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二十七章,立威(8)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几个士兵过来,按住了刘泽清,一个人取走了他腰间的佩刀,另外的几个人就用一根绳子将他捆了起来。刘泽清不断地大喊着“末将冤枉”,“尔等陷害忠良”之类的东西,马士英皱了皱眉头道:“把这厮的嘴给我堵上!”便有人将一块布塞进了刘泽清的嘴巴里。

    控制住了刘泽清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能控制住刘泽清手下的那些兵。这次刘泽清带来了总数大概一万五千人的兵马,不过这里面真正的战兵不会超过五千,其他的都是辅兵。而这五千战兵中,最为关键的则是他的四百多个家丁。

    家丁相比一般的战兵,日子要好很多。在大多数士兵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家丁们却几乎是顿顿饭都有肉吃,有酒喝。有些世代镇守某些地方的将领,他们的家丁甚至还拥有从将领那里分配下来的良田美宅。比如说像关宁军祖家,吴家,他们的家丁往往能拥有上百亩的良田。

    当然,刘泽清的家丁没有阔气到这样的程度,但是也绝对是过着天天有肉吃,有酒喝,有钱花的好日子的。他们因为营养跟得上,训练得也普遍较好,战斗力远超过一般的战兵。而且他们的好日子完全源自于将领个人,一般来说他们对他们的将领的忠诚度普遍很高。在战场上往往能真的为了将主拼死,而一旦将主战死,跟随他的家丁,往往也会战斗到死而不是选择投降。因为作为家丁,他们投降后不但不可能得到原来的待遇,甚至也不可能保住性命。因为他们的对手那边的将领如果相信他们是真心投降,那就会觉得,这些人得了这么多好处,还不愿意尽忠,自然也不存在忠于自己的可能,这样的人实在是该死,应该杀了给自己这边的家丁做个警戒;如果不相信他们是真心投降,那自然会担心他们打算玩什么君子报仇什么的,那自然也是直接杀了了事。

    至于其他的士兵,在明朝的军事制度下,就是被将领欺压的奴隶而已,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忠诚,如果没有这些家丁的胁迫,怎么着也是不敢对抗官员的。所以,只要能控制住这四百来个家丁,刘泽清的这一万五千人的军队倒是不难控制。

    一开始,孔璋和马士英考虑过控制住刘泽清之后,用假冒的刘泽清的命令将这些家丁都骗出来控制住的主意。而且,孔璋这边还有一位特别擅长仿照他人字迹的高手,用来伪造命令倒也方便。但是,一般来说,将领也没有单独将所以的家丁都叫出军营的道理,更没有不是派跟着去的家丁回来传令,而是让别人传令的道理。所以硬要这样做,反而容易露馅。于是这个想法自然就被放弃了。

    第二招就是以犒赏三军为名,在食物中搞鬼,把他们都放倒。能起到这样效果的麻药不多,毒药倒是有不少,但是毒药可没法准确攻击家丁,而不伤及其他士兵,(这些兵对于马士英来说还是有用的。)所以,这一手也就是想想而已。

    最后想来想去,孔璋还是觉得,简单粗暴的方式也许是最有用的。那就是直接把刘泽清拖过去,当着全军的面,宣读“圣旨”,然后就一刀砍了。到时候,大部分士兵肯定不敢胡闹,也只有那些家丁们会冲过来给他们的将主报仇了。

    “他们要冲过来,我们就直接把他们杀光就行了。”孔璋当时恶狠狠地说。

    马士英倒是有点犹豫,不过孔璋用一句“建胬都砍翻过,还怕砍不过刘泽清的那点家丁”成功地说服了他,但是他还是指出了这个计划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看到刘泽清死了,军队一哄而散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最后还是马士英想出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先在城门外建好军营,营墙建高点,壕沟挖深点,把士兵们都放在里面,就算他们要一哄而散,也没处跑去。

    就在刘泽清被控制住的同时,马士英的亲兵营也开始了行动,他们迅速的出现在刘泽清所部的军营外面,并且控制住了军营出口的方向。

    这支带着大炮的军队的突然出现,而且一出现就堵住了营门出口,这显然是不怀好意。不过如今刘泽清不在军营里,他的那些部将和家丁们也不敢自作主张的采取什么行动,只能是紧紧地守住营门。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他们后面的城墙上也出现了更多的士兵,他们甚至还在城上架起了大炮,黑洞洞的炮口直指向刘军的军营。

    刘泽清军营中的那些军官们赶忙聚在一起商量情况。

    “大帅怕是出事情了!”刘泽清的副将郑隆芳道,“那城里多半有鬼,只是如今我们被堵在这军营里,却是如何是好?”

