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三十章,突袭(1)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在明末的那些“流寇”中,张献忠几乎是流动性最强的一个了。 张献忠一向非常重视军队的机动能力,其核心部队,也就是他的老营,基本上都是骑兵,其中不少人甚至是双马骑兵,行军能力一向不错。甚至有过轻骑一日一夜奔袭三百余里的记录。张献忠击败杨嗣昌,靠的也就是利用自己的老营更出色的行军能力带着杨嗣昌的明军到处乱跑,最后像遛狗一样,把杨嗣昌指挥的明军都遛趴下来,然后再通过一个漂亮的急行军长途奔袭,拿下了战略重地襄阳,要了杨嗣昌的老命的。长途奔袭也一向都是张献忠的拿手好戏。

    行军能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体现了军队的战斗力。在人类的历史上还从没有一支军队又有很强的成建制高速行军的能力,却没有对应的战斗力的事情。张献忠的人马在人数上一直不算特别突出,至少和李自成相比,算不得突出。但要说他的老营的战斗力,却着实不错。明军不少能战的将领,比如曹文昭什么的,就是死在和他的老营的交战中的。后来,满清入关之后,西营的老营,在和八旗兵的对抗中也同样表现不错,甚至直到他死后,西营的那些将领,尤其是两蹶名王的李定国,在很长时间里都是满清最大的对手。

    只是张献忠的高速流动作战的风格,也使得他的军队的人数很难扩大。因为裹挟来的流民组成的军队,无论如何是没办法在高速行军中追上张献忠的老营的。所以,张献忠一贯是把这些流民军队当做一次性军队使用的,基本上就是用完了就丢。如今在桐城附近,他也集中起了不少这样的一次性军队,人数也多到了张献忠很有点弄不太清楚,指挥不太过来了的地步。所以,他选择抛下这些一次性军队,对凤阳再次发起突袭,也就是很自然的了。

    不过即使是抛下这些一次性军队跑路,也不能完全没有安排。如果桐城守军的指挥官是个会用砖头堵住城门的文官,那当然是太好了,张献忠只需要留下那些一次性军队,就可以让他们很长时间不敢出城。但是如今守城的黄得功和刘良佐不但没有做出堵城门的傻事,甚至每天都还会出来反击一下。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有那个黄得功这么干,后来,看着黄得功占了便宜,刘良佐也忍不住了,结果,这两个家伙几乎每天都要派人出来玩反击了。张献忠和他的老营如果还在,那自然没什么问题。哪怕黄得功和刘良佐打出了漂亮的交换比,张献忠也不在乎。那种一次性军队,死了就死了,还可以节约一点军粮。但如果张献忠将自己的老营一下子带走了,就凭着这些一次性军队的战斗力,只怕黄得功和刘良佐下一次出来反击,这些家伙就会整个的崩溃掉。然后,说不得他的后面就会吊上一支明军。虽然这也算不得什么,八大王的屁股后面有一队甚至是有n队明军,这已经是常态了。但是能没有,也还是没有最好。所以他决定留下一些人,一些部队来稍微维持一下,好为老营的转移和奔袭赢得时间。

    “老二,老子这次把你和三鹞子留下来,继续围他一两天。”张献忠对自己的干儿子李定国说,“老子留下五百骑兵,一千匹马给你。你自己也留神一点,不要不小心被狗咬了。过两天之后,你就带上三鹞子他们,到凤阳来找老子。知道了不?”

    “爹爹放心,不过就是看住那帮子蠢货两天而已,有个什么难的。更何况爹爹还给我留下了这么多的人手。要是连这点事都搞不好,那还算人吗?”李定国笑道。

    张献忠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拍了拍李定国的肩膀。

    安排下李定国和三鹞子断后之后,张献忠便带着自己的老营悄悄地离开了。张献忠的老营这时候也有差不多六七千人了,这样一支军队的离开,要想完全瞒过城里的明军并不容易。因为这样大的部队的行动,不太可能在夜间进行。这倒不是因为张献忠的老营缺乏夜间行军的能力,而是因为这样的行动,有可能给自己这边的那些“一次性军队”造成混乱,甚至是引发营啸。所以,转移只能在白天进行,虽然张献忠尽可能的利用了树林和山脉作为屏障,以阻挡明军的视线,但是利用高耸的城楼,明军多多少少还是能发现一些迹象的。

