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二百八十八章,封锁(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是的,有一条船正在迅速的下沉。即使不用望远镜仔细看,张好古都敢肯定,这条船并不是被击沉的。在这个还没有广泛使用爆破弹的时代,火炮发射的实心炮弹往往能把敌人的军舰打得到处是洞,给敌人造成巨大的伤亡,但是想要击沉船只,却是非常艰难,甚至是近乎妄想。因为入射角的缘故,一般的炮弹很难击中船只的水下部分,因为炮弹会在海面上弹跳,就像是打水漂一样而偶尔没有发生弹跳的炮弹,也会在水中急剧减速。等到它们击中船只的水下部分的时候,它们的动能多半已经不足以击穿船板了。即使开炮的一方运气很好,炮弹击穿了敌船水下部分的船板,也只能打出一个相当小的洞,要堵住它一般也不难。所以,在这个时代,想要依靠炮弹来击沉敌人的船只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这条船刚才其实并没有被炮弹击中,而且从它下沉的速度就可以看出,那可不是炮弹打出的一点点小口子能造成的效果。从望远镜中张好古可以看到,船上的西班牙水手也没有做任何的挽救船只的努力,他们倒是好整以暇的抛了锚,放下了舢板,然后都上了舢板,向着外海划去。除了他们,船上并没有其它的人,或者说得更明确一些,并没有想象中的西班牙陆军的人从船舱里跑出来,然后跳进海里。

    这不对劲张好古对自己说。

    紧接着,第二条船在越过了那条正在缓缓下沉的船只之后,也落了帆,抛了锚,然后放下了舢板,接着,张好古看到那条船也抖动了一下,然后开始下沉。显然,这些船是有意要沉在这里的。

    他们都特意装上了那么长的桅杆,这一定是张好古一下子明白了西班牙人的想法。那些西班牙人想要将这些船沉在这里,用来堵塞航道。他猛地想起了几个月前的一件事情。

    那天一条西班牙商船满载着鸟粪石驶入了港口,在船只在码头上靠好了之后,几个西班牙水手以出去钓鱼为借口划着船在航道附近活动,偷偷地测量航道的水深。结果被警觉的模范军战士发现并逮捕。当时被捕的西班牙人只承认这是出于商业原因的刺探行为,如今看来,至少从那个时候起,西班牙人就在打着用沉船来堵塞港口航道的主意。

    那几个被捕的西班牙水手后来被用于交换一些因为太过接近马尼拉要塞而被捕的华人。如今看来,这个交换未必划算,虽然那几个西班牙人在被捕前探测的位置很有限。

    那些船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桅杆,多半就是为了便于制造障碍张好古想道。他知道镇远港是一个深水港,中央炮台两侧的航道的水深都很深。单纯的将船只沉下去,未必就能封锁住航道,甚至于,如果是那些福船,因为桅杆比较矮,即使沉下去,一般的船只也还是可以从它上面行驶出去。所以这些西班牙人还特意给这些船装上了根本就没有挂帆的高桅杆,以确保能够有效地阻断航道。

    所有火炮,立刻换链弹,打击敌人的商船队打断他们的桅杆张好古立刻下达了命令。如果能够在敌人的船只到达合适的位置之前,就打断他们的桅杆,让他们失去航行的能力,他们就难以准确的将船沉没到合适的位置,这样一来,他们对于港口的封锁也就更容易被破解。

    不过炮台上的链弹其实很少。这一来是因为链弹的成本更高,产量有限。而这些炮弹总是优先的提供给舰队而不是炮台。二来也是因为一般来说,炮台也不太需要链弹,链弹的射程较近,而且飞行轨迹不太稳定,或者说远距离射击精度不好,稍微远一点,命中就只能靠信仰了。航道的中线距离炮台也不算太近,用实心炮弹倒是足以保证射击的命中率,但要是用链弹,虽然不是打不过去,但要打中,实在是太考验人品。

    结果,炮台上仅仅只打了三轮齐射,就消耗光了几乎所有的链弹。而射击的结果呢,就像预料的那样,仅仅命中了一发。而这侥幸命中的一发也未能打断任何一根桅杆。张好古沮丧的认识到,自己事实上并没有阻止西班牙人用沉船封锁航道的有效手段。

