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四十九章,教化(3)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吕宋岛的土著的文明程度其实不差,不要说和台湾的那些还生活在原始社会的土著比,就是和我大明治下的一些土司所管辖的少数民族比,也不算差。 .更新最快他们如今的社会形态既有一些封建味道,也有很大的奴隶制残余。甚至因为西班牙人的一些影响,还带着不少的资本主义影子。

    而这样的一套东西,对于低层的压迫自然就可想而知了。尤其是西班牙人来到这里之后,情况就更为严重了。老实说,西班牙对吕宋的统治,要比他们在南美洲对当地的土著的统治要温和很多。这主要是因为对于西班牙人来说,吕宋的距离太过遥远,从西班牙到南美可比从西班牙到吕宋近多了。这样一来能够到达吕宋的西班牙人的数量要少得多。自然也就难以执行像在美洲那样严苛的政令。其次在西班牙人的心中,吕宋和南美的用途是不一样的。西班牙人占据吕宋固然是要从中获得一些物产,当更重要的却是将它作为对整个东方的贸易的枢纽。

    贸易的繁荣自然就带来了各种奢侈的享受。而人手不足,也使得西班牙人很多时候也需要和当地土著的上层合作。这样一来,这些土著上层也就有了知道有钱人是怎样过好日子的机会了,这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之前,能想象的有钱人家的日子,也不过就是顿顿都能吃烧鸡而已,等进了大观园才知道,原来人家也是吃茄子的,只不过人家的茄子要经过七八道工序,作为配料,还要用掉十多只老母鸡。

    总之,就是土著的上层们,在西班牙人那里见识了有钱人家过着的是怎样的奢侈淫糜的生活。然后他们自然也就有了“大丈夫当如是也”的想法,然后,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实在是太缺钱了。然后,底层受到的敲剥自然也就更重了。所以土著的上层和底层之间,是有可供利用的矛盾的。只是这一矛盾在此前被民族矛盾掩盖了而已。

    除了这种矛盾,土著那里还有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即使是土著的上层,也不是铁板一块。西班牙人也不敢让他们这样。所以土著也是分为派别的。基本上来说,靠近马尼拉的一些信仰了天主教的土著在西班牙人控制吕宋的时候,是占便宜的一派,其他的远离马尼拉的,是比较受欺负的一派。而且在此前,华人和土著之间发生的冲突,也主要是在华人和亲西班牙的土著之间的。这倒不是因为那个时候,吕宋岛上的那些华人就已经深谋远虑到了准备拉一派,打一派的地步,而是因为那些亲西班牙的土著距离马尼拉,同时也距离华人近。这种情态自然给后续的分化工作留下了空间。

    “半圭兄,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在安平郑家郑森的小客厅里,郑森一边把玩着一把看起来很旧却保存得不错的日本折扇,一边将吕宋岛上如今的情况和他大致的设想和孔璋细细的谈了一下,又说道:“如今我打算采取两种措施。第一就是前面我和你提到的挑起土著内部矛盾的手段。不过这只是捣鬼的小手段而已。老实说,像这样的小手段,倒是犯不上劳动半圭兄,小弟找半圭兄回来,是有更重大的事情托付给半圭兄。半圭兄你也知道,自古以来,这些捣鬼的小手段虽然有效,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么是我们将他们杀光,要么就是向三代学习,要依靠教化,化夷为夏。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前一种方法,太过费力费时,而且太过暴戾,非圣人之教。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推行教化,变夷为夏。”

    孔璋点了点头,三代之教,化夷为夏之类的东西,在此前郑森和顾绛等人都认真的讨论过。他们讨论的成果孔璋也都认真的学习过。所以他自然知道郑森所说的三代之治和化夷为夏是怎么回事。

    “化夷为夏固然是好事情,也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孔璋点点头道,“只是如何才能化夷为夏,却不容易。比如我朝西南的那些土人,比如奢安两家,受华夏影响千年,依旧还是蛮夷。况且自古以来,行王道虽是正道,但是要做起来,却很不容易。不知大木可有教我。”

    “半圭兄可记得有人问墨子,如何才能使的国中行仁义的贤者变多。墨子却是如何回答的?”郑森却微笑着问道。

    孔璋虽然是儒生,但墨子却也是读过的,听了这问题,只是略一思索便回答道:“‘是故古者圣王之为政也,言曰:“不义不富,不义不贵,不义不亲,不义不近。”’大木你说的可是这个?”

