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八十一章,突围(4)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自古以来,撤退都是最为困难,最为复杂的战斗方式。历史上有太多的军队都不是在正面的战斗中被击败,而是在撤退中因为各种原因而崩溃的。而反过来,如果一支军队能有效地在强敌的压力下进行有序的撤退,那这支军队的组织度和战斗力一定都非常的出色。至于能进行长达上万公里的撤退的某支军队,那士气和组织度简直就都是开挂级别的。

    显然,我大明军队是没有这样的组织度。真要有这样的士气和组织度,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所以随着洪承畴等人的帅旗向着缺口移动,整个明军中都响起了一片慌乱的呼喊声。士兵们都担心,一旦这些大人物过了缺口,那些还在奋力战斗的家丁们就会后退,然后还来不及冲过缺口的他们就都会被无情的抛弃掉。于是顿时都抢着向缺口那边挤了过去。洪承畴的亲兵连砍了好多人才保住洪承畴等人越过了缺口。但是整个队伍的混乱却是越来越难以制止了。

    当洪承畴等人穿过了缺口之后,那些原本还在和建胬奋战的家丁们也开始不约而同的撤退了,反正将主都已经出来了,还在这里为了那些一钱不值的小兵拼命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就想预料的那样,突破口迅速的收拢。而与此同时,明军也也发的混乱,更多的人不顾一切的向着缺口涌过来,他们拥挤做一团,相互推挤,甚至用武器相互攻击。甚至就连建胬收拢包围圈的努力,都被这样的混乱的人群给挡住了一阵子。

    当然建胬最终还是成功地再次封闭了缺口,将差不多一半的明军截断在了长壕的里面。这些明军到多都是辅兵,而且完全失去了指挥几乎所有的级别稍微高一点的军官都跟着洪承畴他们跑出去了。如今这些明军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弃子。当建胬最终封闭了通道之后,这些明军一开始还远远的眺望着洪承畴旗帜,希望能看到他们再杀回来,虽然他们也知道这种可能很小。但是这些旗帜却毫不停留的远去了,留给这些辅兵的只有绝望。

    于是这些明军有的转过身漫无目的的逃走,有的干脆失魂落魄的待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过清军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他们。他们只留下了不多的人马在这里,其它的部队则继续跟在洪承畴的那些军队后面衔尾追击。这对于明军来说是最可怕的作战方式了,因为在这种战斗中,落在后面的部队都知道,自己不可能从前面的战友那里得到任何的援助。任何遭到攻击的部队,如果停下来和后面的敌军交战,他们就会被前面的部队抛弃,被他们当成壁虎尾巴。他们一定会很乐于看到这些部队和敌军拼命,然后为自己赢得逃跑的时间。而那些壁虎尾巴们,就会陷入到优势敌人的围攻中,并被迅速的歼灭。

    但是如果不停下来作战,那无非就是让敌人从背后追上来砍了。不是所有人都是令狐冲,都能背对着人家使出什么独孤九剑的。背对着人和人战斗,基本上也就是只要被追上了,就是死路一条。

    如今的大明军队就陷入了这样的困境,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跑得比建胬更快,让他们根本就追不上。就像后世的某支传奇性的军队在进行长达一万多公里的战略性撤退的时候那样,做到靠着两条腿,一天行军上百华里甚至是上百公里,把那些追赶自己的敌人活活拖死。甚至于等追兵因为追赶的速度不同,相互之间的距离拉开了差距之后,这支队伍还能迅速的杀个回马枪,吃掉胆敢追得太近的追兵,让那些追兵都小心翼翼的不敢追得太快。

    然而,还是那句话,我大明军队要有那个水平,还用得着转进吗还用得着突围吗直接上去刚正面,保证也能打得建胬屁滚尿流的。别的不说,一支能在山地中做到一昼夜急行军一百多公里,建制不乱,而且到了地方之后立刻就能投入到攻坚作战中的军队,在这个时代几乎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他们就算拿着木棍,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任何军队能够抗衡的。