    “不如我们杀出去!”另一位副将姚文昌道。

    “我们直接动手杀出去,会不会害了大帅?”刘泽清的侄儿刘之榦却道。

    “若是大帅无事,若是他们没有害大帅之心,我们杀出去,大帅最多也就被斥责,朝廷还要用他来收拾局面。若是他们真的有害大帅之心,我等冲出去了,他们也要投鼠忌器。”刘泽清的另一个部将李化鲸说道。

    “我觉得还是要从长计议。”刘之榦摇摇头道,显然他还下不了决心。

    “我觉得李化鲸兄弟说的有道理,如今事情紧急,已经不是从长计议的时候了,要从长计议,等冲出去了,在从长计议也来得及。”郑隆芳大声道。

    “说的是,我们先将队伍集合起来,准备冲出去!”姚文昌也大声应和道。

    刘之榦的态度其实也很摇摆,既然大家都这样说,他也就决定随大流,准备跟着突出去。

    突出去的方法有两种,第一种是直接击败堵住门的那些军队,在郑隆芳看来,这支队伍也就只有三百来人,击退他们应该不难。另一种方法则是推倒围墙,然后填平壕沟出去,只是这壕沟挖的很深,要填平它却也不是一下子的事情。所以大家自然也就打算采用第一种办法。

    就在他们准备发起突围行动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你们看城墙上!”

    几人赶忙向着城墙上望过去,却见几个人押着一个军官走了过来,看那装扮,到正是刘泽清的样子。

    “下面的人听着!”城墙上有人高声的喊叫了起来,“刘泽清勾结流寇,祸害百姓,圣上降旨,已经将他捉拿归案了!尔等速速归降,可保尔等无事,若是冥顽不灵,负隅顽抗,则罪及家人,尔等切勿自误!”

    “啊!这这这……这却如何是好?”刘之榦顿时慌了手脚。

    “狗日的狗官!真的要害大帅了!”李化鲸大骂道,接着又转头对众人道,“大伙万万不可听那狗官的话,若是我们真的投降了,大帅和我等全都性命不保!”

    “这我们哪有不知!这些狗官的话,一句都不能信。等我们杀出去,夺了这城池,救出了大帅,定要将这狗官碎尸万段!”姚文昌也大声道。只是他一边喊,却也一边悄悄地四面看手下的军队。他知道,对方在城墙上喊话,其实并不见得真的是指望他们投降,更多的目的怕倒是要动摇他们的军心。一军之中,真正死忠于刘泽清,愿意为他对抗朝廷的人其实也是很有限的,其他的那些辅兵和一般的战兵恐怕很容易就会被这样的喊话动摇。

    果然他注意到很多士兵的眼中都尽是迷茫。他知道,若是此时,有人高喊投降,只怕有不少士兵就要跟着投降了。他知道如今必须当机立断,便断喝道:“儿郎们,随我杀进城去,救出大帅!”便带着本部的人马准备穿过已经被打开了的营门,向着对面的那些堵在营门外不远的军队杀了过去。其他的几个将领也忙带着自己的人跟在后面。

    “轰!轰!”城墙上的人自然看得清军营中的动静,见到军营中的刘军开始准备突围,便开炮向下轰击,因为距离比较近,所以这几门大炮可以直接使用霰弹轰击,几炮过去,顿时就轰翻了不少人。营地里顿时就乱了起来。除了刘泽清的家丁之外,很多战兵都开始到处乱跑,好躲避炮火。姚文昌的队伍也差点就被冲乱了。

    姚文昌知道,若是这次冲击失败,士气必将一落千丈,再想组织起有效的冲击就越发的困难了,所以,他便将最为精锐的家丁们全都摆在前面,力图一次就冲垮对面的那支队伍。

    队伍刚到营门口,对面的队伍中就猛然打来了两发炮弹。

    这座军营是孔璋等人给刘泽清建好的,所以从什么地方到什么地方有多大距离都是他们反复测量过的。这自然大大的提高了模范军的炮击的命中率,这两发炮弹都准确的击中了正在出营的队伍,轻而易举的就在密集的人群中趟开了两条血胡同,一下子就造成了三十多人的死伤。就连姚文昌都直接被其中的一发炮弹打中了前胸,顿时就被打了个粉碎!结果,这次冲击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