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七十九章,突围(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这些辅兵刚一露出头来,壕沟对面的建胬立刻就箭发如雨。这时候双方之间不过隔着一道一丈多宽的壕沟,在这样的距离上,建胬射出的重箭足以射穿一般的铠甲。而那些辅兵身上不过只有一件单衣而已,顿时便被建胬的重箭射翻了一片。

    与此同时,曹变蛟的家丁们也在盾车的掩护下,用火枪向着对面的建胬开火。在这样近的距离上,即使是三眼铳也能有效的杀伤那些轻甲目标了。而曹变蛟的家丁们用的都是从郑家购入的火绳枪。这些东西虽然比不上模范军使用的燧发枪,枪管是用钻机钻出来的,又轻巧又结实,但是也老老实实的用熟铁管卷出来,认认真真的锻打焊接出来的,虽然比起朝廷工部制造的鸟铳重了很多,需要用支架架起来才好用,但比起那些装足了火药就会炸膛的鸟铳,这些火绳枪至少在使用安全上还是很有保证的,而且威力十足,在这样的距离上,足以轻松地击穿哪怕是四五层的铁甲,就算是一匹马,一头牛,挨上一家伙,也是死定了。

    曹变蛟的家丁们用这些重型火绳枪打了一轮齐射,便又缩回到盾车后面装子弹。这一轮的射击也打死了一些建胬。这时候那些辅兵们也慌乱的跑向盾车的后面,躲避建胬的弓箭。

    几个辅兵将用来搭桥的原木抛在地上就往盾车后面跑。曹变蛟弯弓搭箭,连珠箭发,便将这几个辅兵射杀在阵前。

    勇往直前者重赏,畏缩不前者斩曹变蛟高声喝道,他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不拼命就会没命。而他的家丁们也纷纷拔出腰刀,开始砍杀那些躲到盾车后面的辅兵。这些辅兵顿时就都被砍翻在地,短短数十息的时间内,就有上百名辅兵被砍杀在阵前。

    再上一批,你带上一队人马督战有后退者,杀无赦一定要把桥搭起来洪承畴对自己的亲兵队长下令道。

    遵命亲兵队长单膝跪下道。接着便站起身来,拔出刀子,带着一队人向着前方走去。不一会儿,在他们的监督下,又一队辅兵被派上了战场。

    你们听着,战兵们会开枪开炮掩护你们,枪声一响过后,立刻冲出去捡起地上的原木,把它们架在壕沟上畏缩不前者,杀无赦原木架好了之后才准到盾车后面躲避,没有把桥架起来,就退回来的,杀无赦洪承畴的亲兵们带着满脸的杀气对着这些辅兵喊道。

    总爷,要是,要是那梯子掉进了沟里面怎么办一个辅兵突然问道。

    那就跳下沟去把它捡回来,架起来要不然,建胬不射死你,老子们也砍死你亲兵队长冷冷的回答道。

    辅兵们在洪承畴的亲兵的押送下,到了那些盾车的后面,做好了出击的准备。盾车后面满地被斩杀的辅兵的尸体,让那些辅兵们的脸都白了。

    这时候曹变蛟的家丁们也已经将手里的重型火绳枪重新装好了,几门轻便的虎蹲炮和弗朗机小炮也做好了准备。曹变蛟一声令下,哪些刚刚被拍出来的辅兵立刻就被驱赶了出去,动作稍微慢了一点的辅兵,便被砍杀在当场。

    其余的辅兵们呐喊着冲出来,弯下腰不顾一切的捡起被前一批辅兵抛在地上的梯子,抬着它就往对岸架。对面的建胬当然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梯子搭起来,便用弩箭强弓甚至还有飞剑向着这边投射。辅兵们顿时又被射倒了一大片。

    趁着建胬集中火力攻击辅兵的机会,曹变蛟的家丁们从盾车后面冲了出来,用火枪虎蹲炮向着对面又打出了一个齐射,顿时对面的人也倒下了一片。趁着这个机会,那些辅兵们努力的将梯子驾到对面的矮墙上。很快,一架又一架的梯子被架了起来。

    对面的建胬自然不能看着梯子架起来,便有包衣被赶出来将那些架上来了的梯子掀掉。这些包衣,自然不是出于促进民族团结的伟大理想自愿出来干这样危险的事情的,只不过如果不出来,结局和对面的辅兵一样罢了。这些包衣当然也迅速的被对面的火力打得尸横遍野。

