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二十三章,立威(4)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拿到了朝廷的命令之后,马士英就忙碌了起来,首先,他发布了要求地方士绅结寨自守的命令,同时宣布准备新设立一个直属于总督府的亲兵营。

    这直属于总督府的亲兵营自然是为孔璋的那些人马准备的。就在马士英到达凤阳之前几天,孔璋就已经带着一支二十来人的参谋队伍到了凤阳了。郑家在凤阳也有店铺,孔璋就在那里住了下来。等马士英一到任,孔璋就赶紧去拜访他。

    几天的交道打下来,马士英对孔璋的印象相当的好。他发现,孔璋对于军事确实是真的懂,这一点也得到了他手下的大将黄得功的认可。

    黄得功是京营中调过来守卫皇陵的将领,他出身底层,从一个小兵开始,靠着战功一步步升到总兵的位置上,在如今的明朝将领中,也算是很能打仗的了。而且尤其难得的是,他打仗的时候比较老实,花心思少,尤其是什么“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花心思少。而且还有爱民之心,在原本的历史上,黄得功击退张献忠之后,抓到了被张献忠裹挟的万余难民。要是换了左良玉,刘泽清之类的人,说不定就要借这些难民的人头去领个军功了,然而黄得功却让他们各自回到家乡,又把缴获的武器、辎重全都上缴朝廷。这样老实的将领,在明末,真是比大熊猫都稀缺。后来因为拥立弘光有功,黄得功也位列江北四镇之一。左良玉借口南来太子一案发起内讧,黄得功又被调动过去拦截左良玉并击败了他的军队。再后来,满清南下,弘光皇帝朱由菘逃入芜湖黄得功营中,清兵分兵来袭,黄得功率军在荻港与清兵大战。此时已经投降了满清的明军将领刘良佐在岸上大呼招降,黄得功怒斥他,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射来了一箭射,正好射穿了他的喉咙,黄得功知道大势已去,便抽出刀自杀,他的妻子也跟着自杀殉国。这人的忠勇,在明军将领中很是出色,只不过这人弄钱的本事就一般了,手中缺钱,养不起太多的军队,所以至少在这个时候,他的实力还很有限。

    黄得功是老老实实打过仗的,对于如何打仗自然是很清楚的。所以他和孔璋一交谈,就发现这个秀才好像是真的懂如何打仗的事情。黄得功当上将军之后,也和那些秀才们打过一些交道,比如说如今他的幕中就有一位秀才在给他当师爷,负责起草各种文书。

    一般来说,那些秀才们往往读了一点《孙子兵法》,知道几句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之类的东西,就觉得自己精通兵事,堪于古之名将比肩。然而只要打过仗的人一听,就知道那全都是胡说八道。一开始,马士英向他介绍孔秀才,并说他通军务的时候,黄得功只把他当成了又一个大言炎炎的家伙而已。但当他们谈论起军务,说到如何行军的时候,孔秀才说的东西却让黄得功吃了一惊——这秀才是真的懂,而且很懂军务的!

    孔璋说到的其实也只是模范军在战区一般的行军规定而已,比如在军队出发前,如何派出侦察部队确定地形,确定行军路线,大军营地;如何给所经过区域确定不同的危险等级并安排不同的警戒水平;在何时派出工程人员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如何在行军队伍后方设置掉队人员的收容机构,在路线上设置兵站,保证补给线的畅通。有些方法,黄得功都不知道,但是细细想想,却也不是不可行。总之,如果不是孔秀才有时候提出的一些方法对士兵要求过高,几乎只能用家丁来做,单听这位孔秀才讲这些东西,黄得功甚至都要产生眼前这人并不是一个秀才,而是一个打老了仗的老行伍的错觉。

    “孔先生亲自带兵打过仗?要不然如何这样熟悉这些事情?”黄得功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有没有。”孔璋摇摇头道,“我说的这些不过是些道听途说而已。”

    说完这话,孔璋看看黄得功,却见黄得功依旧是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便知道,刚才的那个成语,只怕黄得功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毕竟,黄得功是从士兵砍上来的,本人并不知书,基本上就是个文盲。

    “啊,就是说,我说的这些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孔璋便又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黄得功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觉得孔璋十分厉害,因为虽然这些东西是别人告诉他的,但是如今他讲这些东西的时候,却能和如今的形势联系在一起讲,而且基本上都不错,这就充分说明了他不但懂了这些,而且天赋还很不错。