    在炮台绝望的射击中,一艘又一艘商船行驶到了合适的位置,然后抛锚,放下舢板,然后将船沉下去,然后水手们划着舢板离开。

    为什么我们就没有装备榴霰弹张好古忍不住在心里抱怨道,如果我们有榴霰弹,那至少可以打死不少的西班牙水手。而在东方,西班牙的人力资源是相当有限的,每一个西班牙人都是宝贵的,那些有专业技能的水手则更是如此。

    西班牙人将所有的船只都依照计划沉好了。他们的那四条巡防舰依旧在向着炮台开火以掩护那些乘着舢板的水手们撤退。当然,因为任务的性质,所以这些西班牙人也完全不在乎他们的炮击是不是真的给炮台带来了什么损失。如今该沉的船也沉了,炮台上的火力重新集中到了他们这里,他们自然也就越发的不在乎自己的炮打得怎样,而只在意于如何躲避炮台上的炮击了。

    那些西班牙人的舢板如今是顶着风往回划。他们要划出火炮的杀伤范围还需要相当的时间。舢板这样的目标很小,炮击这样的目标,即使对于炮台来说,命中率也不见得很高。但是只要命中,甚至只要近失,都能让这些小舢板倾覆。不过这时候,张好古却多多少少有了些另外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一仗他的失败已经是不可逆转了。就算多打死几个西班牙水手,也是于事无补。但是,如果他能摧毁或者重创一条西班牙军舰,那多少还能挽回一些面子。

    团长,我觉得我们应该先炮击那些舢板。莫怀远说道,他的18磅炮被安置在岛屿的最高处,所以他就在张好古的旁边。

    张好古没有说话。

    团长,我们先不管那些军舰,集中火力打那些舢板。敌人的军舰现在还不后退,一定是想要吸引我们的火力,来掩护那些舢板。他们如今在远处高速游弋,我们要打中他们不容易,而且距离这样远,就算打中了,也未必能重创他们。我觉得要重创他们,我们就先要把他们勾引近一点,让他们的速度放慢一点。我们先集中火力打那些舢板,他们要掩护的话,就一定要靠近一些真的把炮弹打到炮台上才能有一点用。到那时候,我们就猛然的调转炮口,向着他们猛击,倒是更有重创他们的机会。莫怀远继续说道。

    嗯,说的不错张好古道,就这么办怀远兄弟,你还有什么招数没有

    最好,最好还是能让杨督港的那两条船开出来。他的那两条船都小,吃水浅,应该能开出来。那船虽然对上西班牙人的巡防舰万万不是对手,但是用来欺负这些舢板还是足够的。如果他们把那两条船开出来,西班牙人如果不想让他们的水手都变成俘虏,就必须靠近过来,放慢速度,用炮火驱赶我们的小船,而这时候,他们就变成了我们的靶子了。

    胡蜂号和蝇虎就是蜻蜓号巡逻艇本来就已经离开了码头,在炮台后面的港区里待命,准备在敌人的船队突入港区后配合火船作战。如今接到了旗语的指令,立刻就向着前方驶来。这时候航道的中间已经沉了不少的船只,有些船只的桅杆还有半截露在水面上。若是一般的船只,此时已经很难进出了。不过胡蜂号和蝇虎号都是小船,吃水也浅,航道边缘的那些稍微浅一点的地方,那些用来堵塞航道的船走了不了,自然也不可能将这里也堵住,两条船兵分两路,就分别从左右两条航道的边缘轻松地行驶了出去。

    这两条船的出现对是让那些还在舢板上拼命挥动着船桨的西班牙水手们乱成一团,他们的军舰还在远处,而敌人的巡逻艇却是飞快的就追了上来。

    胡蜂号首先追上了一条舢板,这条舢板上面有十多个水手,虽然他们都拼命的划着船,但是在逆风的状态下,舢板的速度相当慢。而胡蜂号巡逻艇却是一条纵帆船,最适合迎风行驶了。所以几乎只是一眨眼功夫,胡蜂号就追上那条舢板。胡蜂号并没有朝着舢板开炮,她只是从侧后方直接的撞了过去,轻轻地一碰,舢板就倒扣了过来,那些西班牙水手们就和下饺子一样落到了海里。

    不过这时候胡蜂号也顾不得理会他们,而是继续向着前面的其它的几条舢板追赶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