    差不多了。洪承畴站在马车上眺望了一下前方,然后对身边的人说,让曹将军发起冲锋吧

    一个辅兵正在帮曹变蛟的亲卫队长张厚照穿铠甲,这是一套花了大价钱从红毛夷那里买来的全身铠甲,这铠甲有足足四十斤重,全都是实打实的好铁。而且穿在身上却并不显得那么沉。全身板甲可以均匀的分配身体承受铠甲重量的受力点,不至于像一般的铠甲那样,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肩膀上,所以给人的感觉要比同重量的其他铠甲更轻一些。实在是难得的好东西。这样的铠甲,便是已经跑了的大款吴三桂那里也并不多。曹变蛟手里更是只有两套。一套如今就穿在曹变蛟的身上,还有一套就给了作为亲兵队长,准备带头打冲锋的张厚照。

    铠甲穿好了,张厚照便操起了自己的武器一把从倭人那里买来的倭刀,以及一柄沉重的钉头锤。上好的铠甲,使得他不需要再另外持盾。锋利的倭刀适合用来攻击那些无甲的包衣,而沉重的钉头锤则适合用来攻击那些穿着几层铠甲的建胬白甲兵。

    鼓声响起来了,赵厚照看了其他的家丁一眼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死是活,就看着一锤子买卖了。兄弟们跟着老子上呀便带头冲了出去。

    张厚照刚冲出去,就有一只重箭迎面射在他的胸口上。理论上,再这样不过一丈多一点的距离上,那些白甲兵用强弓射出来的重箭,是有机会射穿张厚照的铠甲的。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机会而已。如果将这身铠甲立在那里,让张厚照自己用强弓重箭,在这样近距离射击,的确有可能击穿它,但是做到这一点的前提却是铠甲自己不会动,使得张厚照能让自己射出的箭垂直的击中它。但要在激烈的战斗中做到这一点却并不容易,这件铠甲的躯干部分被做成了鸡胸形状,打磨得非常光滑,而且还上了一层油,大多数时候,箭矢射在上面都会滑开。这一次也不例外,这一箭从他的胸口处滑开了,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张厚照大喝一声跳上了前面那架已经架好了的梯子,右脚向后一蹬,就向前扑去。对面的矮墙上突然刺出来一柄长枪,这一枪刺的极快,就像是一条眼镜蛇向人发起攻击一般。张厚照落脚的地方并不适于腾挪躲闪,他只能用左手的倭刀将这柄长枪向旁边拨了一下。只是这一枪刺得非常的突然,速度又非常快,这仓促的一拨并没能将长枪完全拨开,枪尖依旧刺到了他的左肋,然后在那里一滑,就滑过去了。

    这个结果显然让对面的那个建胬吃了一惊,以至于没能立刻刺出第二枪。张厚照也趁机冲过了木梯,跳上了矮墙。

    他的脚刚刚落在矮墙上,便有五六把刀子向着他砍了过来。张厚照不格不挡,只是右手抡起战锤照着离他最近的一个建胬的脑袋砸了过去。

    那个建胬一手举起盾牌向上档,另一只拿着腰刀的手也跟着架上去,想要架住这一击。不想张厚照的这一锤却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倒是趁着他双手上架的机会,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小肚子上。

    张厚照的脚上的鞋子也是铁鞋,而且脚尖部分很尖,几乎就是一把破甲锥。这一脚直接便将那个建胬踢了一个跟斗,那建胬抛下刀盾,捂着肚子,试图将已经从伤口流出来了的肠子再塞回去刚才那一脚,不但击穿了他身上的棉甲,还在他的腹部拉开了一个大口子。

    这时候,好几把刀也都砍在了张厚照的身上,砍得他忍不住倒退了一步,差一点就又跌进了壕沟里,不过这几刀同样都没能击穿他的铠甲。

    这件铠甲这样的防御力让张厚照士气大增,他大喝一声,又向前冲去,这时候其他的几个家丁也跟着冲了过来。

    这些人的装备可就没有张厚照这样好了,他们普遍都只有一件胸甲,并不能给腿部和手臂提供什么帮助。所以他们往往会在胸甲的里面再穿上一件链甲,以提高防御。

    这些人的不断加入让局面向着对明军有利的方向缓缓地倾斜。靠着几乎刀枪不入的铠甲,张厚照连续的斩杀了数名清军其中还包括两个白甲兵,依据控制住了十多丈的一段矮墙。

    阿巴泰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太好了,一群明军已经在长壕的某些位置上取得了突破,建立起了几个小小的桥头堡,甚至这几个桥头堡还在迅速扩大,几乎马上就要连成一片了。

    不过阿巴泰并不惊慌,比这还严重的局面他也见过不少。而且他的手中还有一支两千多人的预备队,其中的白甲兵就有两百多。如今也许是该把他们投入战场的时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