    “不知道孔先生是从什么人那里听来的?”黄得功又问道,他觉得能讲出这样一番道理的人,不应该籍籍无名,倒是可以结识一下。

    “是一个叫做约翰的泰西人。”孔璋道,“我家也和福建总兵郑帅做些海贸买卖。我这人好玩,每每听他们说起海外的事情,就觉得很好奇。我和郑总兵的儿子是朋友,他告诉我,其实坐海船也没什么吓人的。我就借着一次卖货到吕宋的机会,上船跟到吕宋去看看。如今海上已经平静了,再没有大规模的海盗了。但是必要的防范还是要有的。所以船上往往会雇佣一些保镖。其中,要价最高,但是据说也最管用最能打的,就是一些泰西的雇佣军。我便是在那船上认识泰西雇佣兵队长约翰的。海上无聊,这约翰又正在忙着学中国话,就经常和我聊天,我就从他那里听来了不少东西。听他自己说,当年他在泰西那边也曾经风光过,只是后来卷进了王子们的争端,结果就只能跑到这边来避祸了。”

    “从你说的那些来看,这泰西佣兵很懂行。这事情还真不一定是他在吹牛。泰西佣兵……该不会就是静海的……”黄得功是京营出身的,他突然就想起了当年的静海大捷了。

    “正是他们。按约翰的说法,静海大捷就是他们的人打的。”孔璋道,“其实泰西佣兵和以前的倭寇也很像,真正的泰西人其实不多,大部分都是些日本的浪人,海外的破落华人。泰西人用泰西军法来训练他们,发给他们枪械,然后再用他们去赚钱。上次他们在静海,据说赚了不少钱。”

    黄得功点点头,这倒是他知道的事情,那些泰西人在静海大捷之后大卖人头,赚了不少钱。

    “静海大捷关泰西雇佣兵什么事情?”在一旁的马士英似乎很惊讶的问道。

    这惊讶在黄得功看来倒是正常的,因为朝廷在宣传静海大捷的时候,可压根就没提什么泰西雇佣军。说的完全都是大明官军。作为一位赋闲在家多年的官员,不清楚这里面的道道也是很正常的。于是黄得功躬身道:“大人,这事情其实是这么回事……”

    听黄得功说完了泰西雇佣兵和静海大捷的事情之后,马士英捋了捋胡子道:“既然这些泰西佣兵这么能打,那为什么不干脆雇佣他们去和建胬?”

    “大人您不知道,这泰西雇佣兵其实人数很少,最多不过三四千人而已,其中有不少还要在海船上当保镖,真正能拿出来打仗的人最多不过两千多点,这点人,用来防守还能有点用,用来进攻野战,那就像是往大火堆里面泼了一瓢水,有个什么用呢?而且据说他们要价很多,朝廷也不愿意出那个钱。”孔璋道。

    听了这话,马士英和黄得功都苦笑了一下,他们自然知道,朝廷怕不是舍不得这些钱,而是根本就拿不出这笔钱。

    “半圭贤侄,本官有个想法。”马士英道。

    “大人请讲。”孔璋赶忙站起身来道。

    “你刚才说到,其实这雇佣兵中,真正的泰西人并不多。可见这些泰西人在练兵上还是有一手的。我想要雇佣一些泰西人过来给我练练兵,却不知价钱到底如何。贤侄你既然认识他们的人,不妨帮我打探一下。”马士英道,“若是价钱能谈得拢,便雇用一些过来。另外我听你说以前说过,这兵要能打仗,最好便是用良家子为兵,不可用浪荡子。我听说当年戚少保麾下的军队就都是乡间老实的农人。半圭一也可以帮我留意着,去找些这样的人来当兵。”

    “学生谨遵大人之命。”孔璋道。

    “嗯。”马士英点了点头,又道:“最近刘泽清给本官来信,说是愿意带兵过来帮忙,只是要本官给他一笔开拔费。否则,只怕军士们都不肯过来。”

    “大人,刘泽清也要来?为什么要调他过来?”黄得功问道。

    “刘泽清手下兵不少,而且距离这里也不远,如今张贼献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杀过来了,多一份力量总是好的。”马士英道。

    “大人说的是。”黄得功道,“只是大人也许不知道,这刘泽清,打起仗来,极为滑头,从不好好打仗。祸害起百姓来,一点都不比张贼差。他来了也不见得能帮什么忙,如今不来倒好,他若是来了,这凤阳的百姓怕是一个个都要倒霉。大人莫要理他就是。末将倒是担心,这人将自己的驻地已经糟蹋得一塌糊涂了,怕是早就想换个地方来害人了。大人就是不给他钱,他只怕也会跑过来趁机劫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