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三十四章,会战(2)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黄得功从马上跳了下来,将头盔顺手丢给一个亲兵。刚刚他亲自带着人,在城下发动了一次反突击,又斩首了二十余级,然后张贼的亲兵便出现了,并迅速的稳下了局面,并发起反击。双方稍作交战,黄得功便退了回来,对方因为害怕城上的火力,也没有认真的追击。

    这是黄得功这一天里的第二次出击了,流寇那边的表现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有等他杀到第二道壕沟边,才会遇到真正有力地抵抗,才会有穿着上好的铠甲的精锐贼兵出现。而这些贼兵也明显和其他贼兵不同,不但装备精良,作战勇武,更重要的是居然能做到进退有序,俨然比官军还像官军,便是黄得功的那些家丁,也不比这些贼人更强。

    这两天贼人依旧每日里来攻两次城,不过都是虚应故事,城上稍微放两炮,他们就都退下去了。而黄得功和刘良佐在这几日却增加了出击的次数,原本他们每天出击一次,但如今,他们每天都要出击两次。

    “先回去歇口气,然后过去看刘帅出击!”黄得功嚷嚷道。

    依照黄得功和刘良佐的谋划,他们打算通过增加战斗的次数来探探对面的贼军的底细,看看张献忠是不是真的已经将精锐的部队带走了,而只留下这些消耗品来拖住自己。张献忠如果真的走了,为了拖住自己,多半还是会留下一点足以对付他们每日一次的小规模反击的精锐的。但是他留人肯定是按照前些天的战斗强度的需要来留的。只要加大战斗强度,贼人那边肯定就跟不上。这几日的消耗战打下来,黄得功觉得在刚才的战斗中,贼军那边似乎就已经有点跟不上了。黄得功相信,等一会儿刘良佐再次出击的时候,贼人多半就要露出马脚来了。

    果然,半个时辰之后,刘良佐派人带兵杀出去的时候,居然一直将包围圈杀透了,都没有遇到那些精锐贼军。

    “黄帅,看来贼军的精锐果然已经走了。”刘良佐对黄得功道,“昨日便有消息说在中都发现贼军,我们还担心贼军精锐是不是真的都到了中都那边。如今看来,至少,这城下,的确是没有太多的精锐。”

    “刘帅觉得如今该怎么办?”黄得功问道。

    “这还用说?”刘良佐哈哈大笑了起来,“黄帅,你看城外面如今都是些什么?”

    “都是什么?”

    “都是人头呀!都是首功!”刘良佐道,“从这些天来看,贼军中精锐能战的最多不过五六百人。明日一早,我与黄帅同时两路出击,定能一举击破敌军。不知黄帅意下如何?”

    这样的送上门来的功劳,黄得功自然也不会不要,便道:“如此明日四更造饭,五更便杀出去如何?”

    “便依黄帅之意。”刘良佐也回答道。

    “如此,我就先回去准备准备了。”黄得功站起来向刘良佐拱手道。

    ……

    天黑了之后,黄得功才刚睡下,却听见外面喧哗了起来。

    “怎么回事?外面闹什么呢?”黄得功一边伸手摸放在床头的宝剑一边问道。守在门外的亲兵听到了黄得功的声音赶忙推开门报告道:“大帅,城外的那些贼人好想在跑!”

    “什么?”黄得功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快,快来帮本将穿上铠甲!”

    几个亲卫赶忙过来帮忙,不多时黄得功便披挂整齐,上了城墙。

    上到城墙上,黄得功还没来得及走到垛口边,就听到下面传来的嘈杂声,便像是一大锅的开水正在沸腾。黄得功赶忙过去,扶住垛口向下一望,就见城下那些贼人的军营里到处都是火把。不仅仅是军营里到处是火把,甚至于放眼所及,能看到的地方,都到处是火把。这些火把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散布在天空中一般,布满了下面黑沉沉的地面。

    “这些狗日的流寇,居然玩出这样的花样!真是该一个个抓住杀千刀!”黄得功忍不住骂道。他知道这些流寇正在逃跑,想来那流寇中也有懂一点事情的人,他们多半也看出了这两天自己这边增加出击次数的用意,估计也预计到了自己明天一早就会发起大规模反击。而他们也知道,他们打不过的,所以他们干脆趁着天黑开始跑路。

    夜间行军对于这个时代的军队来说是一件很要技术的活,因为这个时代的军队的组织度本来就低,夜间视线差(而且这个时代的人因为营养的原因,夜盲的比例也高),夜间行军,几乎肯定会导致建制混乱,最后多半人跑到哪里去了都不一定。而城外的这些流寇,其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临时裹挟来的,夜晚一跑,最后会跑到那里去了,真是天知道。

