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五十四章,教化(8)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席尔瓦轻轻地将门向上抬起——这样在开门的时候,门轴就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他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了半截,将头伸了出去,四面望了望。外面没有月亮,但是却是个难得的晴天,在漫天的繁星的微光下,席尔瓦也还能勉强的看到外面的情况。外面没人,除了高高的瞭望塔上面之外。席尔瓦抬起头来,借着星空的背景,他看到在瞭望塔上面有一个人正在四处张望。不过席尔瓦并不担心他看到了自己,他望的是远处,而且自己在下面,黑暗的大地的背景掩护了他,吞没了他,只要他不发出太大的声音,瞭望塔上的人是不可能发现他的。真正有威胁的东西在那边路口,那里有一条狗。

    席尔瓦将手慢慢地伸进怀里,从里面掏出了一块肉干,然后远远的抛了过去。肉干落在路面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那条狗显然也听到了动静,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借助着远超过人类的视力和嗅觉很快就找到了那块肉干,并且一口就吞了下去。不一会儿,伴随着一阵微弱的呜呜声,那条狗就倒了下去,腿抽搐了两下就不动了。

    席尔瓦又等了等,见没什么动静,就又将门抬起来,轻轻地全打开了。然后席尔瓦悄悄地走了出来,朝着四面望了望,又向后挥了挥手,那跟着他来的十多个土人就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来。

    席尔瓦带着这几个人朝着瞭望塔那边摸了过去。他们一直摸到距离瞭望塔还有十来步远的地方,席尔瓦却突然听到了有脚步声朝着这边过来了,他停了下来,半蹲下身子,将自己隐藏在屋檐的阴影下。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提着一盏马灯的黑色的人影出现在席尔瓦的视野里,隐隐约约的也看不清楚是谁。那个人影显然并没有看到席尔瓦他们,毕竟,周围的光线太暗了,那盏马灯也就刚刚只能照亮他两条腿前面一点的地方而已。

    这时候,瞭望塔上面的那个人显然也看到了下面的灯光,便喊道:“你怎么才来,早就该换岗了。”

    那个黑色的人影应了一声,走到瞭望塔下面,将马灯举高了一点,喊道:“你下来,等给你拿去。”

    “你等着,我就下来了!”上面的那个人回应道。接着就听到有人从塔上爬下来的声音。席尔瓦身边的一个小伙子轻轻地拔出了匕首,想要趁机摸上去,但是席尔瓦一把按住了他。

    这时候,借着马灯的光,席尔瓦他们看到,瞭望塔上的那个人已经下到了地上,他和那个交班的人说了两句话,就接过灯笼沿着那人来的方向走去。而那个换岗的人则等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准备爬上去。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过来,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巴。他正想要奋力的挣扎但紧接着,就有一把匕首从他的后腰里插了进去,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使得他全身僵硬,不要说挣扎,甚至就连呼吸都因此无法进行。

    事实上,当一个人被人从背后一刀刺入肾脏的时候,那种剧烈的疼痛甚至会让他连叫喊的声音都无法发出来。

    席尔瓦拔出匕首,又从前面向那人的胸前刺了两刀,那人很快就软了下来。席尔瓦轻轻地将那人拖到一边,而在另一边,那个提着马灯的人也越走越远,他一点都没发现在他身后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前打了个转儿。而他能活下来的原因就在于,席尔瓦需要让他安全的回去,免得因为他到了该回去的时候还没回去,引起了别人的怀疑。

    将尸体拖到一边放好,席尔瓦和另外一个人迅速的爬了上去,而其他的人则埋伏在下面警戒。

    席尔瓦爬上了瞭望塔,上面黑沉沉的。因为在晚上,灯火的存在不但会暴露自己,更会干扰人的视线,让塔上的瞭望手的瞳孔缩小,看不到黑暗处的东西。所以,瞭望塔上面是没有任何灯火的。席尔瓦从背后摸出了一个皮革制成的盒子,这个盒子是一个长长的长方体,顶上开着一个洞,里面放着一只蜡烛,盒子的另一端也开着口,至于其他方向,则封闭得很严密。

    席尔瓦蹲了下来,将皮盒子放在地上,他向下望了一眼,看到下面的马灯已经消失了,想来那个人已经进到屋子里面去了。于是席尔瓦从腰间拿出火镰,轻轻的一敲,随着“叮”的一声,一点火星冒了出来点燃了引火的艾绒。席尔瓦又用这艾绒将蜡烛点燃,然后将皮盒子拿了起来,又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辨识了一下方向,接着便将露出光线的那一头指向了某个方向。

    因为皮盒子的遮挡,只有从某一个角度的远处才能看到这灯光,而从村子里面往上面望的话,却是看不到哪怕一点火光的。

    席尔瓦向着远方望去,他看到在远处,也隐隐的亮起了灯光,先是一个,接着是一串,他知道那是正准备发起袭击的中国人。席尔瓦并不担心有其他人会看到这些灯光,因为村庄的围墙,以及附近的树林都挡住了它。