    既然做不到这一点,我大明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不断地靠牺牲落后的部队来拖延敌人,换得继续转进的机会。就这样,大明军队没命的逃,多铎和阿巴泰在后面紧追不舍,渐渐地明军的队列越来越散乱。不过洪承畴觉得,就现在这样的局面,如果不出更多的变故,他们逃出去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因为建胬也是人,他们除了要追赶,还要不断的消灭落后了的明军。就算那些掉队了的明军毫无组织,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就算他们都是猪,那也是好几千上万头猪。要抓住这些猪,也是要花不少时间的和力气的吧。这样一来,他们怎么可能一直能追在自己后面呢所以洪承畴对于自己能逃出去还是充满了信心的。事实上也是,没过多久,他所在的队伍就已经将追兵抛下了很长的距离,以至于他甚至都已经有空开始考虑一旦逃出之后,该怎样向朝廷交代这场大败的问题了。

    这战败的罪过当然首先是王朴的只是

    就在这时,前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呼。洪承畴吓了一跳,正要打发人去看看前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却见已经有人来报告道:督师,前面又出现了一道壕沟,好过对面有大队建胬,他们打着

    说到这里,因为紧张和恐惧,前来报告的那个侦骑甚至都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到底如何你快说焦急的曹变蛟甚至把刀子都拔出来了。

    他们打着的是胬酋的旗号那个侦骑脸色苍白的回答道。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个炸雷一样的打在了众人的头上。黄台吉的旗号在这里,那就是说黄台吉在这里,黄台吉在这里,那就是说建胬最为精锐的军队都在这里以逸待劳。就算是平时,对上这样的队伍,如果人数不明显占优,明军也肯定是干不过人家的,如今一路跑来,人困马乏,再对上建胬最为精锐的部队,怎么看都是毫无胜算。

    督师,我们到前面去看看曹变蛟道,他还有些侥幸的心理,希望是侦骑看错了,或者是建胬在虚张声势的吓唬人。

    也好,我们去看看。洪承畴也这样道。

    几个人一起骑着马到了队伍前面,放眼望去,前面果然又有一条壕沟,这条壕沟还没有上一条壕沟宽,算算大概只有七八尺宽,深度也不过一个人深。若是对面没人,倒也不难过去,比如说,马匹就可以直接跳过这样的壕沟。只不过如今这壕沟后面却站满了建胬怕是有好两三万人。洪承畴看了看,这些建胬果然打出来的是黄台吉的旗号,而且看这些建胬的装备,也都相当精良。洪承畴看了不觉心中一冷,在马上晃了两晃,如果不是旁边的曹变蛟扶住他,他差一点就从马上摔了下来。

    曹将军,古人云,狭路相逢勇者胜。又说哀兵必胜,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力气再带着儿郎们冲一冲过了一会儿,洪承畴才这样问道。

    曹变蛟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这次冲阵可不容易,且不说对面的建胬人数又多,又极为精锐,士气也比这边高不少。而自己这边人困马乏,那些用来攻坚的东西,比如盾车,比如大炮也全都丢了,又怎么可能冲得出去不过到了这时候,是死是活也就是这一下子了。曹变蛟觉得,也只有死命一冲了。他放眼向着对面望过去,看了一会儿便转过头来对洪承畴道:

    督师,你看那边的旗帜下面的那个身穿金甲的人,多半就是胬酋了。这一战,要冲,末将觉得别的地方多半是冲不出去的,只有先让其他队伍从别的方向发起冲击,吸引胬酋的注意力,等胬酋身边的兵力被调开了一点,末将再率领精锐直击胬酋。也不求能击毙胬酋,只求能迫使胬酋退避,战场上只要胬酋的旗帜一移动,大人就让人大喊胬酋死了,这样说不定倒是能制造些混乱,让我们突围一些人出去。

    洪承畴知道,带兵突击黄台吉谈何容易黄台吉带的兵这样多,就算是调动一些军队到别的方向去,他身边的兵力也削弱不了多少,曹变蛟朝着他的方向突击,更大的可能就是陷在其中,军覆身死。甚至就算他迫使黄台吉后退,导致建胬出现混乱,出现的局面也多半是其他地方的建胬向着黄台吉的方向增援,也就是说,曹变蛟需要面对的敌人会更多。就算明军最终能有人突围出去,这突围出去的人也多半不会是曹变蛟。

    于是洪承畴向曹变蛟拱手道:曹将军真是忠义过人,一身是胆将军多加小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