    但是这对于黄得功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他已经确定了,明天他一定能彻底的打垮城外的这些贼人,如今城外的这五六万贼人在他看来,就完全都是会走路的首级。虽然如今朝廷在出首级银子的时候,总是不太干脆,但至少能算功劳,而且多多少少的也能有些银子。而现在才刚刚二更天,如果这么一晚上的就任凭这些贼人乱跑,等到天亮的时候,这些贼人肯定跑得到处都是,到时候要找到他们,把他们变成能换钱,能换功劳的首级,就要麻烦多了。

    “别说五六万人,就算是五六万头猪,要是跑的漫山遍野都是的,没个五六天,也绝对抓不完呀!这真是……”黄得功忍不住都想要连夜出城去抢收首级了,就像城里的小娘们,听到打雷的声音,就想要跑到院子里来收衣服一样。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黄得功的军队同样缺乏夜战的能力,晚上出去砍人,肯定会乱了套的,搞得不好,自己人和自己人砍起来,一砍一整夜,最后把自己砍崩了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万一敌人有埋伏,有阴谋……所以,虽然明知道到明天天亮的时候再去追赶,很多的首级都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但是要让黄得功在这样的漆黑的,连月亮都没有的晚上,带着人出去,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狗日的!这些流寇真不是老实东西!连个头都不肯老老实实的给老子砍!只有等明天天亮了用骑兵追了,也不知道最后能追到多少人头!”黄得功这样想。

    ……

    刘良佐同样也骂了一晚上的娘,第二天一早,天才刚亮,两人就带着军队从城里面杀了出来。然而,那些流寇们大概都觉得自己的首级还是自己随身携带着比较好,为了避免黄得功他们追上来砍自己的首级,天快亮的时候,流寇们在自己的营地里放了一把火,如今火势正旺,黄得功和刘良佐都被这火给挡住了,一时间追不出去。

    “快,你这个狗才,动作快一点!还有你!不要把水洒了!”当刘良佐找到黄得功的时候,黄得功正在忙着指挥辅兵们救火。

    “黄帅!你说怎么办?”刘良佐过去拉住黄得功道,“我们的首级都跑了!都跑了!成千上万个!”

    “刘帅,你有多少骑兵?”黄得功问道。

    “真正的骑兵有五百多,加上拉车的马和能骑马的人,能拉出差不多一千。”刘良佐道,“黄帅你有多少?”

    “和你差不多。”黄得功道,“真骑兵五百,乱七八糟的加起来大概又有三四百。一会儿火灭了,估计流寇就跑远了,而且也跑散了。我们让儿郎们分头努力抓。那些假骑兵扔给他们,方便抓人头。我们带上精锐的骑兵,照看局面,免得前几天和我们打的那股子流寇和我们捣乱。如果我发现了敌人精锐,我就点烟柱通知你,你也一样!”

    黄得功知道,如果不让队伍分散开来,那就抓不到几个首级,但如果让队伍分散开来,万一这两天来一直在和他们打的那几百个精锐流寇没有跑散,突然成建制的杀出来,只怕自己这边倒是要吃大亏。所以,黄得功要做这样的安排。

    “黄帅说的是。”刘良佐说,“不过我觉得,那支流寇有马,如今多半已经走得不知道哪里去了。当然,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小心点好。”

    这时候火渐渐的小了……

    ……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大家都知道,但是真要这样做却并不容易。的确,那些首级都跑散了,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了,只要追上了,就能砍得到。然而,他们毕竟先跑了大半夜。而且几乎所有的流寇都知道,被官军追上了会有什么后果。别说自己是流寇,就是不是流寇,而是乡间种田不求闻达于诸侯,只想苟全性命于乱世的散淡的人,遇到了官兵,也要当心他跟你说:“老乡,借你的人头去领个军功。”所以,这些裹挟来的流寇虽然未见得对张献忠有什么忠心,但是如今往张献忠那边使劲跑倒是不太需要督促。这半夜时间,也让他们跑出了好远。

    本来黄得功是很好的控制了追兵,尤其是自己手中的那几百个骑兵的速度,从而避免了马力的过分消耗的。然而……

    “大帅,我们要快点了。”一个家丁右手指着那边正跑得欢的刘良佐的队伍,对黄得功说,“您看,刘帅他们跑我们前面去了,要是让他们跑前面了,就不知道还能剩多点东西给我们……”

    黄得功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吐了口唾沫道:“狗日的刘良佐,不是好人!让兄弟们也跑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