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1630 第三百六十一章,海尾港

时间:2018-04-03作者:奶瓶战斗机

    ?  在将马尼拉的事情大致的交给弟弟之后,郑森就上了船。老实说,对于郑渡此时的能力,郑森并不太放心,不过,在吕宋那边他给他留下了一整套参谋班子,而且西班牙舰队的到来还有相当的时间,所以,即使郑渡发发晕,也应该不会发生太大的问题。郑森估计,如果这一次他能顺利的击退西班牙人的远征舰队,对吕宋的控制大概就能稳定下来了。

    在郑森的计划中,吕宋的开发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在未来,吕宋将成为郑氏集团很多最重要的物资的产地。不过现在,这郑氏集团的重心显然要放到国内了。

    “飞燕号”并没有直接航向台湾,而是先打了个转,去了琼州。琼州的钢铁对郑家的意义不管怎么估计都不为过。而琼州的钢铁生产却相当的依赖于来自越南的煤炭。这些煤炭的运输都依赖于北部湾的海运。这条运输线将来也许会受到西班牙远征舰队的袭击。而这条运输线上的运煤船由于极力追求大运载量,速度甚至还不如传统的福船,一旦遭到西班牙舰队的袭击,几乎不可能依靠自己逃脱。而郑家的舰队也显然不可能被绑在这条航线旁边。因为那就意味着整个舰队都失去了战略机动性。但是西班牙人的舰队一样存在自己的弱点,他们在亚洲除了马尼拉之外,就缺乏其他可用的基地。这使得他们很难长时间的在北部湾保持存在,同时也使得他们的舰队的行踪非常容易被观察到。因此,在西班牙人对这条航线发起袭击之前,郑家是有非常大的机会得到预警,并让他们的运输船躲进港口的,以躲过西班牙人可能的袭击的。

    只是西班牙人也可能直接攻击港口,所以这段时间里,郑家一直都在加强海尾港的防御。郑森此时到琼州来,首先就是来视察这海尾港的防御的。

    海尾港原本是个小渔村,不过水文条件其实还不错,能够建港口,加上距离石碌铁矿比较近,就入了郑家的眼。

    这个小渔村叫做苟家庄,庄主叫做苟循义,原本也是在海上讨生活的,做那等没有本钱的买卖的好汉。后来在海上发了点财,便上了岸,买了田地,做起了财主。背地里依旧和海上的好汉们有往来,帮着这些好汉们买点东西,卖点东西啥的,又收容了一些杀人亡命之徒,横行乡里。琼州自古天高皇帝远,官面上的人又都得了苟循义的银子,对苟大户的各种行为自然是视若无睹,于是苟大户很快就将这一带的田地都弄到了手里,成了整个县里最大的地主之一,而且绝对是最有钱的一个。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家还没有出过哪怕是一个童生,所以,归根到底,在县令的眼里,他也只是个土财主而已。

    不过作为一个在海上混过生活,直到今天依旧和一些在海上混生活的人有联系的“土财主”,郑家是怎样的一股势力,他可比当地的地方官清楚得多。所以,当郑家的人向他提出他们对这块地有兴趣的时候,苟循义根本就不敢有什么抗拒的念头。因为他知道,要是他敢说半个“不”字,只怕过不了几天,就会发生海盗或者是倭寇什么的上岸劫掠,而苟家庄自然是被攻破了,庄主全家也自然是死得一个不剩。再然后,那块地自然有办法落到郑家的手上。

    只是郑家出的价钱实在是……在苟循义看来可以说比他利用那些亡命之徒从人家手上强买强卖还要黑,因为人家根本就不打算出哪怕一个最烂的崇祯通宝。郑家派来的,一个叫郑赐的小年轻,这样对苟循义说:

    “苟庄主,你可能误会了我们的意思了,我们并没有打算出钱购买您的土地的打算。我们只是希望能和苟庄主你合作开发。苟庄主你也是在海上讨过生活的人,自然会看港口。你们苟家庄这片海湾,能停大船,如今只做一个渔港,每天出去打几斤鱼什么的,这简直就是抱着金饭碗讨饭,实在是有点可惜。所以,不如把这一片的土地都拿出来,入个股,和我们共同经营,到时候一起吃肉分银子,岂不美哉?”