    中国人来得很快,显然,他们动用了不少的骑兵。席尔瓦压低嗓音对那个和他一起上来的土著交代了两句,就又从瞭望塔上爬了下去,带上其他的人,一起向着村庄大门的方向摸了过去。

    一行人在黑暗中依旧走得很顺,没多久就到了大门附近。这个村子他们几乎每年都要来一次,但这并不足以让他们对这村子这样熟悉。他们之所以对村子里的道路如此熟悉,是因为在这里住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的中国人对这些道路非常熟悉。

    大门那里也有一个守夜的人,此时这人正在坐在大门边的半截石磨上,垂着头打盹儿。席尔瓦悄悄地摸上去,依就是捂住嘴,从后腰眼里一刀,然后是胸前一刀解决问题。剩下的事情就是等待了。

    过了好久,瞭望塔方向上突然有火光闪了闪,那是留在上面的那个人敲击火镰发出的。这是一个信号,意思是中国人已经靠近了。果然,没过多久,他们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外面的声音。接着就传来了轻轻地拍门声。

    ……

    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可是等醒来的时候,桑托斯却惊讶的发现,他居然成了中国人的俘虏。面对着中国人的上了刺刀的火枪,桑托斯很明智的没有反抗。中国人用一根很长的绳子将他和其他的村民们捆成一串,然后就押着他们出了村子。

    在出门的时候,桑托斯又看到席尔瓦他们了。席尔瓦正得意洋洋的通过一个懂土著话的中国人和带队的中**官说话,他正在炫耀着自己的功劳,从他嘴里喷出的唾沫星子几乎都要飞到距离他还有十多步远的桑托斯的脸上了。如今他的腰间挂着一把鲨鱼皮鞘的钢刀,手里还握着一支燧发枪——显然这都是中国人给他的,是他出卖了自己等人的酬劳。而在他身边还有很多的土著,比昨天多得多,几乎是他们整个的村子都搬过来了。一阵风吹来,桑托斯隐隐的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这个村子今后就是你们的……我们会帮……”

    桑托斯忍不住就想冲上去打死这个恶棍,然而,他身边的那把刺刀却让他清醒的认识到了现在的处境。他已经是俘虏了,他,还有他的家人,他的族人今后会怎样?这些问题一下子涌了上来,让他顿时泪如雨下。

    其实就在桑托斯看到席尔瓦的时候,席尔瓦也看到了桑托斯,如果不是正在和中国人说话,席尔瓦甚至都想要跑过去,当面再羞辱桑托斯一番。许多年来年来,这个家伙一直欺负他们,一直把他当傻瓜。席尔瓦可没有忘记,四十年前,(当然,那时候席尔瓦也好,桑托斯也好都没有出生)一群和桑托斯一样的投靠了白皮的土人勾结白皮,把他们从肥沃的河谷驱逐进了丛林,虽然那时候席尔瓦还没有出生,但是失去祖先的土地的事情可不是一两代人能忘记的;后来,桑托斯又破坏了席尔瓦抱上白皮大腿的努力;再后来,桑托斯还在贸易中对他们各种盘剥。如今,总算是天道好还。

    不过,席尔瓦还是忍住了现在就冲上去羞辱桑托斯的冲动,毕竟,和中**官交谈,比羞辱一个下贱的奴隶重要多了。更何况现在他们谈的事情极其重要。

    “这块土地非常肥沃,我们依照约定将它们完全交给你们。但有些事情我也要提醒你。”那个军官说,“你事先也知道,那些人和西班牙人是一伙的,他们的势力可不仅仅只有不我们俘虏了的这些,虽然我们会帮助你们,但是要守住这块土地可不容易,他们不会甘心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失去一块如此肥沃的土地的。”

    通过翻译,席尔瓦听懂了这话,其实不用人家说,他也知道,要想占据这样一块河谷地带的肥沃的土地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为了这样的土地,任何努力却都是值得的。他还记得他的爷爷说起过,当初他们的部族还拥有一块富饶的河谷的时候,整个部族是何等的欣欣向荣,人口是现在的三倍以上,孩子们都能吃饱饭,他们……为了这,哪怕去死也是值得的。

    “我明白,但我们会守住这块土地的。”席尔瓦很郑重地说,“只要你们能继续支持我们,我们就愿意服从你们的指挥。”

    最近本省的其他高考科目都考完了,只剩下语数外三门了,工作量一下子翻倍的增加了,所以更新真的很难保证了,只怕要到六月初才能正常。这段时间只能每天抽空写几百字,隔几天更新一次了。高三就是这样,实在是没办法。

    ——奶瓶敬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