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四十四章,解围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张献忠开始收拢他的残兵败将,这对他来说也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张献忠撤退得快,他身边最为精锐的三千多部队并没有受到损失,单就兵力而言,他手中的兵力依旧超过对手,但是张献忠知道,人数是一回事,战斗力又是一回事。而且经过这一战之后,他的军队短时间内,也没有再和模范军作战的勇气了。张献忠将自己的亲兵分派了出去,让他们四出寻找跑散了的其他部队,花了一天多时间,他又收回了大概四千多军队,找回了逃散了的孙可望和艾能奇。

    “爹爹,孩儿无能,打了败仗,还请爹爹责罚。”逃回来的孙可望一见到张献忠便跪下来请罪。

    “打了这个败仗,关你屁的事情。”张献忠骂道,“老子这一整天一直都在想着,要是再打一场,老子亲自指挥着打,能打成什么样。老子最后也得认,硬打,确实是打不过人家。要赢他们只能靠慢慢的磨赢他们。老子都只有慢慢磨赢他们,你他妈的打得赢才怪!要是你这样都能打赢,那老子不成了傻瓜了?你个狗日的是不是觉得你比我还能打了?狗日的,那帮子牲口怎么那么难打!”

    孙可望见张献忠如此说,便知道这一仗虽然败了,但张献忠并没有怪罪自己。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虽然在原本的历史上,我大清在各种史书,以及传说中,都把张献忠给描绘成一个邪恶得无可名状,也完全不可理喻的怪物,简直就像是《蜀山剑侠传》中的绿袍老祖一样。据他们的说法,张献忠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残暴的变态杀人狂,没有之一。而张献忠杀人,有两大特点:没有选择,没有目的。他杀人,仅仅因为他热爱。

    据他们说,有一回,张献忠在花园里跟一群小妾赏花,他的小儿子从远处走过。张献忠就喊了一声儿子的乳名,但因为离得太远,他儿子没听见。于是,原本心情大好的张献忠,立即让人把儿子绑了起来,斩立决。第二天,张献忠又后悔杀了儿子,于是便将昨天所有在场的,和这事情有关的人,除了他自己,全都杀了,理由是他们居然不劝阻自己。

    另外还有传说,说什么有一回,张献忠心血来潮,让手下大将们搞一些“三寸金莲”过来。什么是三寸金莲呢?就是古代女人缠足而成的小脚。而且,张献忠所说的三寸金莲,并不是指拥有三寸金莲的女人,而是纯粹的“三寸金莲”——也就是女人的小脚。他手下的将领们满城搜集女人,然后把小脚砍下来,送给张献忠。很快,张献忠的庭院里就堆满了血淋淋的“三寸金莲”,像一座小山。张献忠心满意足地看着这些小脚。忽一回头,发现某个小妾的小脚更加别致。于是就让人把这个小妾的金莲也砍了下来,堆到了小山上。

    之后,他放了一把火,把这些小脚全烧掉了。然后各种心满意足。

    还有什么“天杀”、“地杀”、“见面杀”什么的,各种花样翻新,各种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杀人法。把张献忠描绘得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神经病,任何人,无论是谁,只要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就可能无缘无故的被杀掉。

    但是,只要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这些传说有多不靠谱。张献忠的幼子和妻妾们的确是他下令杀的。不过那是不无缘无故杀着玩的,而是在他被满清击败,自己也身受重伤,性命难保的时候干的。这种事情虽然不人道,但是在历史上干这种事情的,还真不止是张献忠一个。

    至于后面那些更奇怪的传说,那就更不值一驳。我相信这世上确实有啥都不为,就是以杀人为乐的,和绿袍老祖一样的神经病,但是这样的神经病绝对没法白手起家,成为一方势力的老大。原因很简单,张献忠毕竟不是绿袍老祖。绿袍老祖的力量归于自身,而张献忠的力量来自体制。绿袍能乱杀人,是因为他比所有被他乱杀的人都强大,他不需要依靠其他人就可以乱杀人。但张献忠并没有这样的压倒性的个人力量,他要杀人,必须依靠自己建立的组织,依靠跟随自己的部下。而这些部下之所以愿意跟随张献忠,难道是因为他们都是喜欢随时随地的被人砍的抖