    “美不美哉”什么的,苟庄主没太听明白,但是郑家想要他的地,而且不想出钱这个意思他还是听明白了的。如果是其他人,尤其是其他的大概也就二十多的样子的小娃娃,敢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就一定要把这家伙用破鱼网缠起来,然后丢到海里去,让他知道老苟家不是好惹的。然而,这人却是郑家的人,而且肯定不是假冒的,因为停在海外的那几条挂着郑家的旗帜的战船可假不了,在这边的海面上,可没有谁敢乱挂郑家的旗帜。

    把郑家的人用渔网缠起来丢到海里去,苟循义可没这个胆子,那是要死一户籍本的好不好。所以,在想了又想,忍了又忍之后,苟庄主还是怂了:“先生,这,入那个股到底怎么算呢?”

    “啊,苟庄主你们提供土地,我们建码头,建造各种东西。”郑赐道,“等码头造好了,自然就有船来,然后就有人上岸,这上岸的人,要吃饭,要住,要……总之就是要花钱。到时候,苟庄主只要在港口这里开几个铺子,就大大的赚钱了不是?这里面可是大有好处。嗯,苟庄主你也是老在海上跑的了,肯定知道,依着规矩,在码头附近的店铺,都要给我们交一笔钱,一来是地皮钱,二来,自古这码头都是容易出乱子的地方,这钱也是维护治安所用。这地皮,原本就是苟庄主的,自然是不能问苟庄主另外再要,此外这治安费用,也可以减免一些。这样一来,苟庄主赚到的不会比自己雇人打渔种田什么的少多少。”

    说到这里,郑赐又看了苟循义一眼,见他便是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心里却也暗自佩服,便又笑道:“苟庄主这些年来这份家业是如何来的,你我都知道一些。苟庄主这些年发家很快,但是得罪的人怕也不少。如今苟庄主运道正旺,自然是不担心,但是有朝一日运道转过来了,却也是个麻烦不是?苟庄主也是江湖上的人,自然知道江湖凶险。若是能找到一条大船上上去,就算要交一点船费,也比自家坐一个小舢板来的安全不是?”

    “哪有你们这样做买卖的,你们这不是明抢吗?你们也……”苟循义还没有开口,他的侄儿苟成绚就忍不住开口呵斥道。

    “住嘴!在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苟循义赶忙大喝道。苟成绚却不是很服气,还想要再说什么,苟循义便铁青着脸上前一步又喝道:“还不给我滚出去!”

    苟成绚见叔父变了脸色,知道不能再说了,便朝着苟循义躬了一下身子便甩帘子出去了,临出门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然而,这事情的结果却也不是苟成绚甩帘子能改变的。苟循义虽然对郑家也颇有不满,但是在衡量了双方的强弱之后,却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事实上苟庄主并没有吃什么亏,在打成了这个协议之后,有了郑家这张虎皮,苟庄主干起欺压良善之类的事情自然越是顺利,到如今,他手里的田产事实上还增加了不少。这倒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郑家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也很满意,这样节省了不少钱,如今要为打仗做准备了,郑家的钱虽然多,但花钱的地方一样多,所以,能节省自然是节省点好。

    在对西班牙人开战之后,海尾港的防御也开始迅速的加强。在海战和陆战中,从西班牙人那里缴获的一些大炮被运到这里,用于装备这里新建的炮台。这些火炮在技术上已经落后了,不过,考虑到岸炮对舰炮的天然优势,用它们来保护港口还是可以的。

    “少将军,您看,我们的炮台分别在这三个位置上,任何进出港口的船只就都必须在我们的射程内经过。而且能形成交叉火力。等炮台完全建好之后,整整二十四门大炮,就是让舰队的家伙们来,也只有干瞪眼的,西班牙人就更不成了。所以您可以完全放心,我们的港口万无一失。”在正在兴建的一处炮台附近,出身于护厂队学校的工程师黄成正拿着图纸,向郑森讲解。

    “敌军如果从这里用小艇登陆,炮台有相应的防御预案吗?”郑森问道。郑森知道,很多时候,炮台都是被从射程外登陆的敌军攻克的。

    “炮台上的大炮都能移动,必要时也能转向其他方向。”黄成回答道,“不过炮台毕竟是主要用来对付海上目标的,所以三座炮台之间并不能形成相互掩护。少将军您说的情况主要还是要看模范军陆军的了。”黄成回答道。
小说推荐