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三十七章,会战(5)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刘良佐很小心的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一个死人往外面拨了一下,露出了一条缝隙,不过并没有明亮的天光漏下来——天已经黑了。刘良佐又仔细的听了听周围的动静,周围很安静,可以听到各种草虫的鸣叫声。这鸣叫声让刘良佐格外的放心,因为这些声音,好像都说明,附近没人。

    刘良佐又使劲的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具尸体推开。那是一具早上的时候被杀掉的流寇的尸体。当中午刘良佐看到流寇的骑兵呼啸而至的时候,吓得差点魂都飞了。当时他也顾不得许多,赶着马飞奔而逃。

    论及逃跑的技术,刘良佐比黄得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他先是趁着一个骑兵没反应过来,将他一把从马上推下去,然后一边骑着自己的马,另一只手牵着那个骑兵的马飞奔。猛跑了一阵子,他胯下的马已经有些跑不动了的时候,他又身手矫健的在不减速的情况下换到了那匹马上继续飞奔,同时也便开始将自己身上任何能压分量的东西——披风、武器、铠甲、头盔、弓箭、什么的全都扔掉。本来铠甲这东西可不是容易脱下来的,不要说是在飞奔的战马上,就是在平地上,没人帮忙的话,单靠自己,要把铠甲脱下来都不容易。但是颇有经验的刘良佐的铠甲却是他专门找人改造过的,脱起来却是容易不少,只要拿出匕首,将几根关键的皮带割断,就会自己掉下去。当然,在割断了皮带之后,匕首也被刘良佐扔掉了。

    不过刘良佐知道,即使这样,他的马也跑不过后面的追兵,为了砍更多的人头,他和他的人追得太起劲,如今他的马已经很疲惫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前面有一片树林,能够稍微遮挡一下视线。而且就在那树林后面,刘良佐还记得那里还丢着一大堆的无头的尸体——都是他们刚才砍杀的。

    一转过弯,刘良佐顾不得降低马术,就直接从战马上一跃而下,然后再血泊中打了个滚,弄得满身是血,接着又卧倒在尸体堆中,顺手拖了两具无头尸体压在自己的脑袋和身体上。这样猛地看过去,也就很容易将他看作是一具无头尸体。而那些正在飞奔的骑兵,估计也不会注意到他。

    只不过有些情况却是刘良佐无法控制的。的确,没有一个流寇骑兵停下来检查尸体的情况,但是刘良佐当初杀人的时候却没有考虑到将来逃跑的时候的这种可能的利用,所以,这些尸体都直接扔在道路上。如今装尸体的时候,刘良佐自然也只能躺在道路上装尸体,虽然他已经很努力的倒到路边一点的地方了,但是还是有一只马蹄子就很自然的踩上了他的小腿,刘良佐自己都听到了小腿骨折断的时候发出的咔嚓声。

    好个刘良佐,咬紧了牙关,继续像一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当然,这一蹄子不是刘良佐被踩上的最后一蹄子,没过一会儿,他的右手手掌也被狠狠的踩了一蹄子。这一家伙,几乎比上一次还痛,即使是意志坚定的刘良佐,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在飞奔的骑兵们谁都没有注意到。

    好在压在他身上的那具尸体,保护住了他的最要害的那些位置。骑兵跑过去了,但刘良佐依旧一动不动,就好像他真的死掉了一样。

    如今已经是深夜了,刘良佐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尸体,很努力的坐了起来。他的左腿小腿断了,而他的右手也废了,踩在他右手手掌上的那一蹄子,将他右手的掌骨全踩断了。所以刘良佐几乎无法站起来。他借着月光,在地上摸起了一根一头削尖的长棍。这是旁边的某具尸体当初使用过的武器,如今刘良佐便把它当做拐棍,靠着他的支撑,很是费力的站了起来。

    刘良佐将重心移到拐棍上,抬起头来看了看星星,分辨了一下方向。他知道如今无论是往桐城去还是往凤阳去,都很容易遇到流寇的大军,只怕都是死路一条,如今之计,只能是先找个无人的地方躲一躲再说了。

    刘良佐一瘸一拐的向着东南方向走着,走一段,就找个死人堆坐下来休息一下。这样万一遇到了什么,装起死人来也更方便。天快亮的时候,刘良佐又在一处死人堆旁边坐下来休息。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什么声音。刘良佐也不多想,二话不说,就地一倒,一动不动的又装起了死人。过了一会儿,刘良佐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碰他的腿。但他还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感到腿上一痛,就像是有人用一个大钳子夹住了他的腿,并且还用力的拉扯着。刘良佐有点愕然的睁开眼睛,却看到原来是几条野狗,其中的一只正在咬着他的腿往后拖,其他的几条也围在一旁呜呜的低鸣着,借着月光,刘良佐能看到它们通红的眼睛和流着涎水的嘴。

    在这个混乱的年月里,到处都有死人。所以,到处也都有以吃尸体为生的野狗。刘良佐猛地将腿蹬了一下,那只狗吓了一跳,送开口跳到了一边,但并没有逃远,而是停在那里继续用红通通的眼睛盯着他。而另外的几条狗也都围拢了过来。