    “不错。”郑森将手中的折扇一下子展开来,笑道,“半圭兄可明白在下的意思了?”孔璋眼睛尖,却一眼看到折扇上翰墨淋漓的写着一首诗,隐隐的只看清了最后一句,道是:“痴人唤作本来人。”

    “你这意思我多少懂了一些,可是说要用利益来收买他们,只要肯当华夏之人的,便给他们好处?”孔璋回答道。

    郑森却摇了摇头道:“半圭兄还是错了。第一,不是收买,而是引导。第二,不是给他们好处,而是授之以渔。半圭兄你想,如是我们给他们好处,我们又有多少好处能给他们?‘小惠未徧,民弗从也’,而且给好处可能持久,如若不能,将来反而生出怨气。而且奸猾之辈怕是会一边做出愿意学的样子,一边又总留着一线不肯真正归附,好不断地骗好处。半圭兄你也知道,吕宋的蛮夷之民的生活艰难,远超华人。我若要让彼等自愿为华人,首先是要抬高华人的地位,比如说,我们规定‘华人不可为奴’,‘华人皆可自官府获土地’,‘华人不交丁税’,‘华人有官府保护’,墨子曰:‘不义不富,不义不贵。’在我们这里,可以将之变成‘不入华夏则不富,不入华夏则不贵’。然后我们再给他们一个成为华人的途径,然后还用担心他们不想接受教化吗?”

    郑森的这种设想其实也不是乱开脑洞出来的,而是基于各种历史经验的。比如说,伟大的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一世,就是用这样歧视性的手段,将原本被阿拉伯人的大仙洗过的信仰又洗回来了的。而如今正活蹦乱跳的建胬,他们也是靠着歧视八旗之外的其他人,从而硬生生的人造出了一个全新的民族。就连希特勒,也搞出了个“荣誉雅利安人”呢。

    “那他们要做到怎样才能算是华人呢?”孔璋又问道。

    “这当然不能太容易了,否则,他们就不会珍惜。”郑森回答道,“比如说,我们可以允许他们通过这样一些途径加入华人:科考、服役、婚姻。我们设立一个华夏资格考试,分成若干等级,考过了第一级称作初级预备华人,过了第二级便叫做中级预备华人,然后是高级预备华人,赐同华人出身,赐华人出身。每一个级别所能得到的待遇都逐渐向华人靠拢,此外,通过了初级考试,就有资格加入华人的民团和军队服役,在军中的时候,一切军营中的待遇与华人相同,服役结束,就算多考了一级。若是有重大立功,则可以直接获得赐同华人出身乃至赐华人出身的身份。至于婚姻嘛,华人娶土人女,则土人女视为赐同华人出身,若能经过考试,则视为赐华人出身。我华夏郁郁乎文哉,就算没有我们这些诱导,本来就能吸引人学习。比如说你看我手中的这柄日本扇子,上面的书法、诗歌,汉人中也没有几个能为之者。这就可见华夏文德教化本身的吸引力了,再加上我们的手段,自然越发的有吸引力。总之,我们要让土人人人羡慕华人,以能成为华人,甚至是预备华人为荣。至于具体的措施等我们到了吕宋再一起细细商量。”

    “嗯,”孔璋点了点头,又道:“大木你才刚刚成亲,却又要远赴海外,却也不在家里多呆些日子?”

    郑森笑笑道:“大事要紧呀。”

    他又将扇子在掌心上拍了拍道:“这次去吕宋,最重要的是做出一个样板来。将来也可以在其他地方推行。”

    “只是那些土人长得实在是不像华人的样子。”孔璋又摇摇头道,“一个个的又矮又黑,一看就很蠢的样子。真要是变成了华人……实在是……”

    郑森听了,却笑了起来道:“要说丑,汉人中就没有丑八怪了?就没有又矮又黑的了?至于说蠢,春秋之时,楚人也算蛮夷。你看诸子百家的寓言,里面做蠢事的,不是楚国人,便是宋国人。想来那时候,华夏之民说到楚国人的时候,多半都觉得他们傻。而春秋之前,估计越发如此。但到了战国,楚人却有了三闾大夫,文采精华,还有谁能说楚人不是华夏?而且就算吕宋土著都是先天的傻,但能通过我们的考核的都绝对不傻,你又担心什么呢?而且这些人中的聪明人不断地被抽入我们中,剩下的那些也就好处理了不是?嗯,半圭兄,还有什么疑虑吗?”

    “暂时没有了。”孔璋摇了摇头,突然又道:“还有,你那把扇子给我看看!”

    郑森笑着把扇子递过去,孔璋打开来细细看了,道:“诗歌书法,确实不凡。这是日本人写的?”

    郑森点点头笑道:“却是两百年前,日本的一位出家为僧的王子写的。两百年了,保存到现在还有这个样子,真是不容易。说起来,这位大师却还是个不守清规的花和尚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