    的确,张献忠是强盗头子,他手下也是一大堆的强盗。而要当好强盗头子,的确可能需要他比别人更凶狠,但仅仅只有这一点,却是当不了强盗头子的,作为强盗头子,他必须能维护整个盗贼队伍的整体利益。而乱杀人,甚至是杀自己人为乐,显然是违背了这一点的。庄子在《胠箧》中写道:“跖之徒问与跖曰:‘盗亦有道乎?’跖曰:‘何适而无有道耶?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智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天下未之有也。’”不但不能照顾小弟,还杀他们开心的家伙哪一点符合大盗的五德,又怎么可能成为张献忠这样的大盗呢?张献忠不是绿袍,就是绿袍,都被自己手下阴过。张献忠的手下可都不是什么善类,张献忠要真是传说中的那个样子,只怕有一百颗脑袋都已经被自己的手下砍光了。

    “孩儿怎么敢和爹爹比?”孙可望道,“只是如今我军新败,下一步该如何,还要爹爹拿个主意。”

    张献忠听了便道:“打败了怕啥?又不是没有败过,当年杨嗣昌也威风过呢。至于如今,还要个什么主意?‘三十六计走为上’,就是这个主意。这就像赌博,一把老子们赌输了,输了就立刻走,输了还不走的,十有**是要把老婆都输掉的。嗯,老大,你安排人去通知老二,让他带上人,也赶紧撤,到霍山来和老子会和。”

    孙可望点点头,就准备出去吩咐,不过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便又转身回来问道:“爹爹,老二他活捉了刘良佐,如今拿这人怎么办?”

    “如今老子也不打桐城了,留着这东西还有什么用?老子的军粮很多吗?”张献忠斜着眼睛反问道。

    孙可望赶忙道:“孩儿明白了。”便转身打算出去传令。

    “嗯,老大,你等一下。”张献忠突然道。

    孙可望赶忙又转过身来抱拳道:“爹爹还有什么要吩咐孩儿的?”

    张献忠嘿嘿一笑,问道:“我好像记得,那个姓刘的好像还是老二从狗嘴吧里面抢出来的是吧?”

    “爹爹说的是,听老二派来的人说,那个姓刘的被找到的时候,正被一群野狗按在地下吃,听说身上掉了好几块肉,鼻子和嘴唇都被狗咬掉了。”

    “真是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张献忠摇着头,满脸的悲天悯人的神气。不过孙可望却并没有接口,只是在心里面替刘良佐的将来默哀了大约一两秒钟。

    果然,张献忠一边叹着气,一边坐了下来道:“老大,你说这些狗狗是不是太可怜了?老二也真不是个好东西,人家狗狗找到这么一块新鲜肉容易吗?才吃了两口,就被他抢跑了,抢跑了他自己还不吃!这不是浪费吗?嗯,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老二这样搞,那可不好,你这个做大哥的要教教他怎么做。”

    孙可望抱拳道:“孩儿明白了,孩儿这就让人通知二弟,然他把那些饿狗找回来,把那块肉还给它们。爹爹你看孩儿这样做如何?”

    张献忠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这样就不错。就这么办。”

    孙可望见张献忠认可了这个处理意见,便又鞠了一躬,然后退了出去。

    ……

    “大帅!大帅!城下的那些流寇又把那个刘帅拖出来了。说是我们再不投降,就把刘帅喂狗吃。”黄得功才刚半躺下来眯了一小会儿,就有一个亲兵进来这样报告说。

    “什么呀。”黄得功费力的从折叠躺椅上面爬了起来,“一直闹腾,一直闹腾,他们也不嫌无聊!”说起来这折叠躺椅,也是从郑家的商行里面贩过来的东西,这东西相对轻巧,行军打仗的时候带着,随时随地可以支起来躺躺,所以很得黄得功的喜欢。这几天来,黄得功一直高度紧张,一连几天都没有脱过铠甲,离开过城楼。每日里实在累了,就在城楼里面把他的躺椅支开来,然后在上面稍微躺一躺。同时还下令,只要下面稍微有点动静,就立刻把他喊起来。

    虽然嘴上抱怨着,当黄得功还是起身走到了外面,扶着城楼的栏杆,他往下一看,看见那些流寇在城下大概有两百来步的地方摆下了一个大木头笼子,笼子里面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关着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