    刘良佐抓住棍子,向四面一扫,将围过来的几条狗赶开了一些,然后将木棍撑在地上,奋力的站了起来。这几只狗也不叫,而是一声不响的又围拢了过来。刘良佐将木棍的尖端指向其中最靠近自己的一只,然后向前面一刺,想要把它逼开一些。只是他的一条腿断了,常用的右手又被马蹄踏烂了,只能用左手来控制棍子,所以他的动作远不如正常时候那样干脆。那只狗轻轻地一闪,就很轻松的就躲过了这一击。

    这一击不但没有吓住这群野狗,反倒是有点暴露了自己此时的虚弱。如果这幅情景被郑森看到了,估计他立刻就会很不厚道的想起读中学的时候学过的那么一句古文:“驴不胜怒,蹄之。”

    刘良佐此时的状态到真有点像那头踢了老虎一蹄子的黔之驴。这一下虚弱的进攻之后,几条狗都像得到了鼓励一样,呜呜的低鸣着一前一后的蹿上前来,刘良佐一不留神,脚上就又被咬了一口。刘良佐知道如今已经到了及其危险的时候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这个堂堂的总兵官,就要被一群野狗给吃了。于是他也顾不得会不会被流寇巡夜的夜不收发现,大声的喊起了救命,同时一边更奋力的挥舞着手中的棍子,一边四面张望,想要找到一棵能够依靠着,并且将自己的后背掩护起来的大树。

    在不远处真的有这样的一棵大树,粗壮的树干,两个人都抱不过来,靠在那里,刘良佐就能把自己的后背保护得好好地,一点都不用担心从后面过来的攻击。

    又看了大树一眼,刘良佐集中起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木棍狠狠的一个横扫。木棍划开空气发出“呜”的一声响。几条狗都被这一棍,逼远了一点。刘良佐趁着这机会,将木棍收回来,在地上一点,向着那棵树跳了过去。只要到了那棵树边上,只要背靠着那棵树,刘良佐觉得自己就有机会支撑下去。而那几只野狗,想来在满地都有肉吃的情况下,也未见得就真的愿意为了肉的新鲜程度而和自己拼命。

    几只狗也跟了上来,刘良佐加快了速度,救命的大树眼看就在眼前了。就在此时,刘良佐的腿却突然被一根露出地面的树根绊了一下。这也很正常,这个晚上虽然有月亮,但晚上毕竟是晚上,慌乱之中,没有看到露出地面的树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于是刘良佐也很正常的摔倒在了地上,只不过摔倒的时间实在是太不巧了。更要命的是,在摔倒后,刘良佐手中的那根木棍也掉了。

    好在木棍掉的并不远,伸伸手就可以抓到。刘良佐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摸木棍,然而,那些野狗的动作却比他更快。就在他的手眼看就要够到木棍的时候,腿上却猛地一痛,而且那根木棍突然向后一退,距离他变远了一点,正好让他的手够不到了。木棍显然不会自己往后退,只是有一条狗一口就咬住了刘良佐的腿,并且把他向后面拖了一下。

    生死关头,刘良佐顾不得右手和左腿上的剧痛,奋力的向前爬,想要把那根木棍拿回来。只是又有好几只狗扑了上来,一起动嘴咬他,一起将他往后面拖。刘良佐虽然拼尽全力,却也敌不过这么许多条狗的力气,被拖得距离木棍越来越远。更多的狗上来了,咬腿的咬腿,咬手的咬手,刘良佐挣扎不能。好在分食他的毕竟只是野狗,而不是正宗的掠食动物,所以什么锁喉之类的一击致命的招数倒是没有哪只狗会用,这使得刘良佐还有机会大声的呼救。

    “张大哥,你听那是什么声音?”一个流寇的骑兵对旁边的另一个骑兵说。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了,但是李定国的夜不收却还在活动。李定国要尽可能的把那些炮灰们再收拢起来,然后按照张献忠的命令,把他们带到凤阳去。或者,重新组织他们把桐城围起来,然后让人带信去,让八大王把主力再带回来。如今桐城的防御力量已经被大大的削弱了,拿下桐城,也许比拿下凤阳要容易得多。

    “好像是有人在喊救命。过去看看。”那个“张大哥”说。

    骑兵们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刘良佐,看到很多骑兵靠了过来,这些野狗便纷纷的逃到了一边,然后在不远处站住了,继续向着这边张望。

    “张大哥”从马上跳了下来,走到刘良佐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刘良佐全身都是伤,不断地在流血,鼻子也被一只野狗咬掉了。只是依旧在用含糊的声音喊着“救命……救命。”

    最开始听到他的呼救声的那个骑兵也走了过来,看了他一眼道:“估计没救了,张大哥,给他个痛快吧!”

    张大哥点点头,从腰间拔出了腰刀,就准备动手。

    “不要……不要……”刘良佐还保持着清醒,“我是总兵刘良佐,不要杀我!我是总兵刘良佐!”

    “他在说啥?”张大哥道。刘良佐的鼻子被咬掉了,所以说话的声音也不太清楚。

    “我听听……”那个骑兵说。

    “我是总兵刘良佐,不要杀我!我是总兵刘良佐!”刘良佐还是听得懂他们的话,赶忙这样喊道。

    “好像他在说他是刘良佐吧。”那个骑兵说。

    “好像是这样说的吧。”“张大哥”这样说道。

    “那就把他带回去了,交给二将军处理。”

    几个骑兵便将刘良佐抬了起来,带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