    桐城之中,黄得功正在和刘良佐商量战局。

    “今日有人看到贼军中似乎有人马离开。”黄得功道。

    “本帅这里也有人注意到了这个。不过,贼军这些天每天都有人马离开去四方劫掠,也每天都有人马回来。”刘良佐似乎并不以为意。

    “这次不一样!”黄得功道,“走的都是骑兵,陆陆续续的走了不少。我觉得张贼是把附近抢光了,攻城又攻不下来,打算换个地方去抢劫了。”

    “那这边这些人?”刘良佐问道。

    “张贼什么时候真的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过?”黄得功道,“这些人肯定跟不上张贼,张贼多半是留下他们来拖住我们,自己趁机去偷袭别的地方。”

    “万一张贼是故意做出这个样子来骗我们呢?到时候,我们要真的上了当,那才是……”刘良佐依旧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

    “说的也有道理。”黄得功也点了点头道,“我们还是照旧每日里出去小小的反击一下,看看那些贼子的反应再说。”

    黄得功的这种安然的态度倒是大大的出乎了刘良佐的预料。刘良佐忍不住问道:“黄帅你就不担心张贼去偷袭凤阳?”

    “凤阳?”黄得功摇摇头道,“他们最好还是不要去,凤阳那边也是好去的?他们要是真的去了,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嘿嘿,总督的亲兵营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觉得,我们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桐城守住。明天多派几个人,试探试探,要是张贼真的走了,我们就狠狠地在他留下的这些贼子身上咬一口,功劳应该就已经不小了。”

    “总督大人的亲兵营听说只是新建的,有哪里能打仗?”刘良佐不太相信的说。

    “老刘,你不知道,总督大人的这个亲兵营那是花银子砸出来的。我跟你说……你把耳朵凑过来一点”黄得功四面看看,做出了一副神秘的样子。

    “有什么不能大声说的?”刘良佐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还是移动了一下椅子,并把身子靠了过去。

    “我跟你说……”黄得功开始和刘良佐咬起了耳朵。

    “真的?我不信!那得多少银子呀?马总督他已经赋闲好多年了……他要有这么多钱,早就……什么?我不信……不信!”刘良佐连连摇头。

    “不信?我说的都不信?”黄得功瞪大了眼睛,很是不满的样子,“我跟你说,你别不信,你看见我那马了没有?怎么样?你以前见过这么好的马么?”

    说到那匹马,刘良佐倒是有点信了:“老黄,你那马是从马总督那里弄来的?嗯,那马真是好马!老子第一次看见那马的时候,差点被吓死。你多少银子买来的?”

    “多少银子也买不来。那马也不是马总督的,是马总督从福建郑芝龙那里借来的。闽海龙王郑芝龙,你听说过没有?”

    “那怎么没听说过?他家的生意做得大,到处都是卖他家的鲸油灯的。另外,他家还卖铠甲和刀剑,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我的近卫的铠甲刀剑全是从他家的人手里买的。可惜价钱贵了点。不过东西是真好。嗯,张贼的那些精锐,手上也都是他们家的家伙,难惹得紧呢。”刘良佐道。

    “都是左良玉太蠢,拿着这样的东西,居然也能输给了张贼。”黄得功摇了摇头,最近的战斗中,他也从张献忠那里缴获了一些武器,质量的的确确的是要比他的士兵的强不少。

    “老黄,咱么别偏题,还是来说说你的那个马……”刘良佐赶紧把话题又扯了回来。

    赵飞虎从马上跳了下来,将缰绳递给跟他一起的另一个骑兵,然后向着旁边的小山丘上面走去。这小山丘是这一带的制高点,登上顶部,可以望见很远的地方,只是这小山丘上长满了各种密密麻麻的灌木,马匹却是上不去。所以他只能自己爬上去。

    山不高,但是却不好爬。赵飞虎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算是爬了上去。他在最高处的一块石头上站定了,向着远方眺望。

    灰白色的官道就从小山丘附近经过,如今这一带在打仗的消息早就传开了,所以弯弯曲曲的如同一条死蛇一样的官道上看不见什么行人。赵飞虎又举起望远镜望了望,如今望远镜的产量虽然有了提高,但因为海军那边要得更多,结果望远镜在陆军这里依旧是金贵东西,除了营长级别的军官,也就他们这些执行侦察任务的骑兵有这个了。

    沿着官道望过去,他突然发现,在那边七八里外,有几棵大树下面好像有动静。赵飞虎稳住望远镜,细细的盯着看,才看清楚那是一小队骑兵,这些骑兵现在正在树下面休息。

    赵飞虎细细的数了数,大概有十来个人,却有二十多匹马,看那些人都没有披甲,只在腰间挂着腰刀,马鞍上面也挂着弓和箭壶。

    “这多半是贼人的侦察骑兵。”赵飞虎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