清八旗每一个旗都有人参战了,但到底参战了多少人,这些包衣自然是不知道的。如果洪承畴手中有一只现代化一点的情报队伍,那肯定能从这些被俘的包衣的供词中找到更多东西。但洪承畴手中并没有这样的队伍,所以他一直以为对面的建胬最多也就有七八万人。却不知道,在他的对面其实已经聚集了超过十二万人。

    “给明军守后阵的是大同总兵王朴,这个人我们也和他打过一些交道。”黄台吉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神色。而围绕在他身边的其他的清军将领也都发出了不屑一顾的笑声。

    “洪承畴急于解围,所以他把所有能打的都拉到了前面,留在后面的全是不堪一击的废物。”黄台吉继续道,“明日估计洪承畴还是会照例来攻一下的,我们先让他攻一下,到快中午的时候”

    沙子龙站在寨墙上,朝着远方张望。

    “大哥,看到什么了没有?”另一个士兵说。

    “三胜,你也在这里,你看到什么了?你没看到,我就看得到?”沙子龙道。

    “谁不知道大哥你的眼神比我们兄弟都好。以前我们走镖的时候,那些剪径的毛贼,躲在树丛里都逃不过大哥的眼睛。”那个士兵回答说。

    沙子龙原本是在陕西一带开镖局的,靠着一手枪法,在江湖上闯下了一个“神枪沙子龙”的名号,再后来,流寇闹起来了,沙子龙和他的几个趟子手就被裹挟成了流寇。后来朝廷剿匪,沙子龙看了个空隙,带着几个趟子手就投了官军,因为能打,他还有他的几个兄弟,比如旁边的这个王三胜就都成了王朴的家丁。

    “那边是什么?”沙子龙突然道。

    远远地官道上来了一队人马,因为隔着远,有点看不太清楚。

    “应该是送粮草的队伍吧,今天是应该有一队车队要过来的。”王三胜说。

    这时候车队也已经靠近了一些,沙子龙已经能看清车队上的旗帜了,的确是明军的旗帜。

    “是我们的人。”王三胜说。

    这时候远远的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干什么呢?不是该收兵吃饭了吗?还嚷嚷什么呢?”王三胜嘟囔道。

    鳌拜也听到了前方传来的喧哗声,他知道,这是清军已经在向这明军发起大规模的反击了。他的任务就是化妆成明军,接近明军后阵,拿下王朴所在的营垒的大门。

    “稳住,不要让他们看出破绽来了。”鳌拜道。

    车队渐渐的靠近了营垒。一个穿着明军的军装的叫做张忠旗的包衣先走了过去,喊道:“快开门,老子们快累死了!”

    “兄弟你等一下啊!”王三胜喊道,“咱们去禀告一声就给你开门!”

    “快点!老子们都快饿死了!”张忠旗大声喊道。同时其他的运粮车也渐渐的靠近了过来。

    不一会儿,一个千总到了营门处,朝着张忠旗喊道:“号令!”

    “抚远!”张忠旗也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不错。”那个千总道,“开门。兄弟们辛苦了!”

    几个士兵便过去开门。

    沙子龙眯着眼睛盯着对面的车队,车队很正常,看不出什么毛病,但是沙子龙就是无端的觉得心跳得厉害。沙子龙很迷信自己的这种感觉,当年在江湖上走镖的时候,这种感觉不知道多少次救过他的命。那个车队上的人确实好像没什么问题,衣服、武器、铠甲还有号令都没问题。但是但是沙子龙瞳孔猛地一缩:他看出问题来了,这些人,除了叫门的那个,其他的都很粗壮,都有功夫!运粮队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足够给大帅当家丁的人马?

    “慢着,别开门”沙子龙喊道。

    但是这时候门已经被拉开了半边。开门的士兵听到沙子龙的喊声,楞了一下,却并没有立刻关门,而是掉头看那个千总。

    “那些人有问题!快关门!”沙子龙一边大喊一边跑了过去。

    一支重箭突然出现在开门的那个士兵的脸上,那个士兵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接着旁边的两个士兵也被射倒在地。然后沙子龙就看到几个穿着铠甲,手持刀盾的家伙冲了进来。

    沙子龙大喝一声,挺着长枪就朝着带头的那个家伙冲了过去,一枪就朝着那人的头部刺了过去。那人举起盾牌就挡,但沙子龙要的就是这人举起盾牌。盾牌会遮挡这人自己的视线,沙子龙手上一使劲,长枪银光闪闪的枪尖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朝着那人的小腿扎了过去。等到那人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沙子龙的长枪直直的扎在他的左边膝盖上,这人惨呼一声,便倒在地上。

    沙子龙收回长枪,就准备结果了这人,却猛听到弓弦震动的声音,沙子龙顾不得再伤那个敌人,赶紧往旁边一闪,一支重箭就擦着他的头射了过去。沙子龙身上顿时冒出了一阵冷汗,这一箭要是射中了,绝对会要命的。

    一箭不中,鳌拜又拉开了弓,箭发连珠向着那边的那个拿着长枪的明军射了过去。那个明军是个好手,刚才见面只一招,就放倒了一个白甲兵,要不是他赶紧一箭射过去,那个白甲兵只怕就已经交代了。

    沙子龙左躲右闪,朝后急退,显然距离那个弓箭手越远,就越容易躲开这种要命的重箭。

    鳌拜连射了三箭,都被那个精瘦得如同一只长臂猿一样的明军躲过去了,不过那个明军也退出了好远。鳌拜便不再向他射箭,而是转向那个正准备组织其他人反击的千总。他开弓一箭,正射中拿千总的胸部,沉重的重箭一下子就击穿了那个千总身上薄薄的链甲。那个千总捂着胸口,挣扎了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冲进来的清兵也越来越多了,已经差不多有百余人了。一百多个白甲兵,轻松的将附近的毫无准备的明军打得溃不成军。同时从另一边的寨墙上也传来了惊呼声:“鞑子,鞑子杀来了!”然后大批的明军就从鳌拜的眼前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鳌拜知道,那些正在惊呼的明军是看到了正在急速赶来的后续部队,而他的任务就是在他们赶来前控制住这座大门。拿下了大门,他们就胜利了。从如今的情况看,这应该不难。他忍住追击这些人的,制止了手下的追击。

    “把我们的旗帜立起来!我们守住大门!”鳌拜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